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话 初露锋芒(四)

    更新时间:2018-05-14 14:00:00本章字数:3041字

    紧接着是一个浑身金属光泽,还有珠光宝器加身的金人。

    之后一个浑身岩石组成,身体上染着熊熊紫焰的石人也从圆形团中慢慢爬起。

    直到最后,一个浑身树皮,和木灵有几分相像的树人,跟一个从头到脚由水组成的身影一同出现。

    少依凡看着这五个类似于原质之灵的人形身影,有些不耐烦地开口:“还有完没完?这种把戏我实在是厌倦了,既然是冲我而来,有什么新鲜的就尽管拿出来招待我一下可好?”

    “哼,既然你急于求死,我们就给你个顺水人情成全你!”

    “结!”

    一字落,变化起。

    圆形图案中的五个身影,分别抬起一只手,掌心对着少依凡。

    只见五种不同属性的力量,如粉末一样喷涌向围在少依凡周围的五边形结界。

    一时间,沙子占据一边,火石占据一边,树皮占据一边,金玉占据一边,水占据一边,五边形的结界像被披上外衣一样,迅速被五种力量包裹。

    恰巧在此刻,少依凡略有所悟:“原来,这神魂离体的感觉,就像我当初在时源碑前不断下落一般。。。。。。

    那既然如此,‘错时’!”

    少依凡一边回忆着君亲临使用‘错时’时的情景,一边总结着自己对‘错时’的感悟。

    只见少依凡的身形逐渐放慢,数个手印在身影周围呈梭形,渐渐静止不动。

    就在少依凡完成这一切后,结界内的空间内五种力量蜂拥而至,不断冲击欲折磨炼化少依凡的神魂。

    但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接近少依凡,好像有一种神秘力量挡在了少依凡身前。

    结界外,五个人影自半空中落下,看着眼前五行之力形成的结界,其中一人缓缓开口:“虽然,人间四十九日无法与在仙界相提并论,但这‘炼神’之术用在这小道士身上,断然不会失败!”

    “依我看,还是小心为上。尽管我们对这仙家的‘炼神’颇为自信,但有两点还需多加留意。

    这一嘛,自然是‘炼神’乃仙家秘法,即便是真仙以上境界仍需全力施为。

    而以我等如今的境界,比之虚仙有余,比之真仙不足,所以才会被称为‘地仙’。”

    五人之中,最矮的一个黄袍老者面带谨慎地叮嘱了一句。尚未说完,身穿火红长袍的老者厉声打断:“黄老三,我看你这纯属‘境界不高,只动歪脑’的毛病又犯了。

    就冲你置疑这仙法,就不用再絮絮叨叨说那第二点了!”

    “赤老二,你。。。。。。”黄袍老者一阵面色赤红,吹胡子瞪眼之后又生生地将后半句咽了回去。

    许是被戳中软肋,却又实力不如对方,只好忍气吞声。

    “奴家倒是觉得,黄三哥的担忧算不上空穴来风。

    而且言辞之中并无亵渎之意,反倒有理有据。诸位可别忘了,这姓少的小子毕竟是西华山的关门弟子,有些保命手段也不稀奇。。。。。。”

    说话的是一位身着淡蓝色裙子的中年女子,算不上精致的五官,但却时刻流露着对赤老二的不满。

    黄袍老者闻言,脸色稍微缓和。

    心想:平日里的地煞五老,貌合神离。

    这水老三本意虽然不是赞同自己,但却在针对赤老二的时候帮了自己一把,也算给了自己台阶。

    “好了,让老三把话说完!刚才我说‘断然不会失败’的确考虑不周。”

    说话的金袍老者正是五人中最先开口的,这足以说明他在几人中的地位。

    黄袍老者刚听完蓝裙女子的话,本就春风得意的表情,此刻有些得意忘形。

    故意对着赤老二清了清嗓子,然后用拐了几个调的声音说道:“至于这第二点,我觉得某个有火无脑的人一定想不到!”

    黄袍老者故作停顿,看了看头顶火焰正从一尺往三丈蔓延的赤老二,将嘴咧成鞋口一样傲娇地沉声:“几位还记不记得,大概一年多以前,我们几位奉上仙法旨助比丘灭南诏之时,有人出手救走了重伤的南诏国应天王?”

