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话 五花八门

    更新时间:2018-05-06 01:00:00本章字数:3325字

    少依凡瞬间把表情全堆在了脸上,精彩万分:“痞极,泰来,难不成你对‘少爷’我一见钟情,不忍出手?”

    露凝霜流露出厌恶之色,片刻之后才开口:“公子我只是觉得,突然间没有了与‘这种人’切磋的兴趣。”

    说完,看也不看少依凡,转身消失,出现时已落在秋藏冬身后。

    秋藏冬面现尴尬,但也深知自己这弟子脾性,缓缓向东南西开口:“老东西,既然我这弟子已认输,那我岐山派就算连输两场,唤灵池洗礼一事是不会食言的。他日你这徒孙到我岐山自然可分得一名额,倒不如你我先谈正事如何?”

    此番话毕,又看了一眼与此前言行上不同的少依凡。

    东南西没有言语,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众人陆续出现在大殿内,唯独公羊治和少依凡还在殿外。

    “就算是我这做了快十年的师傅,也还是有些接受不了你这性格上的反转。更何况,对方又,以儒雅公子自居,许是发自内心不想与 这样的你有所瓜葛。进去吧。”公羊治带着一副吊儿郎当的少依凡进入大殿。

    其实此时少依凡心里,完全不在意。

    ......

    大殿内,东南西坐在圆形青石台上,秋藏冬众人在右手侧,左侧只有公羊治和少依凡二人。少依凡偶然一瞥公羊治,却发现此刻的师尊正两眼无神的盯着五个石台其中一个。

    此时,东南西看向秋藏冬说道:“你确定要去?万一无法回来,两年后在蜀山举行的入道大典,你岐山就后继无人了。而且此间危险或许别人不知,但是你我这把老骨头应该比谁都清楚。”

    秋藏冬不禁苦笑:“富贵险中求,何况我岐山真的是穷怕了。若不是我与几位师兄二十年前在逆次元侥幸有所收获,恐怕我岐山现在全都是吃白面馒头的凡人了。又何谈入道啊?哎......”

    少依凡只觉其中信息量太大,一时间堵塞脑洞,完全没有一窍是通的。不由得又看了看仍然神情呆滞的公羊治,然后继续听着。

    东南西看出了少依凡的心思,倒也没多解释,而是继续说道:“我知道你身后的这些弟子是准备两年后入道大典的,就让他们暂且在我西华山修行,等你回来后,我们再一并前往蜀山。来人,带他们下去安排起居。”

    话音刚落,小鼻涕出现在众人眼中,只不过这一次没有挂着鼻涕,用稚嫩的声音说了一声:“诸位师叔请随我来!”而后转身又向殿外走去。

    秋藏冬沉声:“去吧,好生修行,莫要自误。”像遗言一般把话吐了出来。

    身后十几名弟子躬身一拜后跟着小鼻涕出了大殿。只剩下椿丫头和露凝霜还站在身后。

    “你这椿丫头也要带去逆次元?以她这样的岁数,怕是待不了许久。逆次元最可怕的不是遭遇,而是处境。我们所在的地辰星、阴阳域,乃至整个寰宇的时间都是向前的,而逆次元时间是向后的,这不需要我提醒你也该清楚。我们活一年是长一岁,那里过一年可就是减一岁。虽然身体不会变化,但是一旦自身存在的时间退回原点,那就是真正的消亡!”

    秋藏冬沉默。

    露凝霜依然面色坚决而平静,只有少依凡,此刻,比他知道月神族秘事更加让他震惊。

    “族中前辈口耳相传,逆次元乃我月神族被流放过程中有族人误入发现,付出太多牺牲之后,不断有人在逆次元探索、收获、成长, 青月宫每十二年派觉醒‘五花八门’的强者前往,作为招神引,助我等成功定位逆次元,以便送后辈过去。而我西华山,近年来更是为此牺牲巨大......”

    秋藏冬定了定神,接过话头:“其中缘由,现在的年轻人知道的越来越少。仙魔之所以连手对我地辰星出手,一部分原因也是看中了这逆次元的潜力。

    青月宫之所以把守卫‘次元阵’的重任交给西华山,就是因为西华山很少像青城山、蜀山一样招摇过市而引得仙魔势力渗透。

    虽然会派遣高人前辈过去,但是早已不会让蜀山和青城山弟子前往逆次元,毕竟,万一有灭族之灾,这是唯一的后路。”

    少依凡愣愣地听着,这些陌生的话语,让他无法理解自己所处环境的真实性,不由捏了捏脸。而这时,公羊治也从二老的谈话中回过神,看着此前知晓不多的少依凡,仍然没有解释。

    东南西终于看向了少依凡:“我这徒孙也算我看着长大,这次就让他同你一道前往,见见世面,洗去凡尘。不要觉得他一知半解,他的不同,你应该能够察觉。”

