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话 宠物!不需要

    更新时间:2018-05-11 05:00:00本章字数:3052字

    “臭丫头也会称呼自己‘少满儿’?

    少爷我可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从原狱到现在,少爷我一遇到问题你就装死,坑哥若丢累生死啊

    !等着,少爷我迟早要找到治你的法子!”

    一边想以激将法让满儿现身,一边似发泄着逆次元这段时间来的愤懑,不知不觉间,少依凡乐在其中。

    随后,少依凡默运天命阴阳术,让自己由痞子气变回了公子气,看似寻常的一幕,但是却让少依凡一怔。

    因为他自从学会并掌握天命阴阳术,从未出现过在进行人格互换时,可以影响身体上的细微转变。

    而这一次,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皮肤变的更加白皙,手指明显修长,身躯变的比之前孱弱纤细。

    尽管自己还是自己,但少依凡却感觉,自己就好像从一个人,正在向着两个人转变。

    “灵月境?魂海内生成双月,但也应该不会影响到我自身才对。为何人格的转变会引发身体改变?

    看来还需要早些回到山门问询师尊或者师叔祖才是。”

    沉吟片刻,少依凡拿出混元珠,口中阵阵有词,随后在他面前出现一男子。

    但男子的表现却让少依凡沉默少许。

    之后少依凡还是忍不住询问:“逆预前辈,这是为何?且不说穿着如此耀眼,就连您的相貌也......”

    少依凡眼前的俊美青年,正是逆预。

    此刻穿着华贵的红色祥云锦袍,腰间带玉,头顶高冠,靴绣七星,怀里还抱着一块尺许有余的玉如意。

    最显眼的,还是逆预眉心那不断变幻颜色的怪异图案。

    “怎么?不认识了?福祸七根本就没有形态,相貌身形皆由念力而生。

    不管变成什么样的生命形态,都是足以乱真的假象。而我现在变成的,只是一个‘财神’的模样!至于为何,你会知道的!

    你只要知道我以这个样子出现,对于接下来回到阴阳域更有利即可。”

    少依凡并不傻,他从逆预的话中听出了“有事发生”的味道。但却也隐隐有所猜测:逆预看到我只有一个人,却没有过问逆惑的去向。而且显然已经明白,我唤他出来是为了帮我尽快回到阴阳域。

    而他一副成竹在胸,有所准备的的样子,显然是读出我内心所想,亦或者如名字一样,早已“预知先机”!

    想到这里,后背有冷汗渗出。

    若真是如此,即便自己将天命阴阳术修至出神入化,也未必能夺得先机。

    “小小年纪,心思不少!有血性是好事,但也不要总是对尚且在身边的‘人’过多猜疑。

    隔墙都有耳,何况你我之间什么都没隔。你的心声我都听的一清二楚了!”逆预说完,

    脸上笑容浮现,真诚中看不出半点虚假。

    少依凡意识到自己冒失,连忙躬身抱拳。

    “逆预前辈莫要见怪,生性使然,况且我一介俗子,难免偶尔小人之心。”

    逆预一手托着玉如意,另一只手示意少依凡无碍。

    “现在是,未来未必是。未来事,现在未必事。过去已经过去,现在仍是现在,未来即将到来!

    我也不瞒你,听名字你也能够知晓,福祸七根中,我的能力便是‘预知’!

    能预知多久之后的事,取决于耗费念力的多少,同样受制于所预知之事的大小。

    看似无所不能,也并非万事皆能。因为,即便是人之上,也依然在天之下。”

    逆预见少依凡略显尴尬,缓解气氛的说道:“你也无需过度警惕福祸七根,我们也没你心中想的那么没有原则。

    近来我只预知到三件事,其一是你跟逆惑会在不同时间回到第七次元,其二是你回到阴阳域后,会逐渐与自己的十二月魂相遇。其三嘛,它马上就来。”

    少依凡略一思索,即刻反问:“前辈,什么自己的十二月魂?能否再详尽些。”

    却没有听懂逆预口中那个“它”字。

    逆预看了看少依凡,扭过头看着远方,没有给出答复。

    “来了!”

