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话 借命

    更新时间:2018-05-07 14:00:00本章字数:3048字

    少依凡如被看透一般,哑口无言。

    平定心神后,少依凡说:“我现在只想知道,木灵他们是否有事?我要如何才能进入第一层?”

    满儿索性坐在空中,双脚来回踢动,带着锁链乱响。然后又停下:“他们不会有事的!还记得我刚才说过有个条件,只要你带我走,别说去第一层,以后去哪我都跟着你哦!”

    少依凡长吸一口气,然后大声喊道:“带着你到处惹是生非,我觉得命不长久;谁知道你刚说的是真是假,万一您看我不顺眼,弄死我都不需要分分钟。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莫说我少依凡没傻,就是真傻了也做不出来呀。再说了,能把您再这儿,困这么久,我这点微末道行,您老就别开玩笑了。求您早点让我回去洗洗睡吧。”

    满儿不以为然,还是那副调皮样。不紧不慢地说着:“原来你叫少依凡啊,坏人一个,见死不救,不解风情,不怜香惜玉,我可是妹子哎。而且在这原狱里,若是像你这样有生命的,放我出去其实很简单!”

    少依凡看着满儿天真无邪的脸,还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我想,这样的处境下,我应该没有选择的余地。能不能让你脱困我无法保证,所以不论结果如何,我希望你能让我去第一层。”少依凡很郑重地看着满儿。

    满儿少见的没有嬉皮笑脸,转而以近乎沧桑的口吻说道:“我本无心,但却看得出你有心事。我本无道,却也想得明白你为何不惜性命来到这里。我本无命,也在这接近无限的时光里,憧憬起了那些有血有泪的传说。因此,我才让这原本枯燥的原狱第二层,以原质之灵去演绎我所见过的那些生命。在这里太久太久,尽管已经厌倦了看这一层的原灵厮杀,但我却找到了离开这里的方法。那就是‘借命’!”

    少依凡闻言,脸色大变,失声打断道:“命就一条,你这个‘借’字说的还真是冠冕堂皇。你就承认直接要我小命得了,绕这一大圈,总觉得你比我还累。”

    满儿又是掩嘴一笑,若非少依凡知晓,绝对会被这样的视觉冲击,打的毫无防备。

    “满儿以前没有认真地跟某一个生命说过话哦,你是第一个,而你的有趣,让我愈发地想当一回有血有肉的生命。虽然我本无心,但是用你们的话说,我这叫心里话!”满儿又回到了刚才的活泼少女。

    没等少依凡说话,满儿继续:“所谓‘借’,不是让你去死,那样的话我是借不到的!土灵和木灵你也已经见过了,如果借命成功,那会跟他们有点类似,但又不太相同。说简单点,是将你原有的生命分成对等的两份,而我借得其中一份。”

    “口口声声都是借,可我现在的感觉就是,少爷我上辈子欠了你的,现在你只是开口拿回去。而我除了得到损失,还得到一个‘傻’字,一个‘逼’字。总之就是不想心疼,肾也得‘亏’啊。”少依凡干脆一脸‘你不拿出诚意,那就来硬抢’的表情。

    满儿托着脚下锁链来回走动,好像在思索什么。片刻后,再次向少依凡开口道:“对现在的你来讲,利肯定会大于弊。尽管借命之后,你寿命流失的速度会因为我,而变成原来的两倍,但你提升实力的速度却会随着我自身的恢复而不断变快。最重要的是,你得到一个实力高深的妹妹,一些实力很弱的我不介意帮你搞定的!”

    少依凡实在头疼,索性豁出去了。如果借命成功,本应在逆次元两年时间,之后只能滞留一年,也算变相缩短离开的时间,谁让自己很想回南诏国呢。

    “赶紧说吧,要怎么做。借你半条命总比死在这里强。我少依凡也不是婆婆妈妈之人。”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以你长发结桥,便可到达此处。以你肌肤为刃,可断我脚下锁链。以你本命精血三滴入我眉心,即可成功借命于我。”满儿声音铿锵,仿佛在陈述一个不争的事实。

    少依凡心中暗自嘀咕:借命也就算了,剥皮我也能忍,还要陪上我这一头飘逸的长发。头可断,血可流,发型还不能留。只怪我少依凡命苦啊。

    可是嘴上却没有说,脸上也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痛快的将头发自肩膀处斩断。。。。。。

