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话 回归

    更新时间:2018-05-09 14:00:00本章字数:3060字

    少依凡警惕地站在原地,他可不觉得自己命长,既然秋藏冬已经获救,他犯不着在这种情况下冒险再次上前。

    万一情况有变,现在的少依凡不介意不顾一切的先行离开。

    至于那些仁义道德,只有活着将才有意义,何况他现在有自己很想见的人,有自己必须解决的事。

    看了看逆惑,少依凡的目光转向虫洞深处。

    原本只是昏暗中有些光亮的虫洞,自深处渐渐有亮光沿着周围以及头顶的洞壁快速铺开。

    少依凡定睛,洞壁上那些不断延伸,还在发光的居然是一种丝线。

    至少,在少依凡的意识里,没有哪种丝是发光的。

    而且这些丝的光中透着淡淡地绿,看的时间稍长,会让人有一种恍惚的熟悉。

    “不要触碰到洞壁,更不要被那些散发着亮光的丝线碰到。

    我们已经在对方的‘领域’中了,一会儿如果动手,只有我一个很难保证你们所有人的安全。看来是我小看了这只虫子!”

    逆惑的话里透着一丝慎重,说完更是看了少依凡一眼。

    仅仅是一眼,少依凡心中却是万般猜测:他到底是什么意思?自己不是噬元虫的对手?

    还是他要让我唤出福祸七根其中一个?或者他是在提醒我不要轻举妄动?

    少依凡无奈,打算静观其变,只要不利的局面出现,立马不择手段离开这里。

    正思忖间,一个灯笼,或者乍一看就是一盏漂浮的“灯笼”,不紧不慢地出现在了几人视线中。

    灯笼通体白丝缠绕,虽然看不到内里,却有几分精致,从里向外逸散着犹如实质一样的绿光。

    光的出现引起了洞壁上的丝线一阵骚动,仿若千万条活跃的生命一样,有贪婪的吸收着这些绿光,霎时间,虫洞内绿光交相辉映。

    “外形看似灯笼一样的蛹,内在已经无限接近‘本命元辰’了吗?

    若假以时日......想不到原狱待久了,竟有生命能走到这一步,看来是我福祸七根端坐井底了!”

    逆惑的自言自语中,充满了赞赏的同时,也有几分认真,甚至可以听出那么一丝走出原狱的兴奋。

    “‘本命元辰’?能将‘命核’说成‘本命元辰’,仅凭这一点,我可以肯定你不是生命!

    难怪敢在我的地盘撒野,取我心头之肉。说出你知道的一切,我可以任你离开!”

    声音自灯笼状的蛹里传出,却夹杂着不容置疑。

    逆惑眼睛微微眯起,怒意自眼角的光芒中流出。

    “我只是稍加赞赏,你就分不清自己是什么东西了?

    莫说你现在还没有真正凝聚出‘本命元辰’,就算你现在真的有能力体内自成一宇,也还入不了我的眼!”

    说完双手自两侧抬起与肩齐平,双眼猛然亮起蓝光,随着双手向前合拢,眼中蓝光爆射而出,在空中激起圈圈波纹,如箭矢一样直指漂浮着的灯笼。

    刹那间,周围的洞壁上的亮光隐隐被盖过。

    露凝霜并没有过多思考刚才对话中的意思,但却对眼前逆惑的招数充满疑惑,她如何也想不起,这样的招数是哪门哪派。

    少依凡却是内心的想法再一次被印证:这福祸七根,果然离开原狱就会像种子生根发芽一样,不断生长,而且速度极快,如果自己不能很快变强,那一定要......

    就在这时,少依凡却看到漂浮着的灯笼不闪不避,任凭光矢命中。

    下一刻,少依凡惊掉下巴。

    原以为逆惑这样的强者一击,灯笼要么以招数化解,要么就是被穿透,甚至少依凡都想到了灯笼外层的丝线无比坚韧,被灯笼挡向一边。却唯独没想到,两道蓝色光矢直接没入灯笼后,没有丝毫反应。

    紧接着,灯笼内的光由绿色变蓝,又由蓝色变绿,随后蓝绿各半。

    周围洞壁上的丝线,更是随着灯笼颜色的变化,像呼吸一样不断的渐变着。

    “有点儿意思!不愧是噬元虫,但是你觉得我只是那么简单的出手,是不是太自降身份了!”

    逆惑声音中带着暗讽。

    话未说完,洞壁上本来延展伸直的无数丝线,猛然痉挛一样的剧烈颤抖,甚至出现了相互缠绕、扭动。不多时,像拧在一起的绳子,绿色的光点像水一样被挤出,丝线恢复原状时全都变成了蓝色。

    自始至终,灯笼都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就好像任由着一切发生一样。

    “哈哈哈!以为这样就能从这里离开了?

