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话 君亲临

    更新时间:2018-05-08 05:00:00本章字数:3032字

    话音落下,碑开始剧烈震动,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迅速缩小。甚至少依凡脚下的路,飞速的被这块碑吸入其中。

    直到最后,少依凡脚下变成了数丈见方的方形平台。而那块自己看了不知几遍的碑,悬在上方。

    碑下,站着满脸堆笑的君亲临。

    “是一块好玉!让我越来越喜欢了。”君亲临的声音再次传入少依凡耳朵。

    少依凡躬身向君亲临一拜,其中复杂的感激不言而喻。

    “路有终,时无尽,任尔百转千回,君心与时共。你让老夫君亲临在没有违背誓约的前提下重获自由,恩情我可是已经提前给你了。但老子欣赏你这小辈,这块束缚我无尽岁月的‘时源碑’暂且借你,让你去熟悉和掌握时间之力,再遇之时还我便是。”

    “前辈,可是我实力尚浅,不懂如何运用时间之力。”少依凡尴尬的开口。

    “哈哈哈,你现在是不是还感觉,身体有不断坠落的感觉?这是‘源行三步’的考验,未走过则化成时间碎片,一旦走过,‘错时’就是你自身运用时间之法,配合这‘时源碑’,相信无须多时就会得心应手!”君亲临声音中充满畅快。

    少依凡用心感受身体那种无限坠落之感,口中默念‘错时’。只见左手第二片花瓣亮起,不断将少依凡周身那种感觉吸扯入其中。随后,周身那种奇妙的感觉变的十分微弱,但是还在。

    “走吧,时间已至,是时候去见见他们了!我还真想看看这几个小家伙,见到我时,那酷似吃多了某物的表情。”

    一挥手,那块三道划痕都亮起的碑,再次缩小落入少依凡手中。

    君亲临看了看少依凡左手,不怒自威开口道:“你这小家伙,别躲了,早都看见你了。你爱跟谁去哪我没兴趣,虽然我也姓君,但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

    话落,一个女孩的声音自少依凡手背传出。

    “没听到,没听到,少满儿什么都没听到。君大爷您就发发慈悲,当没发现我。以后每天给您磕头烧香。”说话的正是口口声声自称少依凡“血亲”的少满儿。

    “少满儿?看不出来,在这原狱待久了,你这小家伙还养成了这种嗜好。借他人性命,还有了这样一个名字。罢了,罢了,我本就看不惯族内长老的一贯作风,况且我也曾被关在这里,你的事我更加不会多嘴。但你不会以为,外面那几个看不出来吧。”君亲临老神在在的说着。

    “这不用君爷担心,我自有隐藏的方法,而且我现在本就跟依凡小弟同命相连。就算他们有所发觉,不也已经晚了嘛!”满儿一脸撒泼样。

    君亲临微微一笑不再言语,而是看向少依凡。

    少依凡有所领会:“前辈,我们何时出去,还希望前辈能带我离去,我少依凡这一生,还有不得不亲自去做的事,不想在此荒废!”

    君亲临点点头,只说了一个“走!”

    便带着少依凡离开了原狱一层。

    。。。。。。

    原狱第三层,黑气依然浓郁,丝毫没有比少依凡进入时有所减弱。

    七位祸根和福根,与君莫笑、君莫语相距还是有一定距离的。在这时间静止的原狱,从开始打赌,到少依凡离开原狱第一层,在原狱第三层等待结果的几位都不会觉得漫长。

    而此刻,福根‘预’的琉璃身不可察觉地一动,之后便又恢复如常。

    猛然间,整个原狱一阵剧烈晃动。

    “看来,已经不用我亲自动手,这赌约也已经算我们赢了。君氏的两个娃娃,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祸根‘杀’最先开口。

    没等君莫笑和君莫语接话,福根‘运’直接开口讽刺:“枉你在这原狱待了这么久,除了整日把杀戮挂在嘴上,你就不能多动动脑子。这原狱的时间是我等合力让其静止,可随着刚才的震动,你就没感觉到有什么变化?”

    “变化?什么变化?我们在这里都多久,能有什么变化。顶多就是那小子也化为时间碎片,成了那条路的基石。但这不影响我以‘杀’为了,以‘杀’获得成长。可惜了,实在可惜了,等了无数岁月,难得有个可以解闷的。”‘杀’不以为然。

    ‘惑’闻言后,不紧不慢地说道:“是时间,原本我合力让其静止的时间,已经开始错乱,逐渐失去控制。”

    “哼!谁这么大胆敢公然挑衅,甚至扰乱原狱秩序!”‘怒’的声音中尽是火爆。

    ‘色’摇摇头:“虽然我觉得不太可能,但你们似乎忘了原狱一层本来就有什么!”

