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话 天机谱

    更新时间:2018-05-17 06:00:00本章字数:3021字

    “走吧!我带你回去,看来这里早就引起很多人的注意了。回去的时间,足够我把宫主的任务完成了!”

    言罢,“醉汉”右手往少依凡肩膀上一按,两人的神魂化成螺旋状,当即消失在原地。

    ......

    “前辈来自青月宫,那找我所谓何事?我离开西华山两年,几乎没跟任何人接触过,更不可能认识青月宫之人。”

    “谁规定你一定得和青月宫的人有瓜葛,我才能来找你!难道就不能是......哎,算了算了,今日我的次要目的是见识一下宫主口中的你!”

    “次要目的?那主要目的是什么?前辈就不要兜圈子了,你这么继续兜圈子,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到客栈。”

    距离定州城五十里外,空中的云层里,不时地有两个身影闪烁。一会儿东,一会儿南,不久又到北。看似是在赶路,实际上却像无头苍蝇一样,不分方向。

    “你也大可不必称呼我为前辈!啊,我这鼻子只要闻到酒,身体就会不停使唤的循着酒的香气跑。即便是正事在身,现在都有些顾不上了!”方才还很清醒的醉汉,越靠近定州城,越是刻意显得没有方寸。

    “前,前辈!可否让我先回去,等您找到方向再去寻我,交待您口中的正事可好。”

    猛然间,醉汉拽着少依凡定在空中,遥看着定州城客栈方向,而满儿正脸上带笑,拿着手中的包子冲着这里不断地挥着手。

    “看样子,你身边倒是卧虎藏凤啊!不带你玩了!等你真到了分神时,再感谢我也不迟!”

    没等少依凡从无语中接过话,醉汉继续开口道:“我叫‘照无眠’,是青月宫护宫家族之人。其他的以后你会知道的。我奉宫主‘天机老人’之命,特来送一物给你,当然,还有几句话!”

    少依凡嘴角招牌式的微笑又起:“兜这么一大圈,就这些?不知道天机老人是不是已经算出,他送的东西我少依凡根本不想要啊?”

    说话间,少依凡将头转向定州城方向:“无眠道友还请让我离去。说实在的,我少依凡不喜欢被别人牵着走,更不喜欢被打乱计划。

    先不说天机老人给我的东西是什么,但想来也是烫手的山芋,让我无暇去寻我爹吧!

    不过话说回来了,我回来这数月,没见西华山兴师动众,青月宫倒是先来找我了!

    就算青月宫是圣地什么的,但在我心中,当务之急是找到我爹......”

    照无眠脸色渐渐有些阴沉:“说完了?你说完是不是能让我说几句了?”

    少依凡平复心绪,暗暗将得意收起:“无眠道友请说!”

    “这些年,你去哪,青月宫都知道。其中缘由等你以后到了青月宫自会明白。

    而宫主让我带给你的不是其他物件,乃是我月神族三大镇族之物‘天机谱’。

    它的奇妙之处数不胜数,但也只有它认可的月神族人,才可领悟其中玄妙。

    而宫主也正是得益于天机谱,才被尊为‘天机老人’。”

    “无眠道友,打断一下!依你所言,我觉得天机谱还是继续留在天机老人手里比较好,我这初出茅庐的小子,何德何能将其据为己有!

    况且,我对宝物没什么兴趣。”

    照无眠依旧右手按着少依凡肩膀,让少依凡无法脱离自己。

    没有理会少依凡的话,继续说道:“天机谱不是宝物,也不是什么利器,更加不是谁想拥有就可以拥有的!

    天机谱有自己的意识,会自己决定去留,自己选择缔结之人。我只知道天机谱是一件‘源器’,本不属于月神族,也不属于这个世界。所以从来没有人触碰过天机谱,而它也不是那种可以随身带走的物件。

    我把它带来交给你,其实我也拿不出来,只能将宫主的原话都转达给你。如果你能领悟,那天机谱我就已经带到。”

