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话 初露锋芒(二)

    更新时间:2018-05-13 14:00:00本章字数:3023字

    店小二见状,知道这种局面自己连多嘴的余地都没有,急忙奔后堂找掌柜的去了。

    蜀山师兄并未再多言,而是从袖子中拿出一物,一把只有三寸大小的金色拂尘。

    几个蜀山弟子一见师兄拿出此物,目光变得神采奕奕,甚至有一人低声开口:“师兄,对付这几个乡野小道,您吩咐一声就行,不至于用上‘瞒天’吧!”

    “封道大典在即,不想在此对他们出手的事情外传出去,表面功夫想要做的彻底,那就只好让他们完全在我的掌控之中!”

    “昔日替天消灾,今欲瞒天除害。

    神兵火急如律令,封!”

    随着蜀山师兄手中拿迷你版的拂尘来回摆弄两下,大堂门窗随即自行关闭,整个客栈的墙壁、地面、屋顶全都覆盖上一层淡淡的金光,不时还有金色的符文游走。

    那迷你的金色拂尘上,还不断有一个个陌生的金色符号从其上四散开来。

    随后沿着墙壁有规律的排列,俨然形成了一个完全封闭的结界。

    “困!收!”蜀山师兄将金色拂尘一甩,右手两指并剑往少依凡一指。

    “我还真想看看,你这嚣张的目的背后,藏着什么秘密......”

    少依凡依旧是一脸从容。在他看来,即便自己没有灵月境的实力,也有逆天的保命手段,更何况还有满儿在。

    可还没等少依凡话说完,甚至未来得及使出任何手段,众人视线内。

    少依凡的头顶就出现一口大钟虚影,钟体上依稀可见“东华”二字。

    事实上,让少依凡声音戛然而止的不是这大钟虚影,却是来自脚下的一道光芒,一道摄魂的光芒。

    这道悄无声息,来去自如的光芒,自信到不会被发现。但却意外地被此刻大堂中的两人看个真切。

    满儿在那道光还没有穿过结界接触到少依凡时,就告知了少依凡,甚至就要出手挡下,却被其阻止了。

    而那句少依凡说了一半的话,其实不是说给蜀山众人听的。

    在少依凡神魂被摄走的刹那,还有一人也清晰的捕捉到了那道光。从何来,何处去,都没有逃过他的法眼。

    本来还有酒鼾传出醉汉,此刻竟然真的“睡着”了。

    以秋藏冬的境界,只感觉到一股似曾相识的杀意,但却一时间想不明白究竟。

    冷冷盯着蜀山众人,没有立即出手。

    蜀山众人中实力最强的那位师兄,此刻还有些摸不着头脑。

    本该被收入大钟虚影的少依凡,为何还站在对面,而且没有丝毫举动。

    露凝霜看着犹如被定格的少依凡,眼中焦急之色更加浓郁,但心里也清楚,以自己初入半月境的实力,自保都有些尚且不足,出手相助又谈何容易。

    秋藏冬又怎能看不出,这从小就被自己当做亲生孩子一样教导的爱徒,此刻心中所想。

    感受到露凝霜那期许的目光,秋藏冬不再藏拙,就要全力施为。

    “少公子三魂不在,七魄犹存。虽有风险,但一时半会儿却也无碍。

    你照顾好她们二人,待我制服这群同道败类,再寻他法助少公子!”

    “是!”露凝霜应声,内心却责怪自己实力不济。

    想当初自己也算岐山当代第一人,而现在,即便自己使出浑身解数也不是蜀山弟子一招之敌。

    露凝霜迅速的将椿丫头拉到自己身后,而正要将满儿也像抓小鸡一样护在身后时,却不由自主地手微微一滑,没能拉住。

    露凝霜未加思索,正要再次拉过满儿。

    就在这时,满儿脚步微挪,蓝色裙摆划出无数被拉长的虚影,又再次回到原地。

    发生在一瞬间地这一幕,让露凝霜一时间无法理解。

    “他刚走的时候说过:这里就交给我了!”满儿看着微张着红润的嘴唇,比自己略显成熟而此刻满脸错愕的露凝霜,缓缓的说了一句。

    继而提高音调再次开口:“这里,现—在—我—说—了—算!”

    声音并不洪亮,但是此刻被金色结界包裹的大堂内,除了已经“睡着”的醉汉,和“丢了魂”的少依凡,在场的所有人都听的真切。

    原本白色拂尘甩出的秋藏冬,还有呈扇形包围的蜀山弟子,全都在听完满儿那一句话后,如蜡像一般保持着刚才的姿势。

    似乎只有微动的眼眸,说明这些人,还是活着的。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满儿说完那句话之后,本来金光四溢,符文游走的结界,竟然也刹那间不动了。

    无论是蜀山弟子的剑,还是秋藏冬甩出的白色拂尘,亦或者四周的金色符文,此刻也都犹如“听见”满儿的话一样,不敢肆意妄为地停在空中。

    一触即发的对峙,被一句话横空打断。

    无论是露凝霜、椿丫头、秋藏冬,还是蜀山众弟子,此刻的意识都比刚才更加清醒。

    而更加清醒的意识,加上如今无法动弹丝毫的身体,甚至无法动用任何力量。

    让蜀山一众弟子在脑中诞生出一个让自己无法相信的念头:“化境真言!”

