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话 满儿

    更新时间:2018-05-07 10:00:00本章字数:3015字

    土灵抱起木灵,至少作为伴生土木灵,他可以让木灵伤势恶化变慢,也能减少对自身的影响。

    少依凡看了一眼木灵,然后跟在九原灵尊身后。中间是抱着木灵的土灵,最后才是火灵和金灵。

    只是一瞬间,再次出现的地方,让少依凡惊叹不已。

    放眼望去,这里是一处碧波荡漾的水潭,周围荷叶出水,只是这荷叶的大小有数丈,此刻九原灵尊带着少依凡便在这荷叶上驻足。

    而在少依凡眼前的,俨然就是一座古香古色的大型人间宅院,甚至与印象中南诏国很多大户人家的院落有七分相似。整个院落悬空漂浮在水潭之上,院落后高耸入云的绝壁上那一条长河般的瀑布,带着千钧之势落在宅院上方。

    但是没有一滴水流进宅院内,而是在屋顶上空,被一道弧形网状的透明结界阻挡,分流后落入水潭。

    “小姐,属下已将公子请来!还有这小木灵之前被白猿伤了真原,如何处理请小姐定夺!”九原灵尊没有继续向前,而是站在荷叶上,向着宅院躬身,恭敬地开口。

    几个呼吸后,九原灵尊点点头,口中称:“是!”

    少依凡眉头微皱,嘴巴微张,他诧异的是自己刚才分明任何声音都没听到。脑中一个念头闪过,让他下意识地提起十二分戒备。

    可是仔细一想,九原灵尊若想对自己出手,根本没必要如此大费周章。

    就在少依凡百思不得其解时,九原灵尊不冷不热地说道:“火灵和金灵跟我来吧,小姐说你们可以留在这里,让我以后对你们多加指点。小姐会亲自出手帮木灵恢复,土灵留在这里照看。”

    话落,转身带着火灵和金灵就要离开。

    少依凡有些不耐烦地沉声道:“你刚才口口声声说你家小姐要见我,把少爷我带到这里就没下文了?看你也不像斯文败类,做起事来何必耍那一套弯弯绕。放马过来,少爷我骑着就是。”

    经少依凡这么一说,土灵、火灵、金灵也都是表情各异,显然也有各自的思量。

    九原灵尊没有动怒,转而冲少依凡平静地说道:“无知者无畏,不知者无罪。我倒是有几分明白,小姐为何要见你了。小姐说要见你,自然会见。小姐说要救她,一定会救。但是小姐不想让谁听到的她的声音,那这片天地便不会有任何声音。这是小姐的能力之一。”

    之后不再理会少依凡,挥手间带走了火灵和金灵。之后传来九原灵尊的声音:“不要接触潭水,靠近宅院也不要飞行。”

    留下少依凡,愣在原地。

    “让这片天地没有声音。这是什么能力?”少依凡口中呢喃。

    没等少依凡回过神,土灵和木灵便如同被无形的力量包裹,缓缓漂向数丈外的另一片荷叶。

    没等少依凡开口,自己脚下这边荷叶猛然向着宅院大门方向前行。少依凡回头,在看向土灵和木灵时,土灵也激动地看向少依凡,亦或者是少依凡前方的宅院。

    少依凡稳定身形,转身前的余光看到土灵和木灵正被慢慢卷起的叶子包裹,转眼就变成了荷叶还未舒展前只有尖角的状态。

    叶子承载着少依凡,在水面上飞快地滑行着。近在眼前的宅院,按这叶子的速度,最慢半柱香的时间就能抵达。可是如今都一炷香的时间了,宅院大门距离少依凡所在的荷叶,似乎没有多大变化。

