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话 嫁于我这徒儿

    更新时间:2018-05-08 14:00:00本章字数:3274字

    少依凡定了定心神:“既然这里是逆次元,而诸位前辈又都是一字之名,不如在名字前加‘逆’字,而诸位前辈又打算离开这原狱,纵行天地,逍遥作为,七位前辈合称‘逆风行’。这样就不会坠了各位前辈名声!”

    “逆运?”‘运’低声品味。

    “逆杀?有点意思!”‘杀’也觉得不错。

    “逆色?嗯哼,总觉得要想入非非!”‘色’的声音中充满阴柔。

    “滚远些,怎么听你的名字都别扭,没有‘逆怒’大气!”

    “逆风行?逆风行?听上去不错,既然如此就这么定了。以后称呼我们几个老家伙就在明前加上‘逆’字。对外声称‘逆风行’。也就不会有谁从名字中听出我们是福祸七根。”‘预’的声音不容置疑。

    “如果要离开逆次元前往第七次元,那就让‘惑’做向导吧。哦,不对,应该是逆惑!”逆预的口吻有些许变化。

    逆惑也不做作,直接开口:“我们先离开原狱再说!只是你们几位难道都要以这样的面目跟着他?”

    少依凡一时间没有听明白逆惑话中的意思。

    逆愿却积极的解释:“我们暂时先待在你那‘混元珠’里不就行了。如果有事,他可以心里默念我们的名字。”

    “好吧!既然如此我就先教他‘混元珠’的用法。”逆惑丝毫没有吝啬,冲少依凡说道:“把‘混元珠’拿出来吧,然后集中注意力深入查探,就可以观察‘混元珠’内一切情况。‘混元珠’内自成空间,当然时间也是静止的。不过,有生命之物无法停留太长时间。只要集中精力默念‘混元初开’,就能自由开闭。但是这东西,对我们逆风行七位没有限制。”逆惑解释的还算详细。

    但是少依凡一脸疑惑:“那个什么‘混元珠’我身上没有啊!”

    “就是之前我们打赌,让你存放九种原质精华的琉璃珠子。”

    “啊?原来这个就是‘混元珠’。”少依凡拿出之后按照逆惑的方法尝试,真的看到里面九种原质精华。

    。。。。。。

    片刻之后,除了逆惑还在少依凡眼前外,其余几位都暂时进入了‘混元珠’内。

    少依凡跟在逆惑身后,离开了原狱。

    而刚一出原狱的少依凡,就又感受到了强烈的不适。

    那种生命流失速度比之前快一倍的感觉,让少依凡想起了满儿。

    也在这一同时,似曾相识的一幕又出现了。

    如山一般的困兽群,再次朝少依凡奔来,只是这一次的少依凡底气十足,丝毫没有想要离开或逃走的意思,而是静静地站在原地,等待着困兽的接近。

    不多时,困兽群再次在距离少依凡不远处停下,鼻息还在不断的修复着破损的封元壁。

    “吆!你们不记得了少爷我了?当日可是被你们的突然出现折腾的够呛。不管你们听不听的懂,今天总要让你们拿出点利息!”

    嘴上虽然如此说,可是心里却没有底,只好硬着头皮向逆惑开口:“逆惑前辈,不知您有没有应对之法?”

    “困兽的弱点就是鼻子,只要你能让它明白你的攻击意图是鼻子,一般都会凭借本能退避!”

    少依凡恍然,原来这群是困兽。

    下一刻,少依凡祭起太乙惊鸿剑第三式,无数黑色小剑在空中翻飞,不断攻击向困兽的鼻子,犹如挠痒痒一般,让困兽群不断地打出巨大的喷嚏。一直到最后,山岳般的困兽群都在疯狂的甩着头,并且开始了后退。

    少依凡幸灾乐祸:“来日方长,利息我就先收走了。尽管我现在不能把你们怎样,日后若还能再见,到时候这笔账我再收回本钱。”

    逆惑却打断道:“好了,该离开了。再闹下去难免被发现,想走就要尽快。”

    正在此时,少依凡怀中的月神玉突然有了反应,不停的闪烁,少依凡拿在右手中后,才明白另一个持有月神玉之人,离自己不远。

    甚至,越来越近。

    “逆惑前辈,这个方向可能有同样持有此玉之人,我们离开前能否过去看看?”少依凡征询着逆惑的意思。

    逆惑没有开口,只是点点头,便按照少依凡手中月神玉的指引,带着少依凡向前疾行而去。

    。。。。。。

    此刻,在这逆次元的一个角落里,一个俊俏公子模样的人正向着一个方向奔逃。

    此人手中同样握着一块月神玉。如果少依凡在此,定能一眼认出,她就是几个月前,与自己同来逆次元却失散的露凝霜。

    “师尊,您可千万不能有事。徒儿一定找人来救你!月神玉已经有了感应,此人一定是我月神族某位前辈,我这就去求他。。。。。。”露凝霜虽然还是公子打扮,可此刻的脸上尽是疲倦,脸上两行清晰的泪痕,说明此时的她已经很久没有梳洗了。

