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话 有妖来

    更新时间:2018-05-18 05:00:00本章字数:3008字

    就在少依凡无法理解而愣神地片刻,魂海内刚才出现过光点的位置,寸寸皲裂开来,仿佛已经无法承受一般,裂纹逐渐变成裂缝,裂缝最后彻底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琉璃色的光芒刹那间充斥着整个魂海,少依凡用手微微挡住刺目的光芒,从指缝中仍旧能够看出,那曾经在福祸七根身上见过的琉璃色。

    只是此刻魂海内的,更多,更浓重,更加显得神秘。

    画面突变,琉璃色的窟窿内逐渐显现出了一颗飘在银河里的星辰--地辰星。

    随后距离被瞬间拉远,阴阳域内九颗星辰出现在少依凡面前。这让少依凡眉头一皱,显得更为疑惑。

    时空渐变,阴阳域消失在视线的同时,银河渐渐清晰。

    银河消散的同时,整个八荒的无数星云,编织成了一副震撼人心的画卷。

    即便少依凡从逆次元回到地辰星时,也看到过不少宇宙星辰,但却没有这样宏观的感受过星辰变迁。

    就在少依凡震惊之余,八条截然不同于星云的光带,被呈现在了少依凡面前。

    每条光带内,都充斥着形形色色的星云,有着各种各样的生命,有着各式各样的,不太相同的存在方式。

    少依凡放下挡在眼前的手,没有顾虑地看了过去,从第一条光带,到第八条光带,少依凡能清晰地分辨出,哪个是“六合”,哪个是“八荒”。

    就在少依凡不自觉间想到分散在几个宇宙内的福祸七根时,眼角的余光,不自觉的落在了八荒之后那一片无垠的黑暗之上。

    少依凡只觉心神不由一颤,就好像冥冥之中,宿命的齿轮被撬动一般,说不出是难受还是激动,只觉得自己血流加快,内心仿佛有什么被唤醒一般,告诉自己有一天自己一定会出现在那里。。。。。。

    心神不宁的少依凡正欲平复道心,收回目光时,在“八荒”所属的光带边缘,一只略显碍眼,圆鼓鼓的猪身子向着八荒外不断飘荡着。而猪背上,逆预赫然站在那里。

    可是逆预却在感受到背后有人窥视后,不由回头扫视。

    少依凡以为透过这个未知的窟窿,不会被发现,但他心知还是低估了福祸七根。

    手心略有冷汗的同时,内心也对再次与之相遇而满怀期待。

    “轰隆”一声巨响。

    突如其来的震颤,使得少依凡一阵踉跄。

    “我少依凡在自己的魂海内都有立足未稳的时候,这天地之广,又岂是现在的我可以睥睨的?”

    表面上是少依凡的一番自嘲,实则依旧是少依凡对那位存在在魂海内,却未对他出手,也不屑于现身的神秘人物的试探。

    响声过后,原本魂海上方的窟窿彻底坍塌,整个魂海犹如天幕被掀开一般,使得少依凡虽然置身自己的魂海,却仿若身在星空。

    一个次元接一个次元的浮现在少依凡前方,七次元,六次元。。。。。。二次元,一次元,直至逆次元。

    少依凡紧皱的眉头,流露出如实质一般的疑惑。在他印象中恐怕没几个人可以俯瞰次元全景。

    紧接着,扇形的次元逐渐变幻、凝聚、重叠,最后竟然变成了一本从中间摊开的书的右半边,剩余的一半却仿若被强行撕毁,荡然无存。

    书页向上翻动,但却空无一字,带起周围光晕流转,虽然并无奇特,但有说不出的神韵。

    两息之后,另外一半就如被撕毁的书页逐渐凝实,与方才的八页拼凑在了一起,组成了一本总共十八页的完整书本。

    “莫非。。。。。。”少依凡目不转睛,他心中有了一个猜测,一个关于“天机谱”的猜测。

    少依凡向前走出几步,想要印证猜测的同时,也想看看,到底这集宇宙次元,天地星辰于一身的一本书,到底有何神奇之处。

    然而,少依凡只走出两步却戛然而止。

    最先出现的书页中,第八页上突然出现了两个青色的古朴字体“挟翼”,随后第七页同样出现两个相差无几的字体“腾雾”。之后到第一页,几乎同时出现了两个字。

    “超影,第六页。”

    “逾辉,第五页。”

    “超光,第四页。”

    “奔菁,第三页。”

    “翻羽,第二页。”

    “绝地,第一页。”

    。。。。。。

    “八骏的名字,与这天地有何关系?”