    “闭上眼睛,用心去听!”照无眠说话间,将左手中指和食指并拢,轻点在少依凡眉心。

    顷刻间,少依凡紧闭的双眼,好像看到了自心头而来的一抹白光。

    白光中一老者盘坐,头发花白,面净无须。随后就看到老者嘴唇微微蠕动,好像说着什么。

    回想刚才照无眠的话,少依凡静心倾听,终于听到了老者无声的话语。

    “凡儿,终有一天我们会相见,到那时你将会是青月宫未来的宫主,我月神族的下一任族长。

    但在此之前,你还有漫长的路要靠你自己去走。

    如今你已成年,自然需告知你天机谱的开启方法:只要你在需要的时候,心中默念‘过去现在未来,天地玄妙重开’,就可以让天机谱出现在你面前。

    它不需要你随身带着,也不用找地方存放,召之即来,用之即散。

    天机谱正如其名,最大的作用就是窥视天机,但是窥视天机会使得使用者付出一定代价,而这代价,是由你窥视天机大小决定的。

    天机谱另一个重要的作用,是将“源”阶以下的神兵利器,天材地宝,体质血脉等等划分后排序,或者这天地间实力超绝者,亦会被天机谱自行记录。

    从而为使用者,开辟出无数条崭新的路去选择。至于其他的作用,只能你自己去发掘了。

    最后,老夫有一事要告诉你,灵族和兽族本就是我月神族仆属,至于阴阳域其他族类,能为我月神族所用者,切勿杀戮太多。谨记......”

    随着声音消散,少依凡缓缓的睁开双眼。

    照无眠将两指从少依凡额头拿开后,没有说话,但却看得出,少依凡肯定是听到了的。

    一言不发,照无眠拽着少依凡,消失在定州城方向。

    客栈内。椿丫头像饿坏的孩子般,丝毫不顾忌自己吃相地将包子塞进嘴里。露凝霜微微侧着的脸,表面上怜爱地盯着椿丫头,实则,暗中看着一动不动的少依凡,内心既有担忧,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愫。

    秋藏冬却仿佛忘了刚才的一切,和食味天熟络地谈道论理,将其他人置身事外。

    这一桌,只有满儿的表情最为精彩,时而张嘴惊叹,时而掩嘴而笑,时而拿着包子在面前挥舞几番。

    其他人自然看不到满儿眼中所看,故而对满儿的举动见怪不怪。

    就在除了满儿以外,众人不经意的时候,客栈大堂内久违的酒鼾声,再一次从拐角的醉汉身上时轻时重的传出。

    而此时,满儿略有深意的一笑后,将手中的包子几口下肚。

    之前对包子表现出无限欲望的满儿,从始至终,也只是吃了这一个包子。

    不管菜肴有多美味,在满儿眼中都不过是形态不同的物质而已,本质上并无区别。

    包子下肚,满儿不露声色地看了食味天一眼,而这已经算的上是很高的赞赏了。

    不理会其余几人,满儿带着得意的笑容,调皮地蹦跳几步,顺时针绕着少依凡打量了一圈,又逆时针走了一圈,见少依凡依旧没有要清醒过来的意思,索性将身体往少依凡凑了凑,少女撒娇般地将少依凡的手臂没入自己饱满的胸口。

    “凡哥哥,既然神魂都已归体,是不是可以醒过来啦?莫非你一直在等着满儿主动投怀送抱不成。”

    话落,满儿略带疑惑地看了看仍旧趴在拐角桌上的醉汉,她更加笃定,自己是看着醉汉和少依凡两人神魂没入身体。

    如若醉汉未醒是因为本身酒劲未过,那为何少依凡也没有自己醒来?

    露凝霜的心思本来就没从少依凡身上挪开过,此刻看着满儿可以肆无忌惮地对着少依凡身体做出大胆的举动,内心泛酸的同时,也更加不知所措地看着少依凡。

    秋藏冬和食味天齐齐看向此刻仍旧闭目而立,若行尸走肉一般的少依凡。

    此时,在少依凡的体内,一个封闭五感的琉璃色光罩,将少依凡的神魂“困”在了魂海之中。本以为刚过一劫的少依凡,此刻心中都在骂娘。

    多次尝试冲出魂海,和外界建立联系的少依凡,终究无奈地飘在魂海上方,打量着从自己神魂归体,就一直无比安静的魂海。

    忽然间,少依凡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原本魂海上方的月亮不见了,代表月神族实力象征和境界划分的“道月”,此刻像完全消失在了少依凡魂海。

    可是,少依凡凭借神魂,却能清晰的感觉到,自身实力并未跌落。

    “你是谁?与我少依凡可有冤仇?既然有此等能耐,何不直接对我出手,如此戏谑在下,不知又为哪般?”

    ......

    魂海内依旧没有太大变化,只是没有了“道月”的光泽,此刻魂海内显得有些漆黑。

    片刻之后,魂海上方原本“道月”的位置,显出点点乳白色光晕,随后白色光芒里泛起无数彩色的斑点。

    少依凡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清晰的感觉,有什么东西将要出现。

    混在一起的光晕猛然收缩,瞬间又恢复到了方才的漆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