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话 九原齐,灵尊现

    更新时间:2018-05-07 05:00:00本章字数:3067字

    白猿没有理睬少依凡的话语,而是眉头深锁,紧紧盯着少依凡手中散发不同光泽的九柄剑。不论是直觉,还是自己丰富的经验都在提醒白猿,眼前这九柄不同属性的剑,已对自身构成了极大的威胁。

    御风水元兽此刻略显慌乱,不断地将期待的目光投向白猿。

    少依凡怒极反笑,眼中血丝密布,额头青筋鼓动。右手中屹立的九柄剑向头顶抛出。

    阴阳图案开始在头顶旋转,并渐渐向四周延伸,越来越快。而九柄剑在逐渐变大,由虚变实。带着撕裂天地的力量,每一把剑的剑身,都疯狂吸扯着周围的原质。

    几个呼吸间,九柄剑便如刚才的七面光幕一样,大有顶天立地之姿。

    随后,带着不可匹敌的气势,猛然与已经禁止的光幕相撞。

    “嘭,嘭,嘭”的声音传来。七面光幕犹如镜子一样破碎,可大块大块的碎片却没有落地,而是像落入水面一般,在九柄剑表面荡漾起圈圈涟漪,之后被其吞没消失不见。

    而此刻的白猿,状若遭受重创,脸色难看,接连喷出六团颜色不一的液体,隐隐有些站立不稳。

    九柄剑对九种原质的吸收还在继续,一时间并没有继续发生变化,也没有继续向外移动。

    但少依凡却感觉浑身像要被撑破一般,各种原质转化的力量在全身游走,难以承受的感觉中夹杂着撕心裂肺的痛处,让少依凡不由仰天大吼:“啊~~~~~~”

    长发如孔雀开屏一样,在背后翻飞。脸色一阵青红,一阵紫黑。就在此时,游走身体的力量好像找到了宣泄口,直奔魂海内那轮玄月。

    少依凡不堪疼痛,浑身已被汗水打湿,可神智却越发清醒,他也终于明白,太乙惊鸿剑第四式天灵聚元其中的奥妙:吸收天地精华为己用,而这精华,指的便是构成物质的原质,以剑为媒介,将吸收的物质凝练成能量。

    少依凡仔细凝视魂海,只见那一轮玄月,在不断吸收奔流而来的力量,乐此不疲。然后变成半月、残月,直至最后无限接近满月。此刻魂海之内,一轮圆月意味着,少依凡此刻直接从玄月境突飞猛进到了接近满月境。

    就在少依凡痛并欣喜的时候,口中却传出一句让距离最近的土灵没听明白的话语:“看来,自己的时间快到了!”

    紧接着,少依凡浑身气息不易察觉地一变,换了人格。

    “哎呦,哎呦,疼死少爷我了。白毛猴子,你给了少爷我一场疼痛,又给了我一场造化。少爷我必当:滴水之恩涌泉报,新债旧账一起偿。”

    火灵和金灵再次相视,眼前这青年虽然自己不了解,但总觉得哪里不对。

    到底是哪里不对,土灵不明白,而现在也无暇思索,因为木灵身上的叶子已经开始出现了枯萎、凋零。

    少依凡看着木灵,刚才的内心的欣喜瞬间又被怒意取代,甚至,还有愧疚和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或许还是自己,想起了纳兰芸馨吧。

    “少爷我倒还真想,掂量掂量你这白毛猴子的斤两。天灵聚元,开!”

    原本吸收光幕碎片接近尾声的九柄剑,此刻剑身微微振动,阵阵剑鸣回荡,好像形成了回音一般。随后少依凡脚下一圈圈如月华般的纹路,逐渐荡漾开来,接近九柄剑再次返回,如此循环的速度逐渐加快......

    少依凡看向白猿的目光,就像再看一个将死之人,但却没有流露出任何感情。

    一指,点向白猿。

    原本谨慎盯着少依凡的白猿和御风水元兽,在少依凡一指之后便下意识的要闪躲。御风水元兽甚至已经不停地哆嗦。

    可是几个呼吸过后,只有少依凡的一指还放在空中没动,周围没有任何变化。

    “哈哈哈,虚张声势,虚张声势,你这之前还躺在本大爷胯下的无毛猴子,难道忘了是怎么被本大爷追着逃的。现在跪下认错,然后把这几个小家伙送过来,我就既往不咎!”御风水元兽眼见这一指没有威胁到自己,立马春风得意。

    白猿提起的心,稍稍放下,但以他现在被打乱的内息,也没有主动出手。

    少依凡嘴角又挂起了招牌式的微笑:“我刚才不是说了嘛,要‘掂量掂量’,跟二位开个小玩笑,小玩笑。这次我可要来真的了。这场造化少爷我已经给了,接下来就是疼痛。”

