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话 逆风行

    更新时间:2018-05-08 10:00:00本章字数:3046字

    被一声厉喝惊醒的少依凡,心有余悸。但却看到君亲临的双手成掌,在空中左摆一下,右摆一下,然后十指交叉做了个奇怪的手势。就见自己施展出的全部手段,在空中一遍一遍,如同自己当初走向“时源碑”一样,不断施展,不断回到出手前。

    数次之后,君亲临双掌猛然合十,那些在空中如走马灯一样的招数,互相撞击,眨眼消散。

    “这就是‘错时’的威能吗?”少依凡心想。“可刚才自己暴走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被另外两位影响?”

    正思索中的少依凡,没君亲临打断。

    “你可看清了?”

    “嗯!只是我刚才突然暴走,自不量力向您出手。。。。。。”

    少依凡没说完,君亲临就摆手示意无所谓。

    “福祸七根在这原狱中,战力并不强。而且在没有任何媒介和依仗的情况下,他们无法催发出更强的自身之力。所以才会略施小计,使得你受他们的‘念力’影响,失控了。这也是福祸七根,为何被关在我君氏一族原狱中的原因。因为离开这里,任何一根,都可以凭借自身之力,成就一股极强的势力,争斗根本不需要他们自己出手!这,就是‘根’的力量。”

    少依凡自己思量着每一句话,不断审视着自己所修的道。自己是否有一天,也可以具备,甚至超越呢?

    君亲临看了看没有继续出手的‘杀’和‘怒’。再次讥讽笑道:“怎么,这就熄火了?”

    “你。。。。。。”‘怒’还未来得及张口,就被‘预’制止。

    “君前辈,我知道您话里有话。而您也已从时间中走出,福祸七根也已经失去了看守原狱的职责。有何事还请您明示?”‘预’说完之后,化成常人大小,琉璃散尽,显现出一个成竹在胸的中年男子。

    君亲临眼露狡黠,看了一眼‘预’,不紧不慢地说着:“我要让你们跟随他,你们愿意吗?”

    此话一出,‘愿’也化成常人大小,变成一个一脸激动的年轻男子。

    剩下五个福根祸根,分别褪去身上琉璃,分别化成了人身,相互看了看。

    君亲临没有给福祸七根开口的机会,继续道:“你们肯定早就想离开原狱,如今就是机会。这是我自己的意思,不代表君氏。而且,现在的结果,你们之中的某一位,难道不是早就知道了吗?”而后,有所指的看向‘预’。

    “我愿意!”‘愿’最先开口。

    “我也愿意!”‘运’紧接着说道。

    。。。。。。

    ‘杀’倒数第二个表示愿意。

    最后,‘预’坦诚的说道:“的确如君前辈所说,我早已知道会有赌约,也早已知道您从时间中回归,也知道我们会跟随他去经历一场洗礼,谱写一路辉煌。所以,我也愿意!”

    “三爷爷,不能让他们离开原狱啊!这会。。。。。。”君莫语一口怪异的音调说了一半,就被君亲临打住。

    “我也希望你们眼里还有我这个三爷爷,所以,我不想听到这里发生的事流传到长老们耳中。你虽然现在娘了些,但我希望你有颗爷们儿的心。”

    君莫语低头不再说话。

    而自始至终,君莫笑都在仔细打量少依凡。

    “前辈,您这是何意?请恕少依凡无法理解。”少依凡冲着君亲临抱拳一拜。

    没等君亲临解释,‘怒’已无法容忍:“小子,我们只是答应君前辈,并没有打心底里认同你,现在就已经摆架子,不想留我们?”

    少依凡连忙解释:“晚辈并无此意,能得各位前辈指点,少依凡八辈子修来的福分,感激都来不及。”

    而此刻,少依凡的心里却是另有想法:“有福祸七根在,我少依凡倒要看看,是谁如此作死,对我少家动手。既然我现在修为不够看,身边有如此助力,也定能找到真相。”

    君亲临点点头:“好啦,好啦。我君亲临看好的人,未来定然不会如你们现在看到的这样不堪,跟随他一段时间之后,若你们依旧没有认同他,自行离开吧,我不会强求。但是有一点我希望你们记住,他是将我从原狱的时间里解救出来之人,你们若想要对他做什么,最好三思。就算君氏不出手,我也定然不会袖手旁观。”

