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话 噬元虫洞

    更新时间:2018-05-08 17:00:00本章字数:3215字

    片刻后,逆惑对着露凝霜说道:“事不宜迟,我们边走边说。你将你师父现在身在何处,如何落难,一一道来。我也好制定详尽的计划,避免重蹈覆辙。”

    少依凡又看了逆惑一眼,心想:这逆惑进入角色也太快了,装的那叫一个像,果然是人心可畏,人面更可畏啊。

    之后,露凝霜在逆惑左侧,少依凡在逆惑右侧。露凝霜将前后细节娓娓道来。

    “大概三日前,我师尊的孙女,也就是椿丫头。把我们临行前准备的那些减缓自身时间流失的东西吃完了。无奈之下,师尊领着我们按图索骥,前往了曾经师尊去过的一处地方。

    据师尊说,当年他们在那里获得过一些对提升实力、悟道有所帮助的奇物,甚至能够增寿的也有。

    可是,刚进入那里没多久,就刮起了怪风。

    而怪风过后就会出现如蛛网般的东西,椿丫头不小心被困,我师尊为了救她,本来只是要除去缠住椿丫头的蛛网,可是我们都没有料到,扯下来的蛛网竟然会不断地聚集,然后变成一团一团地粘液,好像具有生命一样蠕动。

    我师尊刚开始并没有在意,以他皓月境接近入神境的实力,并没有感觉到异常。可是渐渐地手脚失去知觉,再后来他渐渐失去力气一样昏睡,最后一句话就是让我‘快逃’。

    可我不能丢下师父,在我感觉到月神玉有反应后,就向着前辈这边赶来了。”

    断断续续说完,露凝霜难掩脸上的悲伤。少依凡见状,心中不免有些不是滋味。毕竟,四人同时从西华山来到这逆次元。

    “千噬冢,噬元虫!看来我们得尽快了,不然连你师傅的骨骸都见不到。你见到的那网状东西,还只是虫卵。”逆惑不由分说,带着露凝霜和少依凡瞬间消失。

    露凝霜感觉,时间并未过去多久。

    一片如千万起伏的群山连在一起的幽暗之地,出现在天边。每一座山,都如一颗星辰般大小,突起的山体直指上方。

    “小心些,尽量不要让自己发出噪声,也不要过多出汗,甚至不要轻易放出能量较大的招数。

    千噬冢之所以叫千噬冢,不是因为这里有超过千座大小惊天的冢,而是因为每一个冢内部,都生存着一种拥有独特吞噬能力的奇异种群。

    它们是这逆次元内少有的生命体,但却由于每个种群惊人的数量,以及独特的吞噬天赋,就算超越生命的源脉进入此地,也要谨慎对待。”

    逆惑认真地解释,其实更多的是说给少依凡听。至于露凝霜理解与否,他一点儿都不在意。

    “超越生命的源脉?那是什么?”果然,露凝霜是第一次听到,流露出不解的同时,但也放下了之前带着哭腔的声调。

    “额?也没什么,你只要知道他们比最强的神,还要强,这就够了!”逆惑故作诧异。

    露凝霜却神情暗淡,口中不断低语:“比最强的神还要强,那我师傅会怎样?”

    逆惑没有理会露凝霜,直接带着二人出现在了一座白雾缭绕的巨冢外。

    “可是这里?我记忆中噬元虫的噬冢就是这里。至于是不是你师傅所在之地,还需要你再确认一番。”逆惑看着露凝霜,等待着回复。

    “当时师傅带着我和椿丫头并不是以此方式而来,所以我也不是很确定。但我师傅身上也有月神玉,应该可以以此感应!”露凝霜边说,边从腰间取出一个精致的荷包,然后将月神玉倒在手心。

    但是,躺在露凝霜手心的月神玉,并没有出现预料般的闪烁。露凝霜不禁脸上露出焦急。

    “果然如此!收起来吧。不出意外,你师傅应该就是在这里,至于你手中的玉石没有感应,是因为千噬冢的每个噬冢外面,都会因为不同种群的吞噬能力而自然形成一种领域。即可感知外来者,又可起到隔绝吞噬而来的能量不会外散。”

    少依凡听着逆惑的话,眼睛却紧盯着眼前白色雾气环绕的噬冢。以他现在的实力,不难看出,白色雾气是在不断循环游走的。

    逆惑故作严肃地对着露凝霜和少依凡道:“不要说话,我带你们进去!”

    “惑念·敌我难分!”