    少依凡内心充满不解,但却记下了这十六个字,最主要是记下了顺序。

    “唰唰唰,唰唰唰”一阵快速翻页的声音回荡着,少依凡放下警惕,看着那总共十八页的书,从中间翻回封面。

    但就在书本合住,封面展现在少依凡眼前时,两个从未出现在少依凡记忆中的文字,出现了。。。。。。

    “天。。。。。。机。。。。。。”

    少依凡不自觉的念出了口,就连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认出,那两个字便是天机。

    “天机,天机,真的是天机谱。

    可是你想告诉我什么?刚才的一切我一知半解,能否。。。。。”

    少依凡话未说完,天机谱化作点点光芒消散。

    随着天机谱的消失,周围的一切又好像时光倒流,刚才所看的一切不断追溯一般的变幻。

    直到出现阴阳域,少依凡一阵晕眩,便失去知觉。

    没过多久,醒来的少依凡仍旧是以神魂悬空在魂海上方,而更上方的位置,“道月”的光芒让少依凡感受到亲切和滋养。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少依凡神魂归体,与身体建立联系。

    猛然间,睁开眼的少依凡喷出一口黑血,黑血散在地面上的瞬间,就仿佛被土地吸收一样消失。

    而少依凡的耳边,满儿那句“主动投怀送抱不成”才渐渐从耳边消散。

    “谁?”

    “不好,快追!”秋藏冬率先起身冲出客栈。

    满儿扶着少依凡,略带笑意的看了看客栈外的远处。。。。。。

    整个人的心神都放在少依凡身上的露凝霜,从少依凡睁眼到吐出黑血,内心一阵跌宕起伏。

    几次就要起身搀扶,但看到近水楼台的满儿捷足先登,又咬着朱唇强行坐定。

    眼中复杂的神色若能被她自己看到,定然会让曾经假扮公子的她心生厌恶。

    但是此刻,露凝霜和椿丫头却齐齐睁大眼睛,看向脸色逐渐暗淡的少依凡,顿时异口同声道:“噬术,一定是噬术!”

    “你是说,趁我尚未醒来对我出手,并逃走的是妖?”

    少依凡有些虚弱的声音渐渐传出。

    露凝霜看了看少依凡,眼光略过有些疑惑的满儿,然后示意椿丫头由椿丫头进行一番说教。

    从而避免让自己尴尬,更加不想自己的心思被旁人看出。

    椿丫头清了清嗓子,正欲开口的时候看到食味天憨态可掬地从长条凳子另一头往这边挪了几挪,似乎对妖魔这类话题颇为感兴趣。

    椿丫头并未过多理会,故意太高音调。

    “西华山的弟子都是你这样修道的吗?除妖降魔的基础知识如此匮乏,未来的路上又如何清除重重魔障,得成正果!”

    “这。。。。。。”

    少依凡尴尬的眉头一挑,暗淡的脸色显得更加难看,但以他性格,若不是知根知底自然不会开口反驳,只好静静地等待着下文。

    露凝霜见状,心中微波荡漾,为自己没有开口,避免了和少依凡再次交锋而感到庆幸。

    露凝霜左手微抬,左手轻轻抬起,又轻轻捏住了椿丫头的冲天小辫:“好了,快说吧,虽说少公子中了噬术还有时间,但是耽误久了,百害而无一利!”

    话落,露凝霜看了眼少依凡后,将显得有些白皙纤细的手从椿丫头头顶收回。

    但露凝霜无心的一句话,却让满儿和少依凡同时转过脸对视了一眼对方。

    椿丫头“哦”了一声,略微收敛。

    “修道之人有‘前道’和‘后道’之分,想必我‘后道四山’的弟子都心知肚明。

    我们岐山和你们西华山之所以在后道四山中实力垫底,有一部分原因自然是和‘妖’有关的。

    ‘前道’时,有人选择修仙,有人选择修魔,有人选择修佛,但还有极少的一部分人,选择了修妖。

    我只爷爷听说过,前道后期时,我们两派出过修妖之人,因此成就我们在后道时的地位,却也大大削弱了我们的底蕴,使得我们沦落至此。。。。。。”

    椿丫头说到此处,自己有模有样地倒了杯茶水。

    食味天听地津津有味,并没有过多的举动。

    “凡哥哥,我听了半天也没明白,这些故事跟你有什么关系,跟刚才的那个什么‘妖’,又有什么关系?我们没时间在这儿耽误了啊!”满儿的声音中夹杂些许焦急,从刚才听了露凝霜的话,她就大感不妙。

    尤其是她向少依凡“借命”之后,俩人本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而少依凡所剩时间不多,流失的速度也更快。

    “我曾在藏书洞花了几年时间翻阅的典籍,唯一能得到答案只有四个字—‘妖本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