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话 神啊救救我

    更新时间:2018-05-06 05:00:00本章字数:3195字

    此时的少依凡,并没有换回原有的人格,双手背在脑后,不时地东张西望。从秋藏冬口中得知此地没有什么危险之后,肆无忌惮地哼起了小曲。

    露凝霜不耐地捂着耳朵,椿丫头也是识得大体之人,知道之后这段日子里,不能由着性子来,反倒是这四人当中最为“安分”的一个。

    秋藏冬看了看露凝霜,又看了看少依凡,不紧不慢地开口:“修道之人可心无旁骛,可心如止水,莫要焦躁,一会儿就到。”

    露凝霜虽然没怎么听少依凡哼的小曲,但是时刻注意周围的心性,让她捕捉到了秋藏冬话中的精髓,立刻反问到:“师傅,您之前不是告诉徒儿,进入通道还有相当远的距离,怎么以我们现在步行的速度一会儿就可以赶到?”

    少依凡依旧我行我素,不以为意,一会儿昂首阔步走在前面,一会儿抓耳挠腮走在最后。

    秋藏冬闻言,转而解释道:“记得我之前所说,这里是能量与物质相互转化最频繁之地,也正是因为这种转变的过程,使得我们此刻每一息所走的路程,都相当于以入神境的实力瞬移百年的距离。”

    露凝霜略有不解,但没继续追问。而少依凡听了秋藏冬的话,却是暗自感叹自己依旧见识浅薄,表面上仍就故作一副“爱谁谁”的表情。

    ......

    不多时,八根巨大的青色光柱,映入四人眼帘。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正好八根啊。”少依凡手指挥舞,竟然在数。

    露凝霜脚步加快,脸上写满了“与此人不熟”。

    秋藏冬微微一笑,又略加感叹:“一晃,二十年了!”而眼中却表现出了:任世间几番变化,唯此地数载依然。

    望着越来越近的八根光柱,椿丫头惊讶地揉了揉眼睛:“爷爷,快看,每根光柱下面都盘坐着一个人!”

    “他们之中有五位是你西华山之人,三位来自青城山!若论辈分,我也得称他们师叔祖。”秋藏冬看似随口向少依凡解释,实则内心充满敬意。

    “来人可是少依凡和秋藏冬等人?”一个突兀的声音打断了几人的思绪。然后就看到眼前出现一个人形虚影,随后逐渐凝,化作一个比少依凡年长几岁的青年。青年消瘦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深邃的目光打量了少依凡和秋藏冬一眼。但却是这一眼,一瞬间好像将少依凡打回原形,人格又被强行转换成了儒雅公子。而秋藏冬则是在那一眼之下冷汗岑岑,心底震颤的是那一眼中蕴含着排山倒海的压迫感。

    “晚辈西华山少依凡,不知前辈高姓大名?”少依凡镇定心神后开口。

    青年闻言后略一皱眉,而后才说道:“哦?自称西华山,那就是还没经过入道大典进行‘封道’。”心中却是百般思索:青月宫让尚未封道的无月境去逆次元,表面上似乎是必死的局,事出反常,事出反常啊。

    青年紧接着说:“能到这里来,想必也应该知道我月神族的秘密。不管是青城山还是西华山,又或者蜀山也好,岐山也罢,都只是入道之门,成月之后既为同族,你们谨记就好。随我来吧。”

    四人跟在青年身后,默不作声,但却各怀心思。此刻少依凡心里不断地重复着一句话:前辈都是不愿说姓名的?

    四人出现时,已出现在了八根光柱围成的八卦正中,唯独不见了青年。脚下巨大的阴阳图案转动,越来越快,而八根光柱的亮光猛然大盛,刺目的亮光中隐隐出现“年、月、日、时、前、后、左、右”八个字。

    随后耳边传来青年的话语:“如果能活着回来,以月神玉作为指引可以找到唯一的次元阵。”

    少依凡努力记下每一句话每一个细节,因为他深知,自己必须活着回来。

    之后几人脑中,便是一片空白,好像陷入沉睡。

    ......

    不知过了多久,少依凡缓缓地睁开眼,感觉身体很沉,手脚很重,浑身上下说不出来的酸疼,甚至隐隐地有些耳鸣、盗汗、反胃、腰膝酸软。

    少依凡感到无力的同时,内心也在快速思索缘由:这就是逆次元的‘时间倒流’么?