    除了赤老二外,其余三人微微点头。

    “你这不是放了个不带响儿的屁么?谁都知道我们现在正在炼神的那小子,就是那个什么少应天的儿子。斩草除根的事我们也不是第一次了,欲成真仙,必斩因果,他老子是因,这儿子自然是果。如果想说这个就别啰嗦了,‘炼神’还需要我等合力催发。”

    赤老二显然是不满刚才黄老三对自己冷嘲热讽。

    黄袍老者并未理会,有意识地无视,自顾自地说道:“这姓少的小子是那少应天的儿子错不了,因为他身上与我们的因果之力,足以让我们在百里外找到他,并摄他神魂。

    但这不是我想要说的重点。真正应该让我们注意的,是这姓少的小子在比丘灭南诏前一年就不在西华山了,好像人间蒸发。

    最近又突然出现,我怀疑和当年救走他父亲那人背后的势力有关。”

    金袍老者、蓝裙女子、还有一位浑身长满绿色树叶看不出男女的身影都微微颔首,略有思量。

    而就在这时,三声带着节奏的清脆掌声自几人不远处的结界传来。

    “本少爷还在疑惑,来此之前究竟是何方神圣求勾搭,竟然还使出了勾魂,让黄毛小道士我的‘第一次’离魂欲罢不能。

    如此特别的服务,少爷我很满意,啊,真的很满意。你们若不继续,少爷我今儿,可就霸王受了!”

    随着结界内声音的传出,结界外的五人同时凝神,睁大眼睛寻声望去。

    下一刻,金袍老者下意识地吐出三个字:“不,可能!”

    没等金袍老者从那三个字的阴影中走出,蓝裙女子和树皮身影已瞬间消失当场,只留下声音回荡在原地:“别愣着了,稳住结界要紧。”

    金袍老者和赤老二紧随其后消失,黄袍老者暗自嘀咕几句,冲着自己的嘴就是一嘴巴。显然是觉得自己不仅乌鸦嘴,还浪费了几人时间。之后毫不犹豫地出现在五行结界最后一个圆形图案外。

    此刻矗立在这里的五行结界,犹如风雨飘摇的小舟,已经开始摇摇晃晃,甚至五种不同力量组成的界面上,都出现了一道清晰可见的裂纹。金玉上的裂缝像凿痕,火石上的裂缝如断层,树皮上的裂缝像被生生撕去一条,只有水和黄沙形成结界上的裂纹,在水和黄沙的流动下显得并不狰狞,但却也没有完全隐去。

    头上的卷积云此刻倒行逆施,俨然一个旋转的巨大烟圈,但却不断被结界上的裂缝,一点点的吸入其中。

    五人此时分别盘坐在五行结界的五个圆形图案外,左手结印,右手三指向天,其余两指弯曲,手掌向着面前由对应五行力量所构成的身影,一个个相同颜色的繁杂符文,由手心打入身前的身影内。

    随着时间推移,地煞五老各自身前的身影前方,凝聚出一个由三种属性符文环绕的彩色球体,向着结界快速冲去。

    一时间,五行结界外围延伸出的五个圆形,重新作为另一个五边形的顶点,形成一个个五边形光环不断向头顶的天空云集,并且速度越来越快。

    但就在这时,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地煞五老完全收起了轻视。

    原本被五人合力加强的结界,此刻从正在收缩变小的裂缝中喷出大量白雾,准确的说,是被吸入到结界内的乌云被化作了水汽,又重新外放。

    几个呼吸的时间,周围的地面就像被云海覆盖,只不过翻滚的都似白云。

    几乎是在同时,刚才被打入结界的五个由三种属性符文环绕的彩色球体沿着原路退回,随后放佛被巨力打散一般,化成许多符文爆射向周围。地煞五老一时不慎,竟被从入定状态,直接惊醒。

    “小子,真以为有几分能耐就可以翻天不成!我劝你老实待着,还可省去几番痛苦!”

    赤老二的火气还是一如既往,此刻看到被自己低估的小道士还在“挣扎”,不由地火从口出。

    “哼!”

    回应赤老二的只有一个字。带着不屑,载着仇怨。

    “少爷我境界不如几位,但却不是你们可以随意拿捏的软柿子!”

    伴随着少依凡话语而来的,是五个相同的,映在结界上的烫金红字。

    五个红色的“灭”字,犹如五块烧红的烙铁一般,生生将五行结界的五个面,烫出五个洞。

    结界仿若不再受支配一般,沿着五个灭字的边缘开始不断融化、脱落,如冰遇到火,如蜂遇到祸。

    未等地煞五老使出看家本事,五行结界骤然分崩离析。

    黄袍老者惊呼出声:“这‘炼神’即便还未完成,他如何撑挺过界内四十九年?”

    而此刻,半边黑发,半边白发的少依凡,一黑一白的眼瞳中,分别印着一个烫金的“灭”。在看向地煞五老时,闪烁着不同程度的光泽。

    金袍老者看着此刻的少依凡,嘴边低语:“这瞳力,竟然看的见我们之间的‘业力’和‘因果’。今日,留你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