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话 山雨欲来

    更新时间:2018-05-19 06:00:00本章字数:3030字

    少依凡冷静地看着椿丫头,但言语却是说给满儿的。

    “嗯,倒是没有完全辱没了西华山的名声!”

    椿丫头喝了口茶,调侃一番之后,也像见多识广的修道之人一样严肃起来。

    “万物皆可为妖!但不代表万物皆可成妖!

    我们这些后道的修道之人虽不理解,但是爷爷告诉过我:曾经那些修妖之人,都是先剜去自己的心,然后以极强的太阴之力汇集于心脏处,以代替原来的心,方能有机会成就修妖。

    修妖者其实已经不再是人,但也不同于完全凭借太阴之力而生的先天化妖。他们都可以称为妖,共同之处嘛,就是‘妖本无心’。”

    “妖虽无心,但却离不开心!即便是不同的修妖,也会定期猎食人心,我们唯一知道的是,此举可以使其妖力提升。

    而那些依靠太阴之力而生的先天化妖,数量虽多,实力却参差不齐,他们不一定都需要猎食人心,但却依靠‘幻化妖心’的等级来区分实力。。。。。。”

    “说到这里,我觉得作为西华山弟子,你应该明白些什么了吧?!”

    椿丫头学着她爷爷的样子,有一句没一句的。

    少依凡眼中光芒流转,似乎在蠢丫头的一番点拨后,将那些从典籍中的信息联系了起来。

    “若真是如此,那对我施展噬术的,一定是实力不弱的‘修妖’,而不是先天化妖。”

    “实力弱的妖,一般只会‘幻术’、‘魅术’,而修妖者因为曾经是舍心修妖,所以擅长‘噬术’,而实力高深的先天化妖,则必定极擅运用‘元术’。”

    椿丫头接过话头。

    “没错!但是这噬术,不一定要看到你才可以施展,也不是要靠近你才可以施展。施展噬术的修妖必定是已经出手很久了,而你只是满足了噬术发动的两个条件:第一,浓郁的心气;第二,极强的太阴之力!”

    话说到这里,露凝霜和椿丫头相视一眼,然后怪异的看着少依凡。

    “二者兼备,竟然不是伪娘?”椿丫头心直口快,没等露凝霜阻止她已脱口而出。

    少依凡闻言,气血一阵躁动,内心说不出感觉,但却绝对不是因为椿丫头的话而生气,不知怎的,脑海中莫名的闪现出了一个八岁女孩的身影。

    露凝霜右拳虚握,靠近嘴边时,发出一声轻咳,以缓解尴尬的场面。

    “不管怎么说,少公子中了噬术无疑。而噬术由慢变快,由浅变深尚需要七日,而第七日午夜子时,施展噬术的修妖,必定会亲自现身,杀你取心,吸取你太阴之力!而这七日,你会每日虚弱一分,等到第七日,变的不死不活!”

    少依凡眉头皱的更紧。

    “那秋前辈所追的又是何物?难道不是施展噬术的修妖?”

    没等露凝霜开口,满儿一言先出。

    “哦?我刚才还疑惑为何秋爷爷追着一个遁地而逃的孩子而去。现在看来,你们所说的修妖,我居然没有察觉。”

    “咳,咳”

    正欲开口的少依凡被突如其来的剧烈咳嗽打断,白皙的双手此刻拾取了刚才的光泽,以肉眼可见地速度变得干瘪,只剩下布满褶皱的皮肤,和仍旧饱满的经脉,似有些杂乱的跳动着,又好像有节奏的传递着生命急速流逝的不甘。

    满儿拉着少依凡衣襟的手,有些不自然的松了松、紧接着,与露凝霜、椿丫头几人一起,盯着少依凡露出了古怪的深色。

    “噬术好像由四肢向全身蔓延,咳~咳”

    少依凡虚弱的话语刚刚传出,就感到一阵脱力。

    长发一撮一撮地随着少依凡身体轻微地颤动而脱落,留下星星点点的白发,散落在鬓角两侧。

    脸上的皱纹逐渐变深变多,深邃的双眼依然闪烁着精光,但却在眨眼之后,渐渐染上了疲惫。

    此刻,任在场的几人都看得明白,这修妖噬术在少依凡身上,仿佛如鱼得水,颇具灵性。

    才使得少依凡身体衰老的速度比之前更甚。

    从方才就不曾插嘴的食味天,没有再大大咧咧,略显严肃地小声嘀咕了一句:“不管是妖术还是仙法,都当真如俺爹说的一样神奇啊,如果能习得一二,运用到烹饪过程中,不知道这羹炙佳肴,又是个啥味道?”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食味天的这句话,让心中第一次有了不受自己控制的,类似愧疚情绪的满儿,心生不悦。正当满儿看向食味天准备刻意发难时,却又满脸不悦的看向了露凝霜。

