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话 始终

    更新时间:2018-05-10 14:00:00本章字数:3057字

    “既然那月神族在某位的帮助下已经离开逆次元,碍于规矩,我倒也不能前去其他几个次元再将他擒来。

    但空手而回却也不是我‘照氏’的性格,依我看,你就跟我们回去一趟吧。”

    女子丝毫没有给逆惑任何开口的机会,似乎在她眼中,‘照氏’的天威,不容置疑。

    “啊?姑姑,您是说我们追了这一路的月神族跑了?”

    中年女子没有说话,只是狠狠地瞪了一眼,年轻女子就立刻闭上了嘴。

    早已有所隐忍的逆惑,在听了中年女子嚣张话语后,索性不再故作一无所知,直接闪点般出手。

    “目中无我?岂能无惑!在老夫面前如此造次,就算你是‘照氏’,也放肆的有些过头了!此刻就替你族中长老,管教一番......”

    “以我之念,自成一域;以我之域,自生一律;以我之律,自生惑端!至惑无边!”

    逆惑的声音中饱含沧桑,充斥怒意,但却有几分让听者忘我的意境。

    话音落下,逆惑缓缓撑开了手中水晶一样逸散这微弱光芒的伞。

    中年女子神情严肃,紧盯着在逆惑撑开伞后,头顶缓缓升起的一轮蓝日,其上似有蓝色的火焰闪动,但却不是火焰。

    而是由念力凝聚出的意境融合规则后产生之物。

    蓝日瞬间升空,猛然暴涨无数倍,几乎覆盖了一般的虚空。

    就在这时,蓝色的惑雨从虚空漫无边际的撒下,甚为壮观的一幕,却带着极端的危机。

    “不好!你们几个封闭五感,速速离去!”

    中年女子终于明白了逆惑的意图,也领略了逆惑的可怕。

    她不担心自己会输,但却不能让身后这几个族中的青年才俊如此冒险。

    何况还有个自己喜欢的侄女。

    就在中年女子撑开空间屏障,意欲让几个小年轻尽快离开,而自己好全力施为时,异变陡生。

    无数落在虚空中的蓝色惑雨在消失后,从一处处虚空中冒出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淡蓝色圆球又径直的缓缓升高,飘在空中。

    每一个圆球中,都有不同颜色的一个篆体字,而每个字也都是不同的。

    “不要被那些蓝色的球碰到,快走!”中年女子话音刚落。

    就看到两个自己未来第一时间没有挡住的蓝色圆球,分别带着“残”、“判”二字分别钻入了两个男青年身体。

    “蓝色圆球竟然不受时间和空间的影响!从来没听说过祸根会有这样的实力。

    ”女子心中震惊的同时,也后悔自己没有听信族中长老的话而无限低估了祸根的能力。

    自己利用擅长的空间之力阻挡,竟然毫无作用。

    下一刻,中年女子因为自己的疏忽,看到了她不想看到的一幕。

    只见两个蓝色圆球进入两个男青年的瞬间,身上的脉络逐渐显现,琉璃色的纹路不断在周身闪烁,似乎在拼命抗拒这股外来力量的侵袭。而青年却抱着几乎欲裂的头,疯狂的在跟自己的意识斗争。

    两青年的七窍不断有蓝色的雾气冒出,显然是自身源脉之力将蓝色圆球的念力正在生生排除在外。

    中年女子见状,就要上前助二者彻底将带着念力的杂念祛除,却听到逆惑嘲讽的声音渐渐传来。

    “我劝你不要多此一举,否则这二者将永远找不回自己的意识。

    也只有你族中长老以上出手,才能将念力剥离!今天这就当是个教训,如果你们这些源脉后辈还不明白什么是‘天’,迟早要自己吞了那苦果。”

    中年女子只觉得自己又一次被戏弄,‘照氏’天威遭到亵渎,自己如何忍受。

    正欲对逆惑出手,却见刚才的两个青年已不再挣扎抵抗,双眼恢复如常,周身纹路褪去。

    中年女子情绪稍微缓和。一口气未舒,就看到两青年迅速向另外一男一女出手。

    “你们?!”女子话说一半,然后看向正在冷笑的逆惑。

    中年女子看着刚才带来的四个后辈,现在两个出手果断,招招有狠厉,另外两个却一边防守,一边试图唤醒眼前熟悉的同辈。

    滑稽的一幕让中年女子双眼通红,怒意再也无法遏制。

    “以照氏之名,禁锢此地;以照氏之威,撕空裂间;我照花茵令尔等,绞杀了他!”说着,向逆惑一指。

    逆惑没有犹豫,立刻将撑开的伞在面前虚划几下,就见所有蓝色圆球的字都变成了篆体的“惑”,像河流一样疯狂聚集,在逆惑面前形成一面蓝色的墙,墙内矗立着一个高大的“惑”。

