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话 将心比心

    更新时间:2018-05-20 06:00:00本章字数:3009字

    见少依凡几人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照无眠才嘿嘿露出一个讪笑。

    “都看着我干什么,我该说的已经说完了。还是说你们没见过我这么爽的样子,哎呦呦呦呦,果然这脚丫子还是不穿鞋爽......”

    露凝霜见状,掩嘴轻笑。

    自知不是很礼貌,但为了缓解氛围,露凝霜也完全颠覆自己假公子,彻彻底底的在少依凡面前,释放出了真正的自己。

    满儿将一只手放在少依凡手背上,探查了一下少依凡的情况。

    不知不觉间,她反倒也相信了照无眠的那一番看似不正经的说辞。

    即便是少依凡,此刻也微微轻松不少。

    黑暗中的每一缕光,都会因为刺眼而引人注目。

    注目之后所带来的,也正是此刻心里所缺少的。

    也就是愣了愣神的功夫,照无眠起身抓起了一坛酒,边喝边摇晃的离开了大堂,不知去向。

    只有身后一句话,渐行渐远:“公羊治教出的徒弟,为何不敢给自己算一卦?”

    幡然醒悟的少依凡,左手掐了几个花诀,几根手指上不断有蓝色的光芒蒸腾而出,时而明亮,时而灰暗,最后再少依凡收手的刹那,亮光猛然增强。

    紧接着,少依凡嘴角露出了欣喜若狂的笑容。

    满儿和露凝霜,相视之后,有默契的松了口气。

    正在此时,门外不远处,之前追出去的秋藏冬,快速的进入了三人的视野。

    时间,总是忽快忽慢。慢的时候几息间生死,快的时候几个时辰也平淡无奇。

    不觉间,阳辰已薄西山,街面上逐渐亮起了星星点点的灯火,许是白天客栈内动静太大,很多普通百姓,犹在噩梦中不敢清醒。

    自秋藏冬空手而归后,几人也只是在食味天的饭菜做好之后有过几番片刻的交流,却也没有给少依凡什么实质性的建议。

    即便西华山和岐山如今底蕴不足,但像秋藏冬这样的老骨头,总还是有几分见识的,之所以空手而归,是因为自逆次元归来,实力大跌,而且护身花灵无法唤出。

    本想着回来再出良策,尚未开口,就被少依凡阻止,几人也只好个怀心思,到楼上客房歇息。

    只留下食味天和之前不知躲到哪里去的店小二,再新上的灯火中,修葺着大堂的门窗......

    客栈里之前发生的一切,犹如耳边的风,眼底的云,容易被平常人记住,却在少依凡几人心里掀不起波澜。

    这一两年来各自的经历,使得这几人,在此刻有了相对地放松。

    ......

    咯吱一声,客栈三楼,天字甲等五号的房门被人从里面轻轻拉开。

    一只绣着花草的精美鞋子,带着半截光洁无暇的玉腿跨出了门槛。

    随后是粉色为主蓝色为辅的褶皱短裙,勾勒出纤细的腰肢。

    丰满的上围在心形领口,缀花肩带的映衬下,散发着特有的氤氲之光。

    没来得及看清脸,此女一个华丽地转身,只留下了裸露一半的美背,在自然垂落的几缕长发中,与头上玉簪的光泽,交相呼应。

    女子再次转身时,双手交叉抱在胸口,原地来回踱步了几次,才一咬牙,带着一抹羞红走到走廊尽头,然后右转,不见了身影。

    ......

    “咚”的一声,椿丫头的小拳拳猛然砸在了秋藏冬胸口。

    “秋映椿!没大没小,爷爷平日里让你吃好喝好,不是让你反过来打我的,何况你这丫头还偷袭老头子我,回去我一定让你爹严加管教!”秋藏冬的心神以及视线,都被椿丫头一拳拉回了天字甲等八号房内,继而故作生气地就要呵斥椿丫头。

    “爷~~爷,小椿即便平日没大没小,却也比不上你今晚为老不尊吧!枉我从懂事起,您在我心里的高大形象与日俱增。谁曾想,就在您的光芒将要闪瞎我双眼的时候,居然发现您老人家还好这一口?”

    椿丫头故意嘟哝着嘴,双手叉腰,装作大人揪住小辫子一样,若有其事的看着趴在门缝上,还没直起腰的秋藏冬。

    “防贼防狼,还得防师傅,我一定要告诉霜儿姐,让她以后离你远点,哼!”

    秋藏冬直起身,对着椿丫头,收敛起了方才的浪荡形象,清了清嗓子。

    “我只是,从小到大习惯了霜儿这丫头穿男装,未曾想过她会......额~穿着如此暴露的女装。

    所以难免会,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多看了几眼.....”

