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话 错时

    更新时间:2018-05-08 01:00:00本章字数:3021字

    “敢问前辈,这里是否就是尽头?”只想尽快离开的少依凡,还是忍不住开口。

    老者一愣,然后笑着回道:“不是!”

    转而继续道:“这条路叫‘源行三步’,而你,已经走过前两步了。不然你又怎么会见到老夫。但你也不要灰心,你现在所在位置到这碑的距离,就是那第三步。我现在问你,你可愿走出这第三步?”

    少依凡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追问:“第三步,我少依凡一定会走。但我想知道,我方才看到的画面,是真,是假?”

    老者面无表情,缓缓开口:“三步,三个考验,也是三把钥匙。第一步是假,第二步,为真!”

    少依凡松开的手再次攥紧,眼中复杂的神色一闪,转而变为坚定。随后恭敬地说:“第三步,求前辈指点!”

    老者脱下脚上那双只有鞋底的鞋,有些不以为意的开口:“虽然我也很想指点你,但我毕竟是戴罪之身,碍于某些约束,我不可能将一切说破让你直接过来。而且我也知道,就算你能走过第三步,也一定会说:时间未到!可对?”

    “您都知道?莫非,那四个字对前辈来说有什么特殊之处?”

    “我当然知道,这无尽的岁月里,你不是第一个走过第二步的。但我却希望,你是第一个走过第三步的。你这一路走来,不管经历的是假还是真,就真的什么都没发觉?”老者坐在碑上,搬弄着脚趾,略有深意地暗示。

    少依凡听着老者的话,眼瞳逐渐恢复如常。缓缓摇头,随后开口:“我只知道我花了近乎一辈子的时间,走到了第二步。却依旧不明白第二步的景象,发生在何时何地,而我又为何会看到。我甚至都不明白,自己是如何走过了第二步!”

    毕竟在第一步,少依凡经历了自己的一辈子,心性已不是踏上这条路时可比。在提到第二步看到自己父亲的出境后,少依凡没有表现出激愤。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无法从这里出去,那心中一切怒火都将无处倾泻。

    “哦?看来并不是一无是处嘛。我可以给你提醒,但是你若真能走到尽头,也就是这块碑前,不要再说什么‘时间未到’了,你只要对着这块碑说‘有源无源,时间已至’。那我就给你足够的提醒,但如何走到这里我却不能告诉你。其余的等你走到这里再说。”老者面露谨慎,仿若涉及到自身秘密一样。

    少依凡闻言一怔,内心却陷入矛盾与挣扎。赌约要让自己说‘时间未到’。如果说了其他的,那自己会不会被永远留在这原狱。可如果自己不这样说,那要何时才能走到尽头,何时才能返回,何时才能寻到自己爹娘,何时才能见到小九。

    恍惚间,少依凡好像抓住了什么。既然自己被迫成为了赌注,而且是这赌约的执行者,那就自己也大胆地赌一把。

    “前辈,既然都知道,若按您说的去做,恐怕外面那几位,永远都不会让我离开这原狱。我少依凡不敢奢求,前辈在我走过第三步后保我离开原狱。但我想赌那一线希望,所以请您尽管提示,我若走过定会照您说的去做。”

    老者哈哈一笑:“你这小娃的性格,老子喜欢。只要你走过第三步,我君亲临保你无恙。”

    君亲临穿上了他的拖拉板,起身立在碑上,看着远方若有所思,随后缓缓开口。

    “你之前所想,并没有错。这一路走来,虽然我不知晓你花费了多少时间,看到了多少画面,但是在这条路上,时间就是一切。因为这‘源行三步’,是以时间为锁,以时间为钥,以时间为轴,以时间为轮。简单说,这条路就代表时间,而且是时间的三个考验。第一步为虚时,俗称时之假象,考验耐心、毅力、心性,不用我说你也该明白自己为何能走过了。第二步为真时,也叫时之真象,考验性情、潜力、决心。有一点额外提醒你,这第二步你看到的景象,是相同时间轴,不同时间轮上,真实发生的。”

    说到这里,君亲临看了看神情偶有恍惚的少依凡,转而继续:“说到这第三步,也称‘错时’,也叫时之错乱。考验洞察力、应变力。而你面前的这块碑叫‘时源碑’,与‘空源碑’、‘无量碑’,同为源脉至宝。三座碑本为同源,也就是一体。另外两座据说早已遗失,但剩下的这一座,却在此陪伴着我、束缚着我。若你真能走到尽头,老夫也将重获自由。小家伙,看你的了。其实我已经提示很多了,再说的过了就会违背原则,我将被这块碑吞噬,化成时间的一部分。”

