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话 来自蛮神的试探

    更新时间:2018-05-12 06:00:00本章字数:3062字

    “说吧,究竟是什么目的让你们来此。劫财这种如此牵强的理由我还看得出来!”

    逆预平静地看着蛮神男子,眼中没有轻视,没有重视。

    这种看似眼中无物的境界,让蛮神男子更加确信,眼前这二位,便是大长老‘神梦’中预言的蛮神族机遇。

    蛮神男子心中思索,按照大长老预言所说:能让蛮神族重拾昔日辉煌者,是一个月神族青年。

    于是试探性的问道:

    “你应该不属于财神族,为何要装作财神族?”

    “哦?我可没有被你试探两次的闲工夫。要知道距离真相越近,性命也就离自己越远!

    若还是不肯将你拦住我们的目的相告,那后果是什么我可不会在意了!”

    逆预说完,少见的冷冷盯着蛮神男子。

    这种高神一等的语气,让原本想继续试探的蛮神男子变的心中没底。

    正当此时,少依凡却沉着地开口:“既然不为财,那就是为‘神’而来!而穷神又不是你此行目标......那结果显而易见。

    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你确定现在要凭借蛮力强行带我们回去?”

    出乎逆预意料,当少依凡听闻之前都是被试探后,这是一次大胆地试探。

    因为他心里明白:无论是逆预,还是自己,其实都不是神。只有自己,勉强算是个神族里的半吊子。

    蛮神男子将目光移向了少依凡,这个刚才经过自己打量,平白无奇的青年。

    这一次蛮神男子蓝色的双眼猛然收缩,心中大骇之下,刚才击打脚下空间时向前的一步,现在又退了回去。

    蛮神男子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审视少依凡时外放的些许神力,在接触到少依凡周身时,仿若被鲸吞一般,消失了。

    而在他的记忆里,不论是暗神族,还是噬神族,都不可能在这种不经意的状态下将自己的神力吸收。

    他想到了刚才少依凡的那句话:请神容易送神难!即便是为了大长老的预言将二者强行带回,也必然付出惨痛的代价。

    何况,就算带回去了,又真的能如预言一样么?

    而在少依凡眼中,蛮神男子看向自己的时候,竟然不禁让自己感觉到神清气爽,好像有种力量不断钻入身体,然后属于自己。

    蛮神男子转头看向身后四位蛮神,眼神交流之后,均是心领神会。

    待蛮神男子转头看向少依凡和逆预时,眼神里充满敬畏和期待,转而压低声音开口。

    “在下蛮横,蛮神族下任族长。刚才失礼之处,望二位莫要责怪!”

    蛮横说完,又恍然想起自己一直没有将真实意图说出,不禁尴尬一笑。

    “实不相瞒,我蛮神族本应在八荒中央地域,而不是偏安在这一隅。

    八个宇宙的顶点,屹立着八位至尊神,受所有神族膜拜,因此神族内也称他们为‘八神’。

    原本受神族敬仰的八神,在合力瓜分了九宇后,渐渐变得眼里只有自我,自私自利。

    因此很多神族因为不愿意同流合污而遭到排挤,我蛮神族就是其中之一。

    尽管其中缘由族长和长老们都不愿意多说,但大长老却通过‘神梦’看到了能让我蛮神族重新找回荣耀的希望!

    也正是为了大长老‘神梦’中出现的那个神族青年,我们才会出现在这里。

    等候在预言中,蛮神族与那神族青年邂逅的路上。”

    蛮横话间,身后的四位蛮神,眼中流露出激动。

    少依凡不愠不火地打断道:“那按你所说,岂不是路过这里的神族青年,都会成为那大长老‘神梦’中所预言者了。

    根本无法证明那神族青年是谁,你们就会一直有病乱投医!”

    逆预并没有理会少依凡说什么,而是一直在思索蛮横口中那大长老的‘神梦’。

    思前想后,逆预不禁赞叹之色更浓,看来这蛮神族在神族中,应该不弱。

    能够拥有‘神梦’这种与自己预知能力相似的神通,定有其强大的根本。

    逆预慧心一笑,索性将自己的猜测和结论变成了另外一句试探:“若我所料不差,你口中大长老的‘神梦’,应该是预言出,这个神族青年是月神族!”

