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话 官道离殇

    更新时间:2018-05-12 15:00:00本章字数:3036字

    一边徐行,脑中一幕幕画面闪现。直到最后,少依凡的目光落在了最前面的满儿身上,停留片刻后又扫过露凝霜。

    回想着那一日,刚回到人间的少依凡正欲御空离开,满儿便已调皮的地现身,眼前所过事物,全都是新鲜的。

    然而,在自己迫切地寻父之心驱使下,离开的片刻功夫里,周围的花鸟鱼虫、草木砂石等所有能看见的东西,都在以一种可怕的速度被满儿不经意融入体内......

    那时的满儿,只是眨着眼睛,埋怨地冲着少依凡说:“谁让你去哪都不带我的?满儿借你的性命,以生命的方式存在。

    一旦离开你太远,所借之命便不足以压制原质本性,周围的一切都会变的非常糟,糟到以后都看不到了哦!”

    无奈地少依凡,就这样度过了几个月。

    几个月间,混元珠中最先醒来的露凝霜,被少依凡无情地丢给了满儿,一路上充当着满儿那个任劳任怨的姐姐。

    在重现人间的时候,没有隐瞒的少依凡,将千噬冢内的实情告诉了露凝霜。

    之后的路凝霜心里,总是被尴尬、愤怒、娇羞、苦涩、释怀、怅然若失等情绪占据。

    也从那时起,路凝霜便有了无限的心事,变的少言寡语。

    最后是恢复不少的秋藏冬和椿丫头,这一老一少除了感激之外,并没有太多说辞。

    为了一个月后的蜀山“封道大典”,也为了能知恩图报地将少依凡带到岐山唤灵池,秋藏冬也选择了留下来和少依凡同路。

    ......

    “爷爷,小椿饿!小椿想吃食味天做的包子了......”最终,椿丫头还是没能战胜饥饿。

    尤其是在经历了逆次元的遭遇之后回到人间,对美食的隐忍早就已经接近爆发的极限。

    “你这丫头,让老头子我如何是好。

    一晃快两年时间,现如今食味天身在何处都不得而知,又如何能吃得到他亲手做的包子!”

    秋藏冬怜爱地看着椿丫头,一边用左手轻轻拍着椿丫头的头顶。

    椿丫头嘟着嘴,但已经不再想从前那样不依不饶。

    尽管心有不甘,可是随着经过逆次元这一年多,心智比以前成熟很多。

    “包子?那是什么?”

    正所谓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满儿敏锐的捕捉到了“包子”这等陌生的字眼。然后抛开眼前那些让她不知疲倦品头论足的东西,直勾勾盯着少依凡。

    正走神地少依凡好像被盯上的猎物,待听到满儿一直追问“包子”时,瞬间尴尬地无地自容。

    心里不断地对自己说:“少依凡啊少依凡,你真是活该。

    带着这么个活宝,甩不掉,还不能扔。最主要是谁让你多嘴,还告诉别人这是你妹妹?一个连包子都不知道的妹妹,知道人会说这妹妹是真的傻,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用淫邪,抹杀了她的天真。”

    少依凡干咳两声,吱吱呜呜:“额,那个,包子就是包子。

    前面就是定州城,只要你乖乖听话,包子管够!”

    说完话的瞬间,少依凡总感觉哪里不对。

    仔细一想,但凡是由物质做成的东西,在满儿那里,就没有“够”这个概念。

    即使回过神,少依凡也无法说出口,总不能对秋藏冬几人面前说:“那个,满儿其实不是人!”

    一句善意的谎言,好过千百句糟心的实话。

    至少,少依凡在逆次元经历的那些,现在说出来,还太早太早。而他自己,也还没有驾驭真相的实力。

    随后,少依凡灵机一动:“正好我也有些饿了,我们就快些进城吧!城里的东西总要比这官道上的多太多......”

    说话的时候,声音故意拉长,字正腔圆,显然是故意说给满儿听,好让她放弃眼前的事物,尽快赶路。

    省的自己一行人空有实力,还要像平常百姓一样用双脚走的。

    也就在此时,一个足有百人的队伍,护送着一辆镶金带玉的銮驾迎面而来。

    满儿“哇”的张着嘴,直勾勾地盯着銮驾,一时间呆在当场。

    路凝霜谨慎地拉着满儿冰凉的手,同样审视着前方。

    只有少依凡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秋藏冬身旁,与其相视后低声开口:“秋前辈,以你之见,这是......”

    “事出反常必有妖!我原本以为,以我们的实力用双脚赶路已经算奇葩了。

    没想到眼前这些人,浪的还真够彻底!”