    少依凡并未完全理解君亲临话中的意思。但却仔细记下了诸多细节。

    片刻后,少依凡决定边尝试,边找出话中隐藏的信息。

    碑距离自己并不是很远,少依凡想按照第一步那样,一步一停。

    一步走出,一切都没有变化。少依凡分明记得自己走出了一步,可是一炷香过后,自己好像刚才那一步并未迈出,自己离碑还是那一小段距离。

    少依凡疑惑,难道是自己未尽全力,无法走过‘错时’。

    无法拨乱反正。

    不再犹豫,少依凡身形一闪就瞬移而出。可是尘埃落定,再次出现的少依凡依然落在刚才的位置。

    之后数次,任凭少依凡如何尝试,自己与碑的距离,始终就是眼前到眼前。那种唾手可得,却无法触摸的无奈。

    少依凡原地坐下,不再浪费精力。仔细将君亲临的话一遍一遍在心中反复思量。

    “时间之路?考验洞察力、应变力?时之错乱?原狱也在逆次元,莫非依然要以非常理的眼光去审视?”

    少依凡起身,看向碑的一瞬间,向后退出一步。

    既然向前到不了碑前,那按照话里的意思,应该反其道而行之。至少这也算的上洞察、应变了吧。少依凡觉得自己应该把握住了诀窍。

    就在少依凡退后时,碑上本已闭目养神的君亲临,眼皮微抬,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之后便不再理会。

    然而,少依凡退后的一步,并没有换来理想中的海阔天空。丰满的理想,再次被骨感的现实击打粉碎。少依凡还是在原地,纹丝未动。

    少依凡额头少许冷汗冒出。如果第一步,是不知道希望何时到来,任自己去找。那这第三步,希望明明在眼前,自己却忽然忘了想要什么。难道自己要一直跟眼前的君亲临一样,这样困在原地?

    让自己不断冷静,仔细回想每一个细节。

    “时间之路,时之错乱,那是不是意味着这里时间本身就是乱的,路也是错的?可这漫无边际的天空中,只有这一条路,哪里还有什么路呢?”心中这样想着,少依凡看向周围,再看向头顶,又看向脚下。

    路,有多种。无数前者走过踩出来的,专门开辟后铺出来的。。。。。。道,是无数种道理,也是无数种规则,是无数种方法,是无数种态度,甚至可以是数不清的道路。自己修道,无非也如铺路一帮,要分清是前者走过,还是自己另辟蹊径。

    应变力,变?

    少依凡招牌式的微笑重新挂在嘴上。既然生命是一场豪赌,而现在自己又身在赌约中,那就乾坤一掷吧。用自己的一切,再赌一把。

    看了看碑上,还在闭目的君亲临。想明白很多的少依凡,忽然感觉释然了。

    直接纵身,从这条自己走了很久没走到尽头的路上,一跃而下。任由身体不断下坠,少依凡索性闭上了眼睛。

    “爹、娘、小九、傲叔叔、师尊、师叔祖。。。。。。既然选择了修道,想必大家都不会怪我这么选择吧。若我少依凡今日不死,来日天地辉煌,定有你们的名字!”

    也在此刻,少依凡悟道圆满,接近满月境的实力直接突破,达到满月境。但是并没有停止,承载着少依凡的遗憾、仇恨、愧疚等等负面能量的魂海,波澜又起。原本蓝色的魂海,此刻变成血色。魂海中的满月,最外围也染上了血色的华光,直接变成了‘魄月’。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自己还在下坠的少依凡,还是睁开了眼。他想看看这坠落到忘记时间的天空,到底是什么样。

    眼皮微微抬起的刹那,少依凡愣在当场。一面不知是何材质的碑矗立在面前,几乎紧贴着脸。而他身体上那种下坠的感觉,依旧没有消失。

    少依凡往后退了几步。而这次终于可以正常的拉开距离。但是眼前这有点熟悉感的碑,实在太大。俨然像削平的绝壁。

    正准备继续往后,却听到一个声音从头顶上方缓缓传来。

    “第三步已经走过,这里就是尽头,还不快按我说的做,傻站着干什么?”仔细一听,正是君亲临。

    激动之余,少依凡放声大喊:“有源无源,时间已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