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话 自青月宫来

    更新时间:2018-05-16 06:00:00本章字数:3037字

    “我原本以为你根本不知道我会在你身上,刚才见你突然唤我,只是略给你些好处,我们好像没什么交情吧?

    送你个经过多次削弱的迷你版‘次元黑洞’玩了玩,还上瘾?

    别来烦老子了,你的死活那只鸟应该更上心,找它去......”

    少依凡一愣,随后心中大喜过望:“此刻助我一次,你我不会再有任何瓜葛,我会告诉那只......鸟,任由你离开!”

    “哈哈哈,哈,哈,哈!你可知道说了这句话,你可就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一个时而似襁褓中孩童,时而似垂暮老者的声音,肆无忌惮地在少依凡耳边回荡着。

    “夺天地造化,夺生命精华,我九取,终究还是要出世的!夺!”。

    言辞间,激荡着对此处生命的强烈蔑视,也蕴含着不可抗拒的掠夺之意,随后由意生境,由境生象。

    刹那间,一道环状的透明波浪像周围微微荡开,但出奇的是,不论是五尊镇墓兽。

    还是“醉汉”和少依凡,都在被波及的同时,身体的一切言行都定格在了刚才。

    然而众人心里都清楚,时间没有静止,空间没有凝固,是因为这奇异的透明波浪速度极快,但又仿佛渗透神魂一般,剥离了自身的感官。

    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透明的环状波浪又猛然收缩,但却紧紧地包裹在黑球的表面,没有再次缩小,也没有被黑球吸收。

    就在少依凡还在恍惚间想要问清楚刚才是不是九取造成的时候,瞬间蔓延全身的无力感,让少依凡扑通一下单膝跪倒。

    右手成拳,按在地上,身体却不受自己支配一样,怎样都无法站起。

    “咔嚓”一声巨响,少依凡眼前的地面骤然裂开一道深可见底沟壑,熔岩产生的热浪扑面而来。

    少依凡艰难地抬起头,才发现原本不大的黑球,此刻不断膨胀,像随时要爆裂开一样。

    而自己越是盯着黑球看,双眼越感觉扑朔,身体越觉得乏力,好像自己是油尽灯枯,随时会撒手人寰的暮年病翁。

    随着黑球的不断膨胀,接触到黑球的大地被逐渐吞噬,周围的空气因为急速流失形成了大小不一的龙卷风,距离黑球较近的空间也被不断撕扯出裂缝,甚至透过裂缝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黑暗中还有光点闪动。

    距离最近的金鳞蛟龙,此刻半截身子已被黑球扯入,剧烈的疼痛传遍全身,破碎的金鳞散落在地上,犹如被搅碎的利刃。

    之所以庞大的身躯没有顷刻间被撕碎,完全是凭借着遍布全身的金色纹路,像网一样,让蛟龙在这种绞痛中死不了,却也无法逃出。

    “别,别杀我,我可以告诉你父亲在哪,甚至是谁在背后指使,我都可以告诉你!”

    金鳞蛟龙忍着剧痛妥协,妄图保全自己。

    少依凡闻言,就要拼劲全力说出让九取停下的话,毕竟自己现在最关心的,是跟自己父母有关的一切。

    但少依凡开口的时候,却发现说话的口吻、腔调、语气,甚至就连想要说出的内容,也都不是自己的。

    “哦?你可能还不知道,杀了你之后,我能夺取你的一切。哪怕是记忆,还是那曾经鲜活的精华!”

    说完这些话,少依凡明白,九取借自己口说出这些的时候,就已经做完了宣判。

    黑球再次变大,就在金鳞蛟龙头颅也要被粉碎吸收的时候,蛟龙的头颅微动,眼神忽然暗淡,但却有一颗拳头大小的金色珠子猛然破开头颅向远方天际飞去。

    下一刻,周围仿若天塌地陷。

    “醉汉”的身影早已经化作一体,在离少依凡不远处盘膝调理。

    甚至刻意和少依凡保持了一定距离。

    剩下的四尊镇墓兽由半空中掉落,被各自头顶的铜棺砸中身体,满目疮痍的身体此刻正在不断地被拉扯向黑球。

    所过之处,四道深深的拖痕留在地上。

    “麻烦找到我九取还想走?就算我现在发挥不了万分之一的实力,给你长点记性还是能做到的!”

    少依凡盯着金鳞蛟龙头颅内那颗金色珠子飞走的方向,嘴边却依然说出的是九取的话。

    “少依凡”看了看被压在铜棺下,还逐渐被黑球吸扯的四尊镇墓兽,身体虽然未站起,嘴角笑容却已泛滥。

    “这‘炼神’之术虽然你们还未施展出精髓,但好像还有那么点道道!今日,不妨九爷我也拿来用上一用。物—极—必—反!”