    蛮横和少依凡闻言,均是无法管理自己的表情。

    少依凡没想到蛮神族预言中的是自己,更没有想到的是逆预居然丝毫没有为人底线的将自己身份抛了出去。

    也是,逆预毕竟不是生命,也就不会顾及那些不管是人还是神之间都存在的弯弯绕。

    蛮横也不矫情:“大长老‘神梦’预言,月神族青年必经此处回阴阳域,也必会带领我蛮神族找回荣耀。”

    逆预微笑着点了点头。他倒是心里很有兴致去研究研究这大长老的‘神梦’。

    “我不是你要找的神族,更不是预言中的月神族青年。”

    但随后逆预一句话让少依凡心中骂娘。

    “但我知道他是月神族,如今回阴阳域路经此处。”

    蛮横等五位蛮神闻言,欣喜之色溢于言表。

    少依凡心中大急,他可不想在此耽误时间。如果真去为了一个什么狗屁预言,自己无法回到阴阳域,那做梦都会遗憾了。

    灵机一动,少依凡说道:“若你们真当我是那预言中的月神族青年,那就在此等我些时间。

    待我从阴阳域再次来到这里之时,我少依凡承诺,定会去往蛮神族地,助蛮神族找回昔日辉煌!”

    蛮横看了一眼身后四位。转头之时,五位蛮神单膝下跪,百丈身躯低下头颅,沉声呐喊:“谨遵圣训!”

    少依凡心中欣喜之余,也暗叹:神的世界我不懂!这说个谎也这么好用。

    且不说回去我还有多少时间,即便真得到成神,也会身不由己吧。

    正思忖着,上方虚空中一只巨大的猪身,晃晃悠悠正在下落。甚至清晰可见,猪嘴边还流着白色泡沫。

    “我等先行一步!”少依凡故意说出了半句话,将后半句咽回肚子。

    拜别后,蛮横起身。示意四位蛮神中的两位返回族地,另外两位与自己一同留下,等待那个月神族青年再次出现。

    时光如梭,一晃就是数月。

    一行五人,极不起眼地,出现在了原本是夏国和纪国接壤的边境小镇上。

    只是,现在这里的一切,都属于一个叫比丘王朝的强大帝国。

    比丘王朝的前身正是比丘国,少依凡曾经的故乡,南诏国的邻里。

    这五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材曼妙,婷婷袅袅,穿着蓝色衣裙的十几岁少女。

    少女时而东张,时而西望,时而回头满脸带笑的喊着“霜姐姐”,更多的,还是那见到任何事物都充满新奇的双眼,流露着没有丝毫杂质的纯净。

    而她口中的霜姐姐,只是含笑地陪着,却没有过多言语。

    藏不住心事的脸,任谁看上去,除了美丽的容颜外,都还挂着几分端倪。

    走在二人身后的,是一老一少。老者须发皆白,佝偻着身子,脸上皱纹清晰,唯独双目精光满溢。

    右手拄着一根枯木拐杖,左手拉着一个用红头绳扎着两个小辫的女孩。

    而距离这一老一少身后几十步距离的地方,一个二十左右的俊朗公子,跟着前面这几人款款而行。

    若不是步调一致,旁人绝对不会认为几人其实是一起的。

    不用说,走在最后的,正是已经回到第七次元,第八宇宙八荒,阴阳域地辰星的少依凡。

    而此刻少依凡心事多的恨不能从七窍流出来,更加没有心思跟着前面这四位掺和,尤其是最前面那个自称少依凡妹妹的好奇宝宝。

    回到地辰星的几个月来,少依凡既没有直奔南诏国,也没有赶回西华山。父亲落魄的样子,在他脑中挥之不去,而那画面中的场景,却又分明不在南诏国。

    任凭他如何运用天命阴阳术掐算,都寻不到父亲的方位。

    以他现在的探查之力,在人间只能覆盖不到百里的范围,想要找到一个人,还真没想象的容易。

    如今已是夏秋交替的季节,宜人的气候,丝毫没有稀释少依凡心中的焦急。

    越是这样慢吞吞地行走在官道上,少依凡心头地无力感就越重。

    原本想借逆预的能力很快就能找到父亲。

    可是一想到自己数月前像流星一样被甩回地辰星,就不禁无奈摇头。

    事实上,逆预在看到阴阳域的星辰排列后,只说了两句话就带着穷游离开了。

    第一句是:与你身上相同气息最多的就是那颗蓝色星辰,我就送你到此了!之后大袖一挥,少依凡像流星一样被甩向了地辰星。

    紧跟在少依凡身后的是另一句话:不见阴阳,不知劫已至。很多事,还要靠你自己,我也要先离开一阵子!

    ......

    只身一人回到地辰星的少依凡,本可以御空而行,散开意识覆盖周围,以灵月境的实力去全力搜寻父亲。

    但满儿的出现,让这一切都变的太不真实。

    少依凡还是小觑了被满儿“借命”所要承受的风险。

    直到少依凡回到这个由物质和生命组成的人间,回到这个拥有自己所熟悉的一切的世界,才意识到理想和现实之间,隔着太多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