    福祸七根有的点头,有的默认,都没有继续接过君亲临的话茬。对于他们来说,重要的不是跟着少依凡,而是作为根,终于可以离开原狱了。

    君亲临对着福祸七根一番话说完,这才转向少依凡:“我是真的很看好你。所以,希望你成长的快些,在你羽翼未丰之时,给你更多的助力。要明白,以你现在的实力,能再次见到我的机会微乎其微,更不要说成为我的助力,或者超越我了。只有一句话你必须时刻铭记在心:现在所见的天,未必就是尽头;眼中所见的强,未必就是至强。心要比天高,眼光更要比心更远才是。”

    顿了顿,君亲临看了一眼君莫笑和君莫语,然后才继续以纳音法,将之后的话隐藏在时间中,只说给了少依凡:“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很多你以前不知道的东西。比如这原狱属于逆次元,而逆次元是跟其他七个次元完全不同的次元。从你身上的气息我都能知道,你属于第七次元的神族,但却是被封印了血脉的神族分支,其他事情就需要你自己去一一解开了。

    我要郑重提醒你的只有三件事:第一,不管你自以为是人还是神,前路都是无止境的。而在这条前行的路上,一切能为自己所用的力量,都要为自己所用,否则,就要不遗余力的除去,不然必成大患。

    第二,你们这些所谓的生命其实挺麻烦,重感情,重义气,切忌不要为此绊住了自己的双脚。随着你的成长,你会看到更多的虚情和假意,这也是我被困在原狱中无尽岁月的原因之一。

    第三,我让福祸七根与你一道离开,自有我的深意,但你要相信我绝对不会害你。福祸七根今后能为你所用最好,不能为你所用之时,但凡你有能力,必须将其铲除。

    不要小看七根中的任何一位,现在看似我强压他们一头,实则只是不愿得罪我背后的君氏,真要鱼死网破,我以一己之力未必是其对手。何况,七根中最可怕的不是祸根,而是福根。之后的路,就要看你自己了。可不要让我在这逆次元等太久,因为我已经在原狱中待的太久太久了。”

    少依凡仔细聆听,尽管心中明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眼前的君亲临必定未来所图很大,但又怎奈何现在的自己,面对这份午餐时很“饿”呢?明知道自己没有那份自信能够驾驭福祸七根未来的力量,但是他必须让自己的“道”,与众不同。

    重重点头之后,少依凡直面君亲临:“君前辈,少依凡定不会让你失望。只是我想尽早离开这里,有些事放在心中,夜长梦多。”

    “带着他们让你在这逆次元乱窜,我也总是不放心的。而且以你目前的实力,带着福祸七根,绝对是祸比福多。所以你尽快离开吧。而我有事要马上离开,不可能再去送你!跟他们在一起,出了这原狱,想离开逆次元的方法太多了。。。。。。从此海阔凭鱼,天高任鸟!”君亲临的话落入少依凡耳中,却让少依凡语塞。

    福祸七根,本来不就是祸根比福根多吗?

    之后,君亲临带着君莫笑和君莫语离开了。而君亲临只告诉了君莫笑一句话,就让君莫笑点头跟着离开了。

    “在我们眼中,时间什么都不是。可他还有该做的事,做完这些,他会亲自来我君氏的,而那时才是你的机会。”

    。。。。。。

    君亲临离开后,少依凡有些不知所措地面对着福祸七根。

    尴尬地嘿嘿一笑后,少依凡挠着头:“各位前辈,不知道我进入原狱后,原狱外的时间过去了多久?”

    “没多久。当然,如果以你口中所谓的时间去算,应该是半年。”回答少依凡的是‘惑’。

    “半年了啊?也就是相当于我的寿命流失了快一年!那岂不是我需要尽快离开。”少依凡心里想着,继而嘴上开口:“那不知道各位前辈,我们什么时候离开?额,我指的是离开逆次元。”

    “少依凡恳请各位前辈,带我离开逆次元,回到我家乡所在的第七次元!”少依凡躬身一拜。

    福根“预”就像福祸七根老大一样先开口:“既然我们是自愿跟随你,你也不用因为实力而自降身份,直呼我们名讳即可。”

    “哼!让这小子直呼名讳,他何德何能?”‘怒’还是气冲冲的样子。

    少依凡略一思索,旋即再次开口:“不如在各位前辈名字前加一字,这样我就不算直呼各位前辈名讳,不知各位前辈意下如何?”

    “你且说来听听,若是不那么中听,当心我认为出手了解你!”‘杀’声音无形中带着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