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话 你得为我负责

    更新时间:2018-05-19 13:00:00本章字数:3158字

    但之前自己神魂和少依凡回来前,被这丫头盯着看的感觉,至今心里有所忌惮。

    如今仔细打量,不仅看不出端倪,就连探查满儿道行高低的神念,也如泥牛入海,不见踪影。

    见到满儿嘴角渐渐浮现的微笑,照无眠尴尬一笑,脸上的酒红顷刻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真诚的笑容。

    对着少依凡这一桌微微作揖。

    “方才照某多有冒犯,请几位姑娘不要挂怀。冒犯之处,还望海涵。”

    “什么挂怀不挂怀的,本姑娘只知道把你挂在怀里,走哪都是酒臭味......所以嘛,只能放过你啦”

    满儿毕竟没见识过很多繁文缛节,在不明白“挂怀”的含义时,随口就来了这么一句。

    之后又冲着照无眠做个鬼脸,转过头看着少依凡,不再理会照无眠。

    照无眠尴尬一笑,顺势整理了一下这分神身上的朴素衣衫。

    披散的头发也扎在脑后,露出了三十左右的脸庞,谈不上美丑,但却五官端正,没有太多胡须,浓眉,鼻梁高挑,眼睛不大,神光内敛。

    少依凡看着满儿嘴角带笑,并未转身,他知道这并不是照无眠本人,只是因为分神的关系,身材相貌会随着境界提升,逐渐变的与本尊更像而已。

    倒是椿丫头,才放下捂着耳朵的手,就听到满儿那句“本姑娘只知道,把你挂怀里,走哪都是酒臭味”。

    于是立马接过话茬,似要和满儿同一阵营。

    “哈哈,酒臭味大叔,酒臭味大叔!”

    “不要无礼!”露凝霜毕竟年长,见椿丫头面对照无眠并不尊重,这才出声制止。

    随即起身,对着照无眠微微一拜。

    “晚辈岐山露凝霜,见过照前辈。这丫头平日里野惯了,前辈不要生气才是!”

    说着目光看向椿丫头。既是向比自己实力高深的照无眠说明,也是再暗示一旁的椿丫头,此刻不要再任性而为。

    果然椿丫头还是会听露凝霜的,很不情愿地起身施礼,但却低着头,眼睛不知道盯着何处。

    食味天手足无措,他既不修道,不能算晚辈。但这几天又把自己当做少依凡这伙人的一份子。

    更是见识了刚才照无眠的酒劲后,自己的心,无处安放。只好说了句‘要去后厨重新准备饭菜’,就把位子让给了照无眠。

    “好啦,好啦,闲话少絮吧!都坐下说,再让你们拜几次,恐怕少公子会比我先扛不住。”

    照无眠也不再像刚才一样游刃有余的寒暄,而是一本正经的坐在了食味天的位子上。

    “少公子,你难道没有察觉,眼前这一劫,便是你方才动用了我带与你之物的后果,亦或者说,是代价.....”

    “什么?什么叫用了你所带来之物的代价?咳~之前我就说过我何德何能拥有它。现在看来你这是挖了个坑给我啊!”

    听了照无眠的话,即便现在少依凡身体乏力,说话费劲,即便再怎么显得成熟,心中也忍不住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

    不由得心肝生气,自内而外,犹然的声音比刚才高了很多,语速也快了不少。

    露凝霜和椿丫头则一头雾水的盯着少依凡,满儿却略有深意地看着照无眠。

    即便她看到过照无眠和少依凡的神魂在半空中有所停留,却也未曾看到照无眠给了少依凡何物,更无法理解他们二人口中的“代价”,又和现在衰老的少依凡有多少联系。

    “少公子莫急,这......”

    照无眠话未说完就被少依凡沙哑的声音打断。

    “你得为我,负责!咳,咳咳咳~”

    “啊?”椿丫头忍不住惊出声,一时间好像一个懂了很多的少女一般,突然听闻这样的言语,让椿丫头面红耳赤,手足无措了一阵子,险些将桌子上的茶杯打翻。只好故作回避,立即起身,说了声‘到厨房去看做的什么饭菜’,就匆匆去了后厨。

    剩下露凝霜,微微张着嘴,一时间思绪有些呆滞。

    “凡哥哥,你居然喜欢他?而且还......”说着,故意作出夸张的表情,指向照无眠。

    满儿以她仅有的对男欢女爱的理解,说出了表面不算完整,但听上去含义颇多的一句话。

    只是几个字,照无眠即便是定力再深,也不由的脸像被针灸一样,半边脸不自然的抽搐了几下。

    “在我交于你此物之时,应该已经告知过少公子;动用此物窥伺天机,必定需要一定代价。”

    “窥伺天机?!”露凝霜和满儿均是刹那变得谨慎,尽管心中所想不同,但都闪过两个字“宝物”。

    只是露凝霜在有限的认知里搜寻着,符合‘窥伺天机’四个字的宝物有哪些。

    而满儿却在意的不是什么宝物本身,看着苍老的少依凡,联想着刚才听到的那四个字,似有些凝重,却又掺杂着些轻蔑,任谁也猜不透她此刻所想。

    少依凡平复了一下心境,缓慢的眨了下眼睛,再次睁开时,已不再像刚才说话那样带着些许激动。

    “如果我说,之前并不是自己主动用的天机谱窥伺什么所谓的天机,你信么?”