    “若他真能走出,我愿今后伴他左右。”福根‘愿’的声音,娓娓传来。

    “你没。。。。。。”‘杀’正要反驳,却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

    “呦呵,你们几个小家伙混的不错啊!戴罪之体,竟然也能琉璃加身,充当起了这原狱的看门之卒。我君亲临,替我君氏感到欣慰的同时,也暗自伤神啊!”

    君亲临的声音犹如晴天霹雳,在场的诸位全都身体一震。进而各怀心思,悲喜不一。

    “是三爷爷,怎么会在这里,族里说他不是失踪很久了吗?”君莫笑的心中惊喜万分。

    但是君莫语的脸上,却隐隐看出几分惆怅。

    而除了福根‘预’,另外六位福根以及祸根的心里,却几乎同时闪过一个念头:“时间未到!他又怎么可能出来?就算那小子能走到尽头,也断然不会让自己陷入不利,这样才合情合理。可如今,如何是好,就算七根拼尽全力,也未必会是这君亲临的对手。”

    只有福根‘预’,依旧泰然自若。随后看向方才声音传来之处。

    在福祸七根、君氏兄妹的注视下,地面骤然塌陷出一个圆形空洞,随后一老一少身形,逐渐上升,出现在视野中。

    ‘杀’失声道:“不会吧,这小子尽然能走到尽头!”

    嘴上说着,可是心里却高看了少依凡几分。毕竟当初打赌时,言语中自己嘲笑少依凡最明显。

    君亲临看向福祸七根,却故作讽刺:“看来,这里不是很欢迎老夫啊!你们七个,心里就没什么想法?说出来让老头子我也乐上一乐。被看管的久了,难免会对新鲜事比较感兴趣。”

    偶然一瞥,却注意到了君莫笑与君莫语。

    “你们两个在这里做什么?莫非族内已经知道了我出来的时间,让你们来迎我回去。哼!我相信能把我关进去的长老,也没那么好心!”

    君莫笑微微一笑:“三爷爷多虑了,孙儿并不知晓您在这里。我们只是为了找他才会出现在这里。甚至,为了他而与这七位打了赌。”

    而此刻,福祸七根的注意力表面上,全都放在君亲临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少依凡的左手特别之处。只有福根‘预’稍稍留意了一下,但却并没有道明。

    事实上,满儿大大咧咧,压根没有进行任何隐藏。

    君亲临却不再理会他这两个孙儿。转而对着福祸七根说道:“原狱这无尽岁月里,你们几个身批琉璃,却做着一些让我深感厌恶的事。什么叫‘时间未到’?尽管我并不清楚,族内长老为何让你们如此做,但想必是许诺了什么吧!此刻见到我君亲临,还不愿露出真容,我很想知道,是谁给了你们这么大的脸!”

    “老匹夫,你当我们傻么?别想用激将法让我们告诉你真相。我们七个本就在你君氏的原狱中,不要以为我们怕你。说穿了,你能把我们怎么样?还不是关在原狱里?”‘怒’的暴脾气,一点就着,根本不会理会其他。

    “哦?是吗?”君亲临阴阳怪气地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

    然后转向少依凡:“我知道你并未真正理解时间之力的运用之法,我就为你演示一遍‘错时’,只有一遍!能理解多少靠你自己。”

    少依凡微微点头称是。

    下一刻,君亲临伸出右手手掌,先对着自己,然后外翻缓缓推出。

    福祸七根运转自身之力,在已有防备的情况下退出万丈。巨大的琉璃身在地面上留下七道深深的拖痕,而福祸七根的琉璃身虽然出现了些许裂纹,却挡住了君亲临看似随意的一击。

    “君亲临,你过了!杀念·杀为戮狂!”‘杀’的声音中带着癫狂,甚至是兴奋。

    “我来助你!怒念·怒意唤醒!”‘怒’的声音紧接着传来。

    话音落下,少依凡并没有看到可以肆虐天地的力量,也没有看到场面宏大的招数。

    就在诧异的同时,少依凡全身不由自主充满的血脉贲张,眼前不断闪现自己在源行三步第二步看到的场景,怒火和渴望杀伐的心,支配着身体不受控制的瞬间出手。

    自己熟知的一个个术法,疾风骤雨般甩向君亲临。甚至少依凡自己都不明白,为何自己会暴走,甚至把君亲临当作最大的敌人。

    君亲临依旧纹丝不动,随后一声大喝:“看清楚!‘错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