    少依凡回头,想看看刚刚卷起土灵和木灵的荷叶所在,然而,身后不知何时已经满是白茫茫的雾气,就好像紧紧跟随在少依凡身后一样,所过之处,再也不可见。

    再次看向宅院方向时,少依凡眼花似地揉了揉眼睛。因为脚下的叶子已经停靠在了大门前的台阶边缘。不是在水面上,而是在半空中。

    少依凡迈步走上台阶,脚下荷叶缓缓下坠,直至落在水面,然后没入水中。

    没有继续向前,少依凡放出探查之力,意图笼罩整个宅院。

    然而事与愿违,探查之力还未接触到宅院四周的围墙,就先被一层无形的力量阻挡,然后像甩到墙上的稀泥一样,无力的向下滑落。

    “什么鬼?为何这会有一层这样的结界?且不说这所谓的‘小姐’实力如何,就算以九原灵尊的实力,也完全没必要弄一个像笼子一样的结界吧!”少依凡心中不解。

    正在这时,宅院大门缓缓向内打开,但却有一层反光的薄膜,让少依凡看不到门内的景象。

    “快进来,将结界打开一角,以我现在之力也撑不了太久。”一个女孩的声音传入少依凡耳朵。

    少依凡尽管犹豫,可还是按照女孩话里的意思,一步迈入门内。

    随着少依凡进入宅院,大门缓缓关闭。但是此刻少依凡内心却久久无法平静。

    这门内和门外,分明就是两个世界。只不过外面的山山水水,衬托了这里的阴暗与冷酷。

    门内,没有山,没有水,没有鸟兽,没有植物。除了少依凡脚下只有一块石板作为台阶外,放眼望去犹如深渊一般的空洞。而在这深渊正中央,漂浮着一块霞光游走的倒立椎体。

    椎体上布满规则的纹路,密密麻麻,像某种古老的阵法,又好似无数文字的集合体。密集到让少依凡发自内心的恐惧,甚至少依凡会想象,自己被在这里是一种什么滋味。

    最让少依凡无法接受的,是在那有限的平台上,坐着一个女孩。十二岁左右的样子,双马尾,一身简单的粉色裙子,白皙的瓜子脸,以及清澈的大眼睛,在这如同地狱般的环境中,深深地刺痛少依凡。

    倒不是少依凡博爱,而不论是翩翩公子一样的少依凡,还是口无遮拦的少依凡,对于十年没见纳兰芸馨的他来讲,无法摆脱自己内心对弱势少女的怜惜。甚至就算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或许,只是把自己当成了兄长,而眼前的,仅仅是妹妹。

    望着此刻还大口喘息的少女,片刻后,少依凡打破沉默先开口:“九原灵尊说他家小姐要见我,但我实在想不出,是什么理由让他如此尊敬的小姐,变成这般模样。”

    女孩缓缓地站起身。但是脚下却传来沉重的锁链与地面摩擦的声音。

    少依凡见状,眉头深锁。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惑,我也可以简单地回答你。但是我只有一个条件。”少女望着少依凡,认真的眼神看不出半点隐瞒之意。

    闻言,少依凡一时间不知道从何问起,话到嘴边又咽下。

    少女看到少依凡如此,“噗”地一下笑出了声。

    “好啦,当心把这张英俊的脸绷坏了。既然你不暂且不知道问什么,那我先说一些你肯定愿意知道的。”少女表现出轻松,转而继续道。

    “你可以叫我‘满儿’,当然这是我自己取的名字。准确的说,在被困在原狱前,我不是你看到的这个样子。没有所谓的男女之分,没有实体,更没有思维感情。那时的我只靠着诞生之后就具有的本能,不断破坏再破坏,他们称我为‘第十原质’。物质构成的,碰到我都会支离破碎甚至消失;能量碰到我就会被吸收;所以,源脉三氏以霍乱次元之罪,将我封困在了这里。当我被困在这里的时候,渐渐地有了属于自己的意识,有了属于自己的思维,不再是当初到处惹祸的自己。慢慢地,我又从自己模糊的记忆中,喜欢上了其中一个次元里生命的样子,于是有了现在这样的我。怎么样,漂亮吧?”

    少依凡听到这里,紧锁的眉头舒缓,反而被那句“漂亮吗”问出了一头黑线。

    满儿见少依凡依然没有要发问的意思,继续说道:“原狱里的时间是静止的。漫长的岁月里,我甚至都忘记了时间是如何去衡量的。为了打发这无聊而又漫长的时间,我只能偶尔尽力破开结界,让自己找点乐趣。后来我遇到了一个雷灵,一番指导下,就有了你现在看到的‘九原灵尊’吧。或许在你眼中很残忍,而我又是这场争端的始作俑者,但我并不会自责。知道为什么吗?”

    少依凡刚才心中的怜惜,被满儿一番话搅乱。心中想着因为自己受伤的木灵,多了一分对满儿的仇隙。

    随后少依凡开口:“难道你要说这里的一切都是你创造的不成?这样你就可以彻底摆脱那些人才应该有的人性。”

    “嘿嘿,基本上说对了哦!看来,我见你才是最明智的选择,而不是让你直接去第一层。”满儿略显得意地说道。

    少依凡闻言,顿时大感不悦,管他对面是谁,立马本性爆发:“我就说嘛,少爷我这九种原质都有了,为何没有进入第一层,原来是你个死丫头从中作梗。”

    “你生气的样子很可爱,满儿可以感觉到你的生命气息哦!月神族,可对?”满儿满脸带笑,瞪着少依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