    与此同时,周围空间开始如镜片一样碎裂,重组,再碎裂,再重组,不断生成时空风暴向逆惑而来。

    撞击到“惑”的瞬间,两种力量在不断抵消。

    周围的空间在上演着空间之力的凝聚与溃散。

    凝聚氏因为中年女子的驱使,溃散是因为逆惑的念力作用,已经可以让空间之力产生被其操控的意识。

    几个呼吸后,逆惑将手中的伞收回。

    转身悠闲地离开,直奔星云中心而去。

    待空间恢复平静,念力消散,周围仍有空间裂缝缓缓闭合之时。

    照花茵已看到了逆惑地从容离开。

    “我照花茵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

    声音好像刻意说给逆惑听一般,站在星云中间的逆惑闻言后摇头,闪身踏上跃元阵消失。

    但“照花茵”这个名字,他还是记下了。

    照花茵尽管怒不可遏,但却担心还在缠斗的四个青年,没有全力施为。

    逆惑也没有拼尽全力,他不想多生是非,不想惊动源脉三氏的强者,更加不想在自己没有“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时,就给自己埋下隐患。

    逆惑离开不久,照花茵直接出手制服两个丧失自我意识的青年,回到族内寻求长老的帮助。

    ......

    跃元阵的异动,势必会引起源脉三氏的注意。

    跃元阵没有守卫,那是因为源脉三氏自负,这逆次元能够通过跃元阵来去自如者,必定是少之又少。

    随着少依凡和逆惑的离开,君亲临以及照花茵回到源脉三氏,三个氏族内都或多或少明白了原狱发生了什么。

    但出奇的是,三个氏族都没有再打算继续追究。

    或许是碍于源脉三氏的威严,或者是他们有自己的算盘,更可能是他们还不想为了未生根的福祸七根大动干戈。

    但是君亲临希望,这里是那个名叫少依凡的起点,再回来时也会是终点。

    而照花茵却时刻记得,有个祸根曾让她尊崇的‘照氏’威名蒙羞。

    她会一直等待,等待一个再会的机会。她会成长和实力去反驳逆惑口中那所谓“不明白什么是天!”

    ......

    跃元阵的通道内,少依凡再次感受到了前来逆次元时,那种物质与能量频繁转化的感觉。

    尽管他对自己月神族的身份没有什么归属感,但他却以一个凡人,了解到了即便是生命里至强也无法掌握的秘密。

    按照逆惑话里的意思,少依凡心中默念着自己所走过的几次时间转折。

    虽然寿命流失的速度,因为满儿和九取的缘故比原来快很多,但是对于时间回归正轨的感觉,让少依凡感觉身心上的疲惫,随之消失殆尽。

    无论是心境,意境,都有了质的飞跃。

    在历经第七次时间变化后,少依凡欣喜,终于回到了第七次元。

    离阴阳域,离地辰星,离家,会越来越近的吧。

    也在此刻,少依凡感觉魂海内躁动不安,魂海内魄月直接一分为二,变成了两个如同镜像的月亮。

    俨然实力达到了镜月境。

    但却没有停止。两轮明月逐渐虚幻,最后只剩下似幻似真的两个圆形影子。

    少依凡兴奋的同时,却也疑惑:灵月境是这样的?怎么感觉比魄月境还弱。

    如今看来,逆次元时间逆流必定有莫大的好处,在逆向的时间里提升的实力,当时间回到正轨后,都会成倍提升。难怪师叔祖他们......

    收起杂念,归心似箭的少依凡决定一切等回到山门所在的地辰星再,再进行梳理。

    下一刻,少依凡愣在原地:逆惑只告诉我怎么回到第七次元,那又怎么回到阴阳域?

    等等......如果我没记错,第七次元有八个宇宙,阴阳域又在其中哪一个?

    “这里又是哪里?”少依凡茫然。

    紧接着,少依凡一脸坏笑地看着自左手,内心却是暗自感叹:修道之人先成月,后成神,而成神的关键是这五花和八门,只是我现在并未到达那种境界,那这五花......算是真正的五花吗?

    并未思索多久,少依凡从入定中回过神,望着四周浩瀚的星空,内心一阵澎湃。

    无数星云,如有形也如无形,如鲜活又似沉寂,茫茫天道,尽含其中,可是此刻驻足在这星空内的少依凡,却探不出其中究竟。

    “喂!满儿,小满,满姐姐......”少依凡对着左手一顿呼唤。

    虽然最先想到的是满儿,但却没有得到希望得到的回应。至少在少依凡心里,他轻易不想借助福祸七根的力量。

    见自己的声音如石沉大海,少依凡笑容更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