    逆预的声音拉住了正准备细细琢磨的少依凡。

    少依凡循着逆预的目光,向远处的星空仔细看去。

    只见一只身上许多斑点的“花猪”,懒洋洋地向着少依凡这里漂来。

    虽然是看上去是一头花猪,但体型却不是很饱满。最为扎眼的,是这只花猪的猪蹄上戴着两个明晃晃的镯子。

    前半身穿着一件小坎肩,下半身穿着花裤衩,额头上同样有个奇特的图案,正散发着与逆预眉心图案有所不同的光芒。

    “有了它,回阴阳域会快很多。”逆预略有深意的一笑。

    随后将少依凡身体往前一带,额头图案光芒流转,几分神韵自逆预周身散出。

    这一刻,逆预就好像真神一样,额头神纹浮现,一种无形的力量,让少依凡身体不由的一阵颤动,放佛受到召唤,放佛本就和自己一体。

    就在少依法沉浸在这种感觉时,不远处还悠闲漂荡的花猪,同样额头神纹浮现,立即从半酣睡的状态惊醒。

    感受着眼前外放的神力,以及眼前逆预那熟悉到让自己疯狂的身影,花猪哼哼几声,直奔逆预而来。

    甚至虚空中都带起了闪电,周围空间不断迭代,无形中使得花猪速度暴增。

    让少依凡苦笑不得是,花猪一边奔来,一边哼唧着:“大腿,大腿,终于看见大腿了!”

    逆预帅先开口:“在下财神族,财源。

    不知穷神傲游四方,有所惊扰。打搅之处还望见谅!”

    花猪流着口水,眼中金银和美食闪过,没有理会逆预的话,瞬间身形变到只有手掌大小,飞速贴到了逆预大腿上。

    而嘴里还不断哼唧着:“大腿,终于抱上大腿了!”

    “不知穷神到此,我这大腿怎得您如此厚爱?”

    逆预故作为难,还表现出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

    花猪终于说话了。

    “财神族,在我穷神族眼中就是大腿。走到哪都要花不完的钱财,吃不尽的美食,享不完的荣华。

    没有了大腿,以我们的食量,走到哪吃穷哪。所以我们才是穷神族。”

    少依凡却是没有想到,穷神族,竟然和人间的猪长得如此之像。

    “哦,呵呵,呵呵......穷神过奖,我们财神族也不过是生财有道,又经过无数前人积累,才有如此美誉。”

    逆预顿了顿又继续道:“只是,现如今我正欲去那美食随处可见,荣华抬手即来的阴阳域,但却路途不熟。不知穷神可否指点一二。”

    “阴阳域?阴阳域?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哦,想起来了,就是那个被封起来的月神族所在的阴阳域。

    没问题,包在我穷游身上!只是还希望大腿......哦,不,财神多分些好处!”

    而此刻,穷游的心里却是一直念叨:反正其他神族也不知道,就算知道了我也只是偶然路过。

    嗯,如此一举两得。既不错过抱大腿,也没有触犯其他神族利益。

    “好说,到了阴阳域,只管您开口。我财源金口玉言,那就有劳了!”

    话音刚落,逆预大腿上的花猪猛然离身,在少依凡和逆预面前慢慢变成千丈大小。

    “上来吧,时间就是美食,耽误不得。哼哼,大腿,大腿!”穷游口水再次流下。

    待逆预和少依凡在猪背上落定,穷游周围空间一阵波动,瞬间消失在原地。

    尽管巨大化的穷游速度出奇,而且熟悉前往阴阳域的路径,但也需要耗费不少时间。

    少依凡静静盘坐,看着周围虚空的星点因为飞速向前而被拉长,变成绚烂的星线,不知不觉,让他又想起了八岁那年和纳兰芸馨月下的情景。

    而逆预,右手摸着下巴,时而看着远方,时而低头看着变成巨猪的穷游,脸上写满了思绪。

    穷游则是一脸兴奋,一边尽快赶路,一边有些讨好的想与逆预攀谈。

    “财源大哥,不介意我这么称呼吧?若此行前往阴阳域顺利,大哥可不能亏待小弟呀!

    这其中缘由,以您财神的能量,想必比我清楚才是。”

    穷游并未察觉异样,对待同样能释放神纹的逆预丝毫没有戒心,依然大大咧咧的说着。

    逆预本就所思甚广,如今听到穷游话里有话,也不禁接过话茬。

    “知道一二,但却不是我此行去阴阳域的目的,我还是想听你说道一番,或许能增加此行收获也说不定!”

    逆预故作一知半解,想让穷游道出其中隐秘。

    穷游倒来的干脆,直接絮叨起来。

    “财源大哥你也知道,我们这个次元内共有八个宇宙。

    刚才出发时我们在“六宇”的边缘,而阴阳域是在“八宇”边缘中最边缘的。

    虽然我不知道财源大哥你知道多少,但我也只知道族内有记载:六宇称六合,七宇称七绝,八宇称八荒,所以我们这是从六合到八荒。”

    没等穷游继续,逆预故作姿态:“这些我也知道,说点和阴阳域有关的。”

    穷游一怔,但随即便以为眼前的财源大哥一定是想从中得到更多有利信息。能够为自己带来好处,穷游不介意知无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