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话 六合八荒,复活生根

    更新时间:2018-05-11 15:00:00本章字数:3029字

    “财源大哥别急嘛!”穷游没有抢先开口,而是额头神纹浮现,先仔细探查周遭,然后才小心开口。

    “第七次元,原来不是八个宇宙,而是十个。九宇被称为九极,十宇称为十全。

    九宇之内曾经最强的神族,正是现在被其他神族合力抹去神纹,困在阴阳域的月神族。

    说来也可笑,原本在九极内位居第二的阳神族原本一直是月神族的得力助手,却在诸神之战时背叛,最后成了看守阴阳域的一条狗。

    尽管九宇被合力抹去并瓜分,其实诸神族是为了得到十宇的秘密,才不遗余力如此。

    而最后也只是将抹去神纹的月神族残部困在阴阳域并没有全部除去,想必是那些神族怕永远得不到十宇的秘密。

    至于十宇,典籍中没有详细记载,九宇被瓜分后,十宇也像石沉大海般从神族的话题中消失了。

    事情太久远,我也只是从族内典籍中偶然看到。不知这些信息对财源大哥可有用?”

    逆预没有开口,心中仔细思索。凭他的能力,自然知道穷游没有说谎。

    但令他不解的是:逆惑诞生自第七次元已无尽岁月,为何逆惑也不曾知晓这第七次元内原本是十个宇宙?

    还有那十宇内,到底有什么秘密?

    原本愣神的少依凡,在听了穷游一番话后,眼神渐渐放出光芒,双手不自觉的紧握。

    修道十余年的少依凡,虽然没有真正将自己归为月神族真正一份子,但却也明白,不论自己是否承认,地辰星上的凡人和月神族,本就是一体。只不过,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神。

    也让少依凡深刻的体会了一句话:虎落平阳被犬欺!

    而那些在阴阳域,扮演着狗这一角色的,正是仙魔之类。

    攥紧的双手松了松,少依凡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倒也没有引起穷游的注意。

    而穷游,此刻正一边卖力赶路,一边等待着从财源口中得到什么。

    逆预早就看穿了穷游的心思,只不过他梳理思绪中的脉络,懒得开口。

    片刻后,逆预微微一笑。冲着身下的穷游略一施礼。

    “财源在此谢过!这些信息的确对我们此行大有裨益,我财源说话算话,定不会让你空手而回!”

    穷游闻言,双眼放光,速度更快,身后留下一连串的口水飘散虚空。

    逆预却是暗笑:我的确不会让你空手而回,因为压根没打算再让你离开!

    见穷游正一脸陶醉的做着“美梦”。逆预以纳音法对少依凡说道:“若我所料不错,按照这头猪的速度,现在已经在八荒与七绝的交汇处,要不了多久就会到八荒。

    你现在悄悄将福祸七根其余几位唤出,只需要告诉他们:按计划行事,待时机到来!”

    少依凡眉头紧锁,心中犹豫不决,是该相信逆预,任由福祸七根迅速成长,还是以自己这一点微薄的力量想尽办法去制约?

    逆预看着少依凡,真诚一笑:“成大事者,胸怀天地;福祸七根永远不会是你前行路上的敌人,我希望在你身上看到无限的未来。

    你应该对自己有信心,更应该对我们有信心不是么?”

    “可是现在让几位前辈出现,会不会被发现?”少依凡试探性的问。

    逆预笑容更浓:“别忘了,我们是凌驾于生命之上的。就算是神,也会有三六九等。

    谁想看到我们就看到,真当我们是猪眼前的白菜了?”

    少依凡顿时语塞,略显尴尬,之后按照逆预的安排,唤出五位福祸根,任由他们去七绝“肆意妄为”。

    摇了摇头,少依凡苦笑。他自然不是那种假惺惺之人,既然敢这么做,自有心中思量。

    可是他不由的为七绝内的生灵捏了一把汗: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希望未来七绝内的众生知道一切,不要因为这出因果而怪我。毕竟,罪魁出自我手。

    可是没过多久,逆运和逆愿又回来了。

    用他们的话讲:阴阳域在八荒内,肯定是少依凡未来最先崭露头角之地。

    既然按计划不能跟在少依凡身边,那就留在八荒内好了。

    逆预并没有说什么。

    少依凡也只能听之任之,自己对于福祸七根是没有支配权的,这一点他深知。

    但却将更加担忧的目光隐隐抛向了身后的七绝星空内。如果之前复活跟都有,那现在只剩下祸根了。。。。。。

    能让次元之主头疼的祸根,现在有三个出现在同一个宇宙内。或许,庙太小了。

    八荒内,逆运在宇宙中心地带离开了。之后是逆愿,在八荒边缘与少依凡辞行。毕竟,逆愿是最先自愿追随少依凡的。

    看着少依凡,逆预脑中无数画面闪过,却都是预见的未来。

    “次元大劫将至,你剩下的时间也不多,能成长到什么高度全都由你自己。到阴阳域后我也会先行离开,去一探究竟。

    待你真正站在这八荒顶点的时刻,只需振臂高呼‘逆风行’,福祸七根都会以全新的姿态出现在你面前。”