    四字落,腥风起。

    四尊残喘的镇墓兽,庞大的身躯周围瞬间沁出浓重的血气,然后变的干枯,直至化成飞灰消散。但随着镇墓兽的消失,矗立在地上的五具铜棺依旧被黑球继续拉扯着前行。

    忽然,黑球眨眼功夫缩小到西瓜大小,颜色由黑转灰,由灰转白,最后由白转成半透明,甚至渐渐浮现出了琉璃色的光晕。

    “呲呲呲~”数声后,刺目的白光将周围吞没,白色的光球闪烁间,消失在了刚才金色珠子消失的方向。

    几乎是同一时间,远在千里外正在逃遁的金色珠子被身后一颗白色珠子瞬间追上,诡异的是,白色珠子消失后,一个重伤的金袍老者坠落到了山涧之中。

    ......

    黑球变成白球消失了,五具铜棺停在了原地。

    “少依凡”摸着下巴,打量了铜棺几眼,随口道:“一堆破铜烂铁,不稀奇,不稀奇!哪里来,回哪里去!”

    五具铜棺刚才还被牵着走,现在就如被大力丢出,向天空中几近消散的五个漩涡飞去。在刚接触漩涡的瞬间,厚重的云层和漩涡一起,像一块脏抹布一样,几个呼吸就被收起。

    ......

    “你从何来?为何帮他!”九取借着少依凡的嘴,向“醉汉”问道。

    “自青月宫来!”

    “青月宫?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但我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从你身上散发出的气息,与之前那几人截然不同!”

    依然是少依凡的声音,传达着九取的意思。

    “醉汉”神色镇定,看着此刻的“少依凡”,不禁摸了摸布满胡茬的下巴,然后回道:“你刚杀的那几个人,出身与我是一样的。

    只是道不同,路也不同!所以他们接近仙却不是仙,而我这分神嘛,是神却也不是神。”

    略作停顿,“醉汉”盯着“少依凡”继续道:“按常理来讲,神魂占据肉身并不新鲜。

    可是你此刻竟能占据并主导神魂,着实让我刮目相看!而且我也有与你刚才相同的疑问。”

    “少依凡”闻言,嘴角扬笑,丝毫没有为“醉汉”解惑的意思。

    “我来自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跟这小子待在一起,其他的还用我多说吗?”

    “醉汉”看着少依凡,没有继续追问。他向来不喜欢与人太过啰嗦,而且自己想要的答案已经得到,没有理由咄咄逼人。

    何况,以自己现在这一尊分神,未必有那个资格。

    “少依凡”抬头看了看刚才白球消失的方向,然后自言自语:“小子,如果不想年纪轻轻就耗尽寿元而死,我劝你今后还是不要借用我的力量为妙!

    何况,按照现如今你生命流失的速度,在这没有天材地宝穷地方,你顶多也就剩下五年可以活!

    五年之后嘛,失去本体的生命虽然能够以另一种形式存在下去,但,和真正死亡没有多大区别了!”

    随后,恢复清明的少依凡,依旧盯着刚才的方向愣愣的出神。

    脑海中还回荡着,九取最后那句只说给自己的话:“没有本命元辰的你,每次凭借我的力量去应对突发情况,都会消耗五年的寿元,而这已经是我慷慨了。

    那只臭鸟短期内不会帮你的,好自为之。”

    几个呼吸后,“醉汉”上前几步,与少依凡并肩而立。

    从发现少依凡走神的时候起,“醉汉”就明白,少依凡的神魂就已经恢复了。

    “醉汉”深知自己找少依凡是另有目的,可此刻却没有贸然开口。

    “少依凡谢道友相助!只是,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少依凡率先打破沉默,向着“醉汉”微微施礼。

    “醉汉”一时间哑口。皱着眉头,抓了抓头发。

    随后略显尴尬地说道:“我的存在感真的就那么弱?刚才我们不是还在同一个客栈里坐着的吗?

    罢了,罢了,此刻也没那闲功夫追究那些,正事要紧,正事要紧!”

    少依凡闻言,眉头微皱,随口问道:“还有什么是正事?我觉得尽快回客栈才是正事,我这第一次神魂离体,恐怕维持不了多久!”

    “醉汉”一笑,轻轻摇了摇头:“影响是有点儿,不过对你以后好处甚大,记住此刻神魂离体的感觉。

    如你所见,我这神魂现在就是一尊分神,至于过程嘛,以后你自然会有所体会。”

    说到这里,“醉汉”脸上隐隐有些不自然,落在少依凡眼中,顷刻间就转化成了巨大的信息量。

    随后少依凡深吸一口气,重新感受神魂离体的同时,也暗叹分身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