    秋藏冬点头。

    东南西从怀中拿出一本《逆物志》和一块青色的玉石,转而冲少依凡:“你之前不是问我,西华山其他人呢?拿着这本记录逆次元一些事物的书,和这块能够感应到同样拿着此物之人的玉石,跟秋老头一起去逆次元,你会知道的。而这,也是两年后你下山回家探亲,以及参加蜀山入道大典的一场试炼。虽然天命阴阳术无法算出逆次元的因果未来,但我看好你,不要让我失望。”

    少依凡上前,接过书和月神玉,跪在地上三扣。

    三扣的含义不言而喻:谢师叔祖赠物,弟子不辱使命,发自内心感激东南西将下山回家的试炼提前给了自己。

    东南西和秋藏冬欣慰的一笑,可是公羊治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因为自己师傅纵无涯,二十年前跟这些师叔们一起去逆次元,再也没回来。

    少依凡起身转向公羊治:“公羊,我走后你可别惦记我!”

    “你惦记你爹娘就行!”公羊治换个方向回击,知道不管是哪一面的少依凡,现在都想家。

    “有话你们路上再谈吧,我先送你们过去。”东南西当机立断。

    “五花为引,八门为路,以我之请,逆元归途。现!”

    随着东南西咒语落下,大殿内凭空出现一道巨大的裂缝,幽蓝色的旋涡横在几人面前,不时有电光游走,出乎少依凡意料的是,这旋涡似有似无,透过旋涡可以看到殿外的一切。

    秋藏冬开口:“走吧,每开一次都需要消耗神力的。”随后拉着椿丫头直接迈步走入其中。

    露凝霜紧随其后,进入前向东南西躬身一拜,又看了一眼少依凡,这才踏入不见。

    少依凡摸了摸下巴,仔细思索露凝霜最后看自己那一眼,百思不得其解之后,一边追了进去,一边喊道:“等等我啊,你们就这么迫不及待地甩掉我?”

    少依凡眼前一阵刺眼白光,等可以睁开眼时,发现秋藏冬正在前面等着自己。

    再看自己周围,险些一个踉跄。自己所站之处没有任何落脚之物,却也不像是飘在空中的感觉,每一步都能清晰地感觉到坚实无比,可仔细看确实什么都没有。而周围,一片柔和的白光,除此之外,空无一物。

    “秋前辈,我们这是去哪?难道这里就是所谓的‘逆次元’?”以此刻少依凡的性子,不免匆忙开口。

    秋藏冬并未转身,而是边缓步向前边说着:“我知道你心中有疑问,但是怎么也没料到你连我们要去哪都不知道啊。看来老东西是什么都没告诉你,就让你来了。”

    少依凡一怔,随后忙道:“嗯,嗯,师叔祖定是怕我无法理解,所以没有告诉我。”

    “这里不是逆次元,而是在历代月神族先祖开辟出来的路上。所以看上去什么都没有,但却又感觉有什么。这里是次元交界,物质和能量相互转化最频繁之地。这里不能飞翔,不能瞬移,没有时间和空间,有的只是感觉虚无的能量和看似不再的物质。”秋藏冬耐心地解释着,因为这些话他身后露凝霜同样不知。

    少依凡内心飞快的记下秋藏冬的每一句话,因为想要在一个未知的环境中生存,必须了解每一个细节。

    “那秋前辈,什么是‘五花八门’?我西华山的诸位师叔是不是也在那个什么逆次元?”少依凡还是抛出心中疑惑。

    “或许‘五花八门’对你们来说还有点早,但早些知道也无碍。‘五花八门’就相当于凡人的“三魂七魄”,但却截然不同。凡人入道,乃至修行到皓月境时,都依然是三魂七魄,但要从皓月境提升到入神境,则必须具备两个缺一不可的条件:这第一,是成月期月力到成神期神力的转变;这第二,是三魂七魄到五花八门的蜕变。

    月力到神力的转变大同小异,但是三魂七魄到五花八门的蜕变,每个将要进入成神期的修道者都不同。简单说就是把虚幻灵体的三魂七魄,凝为实质的五花八门,与自身完美融合。

    从数量上看,你也能听出这一过程的复杂,但是最难的,还是自己如何去选择以何为花,以何为门。”说道这里,秋藏冬陷入回忆,闭口不言。

    “好高深的样子,好遥远的样子啊。”少依凡自觉实力太低。

    秋藏冬短暂的愣神后,随口又继续:“花非花,门非门。路漫漫,其修远兮。你选择成为‘花’的事物越强,自身越难以承受,但是同境界的神,实力就会越强。‘花’指的是本命天赋,‘门’指的是造化神通。一切可为真实、可为虚幻、可为道者,皆可成‘花’筑‘门’。因为不同,所以五花八门啊。”

    少依凡听着,陷入沉思。露凝霜同样仔细回味其中深意。

    而这时西华山大殿内,东南西正盘膝调养,公羊治却终于没忍住问出口:“师叔,为何在这时让依凡这孩子去?逆次元也不缺他一个,而且他虽然悟性不错,但实力你我都清楚。”

    几息后,东南西开口:“这是青月宫的意思!”然后又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