    说着,便带着二人穿过白色的雾气,直接扎向噬冢的一侧。而此刻,不仅是露凝霜的月神玉,就连少依凡的月神玉也频频闪动,似有种无形之力牵引。不同的是露凝霜将月神玉握在手里伸出,而少依凡却是将月神玉藏在怀里。

    也是在瞬间,露凝霜再次感觉到了那种熟悉的脱力感,而少依凡,只觉猛然间寿命的流失速度又加快了。

    “前辈,这个方向!”露凝霜欣喜若狂,不禁有些大声。

    几乎就在话音刚落的瞬间,一阵怪异的风刮过。露凝霜惊恐地望着一只捂着自己嘴的手,心里却是感慨,刚才自己冒失了。

    这只手的主人,正是少依凡。而另一只手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嘘声的姿势。

    怪风并不大,但却在逆惑身前一闪而过,在露凝霜和少依凡身前转了几圈,向远处吹去。

    “若还想救你师傅,就不要拿我的话当耳边风!”逆惑假装表现出不悦,其实这风在他眼中并无多少危害。

    露凝霜惭愧地点头,没有再开口。

    按照月神玉的指引,很快,少依凡眼中出现了一个漆黑无光的巨大圆球,飘在半空中,圆球下半部分不断有粘稠液体流出。甚至因为圆球的存在,周围明显昏暗很多。

    而在圆球的周围,不时地有怪风从圆球中吹出,也有怪风吹在圆球上消失不见。

    “这里就是噬冢的虫洞之一,也就是入口。而你手中月神玉指引我们到此,说明你师傅在噬冢内的位置距离这里不远。我们进去吧!”逆惑丝毫没有理会周围的怪风,淡然开口。

    露凝霜一脸惊诧,硬生生地将要准备问少依凡的一句话咽了回去。她不明白,为何这位前辈可以丝毫不用理会周围的噬元虫。难道是因为那句:惑念·敌我难分?

    事实上,逆惑只是对周围的噬元虫施加了惑念,使得噬元虫在遇到露凝霜和少依凡时,都会本能的认为这是同一个族群。而逆惑,本身就是祸根之一,对于生命,迷惑是天生的掌控力之一,根本不需要刻意去伪装自己。

    少依凡看着逆惑不为所动的样子,心中真正明白了君亲临的那句话:“若不能为自己所用,有能力之时,定要讲福祸七根除去。”

    甚至在少依凡心里,诞生了一个念头:是不是福祸七根,任何一个都可以凭借自身念力,驱使生命为自己所用?可是福祸七根依然算不上最强,那他们的弱点究竟是什么?

    少依凡暗自思索,他知道自己需要力量,但也畏惧这种拥有强大到会随时失控的存在。所以,少依凡明白,要想真正掌控福祸七根,除了自己有绝强的实力外,那就是抓到他们不为人知的弱点。只是现在这弱点是什么,少依凡心中没底。

    。。。。。。

    就在少依凡发愣之时,露凝霜在逆惑的授意下,跃身飞入虫洞。

    “你思考我们福祸七根的弱点时,能不能心跳别那么快?我可是把你心里想什么都听到了!”

    逆惑一句话,让少依凡手足无措。他下意识地尴尬一笑,跃身也飞入虫洞。

    逆惑只是一笑,不以为意地摇摇头。随后紧跟着消失在虫洞外。

    露凝霜第一个出现在虫洞内,可是距离噬冢内部却还有极远的距离。眼前的熟悉感,让露凝霜双眼一湿,心中抽噎着喊道:“师傅,弟子带前辈来救您了!”

    随后少依凡现身,紧接着,逆惑的身影出现。

    黑黢黢地通道,显然无法让少依凡联想到这就是虫洞内部。这里空间极为宽阔,仿若自成天地,若不是地上偶尔有一滩滩的粘液在移动,真感觉不出任何异常。

    “不要触碰这些看着像粘液的东西!噬元虫的种群有点像蚂蚁,但阶层划分却更多。怪风只是成群的劳力,负责警戒和搬运。

    这一滩粘液只是许多待孕育的幼虫集合体,依靠吞噬其他生命的能量,进而互相厮杀,最终一滩粘液会诞生一只元虫,每一只元虫都有一尺大小。

    但他们只是噬虫更直接获取生命能量的食物。千丈大小的噬虫很少自己捕获猎物,它们通过进食元虫不断成长,直到长到十万丈。

    这时,第二轮残酷的淘汰再次开始,噬虫再次进行相互厮杀,吞噬,直到剩下最后一只,会变成蛹。

    蛹在孵化前,会产生很多怪风一样的工虫,以及很多元虫聚集的粘液。”

    逆惑显得很有耐心,可是这些话露凝霜却并未听进去,她现在的心里,只有救师傅。

    少依凡一知半解。

    逆惑只好再次开口:“我要告诉你们的,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这噬元虫,其实整个族群就一只。

    而它却将自己不断分化,再依靠吞噬外在生命能量,自身不断厮杀,不断进化,不断成长。

    现在你师傅被前方某一处粘液所困,想要救他,必然会惊动那唯一的一只蛹!”

    “整个族群就是一只?”少依凡没忍住开口,之后赶紧作了一个捂嘴的动作。

    逆惑没有呵斥少依凡,而是点了点头。

    “走吧,即便如此,以她师傅的实力怕是也撑不了很久。若能在全身道行散尽前救出,已是万幸。”

    露凝霜听着逆惑的话,心神一颤,原本走在最前头的她,若无主的孤魂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