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话 迎战地煞五老

    更新时间:2018-05-15 05:00:00本章字数:3017字

    说完之后,地煞五老不约而同地双手在胸前快速划了几圈,不同颜色的五行之力像蝌蚪一般随着手势不断起落。

    原本天空中犹如一个大漩涡的乌云,此时明显分成了五个略小一些的旋涡,向着五人的方位分散开来。

    少依凡注视着五人以及头顶的变化,并没有打算再继续动用阴阳眼。

    仔细回味着从施展‘错时’,再到运用天命阴阳术转换人格这段时间的感觉。

    思量着眼前这几个“修仙之人”与自己这“修道之人”的区别。

    路不同,则悟不同;道不同,喜好不同。

    忽然,五道绿雷骤然破开云层落下,咔嚓一声巨响后,分别劈在少依凡周围五人的头顶之上。

    雷声落下,原本困着少依凡的五行结界彻底消散,只剩下地煞五老身前,由五行之力幻化而成的身影组成的外围结界。

    “少爷我这盏灯,本就没打算省油。

    看眼前这架势,今日想要从你们口中问出我爹之事,难了!

    但若想要置我于死地,恐怕几位会失望的。”

    嘴角又挂起招牌微笑的少依凡,嘴上如此说着,心里却没有底。

    尽管自己可以用并不纯熟的“错时”破开想要炼化自己神魂的结界。

    但若说真的让自己以一己之力迎战五位实力和境界都高于自己的“地仙”,自己完全没有把握。

    此时此刻的少依凡,即便修道十数年,从逆次元安然回到地辰星。

    若真要找出几件凭借自己强硬手段扭转乾坤、化险为夷的事,还真不多。

    恍然间,一边小心戒备,一边思量的少依凡被连续四声雷响淹没。

    四道一人多粗的雷电在距离少依凡头顶五丈距离再次炸裂,分成五股稍细的雷电轰击在地煞五老的额头。

    加上之前那道绿色的雷电,以及之后蓝色、赤色、黄色、金色的四道雷电,地煞五老每人承受了五道蕴含不同属性意念的雷电轰击。

    承受着雷电的地煞五老此刻均是双目紧闭,两手掐着古怪的诀印,有三位嘴角已流出红中带金的血液,只有金袍老者和浑身树皮的怪人,表露出丝毫不受影响的样子。

    少依凡不明觉厉,原本以为冲自己而来的雷电,竟然还是劈在周围五人身上。

    尽管自觉其中必有古怪,但少依凡没有自不量力到主动出手对付其中一人,也没有嫌命长地对着几道雷电横加阻拦。

    一时间,势不两立的局面,变成了难以捉摸的对峙。

    但是这一幕,落在不远处一个醉汉模样的男子眼中,却让男子隐隐流露出了担忧之色:“我分神初成,元神尚且虚弱,分神闭关不在,刚才又为了掩人耳目将没有觉醒的本体留在客栈内。

    在我一身实力十不存一的时候被委以此次任务,看来宫主应该早就料到今日之事了!

    也罢,总不能让未来的少宫主‘虎未醒时有犬欺’。。。。。。”

    一阵清风吹过,刚才还稳稳立在树梢上的醉汉,此刻哪里还寻得见踪影,就好像原本就没出现在这里一样。

    就在醉汉消失的同时,地煞五老几乎同时“唰”的一下睁开眼睛,每个人的眼睛都充满的对应五行之力的颜色,并伴随着刚才轰击头上的五道雷电,猛然间由双目迸射而出,直接像射线一样钻入眼前的傀儡身影中。

    “五雷轰顶,仙路我行!天若有灵,允我诚请!囚神玄棺现,困神镇墓出!”

    地煞五老异口同声地吟唱着让少依凡晦涩难懂的法诀。

    但是下一刻,头顶上的乌云顷刻间向四周百里蔓延。

    地煞五老身前由五行之力凝聚成的身影,在几个呼吸的时间内像被大风吹散的沙雕,化作无数砂砾般的光点,洋洋洒洒的飘散向天空。

    地上的地煞五老全都面无表情,齐齐抬头看天,完全无视被围在中间的少依凡,丝毫不担心少依凡突然出手,也不担心少依凡溜走。

    至少在此刻地煞五老眼中,少依凡是出奇制胜也好,坐以待毙也罢,从他们吟唱法诀开始,就已经被宣告了死亡。

    地煞五老的举动,也引起了少依凡的好奇,没有任何犹豫,以“让我领教一番”的姿态,微微昂首,抬眼看向被乌云遮蔽的有些昏暗的天空。

    此时,地煞五老各自头顶上方的乌云漩涡,突然间射出五道金光,正好将地面上抬头看天的地煞五老分别笼罩在其中。

    紧接着,天空中的五个漩涡中各自露出一块金属物体的拐角。

    当金属物体完全从旋涡中脱离,向着地煞五老落下的时候,少依凡清晰的看到那五个造型独特,其上雕刻着繁杂异兽图案的金属物体,皆是由青铜铸造而成,超过三丈长的鎏金棺椁。

    就在少依凡惊叹于这巧夺天工的手笔时,一个突兀中带着些担忧的声音自身后传来:“不要让这五人化身成的镇墓兽接触到下落的铜棺,否则以你现在的实力,今天想走几乎是不可能的!”