    说完,少依凡倒真像一个老辣的对手在谈判一样,面带微笑,神情自若,双目放光一般,直直的看着照无眠。

    少依凡的确没有要在满儿和露凝霜面前隐瞒天机谱的意思,但满儿和露凝霜听了天机谱之后,也只是一个恍然,显然,在各自的认知里,都没有听过什么所谓的能够‘窥伺天机’的天机谱。

    但却都对少依凡和照无眠的对话产生了好奇,打算静静地当个听众。

    满儿干脆双手托腮,微微晃悠这脑袋。露凝霜则给少依凡和照无眠添上了茶水,俨然有几分忠实听众的样子。

    照无眠看了看满儿和露凝霜,又看了看少依凡。

    微微叹了一声。似乎是确定了此二人,可信,并且不会对少依凡拥有天机谱这等事外传之后,才打算开口。

    “信!为何不信?天机谱本就是有意识之物,选择少公子是天机,让少公子看到的也是天机,若他主动让少公子知晓的,即便不是天机,那也一定远非常人所能知晓。”

    照无眠稍作停顿。

    “但既然刚才你我一同回来之后,恰巧有修妖对你出了手,这足以说明,不该巧合之时的巧合,就是你需要付出的一种代价。

    这种代价,对于拥有天机谱的你来说,每窥伺一次天机,都有一次‘现世劫’,劫的威力和影响越小,触发的时间就会离你使用天机谱的时间越短,劫的威力和影响越大,就会离你使用天机谱的时间越长。

    短则一刻钟,长则数十载,取决于你看到了什么!

    之所以我会知道,并告诉你这些,难道你心里会没有猜测?”

    照无眠似乎刻意将后面要说的话没有立即说出口,既想再看看这未来青月宫少宫主的悟性,也想看看他心里是否已经有了相应的觉悟。

    要知道,仅仅不到一天时间发生这些事,缺少足够的心智和韧性,没有多少人能够承受。

    少依凡端起眼前的茶杯,用尽力克制可依然有些颤抖的手,端到嘴边慢慢喝了一口,让自己暂且停住了咳嗽,声音变的比刚才略微浑厚的开口。

    “天机老人,最长的一次劫,历经多久才至?”

    “一甲子!而且,是特定空间内的一甲子。算一算,相当于人间八十一年。”

    闻言。少依凡略显失望的摇了摇头。

    回到人间已有时日,以为自己登峰造极的‘天命阴阳术’,可以算出父亲母亲等人的所在,却一无所获。

    如今得天机谱,以为能窥天机之物,却又代价如此高昂。

    且不说修妖的噬术让自己的寿元远不足五年,就算没有这一劫,又如何有自信,再凭借天机谱找到父亲之后能找到母亲,找到母亲之后,再找到九儿呢......

    未入道,自己终究,只是个凡人么?

    而且还是个,活不过五年的老人。

    照无眠毕竟道行匪浅,似乎看出了一部分少依凡的心事。

    “是定数,也是变数吧!少公子虽算不上正式入道,但其实早已算此道中人。

    而你的劫,因由你起,果由你生,我即便早就知道,也不能冒然帮你。否则,一劫生两劫,两劫再因果。不历千劫,岂有本我。”

    “我,知道......”话从少依凡嘴里说出,任谁也听得出其中的不甘,饱含着思念,甚至是愤怒、愧疚、期待。

    “哎,好啦好啦,这气氛搞的这么沮丧。

    又不是出家当和尚,追求六根清净,四大皆空。

    既然天机谱会交到你手上,并且主动让你看到了一些东西,那自然表示你会逢凶化吉,百无禁忌。这么强的主角光环照耀在你的头上,谁知道了都会羡慕嫉妒恨的好吧。

    之前我一本正经的虾扯蛋,还不都是因为临行前老人家千叮万嘱,让我在你面前装装样子......结果,我这酒也不敢喝醉,话也不敢乱说,喘了个大气还把门窗弄坏,惹的姑娘不高兴。造孽,简直造孽啊!”

    一连串跟醉汉照无眠的衣着十分搭配的话,快速的刺破了少依凡几人的耳膜。与之前格格不入的画面呈现在少依凡眼前。

    照无眠放荡不羁的打着酒嗝,左手挖着鼻孔,右手扣着左脚脚趾,哪里还寻的见方才那口中全是道理的高手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