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话 初露锋芒(三)

    更新时间:2018-05-14 05:00:00本章字数:3031字

    环顾四周,墨黑般看不到任何一物,秋藏冬心有余悸,即便担心露凝霜和椿丫头,却也没有开口。

    不是他自己懦弱,而是他相信少依凡,也相信满儿那句“这里现在我说了算”的意思,并不是针对自己几人。

    “秋爷爷这边坐!霜儿姐和小椿也过来吧。”

    满儿的声音传来,但听在几人耳中有熟悉有陌生,有敬畏有茫然。

    “哦,是满儿疏忽。忘了在这绝渊内,你们是看不到的。命火·燃!”

    满儿纯真的声音,也让秋藏冬三人渐渐释怀。

    随着满儿话落,秋藏冬墨黑的视野和心神中,渐渐出现了人形的青色亮光。

    微弱的青光,包裹着几人的周身,能从轮廓的大小和形态,模糊地区分出,正是露凝霜,椿丫头,还有满儿。

    十个呼吸过后,秋藏冬三人渐渐适应了眼前的环境,能够大致看到满儿所在方位,旁边的桌子正是之前他们坐的那一桌。

    “快些过来吧!绝渊之内,命火如风。

    一旦熄灭,我也无能为力。别往脚下看,直接走到桌旁就可以。”

    满儿说完,看了看依然一动不动的少依凡,又看了看角落那桌表面熟睡,实则元神不在的醉汉。

    再次挥手之下,蜀山弟子几人命火亮起,让周围显得稍微明亮了些。

    露凝霜拉着椿丫头的手,坐在长凳上并未言语。

    秋藏冬看了看少依凡身体所在方向,又看了看满儿,心中有所思量,但却依然沉默。

    满儿自然听得到几人心中所想,却也并未理会露凝霜复杂的心声。

    而是对着秋藏冬说道:“秋爷爷,不用这么拘束,我没有恶意!”

    秋藏冬毕竟也是经过风浪的修道之人,定神后回道:“我明白。”

    “正如你心中所猜测,我来自你们所去的那个地方。

    我跟依凡哥哥,算的上是有血缘的兄妹,但却也不是。这其中缘由,知道了并没有任何好处,我希望你们谅解。”

    秋藏冬和露凝霜微微点头,椿丫头反倒是最快冰释的那个,捂着肚子开口:“那满儿姐,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吃饭,我是真的饿了!”

    “处理完他们几个,我们就吃饭!”

    满儿柔声,一指蜀山弟子几人。

    秋藏冬一声叹息,不再言语。

    心知,这种环境之中,同为修道之人,还是有几分不忍的。

    “你们几个。能走到这桌前认个错,我便放你们安然离开!”

    满儿说完后,自顾自地从怀中拿出一个翠绿色小壶,和五个琉璃色的小杯子,并各自倒满,分别送了一杯倒秋藏冬三人面前。

    露凝霜看着面前黑暗中散发着幽绿光芒的杯子,映衬着杯中液体,稍稍一闻便知,正是不知何时被换走的那壶“蝶仙醉”。

    而方才还从眼到心一抹黑的蜀山弟子,在听闻满儿的话后逐渐恢复了神智,甚至身体也能动了。

    但是,包括那位师兄在内的其中五人,尽管恢复五感后听到了满儿的话,却在环顾四周后看下脚下墨黑而又震慑心魄的绝渊。

    随后身体一沉,向下方急速坠去。耀眼的青色命火越加明亮,之后骤然熄灭。。。。。。

    唯有一个年纪与少依凡相仿的蜀山弟子,在恢复五感后,心无旁骛地走向满儿所在那一桌。

    在距离桌前还有七步的位置,那蜀山弟子猛然跪下,扣俯在地,干脆地开口:“在下梁南夏,今日冒犯诸位,愿听候发落。”

    “把今日之事烂在肚子里,你可以走了!”

    满儿的话没有任何情绪。但是话落之后,四周漆黑褪去,渐渐露出了客栈原来的样子。

    从门缝透过的光线,正好照在那蜀山弟子梁南夏身上。

    梁南夏顿首作揖,听到满儿的话后,没有动用任何术法,仅凭自身气力打开客栈大门走了出去。

    他没有回头,径直消失在街角。

    但是满儿却似有似无地看着他消失的身影,莞尔一笑,仿若看透一切。

    这时,后厨出现一人,正是之前见势不妙跑到后面去找掌柜的店小二。

    店小二跑进大堂环顾一周,没看到嚣张跋扈的蜀山众弟子,也没看到之前还战战兢兢不敢离开的那些客人。

    只看到现在安然无恙的露凝霜一桌,外加拐角那一桌睡着的醉汉,心中不禁暗松一口气。

    转而冲着后厨方向大声吆喝:“掌柜的,再不出来人都走光了!”