    没过多久,露凝霜的眼前出现两个身影,并且不断向自己疾驰而来。使得几乎快要干涸的眼睛,露出了少许希望。

    露凝霜用尽了此时全身的月力,不惜冒着突破到半月境不久的修为就此跌落的风险,加速冲了过去。

    “前辈,我是岐山弟子露凝霜,不知能否耽误前辈宝贵时间,助弟子救出师尊!对了,我师尊乃是岐山秋藏冬。”露凝霜粗略了撇了一眼最前方的男子,便低头,躬身一拜,根本没有将注意力放在男子身后的青年身上。在露凝霜心里,这二人肯定以这中年男子为首,且肯定是这男子实力最强,至于身后的青年,早已被救师心切的露凝霜自动屏蔽。

    逆惑一愣,自己只是变换成人形,实则是没有肉体的祸根,对方将自己误认为来自第七次元,这倒也说的过去。只是,她凭什么肯定自己就会去救她师傅呢?

    逆惑身后的少依凡早已认清了来人就是露凝霜,但只是嘴角玩味地一笑,却没有说话,显然是酝酿了一肚子坏水。

    仿佛看见了少依凡那一笑,逆惑瞬间明白了其中深意。所谓人老成精,而同样来自于第七次元的逆惑,早已深谙人心,一举一动代表什么样的含义,他再清楚不过了。

    “哦?我并不知晓什么岐山,更加不认识一个叫秋藏冬的。于情于理,我好像都没有去救你师傅的义务啊!”逆惑故作高深,实则话里有话,就等露凝霜入套。

    露凝霜咬着嘴唇,但却并未抬头,她心中明白,就算是高人前辈再此地,在没有付出一定利益的情况下,对方也不可能仗义相助。可她身无旁物,逃出来时,甚至随身的佩剑都已遗失,只有手中这月神玉。

    将手中月神玉双手奉上,路凝霜低声哀求道:“前辈,看在我们同为月神族的份上,请前辈出手救我师父于水火。晚辈身上暂且没有其他宝物能入您眼,这块月神玉您且收下,待救出我师尊后,再另行答谢。您看如何?”

    “既然如此,宝物我也可以不要。但若想要救你师父,你这女扮男装的姑娘,就嫁于我这‘徒儿’好了!”逆惑的声音中刻意带着些许不满,隐有落井下石的味道。

    本来还沉浸在幸灾乐祸中的少依凡,突然听到逆惑这么说,诧异地看了逆惑一眼。心中却想着:这什么展开,这玩的有点大了,我可不会取这种女人啊,何况我心里已经有小九了。

    之后的少依凡,不断地冲逆惑使眼色。

    可是逆惑仍然一脸木讷,装作完全不明白的样子,进而继续开口:“看来我这徒儿对你也颇有好感,这会儿已急不可耐。你若答应的话,就抬头认识认识我这徒儿,救你师尊的事,一切好说!”

    露凝霜闭上眼,两行眼泪顺着之前的泪痕滑落。再次一咬嘴唇后,缓缓地抬起头。

    就在她将头抬起前,逆惑左手微微一动,一股莫名的威风拂过少依凡的脸颊。

    当露凝霜看向少依凡时,只见眼前一个体态略显丰满,双眼很小,满脸麻子,一块黑痣挂在眉梢的奇丑青年,正留着口水望着自己。而青年还不时地将手指塞进嘴了,然后陶醉的拿出,拉出一道长长的晶莹。

    不知不觉间,眼前的画面让露凝霜想起了一个人,一个在她来逆次元前,因为比试挖鼻孔而让她兴致全无的帅气青年。

    忽然,露凝霜一笑,用衣袖擦了擦眼泪,感觉释然了,却好像丢了什么。

    少依凡看着眼前的露凝霜,却总觉得怪异。

    于是问逆惑:“你对她做了什么?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以我对她的了解,是绝对不会这样的。”

    “我也奇怪!我只是让她在看到你的时候,画面变得难堪了些。简单说,就是她看到的根本不是你。

    可为何她还会发自内心的笑,令我十分不解。”逆惑摸着下巴,表示露凝霜的举动完全超出自己预料。

    少依凡怪异地看着逆惑,小声说道:“没必要如此吧,而且我虽然与她有旧,但并没有跟她结为连理之意。

    看他如此急切,定是秋前辈已落难多时。我们能不能早些将其救出,走之前也一并带上?”

    “我说你小子把我当车夫,还要把我当打手?这是不是有些太过了?”逆惑故作不悦的调侃道。

    “君前辈说过,一切能为我所用的力量都该利用。而他们对我还有大用!”少依凡刻意搬出君亲临,想要试探逆惑。

    逆惑第一次笑了。

    “你不会是觉得君老头的威名很好用?搬出来我就会乖乖就范。事实可不是如此。

    也罢,这次我就当帮的是同为第七次元之人。但有一点我要提醒你:今后不要在我们几个面前提君氏,只会有反作用!”

    少依凡暗自记在心里,他可不觉得自己命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