    不多时,头发结成了很长的一根。

    “一头给我,另一头你握紧,千万别松开。一旦松开,你就会从此处一直下坠,永远没有尽头。”满儿提醒道。

    少依凡一指头将头发一端弹出,另一头紧握在手心。

    只见,满儿拿到头发一端后,接在自己马尾上,然后口中喃喃低语着。少依凡的身体慢慢离地,逐渐被头发拉扯向中央的锥形平台。

    时间总在难熬时,显得漫长。以少依凡快满月境的实力,依旧无法直视下方无尽的空洞,就好像一旦失足,万劫不复。

    少依凡直接将眼睛闭上,任由头发拉着自己向前。

    “喂,可以睁开眼了!”满儿淘气地将脸凑近少依凡。可是闭着眼的少依凡,丝毫感觉不到眼前有什么。没有温度,没有近距离听到声音,没有鼻息。

    少依凡睁眼的瞬间,双脚落在了平台上。也看到几乎紧贴着自己脸的满儿。

    “怎么,被我侧漏的帅气吸引,忍不住凑这么近!赶紧告诉我接下来怎么做,我是一刻钟都不愿意待在这里。”少依凡没好气的说道。

    “取你身上一块皮,用力斩向我脚下锁链。再取三滴精血滴在我额头即可。”

    少依凡左思右想,实在不知道从身上何处下手,换做任何一个人,从自己身上割下一块皮,都会三思后行。

    恍然间,少依凡留意到了自己手背上五片花瓣的图案,每片花瓣中的皮肤微微隆起。

    手气,刃落,一片花瓣大小手背皮肤被少依凡拿在右手中。以他现在的境界,这点痛不算什么。

    紧接着,没有丝毫犹豫,双指夹住一小块皮,当作利刃斩向锁链。

    没有金铁交鸣的声音,也没有四溅的火花,只见原本锁住满儿脚踝的锁链,猛然收缩,然后化作无数光点散落。

    满儿抬了抬小脚,又将光着的脚落在台面上,脸上的微笑更浓,甚至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然后示意少依凡继续,随后将双眼微微闭上,将额头往少依凡跟前送了送。

    少依凡一愣,面现尴尬,若不是满儿之前告诉自己第三步该如何,恐怕此时自己难免会有一点邪恶。

    随后,左右握拳,右手成掌搭在自己左臂,将精血从方才那片花瓣位置逼出。

    一滴。。。。。。

    两滴。。。。。。

    三滴。。。。。。

    很快,三滴精血落入满儿眉心,而此刻少依凡嘴唇微白,一脸营养不良。

    但下一刻,憔悴的面色就被惊容取代。

    满儿身外流光溢彩,一个球形的光罩拖着满儿缓缓上升。耀眼的光芒过后,换了一身蓝裙的满儿落在少依凡面前。但是额头上却多了一片花瓣的印记,花瓣的形状与少依凡左手失去皮肤的那一块,一模一样。与此同时,少依凡左手那片花瓣犹如放入熔岩般灼烫,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花瓣变成血红,又变成焦黑,再变成空洞,最后被琉璃色的光芒取代。

    满儿光着脚走到少依凡跟前,挽着双手就抱住少依凡胳膊。然后得意地笑道:“以后你走哪我就跟哪了!我现在身体里留着你的血,挥霍着你的生命,干脆以后我就当你姐姐了。怎么样,绝对不委屈你吧?”

    “委屈,我委屈大了。什么姐姐妹妹的,你爱去哪去哪,我不奉陪。”少依凡看着自己左手手背,肉疼的开口。

    “可是我不能离你太远啊!万一你伤重不治,我这半条命就好像失去了根一样,会瞬间流失的。那样的话。。。。。。还是不告诉你了。反正我就赖着你了,能撵我走你就尽管试试。”满儿耍起了无赖。

    “你还真是流着我的血,这无赖起来我都无法企及。你爱跟着就跟着。那我现在想走了,该如何离开了?”

    “这么快就感觉到没有我不行了吧,嘿嘿,既然用了你一块皮,我平时就以那块皮的模样跟着你吧,而且我也需要恢复。好处就是,你可以用那么一点点我的能力。现在不用我说你知道该这么做了。有事就在心里呼唤‘少满儿’,我不介意现身来一次‘美女救笨熊’的。”话落,光芒一闪,消失当场。

    少依凡左手背上原本琉璃色光芒闪耀的那片花瓣,顷刻间恢复如初。

    少依凡愣了愣神之后,下意识地摸了一下那片花瓣,接下来让少依凡一阵无语。

    “流氓,谁让你在女孩子身上乱摸的。臭手拿开,出去你就知道该做什么了。”满儿故作生气的声音响起。

    少依凡低声呢喃:“还真把自己当女孩子了,什么叫‘少满儿’。我的手自己都不能碰了,这什么道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