    只见,露凝霜一咬牙,放弃了心中的挣扎,大胆上前几步,略显羞涩地搀扶着少依凡另一只胳膊,嘴上却有意掩饰地说着:“原来,你老了之后 ,会是这个样子。”

    略微一顿,声音明显提高了不少的又继续道:“现如今,你还没有生死相依之人,实属万幸。不然,有人要伤心欲绝咯~”

    一边说,一边声音渐渐变小,小到最后恐怕她自己都听不清了。

    但却仿佛余音绕梁,在露凝霜自己心里一石激起千层浪,骤然间觉得自己这句话不是在说自己,却又再说自己。

    说不出是喜是悲,脸上阴晴不定。

    之后更是忘了自己搀扶的少依凡,现在只是“一把老骨头”,扶着少依凡径直地往桌边走去。

    与此同时,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同样搀扶着少依凡的满儿,在跟少依凡一起走向桌边的时候,一瞬间,闪过微不可查的无力感,一闪而逝。

    几人落座后,各怀心思,既然还有七日,几人也只好等秋藏冬回来再做打算。一时间,显得比方才安静不少。

    满儿不放心地看了少依凡一眼。回想刚才被自己强行瞒过地一个踉跄,心中渐渐明了:原本生命流失速度就比常人快很多的少依凡,不仅与满儿同时消耗着所剩不多的寿元,在中了噬术后,相当于满儿和少依凡同时中了噬术。

    但却由于满儿并不是真正具备生命,使得这噬术带来的一切后果,都由少依凡一人承担。

    满儿双眸闪动,盯着少依凡看了又看。

    深知从刚才开始,她自身从少依凡那里获得的生命力,就越来越弱。

    “凡哥哥,没事吧”,满儿轻声的询问,脸上还是有一抹忧色闪过,但眼眸深处那种积累无数岁月才有的沉稳,随之又以纯真的少女眸子所掩盖。

    尽管紧挨着少依凡,但还是不时的侧目望着老态龙钟,言行举止都费力的少依凡。

    只有她心里明白,那急速消失的寿元,让她也感觉到窒息般的难受。

    露凝霜几人也宁心静神,各自盯着少依凡。却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或者该说些什么。

    几息时间,却显得有些漫长。也就在此时,角落里一个刚才就已经被遗忘的声音,渐渐闯入几人耳中,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甚至,椿丫头不经意地双手捂住了耳朵。

    “这酒鬼,这个时候倒是睡的来劲了!这鼾声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

    椿丫头言语中带着浓重的厌烦,看向角落的那一桌。

    满儿并没有多余的举动,露凝霜却看了椿丫头一眼,示意这么做并不是很礼貌,微微的摇着头。

    也正是在此时,醉汉慢慢直起身撑了个大大的懒腰,最后一声鼾声,震耳欲聋的充斥着大堂,音波犹如实质的带动劲风,绕过少依凡这一桌,从大堂周围的门窗飞奔而出,瞬间不论是紧闭还是敞开的门窗,都如纸张一般被搅碎。

    “无眠道友,椿丫头只是孩子,你这是要跟孩子一般见识不成?咳~咳~咳~”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少依凡的嘴里发出,带着重重的疲惫和沙哑,俨然就像另一个人。

    露凝霜看了一眼醉汉,立即起身给少依凡倒了杯茶,又轻轻拍了拍少依凡的背,除此之外并没有多余举动。

    因为他从少依凡话中,听出了少依凡认识此人。。。。。。

    满儿似乎成竹在胸,不以为意。

    但却对露凝霜方才一系列自然而然的娴熟动作,表现出了较高的热情。

    即便是经理无数岁月,终究是没有体会过人间冷暖吧。

    “少。。。。。。少公子在此,照某,岂~敢。只是诸位不知,我这醒酒气一向有些大,今日小~酌有些过了,自然气量大了些。莫怪、莫怪。”断断续续说着,还一个踉跄,扶着桌角勉强站好,给几人一副醉地更厉害的样子。

    照无眠险些将少依凡叫成了“少宫主”,心中转念思索后,立即改成了少公子。

    既不暴露自己和少依凡的身份,又不会这几个人心中生疑。反正都是“少”字开头,又有谁会在意,一个醉汉的几句碎语。

    照无眠说完一边摇摇晃晃的走向少依凡这一桌,也一边在少依凡苍老的背影和满儿稚嫩的脸上来回游走。

    他固然从天机老人口中了解过少依凡这两年的去向,却也并不清楚,少依凡回来时,身边所带着的这个“面向较好,身材匀称”的丫头,是何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