    紧接着,一个略显熟悉的声音传来:“俺爹说:与人有过,先认己错,如若不和,吃了再说!

    俺就抽空离开了一会儿功夫,你就给俺弄出这大的动静儿,这客栈还要不要开咯?”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秋藏冬捋着胡须,老神在在。

    露凝霜却和椿丫头四目相对:“世间总有些事,会在你最不经意的时候让你欣喜若狂。今时今日,这里还真有你想要的包子!”

    露凝霜说完,看了看仍然一动不动的少依凡,又看了看闭目不言的满儿,拉着椿丫头与食味天攀谈起来。

    。。。。。。

    满儿微闭双眼,似乎并无兴致理会几人的心思。

    之后,任凭椿丫头和食味天如何熟络地畅谈美食,也仿若与其丝毫没有关系。

    事实上,满儿已释放心念,沿着刚才少依凡灵魂被摄走的方向,不断找寻。

    她不在意将少依凡摄魂之人实力如何,但却对拐角那醉汉的举动颇为费解。

    。。。。。。

    客栈大堂内的一切,都在短时间内发生,又在短时间内结束。

    对此一无所知的少依凡神魂,正被一道奇异的光芒牵引,继续向定州城外西北方向飞驰。

    这还是少依凡长这么大,第一次神魂离体,即便是被眼前这摄魂的光束所牵引,自己倒也真实的感受了一次“魂去兮,游四方”。

    少依凡自己也不知道,以现在这神魂的状态是否能施展神通术法。

    但自从回到人间,他就没考虑过自己会卑微地死去。

    思量着,少依凡轻哼:“打着不走牵着倒退的那是驴!我少依凡只在时源碑前有过走一走死路的想法,至于其他时候嘛,就算阎王请我喝茶,也得看我有没有那个心情!但今日,我还真想见一见这前方到底是何方神圣。”

    仿若听懂了少依凡话里的意思,摄魂的光芒猛然间加速,让少依凡有种被撕裂的感觉。

    此刻,天空中太阳高悬。

    万里无云的天空中,挂着一道绚丽的彩虹,犹如拱桥一样连接着大地两端,一端是定州城,一端是百里之外的深山。

    就在许多凡人还在热议这大晴天的怪异现象时,彩虹从靠近定州城的一端开始不断消散,不多时就消失殆尽,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尽管如此,这样的手笔还是会引起一些有心人的注意。

    在这些人眼里,哪还有什么彩虹,分明就是一道白光,巧取豪夺一般抓着一个人的神魂,将之拉向地狱。

    片刻后,少依凡感觉周身不再有撕扯之力,睁眼的同时,轻飘飘地落在地上。

    少依凡的脚尖刚碰到地面的瞬间,林间的这块空地上,就有五团颜色各异的“球”从五个方位缓缓升起,大有将少依凡围在其中的架势。

    “嗯?既然是冲我而来,为何不直接对我动手,玩这一套把戏的时间不怕我跑了?”少依凡心中不解。

    但是下一刻,五种颜色的球骤然变大数倍,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跃然其上,四周疾风突起,天空中骤现的乌云随风遮天蔽日,五行之力形成的五色光链形成一个五边形,将少依凡围在其中。

    少依凡不禁摇摇头。

    倒不是他认为自己已经强到有俾睨天下的实力,而是眼前这术法的五毛特效哄哄凡人还行,对经历过世面的少依凡来讲,不看还好,一看挺糟。

    这一次,五行之力也像有灵一般,感受到了少依凡的轻蔑,猛然暴起,金木水火土依次燃烧呈现火苗状。

    布满符文的结界冲天而起,与天空中的乌云相接。

    五边形的结界每个角对应五行之一,此刻相邻的五行之力各分出一股,相互延伸后交融,逐渐在结界外形成了一个五角星。

    五星的每个角上都有一个布满符文的圆形图案,澎湃的力量不断从其上涌出,就好像在等待什么一样。

    再看少依凡,似乎一点也不为自己安危担心一般,原地思索着什么。那种身体轻飘飘地感觉,让他整个人好像摸到了某种似曾相识的东西。

    与此同时,五行结界外围的五个圆中,逐渐出现五个由不同物质构成的身影,时而传出阵阵如咒语般冗长的口诀。

    “五行缺土,伽具土来”

    “五行缺水,江河湖海”

    “五行缺火,诸仙拾柴”

    “五行缺金,山川任采”

    “五行缺木,万世皆衰”

    。。。。。。

    随着一声声话语传入少依凡耳中,少依凡双眼环顾周围五个方位,最先凝成实体的是一个两丈左右的“沙人”,身上不断有沙子流下,但却有更多的沙子从脚下的圆形图案中源源不断地涌出,勾勒着沙人的身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