    一看周围,少依凡除了双眼充满傻,已别无他法。原本以为跃迁过来的另一头应该也是个次元阵,现在举目四望,没有一样东西自己觉得具备这个能力。而且过来的时候四个人,为什么现在就这有自己了?少依凡大感头疼。

    稍微适应周围环境后,少依凡站在原地定睛仔细审视。脚下的不是土地,而是像水晶一样的地面,水晶下方是无尽的黑色,放佛随时置身于深渊一般。但是让少依凡出乎意料的是,这时一个类似气泡的巨大半透明物体从脚下缓缓飘过。

    少依凡立马感觉汗毛耸立,自己的处境怎么有点像站在随时崩裂的透明冰面上。

    周围空无一物,一眼望不到尽头。抬头看“天”,只见无数巨大的透明气泡,包裹着一个又一个形状怪异的物体,一时间无法看清究竟是什么。让少依凡诧异的是,明明没有类似于太阳的星辰,这逆次元居然如白天一样。

    凡人对未知的环境和事物是充满好奇,也充满敬畏与恐惧的,即便是神,恐怕也不是全知全能,而此时的少依凡,凡人和神都算不上。思前想后,少依凡归结这几天来自己听到的一切信息,想努力让自己摆脱这种“荒野求生”一般的处境。

    最后的结果是,少依凡在原地静坐了约半天时间,只总结了一堆疑问。

    “让我来此,竟然无人告诉我来此所为何事,也没有道明让我前往何处。就算要考验,总得给出要求吧。既然已经入坑,那就如何走向哪走全凭我意愿和能力了!”

    恍然间,少依凡想到月神玉,以及那本《逆物志》。小心翼翼地从怀中拿出月神玉,生怕万一不小心摔着碰着,那自己真就交待在这儿了。

    月神玉取出的瞬间,青光微亮,拿着月神玉的手似有一种力量,将少依凡往右侧牵引。少依凡明悟,按之前半天思索的结果,月神玉离次元阵较近会青光大盛,离同样持有月神玉之人则会青光闪烁。

    “只是不知道,如果前后左右四个方向都有拿着月神玉之人,月神玉会往哪个方向牵引呢?”少依凡不经意间脑海中冒出一个怪异的问题。

    “算了,不想了,这逆次元现如今也没那么多拿着月神玉的人,碰巧出现在我四周吧。”

    而后,少依凡又把月神玉小心翼翼地收入怀中,让自己能贴身感受到月神玉的存在。随后取出那本《逆物志》翻看一遍。

    “逆次元不分白昼,只有初一和十五,初一相当于白天,十五相当于黑夜,初一无‘月’,十五‘满月’,初一时,不论是何境界,皆手无缚鸡之力,满月时,就算无月境,也可驰骋天地。故而初一适合修炼,十五适合外出。

    迄今为止在已探索区域未发现开启灵智的生命。

    但凡是能行动之物,切忌不可直接触碰。

    但凡是其貌不扬之物,定然价值惊人。

    但凡是赏心悦目之物,往往全无用处。

    但凡是主动靠近之物,不可冒犯,不可闪躲。

    但凡是全力奔走之物,不可追逐,勿起贪念。

    但凡是寿元不足者,务必折半而行。

    但凡是可食之物,越难入口之物,抵消寿元衰减愈加明显,反之,如有美味般食物,必然加剧道消。

    ......

    后世族人若有能力行至更远,获之更多,务必修善此志。

    最后一点,重中之重,如果发现‘有灵能言’之物,无论境界几何,逃!”

    看完之后,少依凡粗略的记下了其中要点。并且内心已然明悟:在逆次元行事,就是处处都要抛弃原来的思维方式、行事方式,否则,成神期的实力也依然不够。如果自己处处小心,无月境倒也可以安稳的度过这两年时间了。

    然而下一刻,周围这片天地就仿佛猜透了少依凡的心思,将他那些还属于来此之前的思考方式,无情地摧残成粉末。

    怀中月神玉似有牵引之力,向着少依凡正前方飘起,将胸口的衣服微微撑起。感觉到异样后,少依凡刚准备伸手拿出,却见撑起的衣服猛然一上一下,有规律的运动,并且速度越来越快。

    见状,少依凡索性伸手入怀,猛然抓住月神玉一把拿出,只见此刻的月神玉青光频闪,不时的拽着右手不断前后左右上下乱窜,险些无法抓稳。

    “这......这怎么可能啊?不是师叔祖给我的月神玉是瑕疵品吧,还是说这块月神玉已经放弃自我治疗了。”心想至此,少依凡握紧月神玉。

    但是没多久,就傻眼了。

    前方宽阔的地坪上,一座座如山般的物体,不断迅速接近,水晶般的地面犹如承受不了重压,出现一道道裂缝,并迅速延伸向少依凡。

    “兽,兽,兽群狂奔......地面真的像冰一样有裂缝......”少依凡生平第一次无法保持镇静,在这充满陌生规则的逆次元,神,真的可以称为神吗?

    少依凡内心第一次无比挣扎,是信书中所说,还是信自己的直觉。

    “书里都是坑人的啊,神啊,救救我吧!”少依凡失声大喊,以发泄心中愤懑。

    然后,做出了一个自己没有经过思索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