    闻言,少依凡将视线从依旧不紧不慢落向五人的铜棺上挪开,在看向周围几人时,后背有冷汗缓缓渗出。

    只见此刻的地煞五老刹那间像将要破茧成蝶的蛹一般,被各自属性的五行之力包裹成一个“蛹”,随后突然暴涨到五丈,化身成了五个模样狰狞的怪兽。

    或头生双角,眼中冒火,身上被岩刺组成的铠甲覆盖;或根茎盘踞,步步生花,身体像巨大的枯树;或全身金鳞,似龙似蛟,眼露红芒。。。。。。

    吃惊之余的少依凡,就要向着天空中的铜棺全力使出“错时”,却在这时,又听到了刚才那个声音:“不要贸然对有主的仙器出手!现在还不是惊动仙家的时候!你想办法拖住这几个人不人妖不妖的片刻,我来想办法!”

    错愕中的少依凡,猛然将左手成抓,对着全身金陵覆盖的半蛟半龙怪兽大喊:“只能赌一把了,九取,助我!夺!”

    忽然感觉无计可施的少依凡,并不确信以自己现在只是神魂状态是否能够唤得“九取”相助,但他相信那种近乎超越生命的力量,会回应自己。

    下一刻,少依凡的嘴角又挂上了招牌式的痞子笑。因为成抓的左手前方,一个骤然出现的黑球,正不断的将金鳞蛟龙吸扯向自己。

    感受着巨大的吸引之力从少依凡身前的黑球传来,金鳞蛟龙如蛇一样的眼眸中,瞳孔猛然收缩成线,显然是在自身遇到威胁时的一种动物本能。

    蛟龙不断扭动着遒劲的身躯,想要在短时间内摆脱眼前的黑球。

    敏锐的直觉让它从这个陌生而诡异的黑球中,体会到了超越生死的恐惧。

    然而,无论如何挣扎,使出浑身解数的蛟龙,都如被无形的丝线束缚全身一样。看似静止的黑色球体,实则正在以十分缓慢的速度离开少依凡左手心,渐渐向金鳞蛟龙逼近。

    即便此刻黑球是出自少依凡之手,也不由得对其另眼相待,脑海中不经意闪过几个当初身在千噬冢的画面,随后重新提起十二分精神。

    就在此时,一个精壮汉子模样的身影,出现在了少依凡右眼的余光中。

    全然没有醉意,蓬头垢面的脸上,胡须像数日没有打理,清晰的轮廓映衬着神采奕奕的双目,犀利的目光洞察眼前一切。

    少依凡将心中的猜测化成笃定,眼前之人与刚才传音给自己的必定是同一人。

    “吼~”一声不似龙吟,不似蛟吼的咆哮从眼前的异兽口中发出。自觉黑球带着危机逼近,金鳞蛟龙全身鳞片有节奏的来回起伏,乍一看就像是浑身哆嗦。

    此刻的“醉汉”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正在缓慢逼近蛟龙的黑球。

    嘴角似有似无的一抹笑容一闪而逝,转而神情严肃地看着头上五具下落了一大半的铜棺,嘴边呢喃了一句:“也罢,不喜欢雪中送炭,却不反感锦上添花。

    在我最虚弱的时候为你出手,我的人情可不好还!”

    言罢,身体骤然分成五个身影冲天而起,迎向下落的五具铜棺。

    金鳞蛟龙为首的五尊镇墓兽,一见有人胆敢横插一脚欲强行打断仪式,皆是齐齐发出吼声。

    除了金鳞蛟龙还在黑球的束缚中苦苦挣扎外,其余四尊镇墓兽的身形均再次发生改变。

    双眼邪红,头生双角,身上不断有金色纹路浮现。

    几乎同一时间,四尊镇魔兽猛然跃起,分别冲着横在自己与铜棺之间的黑色身影使出杀招。

    眼见如此,少依凡心中大急。

    虽然自己不确定“九取”是否还有帮自己的意思,但眼下放出的这个不起眼的黑球只是起到了牵制金鳞蛟龙这一尊镇墓兽的作用,完全无法达到预期效果。

    “九取,我知道你听的到。

    此刻若还不愿全力助我,那保证没什么未来可以和我谈!”

    焦急的少依凡索性撒泼打诨,如果他从逆次元回地辰星这一路的猜测正确,那九取必定会再次回应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