    尽管如此,秋藏冬脸上还是依旧难掩的尴尬。轻轻摇了摇头,不在理会椿丫头。

    走到自己床边,盘膝而坐,拂尘一甩横在双腿上,闭目入定,继续尝试与自己护身花灵重新建立沟通。

    此刻的秋藏冬,心无旁骛,全然没有了方才的姿态。足见这份拿捏,心性之坚。

    “将吾心,比汝心。”六字说出,便不再言语。

    椿丫头仿若听懂,又好像不太懂一般,却也就地盘膝,紧闭双目。

    ......

    露凝霜时而蹑手蹑脚,时而步伐不一,可还是走到了二楼,地字乙等一号房的门口。

    就要抬手敲门,却听到房内传出少依凡依旧苍老的声音。

    “进来吧!正好也有事请露姑娘帮忙。”

    即便此刻少依凡心念没有笼罩这个客栈,但自己房间周围,还是尽收心底的。

    露凝霜准备敲门的左手微微一颤,收回了一些。

    右手拿着的小盒子尽管不知装着什么,可方才却也明显捏紧了片刻,之后猛然放松,显然是怕一个不慎,毁了盒中之物。

    犹豫了一下,深吸一口气,再呼出。露凝霜缓缓的推开房门,看见了靠窗户的桌子旁,少依凡和满儿面对面坐着。

    少依凡没有梳理脱落到无法再束起的白发,但却换了一身即便在门派中,也很少换着的正装。一件淡紫色面料做成的长袍,领口是一掌宽的白色绸缎。

    八个烫金的卦位依次紧密排列着,犹如活的,总是在不经意间变换着顺序,袖口两尺余,袖边上,数个黑白相间的阴阳鱼眼呈祥云状,随着袖口被拉伸。

    而最引起露凝霜注意的,一个是用红绳系在腰带自然垂下的月神玉,另一个则是,穿在少依凡脚上,一黑一白的靴子。

    “坐吧!”少依凡没有看露凝霜,右手玩味地端着一杯茶,眼睛看向窗外的无尽星空。

    似是要从这亿万星点中,看到什么,又或许是今夜没有月亮,才使得少依凡的思绪,不得不寄宿在这璀璨的群星里。

    露凝霜坐在了少依凡和满儿之间,对着窗户的位置。

    然后小心翼翼将那个有几分精致的小盒子,缓缓放在桌子上,又慢慢推到了少依凡跟前。

    少依凡依然望着窗外,没有言语,没有回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露凝霜急躁的心,欲使她正要开口。满儿却抢先将盒子拿到了自己手里。

    看了看,又闻了闻,没有露出太过明显的神情。

    “这里面的药丸,也还算有几分灵性!不过对于凡哥哥的身体,起不到多少作用的哦~”

    满儿说完,直接将盒子放到了露凝霜面前。

    闻言,露凝霜心里咯噔。原本以为,这灵族独有的“三色元灵丹”,怎么也能够让少依凡的身体恢复一些,但听到满儿的话,瞬间又被拉回到绝望的心底。

    “这已经是,岐山能拿出的最好的,丹药之一了......”

    露凝霜如鲠在喉,剩下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只有她心里明白,这三色元灵丹,是她在唤灵池洗礼后因为自身天赋较好,而被灵族赠与的灵丹,也是目前岐山在修行、恢复方面来说都是最好的丹药。

    而现在,自己的心,显得如此无力。对于救了自己的少依凡,帮了自己的少依凡,亦或者是几次三番戏弄自己的少依凡,这一刻的自己,都显得微不足道。她不知道自己这说不清楚的心绪是怎么了,但现在只是希望自己能帮到他,能看到他恢复那年轻的容貌......

    “这丹药,我收下,就当露姑娘心意送到。从此,你不欠我什么。”

    说着,少依凡放下了手中的杯子,转头看向了露凝霜。

    可是这句话听在露凝霜耳中,却显得一瞬间自己和面前的少依凡遥不可及。

    露凝霜明白其中含义,可却没有像世俗女子一样,哭诉、祈求、自怜。

    露凝霜知道,自己,失恋了。亦或者说,自己从未真正走进少依凡眼中,更不用说心里。

    少依凡并没有客气,心底默念“混元初开”,随手将这装有三色元灵丹的盒子,收进了混元珠。

    “我知露姑娘心意,但少依凡,这些年,心中仅有一人。即便之前发生的种种,也丝毫没有让我忘却初心。”

    露凝霜沉默片刻,还是鼓起勇气:“凝霜不敢奢望少公子现在就接受我,但我希望有生之年,不再听到少公子的拒绝。”

    连露凝霜自己都没想到,两句话,自己的眼里泪花打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