• 第10话 牛刀小试

    更新时间:2018-05-05 17:00:00本章字数:3309字

    看着此刻仍然一脸“营养不良”的少依凡,公羊治安抚的开口道:“跟我出去吧,岐山派这次到来,对你也是个机会,或许能让你更早的认清现实。”

    言罢,看了一眼此刻已空无人影的五个石台,眼中悲伤之色一闪,转身消失。而少依凡此刻心绪稍平,也跟着不见。

    ......

    只见广场正前方的半空中,一片巨大的花瓣上托着数十人,均都穿着相似。为首老头,须发皆白。更令人诧异的是他旁边拉着个嘴里还不断咀嚼着什么的小丫头。

    少依凡出现后,站在师傅公羊治身后。

    广场上此刻站着的三人,东南西在前,公羊治在右手侧靠后,少依凡在公羊治右手侧靠后。这一条斜线俨然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哈哈哈,我岐山很穷,这西华山人少。心中总算找到了某种平衡啊。这一路的不爽此刻烟消云散,老东西,你说说你煞费苦心的拉出三人站成线来‘阻道欢迎’,我该高兴还是该高兴?”秋藏冬装作嘲讽地开口道。

    “莫非你欺我西华山人少,带着这些弟子故意来此装腔作势?择日不如撞日,就让你我各出弟子一名,比划比划。看看我这‘无人的西华山’厉害,还是你‘穷酸的岐山派’更强。”东南西出口不让。

    ......

    少依凡傻眼,这俩老头居然打起嘴炮。

    公羊治却好像见多了一样,此刻习以为常。

    在二老彼此相互取乐嘲讽的同时,岐山派众人的目光齐齐的落在对面那唯一一位穿着弟子服饰的青年身上。此人身躯凛凛,相貌堂堂,皮肤白皙,鼻梁高挑,双目有神。而少依凡也在对面众人身上一一审视着,时而摇头,时而点头。

    目光落在帅气青年脸上时,猛然睁大,然后恢复正常。紧接着不由张大了嘴巴。

    只见椿丫头又拿出一个包子咬了一口,对着少依凡说道:“你们西华山有什么好吃的吗?你们要赢了我就嫁给你,我很好养的,只要给我好多好吃的......”

    此话一出,不仅是包括帅气青年的岐山派众人在内,就连公羊治也险些笑出声。

    少依凡绿着脸,传声给公羊治:“师傅,我觉得我被调戏了,您怎么,笑中带花,花中还带浪的?”

    “她叫秋映椿,人称‘椿丫头’,是秋藏冬前辈的孙女。莫非你之前所指‘桃花开’,就是这丫头啊。”公羊治没有因为公羊治刚才的话生气,以他这年纪的道行,这点小事几乎自动过滤了。

    少依凡无言以对,又看向帅气青年,这才再次传声询问:“这个帅气的青年感觉实力很强,他叫什么?”

    公羊治没有回答,而是低声呢喃:有意思,有意思。

    “一会儿自己问‘她’吧,论辈分你该叫师叔,‘她’是秋藏冬前辈唯一的入室弟子。而秋藏冬与师叔同辈。”说完后不再理会少依凡,而是等待着东南西和秋藏冬争出结果。

    两老头争了一炷香的时间,刚准备继续时被椿丫头打断:“爷爷,您要还没完,我包子可就吃完了!”

    秋藏冬恢复严肃,看着东南西沉声道:“那就先让孩子们练练,然后再说正事。”然后转头看向岐山众人“小椿你先,凝霜最后,西华山就看着办吧,免得说我老头欺人太甚。”

    说罢缓缓降下依然飘在空中的花瓣,待众人落地,收回眉心。

    少依凡眼中精光不易察觉地一闪,却被东南西暗自看在眼里。

    东南西还是慢声慢气:“既然如此,我西华山也的确无人,第一回合少依凡,最后回合还是少依凡。不过,我有个条件,若是我西华山两局都赢,则岐山‘唤灵池’的洗礼资格要分一个给我这徒孙。如何?”

    秋藏冬也不矫情,爽快答应,毕竟这次来西华山是求人在先。唤灵池洗礼资格虽然贵重,但是为了此来目的,倒也值得。

    随后,两方人都站在广场靠近大殿一侧,东南西和秋藏冬并肩而立。

    “相互切磋,点到为止。”秋藏冬开口。

    广场上,少依凡和椿丫头相隔二十丈对立。

    “我少依凡还没对小姑娘先出过手,你先吧!”