    少依凡双手背在身后,实则暗地里掐着天命阴阳术,想以自身造诣,一“算”究竟。

    两个呼吸后,飞快拨弄的手指猛然停住,双眼微眯地盯着銮驾,仿若要看清里面之人的真面目。

    此刻本就心烦意乱的少依凡,忽然像吃了定心丸一般,将刚才那些繁琐的心事暂且搁置脑后。

    少依凡上前几步,微微躬身抱拳。

    “不知故人到此,何不现身与在下一叙?”少依凡三分笃定,七分试探。

    笃定是因为对自己天命阴阳术的自信。既然算出这銮中之人与自己是旧识,就肯定不会出现偏差。

    至于试探,是因为除了算出对方是自己故人之外,从何来,去何处,为何事,经何路,自己都无法得知。

    “滚!哪里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敢在‘奉仙’大人座前吆五喝六!竟然大言不惭地自称故人?

    笑地我菊花遍地开啊,哈哈哈。”一个满脸络腮胡,身强体壮,皮肤有些黑的侍卫长对着少依凡一番冷嘲热讽。

    络腮胡侍卫长身后数十名侍卫,全都应声冷笑。

    少依凡隐忍不发,他在等待,看那所谓的“奉仙”大人,会不会理会自己那试探性地一问,或者,真的现身一见。

    不论是少依凡一厢情愿地期待,还是逆次元内沉淀过自己一生的时间,此刻的少依凡,都不会因为面前咬了自己的一只狗,而感到任何不快。

    成道者,必先阅万道。尽管眼前这侍卫长的实力,跟两年前自己的师尊公羊治一样是满月境,但在少依凡眼里,那何止是不够看。

    且不说君亲临之辈,也不拿福祸七根做比,就是送自己回来的穷游,也不是这些人的境界可以比的。

    还没等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一个令自己无比头痛,又常常忽视地声音传入耳中。

    “奈,我说,那个黑炭头,你觉得这么跟姑奶奶地兄长说话合适吗?”

    满儿面无表情地冷声说完,一个闪身出现在少依凡右边。

    随后又撒娇式地把少依凡右手紧紧抱住,用自己略显“丰满”的胸口故意蹭了蹭。

    这一幕落在露凝霜眼中,心事就像发酵一样,有那么丁点酸味,透过目光落在了满儿身上。

    亦或者准确地说,目光是落在了胸口。稍微愣神后,露凝霜猛烈地摇了摇头,快速的走到满儿身边。

    尽管她自己实力不如眼前这些人,但心里却不想在满儿面前退缩。就好像一旦退缩了,就会失去什么。

    “哎呦呵,作为兄长他招人厌,但是作为妹子你却撩人的紧啊!

    不如今晚你就给我当一回妹妹,我还可以考虑放过你这不成器的哥哥。”

    络腮胡侍卫长一脸淫笑,还不断搓着手。

    而此时,秋藏冬也拉着椿丫头走到少依凡左边停下。

    原本都只是路过,此刻却变成了两方对峙。

    秋藏冬低声传音:“小,小心些。即便这些侍卫最强也就满月境,看不出你我实力,误以为我们是凡人。

    但队伍最后还有五人,以我现在只恢复到归月境的实力同样看不透对方修为,很可能是皓月境,甚至......但应该不太可能。”

    秋藏冬本欲开口称呼少依凡小子,却转而改口。

    秋藏冬越说,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有些离谱。究竟是什么样的身份,才会有“成神期”高手贴身保护,若只是“奉仙”身份,显然不够。

    要知道,一个成神期,在后道四山任何一派,都称得上元老了。

    而也正是因为顾忌对方,秋藏冬并没有贸然探查銮驾中人,至于少依凡为何也如此保守,秋藏冬猜不透,却也不会问。

    毕竟,两年前还是晚辈的少依凡,从逆次元救回自己师徒孙三人,有资格与自己平辈论交。

    众人各有心思,而此时少依凡却沉声:“既然不愿现身与在下相见,我等离开便是。还请道友抓牢手中的狗绳,以免惊扰了路人!

    哦,忘说了,尤其是不要冲着我这妹妹一顿乱吠!”

    “噗~”露凝霜轻笑出声,却没有意识到,自己眼里、心中的少依凡,渐渐变得和以前大不一样。

    “你!区区贱民,也敢在苍爷我面前呈口舌之利。不给你点厉害,就不知道大爷们都是上仙!”

    络腮胡侍卫长,右手中指与食指并拢,左手不断变幻姿势,似乎是在完成一个复杂的术式。

    “炼神·醍醐灌顶。跪!”一股蓬勃的金光,随着络腮胡侍卫长最后一个字说出笼罩几人头顶。

    椿丫头和露凝霜实力在几人中最弱,立刻就感觉昏昏欲睡,而且身体就要膜拜一般跪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