    说完,嘴角的笑容消失。

    缓缓地将滞留在空中的一指收回,又瞬间重新伸出两指。并作剑指的两指。

    原本还准备继续笑出声的御风水元兽,睁大眼睛看着前方,只见跟少依凡手指一摸一样的透明虚影,慢慢地脱离少依凡手指向白猿所在方向游去。

    就像水鸟在水面上游动,此刻的两指,竟然使得周围空气如同被推开的水浪,能清晰看到。

    本不会流汗的白猿,此刻感觉手心湿润,甚至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本能告诉他,不可力敌,必须躲。但是身体周围好像被无形的大手禁锢一样,无法离开原地。

    空气中游动的剑指,此刻犹如发现猎物一样,兴奋地越来越快,光芒越来越盛,之后,瞬间消失。

    白猿来不及思考,手臂伸长直接拉过御风术元兽挡在自己身前。几乎同时,一道剑指穿透御风水元兽,又再次顺着白猿手臂,穿透肩膀而出。

    火灵和金灵睁大眼睛,第一次无法不正视眼前的少依凡。

    紧接着,御风水元兽的庞大身躯,先是变成冰,而后一半变成水一半变成风,之后剑指穿过的细小孔洞,变成旋涡,顷刻间将其由风和水组成的身躯吞没殆尽。

    此时,剧烈的疼痛让白猿面目扭曲,一会儿白,一会儿黑,一会儿电光游走,显然是之前融合的原质精华已经无法稳定维持。

    白猿作为原质之灵,第一次产生了恐惧。于是连忙央求:“少爷,大爷,您要什么,我都给您取来,放过我,求您放过我!”

    少依凡嘴角微笑又起,闪身就出现在白猿身前。

    看着白猿不断被伤口吸收萎缩的胳膊,少依凡开口:“少爷我以为你会说你上有老下有小,以为你会说今日全都是误会,还以为你会说你要给我当牛做马让我使唤。看来你没有让我心动的诚意啊!”

    略作停顿,少依凡又继续道:“况且,我少依凡想得到的东西,都会自己去取。从八岁那年起,一直如此。您看这如何是好呢?白猿大人。”

    “您说怎么...”白猿话未说完。

    少依凡的剑指没入白猿眉心。随后屹立在周围天地间的九柄不同属性的剑,化作九种颜色的光点出现在白猿头顶。

    少依凡暗自嘀咕:“之前没有方法获取原质精华,那么现在,轻而易举。”

    九色光点在白猿头顶旋转,形成的旋涡将白猿身躯一吸而入。光点消散后,漂浮着七种不同形状的物体。不用想,定然是和‘净土’‘新叶’一样的另外几种精华。

    少依凡没有犹豫,拿出琉璃色圆球,直接收入其中。而琉璃色圆球在九种精华全部收齐的刹那,不易察觉的光芒一闪而逝。

    在一闪身,少依凡回到木灵所在处。而火灵和金灵也谨慎地围了过来,眼前这个初次见面的青年,能瞬间消灭白猿,他们不想招惹这种角色。

    少依凡看着木灵,没有展现出痞气,向着土灵平静地开口,平静地开口:“她怎么样了?如何才能帮她恢复过来?”

    土灵摇摇头,眼中充满哀伤。没等他开口,一个身影帅先映入少依凡眼帘。

    少依凡提起戒备,以他接近满月境的实力,居然是对方主动现身在数丈外才看见,随时外放的探查之力没有丝毫感知,这说明对方实力很强,起码超出自己很多。

    但更让少依凡震惊的是,对方居然是一个人,而且是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翩翩公子。在这只有原质的世界里,竟然会有一个人,这让少依凡想起了自己在这第二层中,本已经算是成功闯过了的“赌约”。

    难道这就是闯过第二层要面对的吗?少依凡内心衡量,该如何让对方放自己离开。毕竟,想靠实力取胜,目前的情形看来无疑是痴人说梦。

    “不要紧张,我没有恶意!我若想出手,白猿没有任何机会,而你们也看不到我的真实面目。我来此,只是代我家小姐传话:她请这位公子,到府上一叙。”来人望着少依凡说道。

    说完不再理睬,直接转身。

    “府上?你家小姐又是谁?为何特意让我过去一趟?”少依凡索性不再考虑其他,连连抛出疑问。少依凡深知,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装傻充愣好过自作聪明。

    来人没有正面回答少依凡,而是看了眼火灵、金灵,还有趟在地上正在不断枯萎的木灵,以及已然受‘伴生土木灵’影响,而渐渐身上出现裂纹的土灵。随后开口。

    “我就是他们口中的九原灵尊!你只需要知道,能救他们,以及能让你离开的只有我家小姐就足够了。一起跟我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