    “看不出来挺会怜香惜玉,但是在我眼中唯有美食和佳肴不可辜负,今日你这点情分怕是不够让我留手了,嘿嘿!”说完冲少依凡一笑,便身先士卒向少依凡冲来。

    秋藏冬对着东南西说道:“我这孙女从小嗜吃如命,三岁以‘吃’入道,如今还未唤灵洗礼,已有无月境实力,应该与你那徒孙不相伯仲。”

    东南西略有深意的一笑:“且看,便知。”

    就在二老谈话间,椿丫头一拳变掌,隔空拍下。

    空中一只丈许手掌虚影在空中凝实,以千钧之势向少依凡拍下,带起周围空气形成的气浪,卷向四周。

    少依凡知道,相互切磋第一招都是试探,自己出招便是输了一半。于是暗自运转积累几年的月力,周身像包裹在月华里一般,散发出阵阵柔光。

    看似一掌落下,少依凡周围尘土飞扬,石板碎裂下陷,形成一个一丈大小的手掌。少依凡站在手掌中央位置,衣不沾尘,脸不带土。轻轻一闪身,出现于两丈外。

    “丫头果然未断奶,吃奶的劲攒到现在用出,力道还真不小。”少依凡没有出手,只是想到小小年纪的丫头说要嫁自己那话,心中不免愤懑开口。

    此话一出,秋藏冬脸上隐有不悦,倒是他身旁的帅气青年,此刻依然淡定的注视场上二人。

    “你,气死本姑娘了,本姑娘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不,绝对打的让你吃不了,不然我吃什么去啊?”椿丫头还是年轻,不禁轻易被激怒。

    “心中有花花似灵,花中有灵灵助我,花灵,现!”随着椿丫头的口诀传出,空气逐渐变的潮湿......

    东南西赞叹:“还未唤灵洗礼,已有花灵相助,你这孙女未来不凡啊。”

    秋藏冬脸上带笑:“哪里,哪里。还是无法和我这弟子相比的。”说完,得意地看了一眼帅气青年。

    随着周围空气逐渐变的潮湿,整个广场渐渐被白雾包围。少依凡眼中先是失去了椿丫头的影子,又慢慢的看不清周围,但依然只是用心观察,没有出手。

    既然看不见,索性闭上眼。

    少依凡耳中听到藤条拖动的声音:一条、两条、三条直至越来越多。到最后,甚至有液体滴落,石板发出吱吱的响声......

    而此刻,广场上的雾气中,碗口粗的藤蔓逐渐生出,快速生长,长出一个个两人多高的花蕾。下一刻,猛然绽放的出的不是美丽花朵,而是一张张带着满嘴倒刺,不时有透明液体滴落在石板上的的巨大口器。

    一些靠近少依凡的,直接向少依凡撕咬而来,欲将少依凡咬碎吞下。

    “果然跟那丫头一个德行,除了吃就不会点别的?这么饥渴,那就让你吃个够!太乙惊鸿剑,万魔噬心!”

    话落,天空阴云密布,一道闪电划过阴云。顿时一半云变成灰白,一半云变成墨黑,形成一个笼罩西华山的阴阳阵图。陡然间,圆形中间 阴阳鱼转动,像门一样开启。飞出一柄柄黑色小剑,直奔广场而来,目标正是广场上的‘花蕾’。

    一柄柄黑剑没有光泽,带着似有似无的紫气,出乎意料没有斩向藤蔓,而是“疯”了一般直奔口器,阵阵金铁交鸣。而那花蕾也竟然分外坚硬,像在大口大口吞吃这黑剑。

    东南西没有说话,秋藏冬却道:“你徒孙也不简单。”

    公羊治却是暗道:“这小子,万魔噬心是这么用的?”

    少依凡仍然闭着眼,嘴角扬起笑意:“魔,现!”

    然后只见无数的黑剑全部变成紫气,看见藤蔓或花蕾就上前裹住,而之前吞下很多黑剑的花蕾此刻也开始不断的膨胀,然后收缩,枯萎,白色雾气也快速消失。直到其中一个花蕾猛然碎裂,椿丫头从中掉落,不断的呕吐。

    此刻广场上紫气不断聚集,然后被天空中空出的圆形云层一吸而入,随后消散。

    不用说,这第一回合,是少依凡胜。

    但是此刻少依凡脸上虽然有笑,但内心却总感觉抓到了什么。就算自己指导太乙惊鸿剑不是这么用的,但是刚才紫气聚集,收势瞬间,他的感觉就像剑脱手后,不受自己控制一般。

    秋藏冬面现尴尬地说道:“这一回合少依凡胜出。”与此同时,帅气青年闪身,将椿丫头带回。又一闪身,出现在了广场上,与少依凡相视对立。

    少依凡见对方上场,顿时战意升起。

    “在下少依凡,敢问公子姓名?”少依凡说出心中所想。

    帅气青年一怔,而后开口。

    “在下露凝霜,不过我是女儿身,喜男装,爱书生气,以公子自居。”露凝霜嘴角微扬,款款道来。

    少依凡的战意,瞬间犹如被泼了一瓢冷水。

    可是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就在这时,公羊治暗自传音道:“她玄月境,而你只有无月境,你若还想比,就不要藏着掖着了。”

    少依凡闻言,运转天命阴阳术,转换成了另一个人格,也就是另一个少依凡。

    转换的瞬间,没有任何异变,甚至连公羊治刚要继续传音,一个慵懒的声音先一步传来:“公羊,必定是你出的馊主意让我出来吧,少爷我很柔弱的,不喜欢打架啊。”

    公羊治脸色微变,不再言语。

    东南西仍然面色平静,秋藏冬猛然双眼放光。

    少依凡看着对面的露凝霜开口:“好端端的姑娘不做,非要当什么公子。你想本少爷陪你怎么玩?登门还是入室?”边说着,边拿出手指伸进鼻孔销魂的挖了一挖。

    下一刻,露凝霜开口:“我认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