    少依凡点点头,而他能做的也只是点头。

    心里明白,自己眼前已经有了无限宽广的空间,只等自己用实力去开拓。而在自己拥有绝对的实力前,低调是唯一的保命手段。

    。。。。。。

    时间只是一晃而逝。

    少依凡眼前出现了一条宽阔的星河。有几分熟悉,但更多的是浩瀚,绚烂,以及漫无尽头。

    穷游并不知道刚才发生在自己背上的一切。看着眼前的星河,穷游身形变慢。

    “已经不远了。这银河被称为流放之河,每当有触犯诸神利益的族群,都会被沿河流放,流放到哪一般都是天数。

    唯独月神族所在的阴阳域例外。”

    穷游方向一转,沿着星河向下,距离阴阳域越来越近。

    但就在这时,一个阴测测的声音以不可理喻的口吻传了过来。

    “来者止步,交出买路之财,放尔等安然离去!”

    少依凡最先傻眼,银河之内居然还有劫财的?而这对象竟然还是穷神和财神!

    逆预面色如常,显然没打算理会。眼前的穷游正好可以利用一番。

    果然,如逆预所料。穷游虽为穷神,却性情耿直。见到自己竟然在这偏远之地被挑衅,立马准备出手。

    “我去,吃了个一斤草!打劫也不把罩子擦亮,连你穷神爷爷都劫,不怕穷你个十代八代!”

    话音刚落,一句满是嘲讽的话传入穷游耳中:“哦?我尊敬的穷神大人,您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这八荒内谁不知道穷神永远身无旁物,穷的叮当响。

    识相的就赶紧让开,别耽误老子们好好伺候一番这位财神爷!”

    逆预眼神一转之际,脚下的穷游就已冲了出去。

    穷游身形没有丝毫变化,直接用巨大的猪嘴咬向前方虚空。一口之下,空间便出现一个巨大的豁口,阵阵时空乱流从黑黢黢的豁口中窜出。

    豁口尽管在缓慢愈合,边缘处的电光却不断向外游走,大有转瞬波及到周围之势。

    这时,离逐渐愈合的空间豁口不远处,五个身影显露出来。

    五个身影出现的同时,穷游愣在当场。逆预则是低声呢喃:原本以为对方只是以‘化尘诀’隐匿在周围的柔弱生命,现在看来,是我太久没出来,对他们的理解太过陈旧了啊!

    而在少依凡眼里,这是五个百丈有余的汉子。赤膊赤脚,蓝色的眼睛,褐色短发冲天。

    身体重要的部位,用看上去布满鳞甲的兽皮遮住。粗壮的四肢,配上浑身隆起的肌肉,给他一种视觉上的压迫感。

    “蛮,蛮,蛮神!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穷游显得有些语无伦次。

    为首的蛮神男子向前迈出一步,声音不同于刚才说要劫财时,便的铿锵有力,震耳欲聋:“我蛮神族遭到挑衅,是一定要还回去的!刚才没你什么事,现在不同了我的穷神大人!”

    说时迟,那时快,话音刚落,蛮神男子猛然身体微屈,一拳重重击向脚下。

    逆预眼中第一次露出赞赏。随后身体外琉璃色光芒一闪而逝,掠过自己和少依凡。

    一拳过后,脚下虚空就像平静的水面扔入一块巨石一般,拳头所落之处一股亮光如泉涌一样喷出,缠绕在蛮神男子手臂之上。

    随后肉眼可见的波纹一圈圈荡漾开来。

    少依凡在逆预的保护下,看着脚下空间波动从脚下划过,身体并没有出现任何不适。

    穷游巨大的身体靠前,没有看到身后逆预和少依凡丝毫不受影响的画面。还未来得及开口,就看到猪蹄下的空间波动越来越快,频繁到以他穷神的实力,都无法捕捉。

    下一刻,虚空大震,穷游巨大的猪身直接被向上抛起,失去自己控制地往上方虚空狠狠砸去。

    待蛮神男子的视线里看不到穷游后,紧接着被震惊取代。

    因为他看到自己此行的目标,居然在自己一拳蛮力之下,岿然不动地站在原地。

    而他身后四个蛮神脸上也浮现出惊讶,隐有一丝喜悦,被逆预敏锐的捕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