    那种仅凭一句话,就能让人或妖,亦或者仙或魔,从此生死不由自己,欲念不再己出的威能。

    此刻的满儿调皮一笑,酒窝微现。

    蜀山弟子的心声听的一清二楚,然后心中暗道:“什么狗屁‘化境真言’,井底之蛙窥天,倒还起了个响亮的名字。”

    玩心大起的满儿,没有第一时间为秋藏冬三人解开束缚。

    而是看着此刻少依凡头顶上,东华二字还在散发奇特光芒的那口大钟。

    “看上去还能吃,就是不知味道如何!”

    早就有些饿了的满儿,哪儿管得了周围那些充满异样的眼神。

    微微将嘴一张,一股巨大的吸扯之力猛然对着东华钟虚影冲去。

    所过之处留下一道不透光的锥形黑柱,从满儿的嘴边,一直延伸到东华钟之上。

    “咚”的一声巨响,东华钟虚影似有灵性的剧烈颤动。

    仿若要挣脱桎梏一般。但显然还是低估了满儿那不属于任何一个次元的能力。

    原本以为不费力气就能吞下钟影的满儿,看到钟影的挣扎,嘴角的微笑流露出一种不屑。

    “只是吃个影子你还不乐意了?即便你本体有灵,灵有其主,能让姑奶奶为了你张一次嘴,那也是你百世修来的福分!喝!”

    “喝”字一出,顿时周围空间有少许原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狂暴之力肆虐。

    若不是因为满儿刻意为之,这里估计顷刻间就人间蒸发了。

    秋藏冬三人在满儿留心的照顾下还稍微好些。

    但是蜀山弟子就没那么幸运了,眼睁睁目睹这一切,甚至自身感官都还在,感受到周围一切后,早都有几人欲晕死过去,怎奈自己的一切都好像不受自己支配,犹如在人间炼狱一般,活受罪。

    众人神色不一的眼中,满儿面前那神秘的黑色椎体猛然凹陷出数十个大小不一的圆洞。

    黝黑的圆洞也如活着一样,不断蠕动,微微流转。

    但是下一刻,四周墙壁、屋顶和地面上密布的金色符文,顷刻间全都飞到黑色椎体周围,慢慢地没入其上的黑色圆洞中。

    而东华钟的虚影,也在刚才剧烈的挣扎之后,彻底地丧失了抵抗,随着黑色椎体消失在满儿口中。

    在此同时,遥远的金辰星上,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内,东华钟饱含愤怒的钟声传出。

    大殿内盘坐着的那位仙风道骨的老者,也猛然睁眼,怒视远方。

    “只可远观,无法果腹,最重要是不好吃!”

    满儿也学着人那样,有模有样的吧嗒了两下嘴,口中还不时抱怨。

    这话在周围几人听来,那就像眼前多了个未知的怪物一般。

    要是少依凡听见,定然苦笑不得。

    下一刻,蜀山师兄手中那迷你的金色拂尘骤然出现了几道裂纹。

    紧接着,周围的结界因为失去符文的支撑,金光暗淡,不断出现裂缝。

    满儿见状,微微摇头。“我说过,这里现在我说了算!

    即便只是个无灵的结界,可我没说让你消失,你也敢自己碎?”

    “既然如此不情愿,那换成我自己的好了!元界·绝渊!”

    满儿话音刚落,那陪伴她无数纪元,让她亲切而又熟悉,厌恶却又不舍的场景慢慢出现在众人周围。

    最初,只是周围的结界如碎片一样脱落,露出了客栈紧闭的门窗和墙壁,甚至还有光线从门缝透过,照在地上。

    然而,于黑暗中照亮人心的光明,总是短暂的。

    几乎是瞬间,从未有过的黑暗覆盖了客栈内的一切。

    哪怕是众人眼中、心里、灵魂,都如被黑暗浸泡一样,完全将自我迷失了。

    满儿微微挥手,周围好像有了些光亮。

    回忆着自己向少依凡借命的时候,满儿心里不自觉地还是选择了留下一点光明,就仿若自己向少依凡借命的同时,也借来了那么一点点的人性。

    几个呼吸后,秋藏冬最先清醒,紧接着是露凝霜和椿丫头。

    秋藏冬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才意识到自己能活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