    尽管你以念力将我的‘命界’变成了你的,但你终究不是生命,无法想象我又是如何经历磨难,一步步走到现在的!

    在让你领略我的本事前,还是先告诉你一个真相:噬元虫,只是我经过九次自噬,而被千噬冢其他那些家伙取的绰号而已......

    记住了,我叫‘九取’!”

    “一取万物生,而我不灭;二取万物魂,而我有灵;三取万物衍,而我千变;四取万物知,而我皆知;五取万物意,而成我心;

    六取万物贪,而我尽噬;七取万物道,而有我道;八取万物离,聚散由我;九取无量,无所不夺!”

    灯笼传出的声音犹如在念一段复杂的咒语,少依凡一阵恍惚,但却暗用‘错时’之力,身前的空间犹如堆积起来一般,逐渐的出现褶皱,慢慢的像液体一样粘稠,甚至看向前方的逆惑和灯笼时,都出现很多模糊重影。

    露凝霜早已无力支撑,未等九取那犹如魔咒一样的话语,就倒在了秋藏冬旁边。

    “惑乱天地,万物随我;惑由命生,皆由我说;惑真惑假,众生蹉跎!”逆惑以念入音,竟然只是与九取相持不下。

    周围再没有任何变化,时间、空间、物质、能量、生命,亦或者如逆惑,都好像静止了一般。

    画面定格在了刚才。

    事实上,如果逆惑不以念力出手,此地的一切都会被九取夺取,包括时间空间,乃至除逆惑以外几人的性命。

    但却在逆惑出手后,以某种方式,与九取达到了某种平衡。

    一时间在这虫洞内,既没有取舍,也没有蛊惑,就连还未来得及有其他想法的少依凡,也如蜡像一样站在原地。

    没人知道,这种局面要持续到何时,或许只有九取和逆惑在某种层面上的博弈出现胜负,才会让这样的僵局打破。可是会这样吗?

    就在这一切,定格不到一炷香的时间。

    原本静静站在原地的少依凡额头微动,但是整个人却依旧如蜡像。

    随后,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少依凡的头颅,竟然在这一刻像蛋壳一样出现了裂纹,慢慢的破裂又脱落。

    一只全身流光溢彩的雏鸟破壳而出了。

    瞬间,画面不再如刚才一般定格,而是加速逆流,回到了九取和逆惑即将僵持之前。

    未等逆惑将话说完,一股睥睨天地的气息出现在逆惑身后,可以说这是逆惑自出生在第七次元至今,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回头的瞬间,都未来得及看清是什么,只见一个鸟一样的影子化成的光球,掠过自己,直接将九取形成的灯笼吞没。然后又瞬间回到了少依凡头顶,直到消散。

    但逆惑毕竟是超越生命的存在,在那只鸟的身影即将消散前,他看到了那只拥有一黑一白眼瞳,头如凤,尾生五彩利刃的鸟。

    以‘惑’为名的他,第一次沉默中,有了疑惑:这,到底是什么?没有生命的气息,没有宝物的感觉,更加没有本命元辰的波动......

    少依凡摸了摸头顶,只感觉一阵凉风掠过,但却什么都没有。

    再看向逆惑,正一脸怪物看怪物的表情盯着自己,而刚才还飘在空中灯笼,已经不见了。

    “走吧!时间又耽误了不少。而且经过刚才这样的折腾,这未来要嫁于我徒弟的女娃影响不小,需要尽快离开。”

    逆惑说完不再言语,手一抬,带着昏死过去的三人,以及时而走神的少依凡,向着逆次元某处疾驰而去。

    就在少依凡离开没多久,少依凡的左手手背上,第三片花瓣的皮肤在不知不觉间慢慢隆起。

    里面,正躺着缩小无数倍的九取灯笼,或者说,一个米粒大小的白色蛹。

    逆次元,在次元之外的其他次元都被称为逆次元,唯独在这次元内,被源脉三氏叫做‘零次元’。

    零次元在,则其他次元随之而生。故而随着时间空间的改变,慢慢诞生出了第一次元,接着是第二次元......直至第七次元。

    第一次元最先诞生,但其内宇宙的数量最少,只有两个。

    第二次元内宇宙数量为八个,第三次元内宇宙数量为十八个,第四次元内宇宙数量为三十二个,第五次元内宇宙数量同样为三十二个。

    而到了第六次元,宇宙数量又减少至十八个,少依凡出生的第七次元,宇宙数量又回到了八个。

    每一个次元诞生,都会有大劫将至,次元内宇宙数量越少,次元大劫涵盖越广。

    每个次元的数个宇宙内,都有无垠的星河,也有无尽的生命,甚至也会有凌驾于生命之上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