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话 惊天的豪赌

    更新时间:2018-05-21 06:00:00本章字数:3048字

    就在此时,露凝霜咬破右手食指,用流出的鲜血点在眉心,鲜血仿若被吸收一般不见。

    一息之后,露凝霜眉心闪现的血色灵族印记,蜕变成了含苞待放的花蕾,之后再次隐没。

    “爱本双人事,情可一人痴!凝霜今日花灵守宫,不入情道,此花终生不开!只希望,少公子以后,别再叫我露姑娘,叫我凝霜......”

    露凝霜的眼泪,终究是没忍住,一滴落在左胸之上,却并没有擦拭。只见泪落,未闻声哭。

    一旁有些懵懂的满儿,自己嘀咕:这,就是所谓的真心喜欢一个人吗?可为何又感觉难受......

    少依凡起身,背对这露凝霜走出几步停住,双手背在略微有些佝偻的背上,一时间也看不出在想什么。

    “哎~”

    “露~姑...凝霜,既然你心已决,我便不再刻意就是。”

    略作停顿后,少依凡转身看向露凝霜和满儿。

    “午夜丑时一刻,我希望你们二人,能在外帮我护法!”

    闻言,露凝霜很快调整气息,平缓的问:“护法?公子意欲何为?”

    回答露凝霜的不是少依凡,反倒是显得游刃有余的满儿。

    “当然是今夜,迎战那偷袭凡哥哥的修妖咯!”

    “迎战修妖?可噬术要到七日后才会最强,修妖今夜又怎会现身?”

    露凝霜一知半解。

    “那得问凡哥哥咯~”满儿表现出事不关己的样子,等待着少依凡给露凝霜解惑。

    “午夜丑时一到,凝霜就在屋外护法,不要让任何人靠近或者打扰。

    不管屋里发生任何事,切忌,不要进来!”

    “满儿,丑时一刻,将整间客栈与周围隔绝,不要让外人发现客栈内的异动就好。”

    “至于我,实不相瞒,我会利用一些特殊的手段,将这房内的时间向前推七日!

    既然修妖通过噬术间接与我建立了联系,那我就反其道而行之,主动利用时间使噬术催发到最强,并且让这修妖错以为,已过七日。

    那它自会前来摘取果实,我只要在这时候能够取胜,自然噬术得解。”

    少依凡简单安排后,将自己计划中可以说的那部分,缓缓道出。

    露凝霜惊疑不定,惊的是少依凡将时间推前七日到噬术最强的时候,以他现在的身体如何承受生命的急速流失,疑的是,少依凡要如何让时间提前七日?即便曾经对少依凡可以利用时间有所知晓,但也全然不会是时间任由少依凡摆布吧.....

    “少公子,可有把握取胜?!

    露凝霜略一思索,还是问出心中数个疑问中,最想得到明确回答的一个。

    因为只要少依凡有望取胜,则其他都不重要。

    “不足一成!”

    “公子,这......”

    还没等露凝霜说出阻止的话,就被少依凡沙哑,但充满坚决和力量的声音打断。

    “若我不主动出手,以我这副样子,七日后胜算不到这一成的一成。

    况且,这是我自身的劫。此劫不亲手了却,终究会成为未来的障碍。

    我知你好意,但也不用再劝。我要用我这仅剩不到五年的寿元,来一场惊天的豪赌!”

    听着少依凡的话,露凝霜没有再言语。

    但是担忧之色写在脸上。尤其是听到“不足五年的寿元”,露凝霜更是眉目紧促,不由自主的站起身,走了几步。

    “凝霜相信公子,愿为公子献绵薄之力!”

    “那有劳了!戌时之前,能否准备妥当?”

    满儿再次抢在露凝霜前,以调皮的口吻说道:“满儿随时可以。满儿,还等着给凡哥哥多生小猴子呢。”

    露凝霜开怀一笑,看到满儿的样子,心中多了几分释怀。

    也说不清是是因为满儿小小年级说要生小猴子,还是因为这样单纯的相信着少依凡。

    也许在露凝霜心里,自己在少依凡面前,正缺少这种露骨到天真呆萌的直白。

    待到满儿和露凝霜关好房门离开,少依凡盘膝而坐,以纳音法告知客栈里众人,戌时之前关好门窗,待在自己房间里,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踏出自己房门,更不要靠近少依凡所在的地字乙等一号房。

    ......

    戌时,客栈内。

    天字甲等八号房房门紧闭。房内的秋藏冬和椿丫头,得知少依凡意图,此刻盘坐调息,静候佳音。

    对面天字甲等五号房,房门同样紧闭,可此刻露凝霜本人却盘坐在二层地字房走廊口,离少依凡的地字乙等一号并不远。

    一楼的除了大堂,以及少量雅间之外,人字客房并没有几间。

    店小二和食味天,也在修理好门窗后,在人字房随便找了两间,管好门窗到头入睡。而其实,二人被秋藏冬施法,五个时辰之内,就算被人大卸八块也不会醒了。

    满儿光着脚,站在客栈门口的石板上。背后客栈的门窗紧闭。

    因为不需要修炼,满儿并没有像其他几个人一样盘膝而坐。

    左脚上的银色脚链,带动着三个小铃铛,随着因为无聊而来回踢动脚丫子,传出一阵阵清脆的声音。此时的满儿,上身穿着刚过肚脐的浅蓝色短袖上衣,下身穿着不及膝盖的宽松短裤,双马尾由两根简单的红绳扎着,分开像两侧自然垂下,发梢及腰。

    若是旁人看到此时的满儿,多数会认为满儿不够矜持,缺乏教养,小小年纪衣着不检点。但其实,只有满儿心里觉得,穿什么无所谓,重点是护得凡哥哥周全,这样穿最方便。

    地字乙等一号房,房门同样紧闭。露凝霜会不时的侧过头,想看一看房内有什么动静,可房间内从她出来之后就一直沉寂。

    地字乙等一号房,是少依凡刻意选的这一间。

    因为这里只有这间房,在丑时占地利,可据天时。而且这间房最靠近客栈外围,万一有什么不测,可以将影响降到最小。

    少依凡静静盘坐,双手掐诀分别置于两腿之上。双眼微闭。

    “如今已到戌时,可我除了能凭借‘时源碑’将我周围的时间提前七日,但却想不出还有什么能力克噬术的手段。

    只剩不到五年寿元,恐怕还没让九取出手,自己就先力竭而亡;我自身修得的功法,不管是天命阴阳术,还是剑法,都不可能通过攻击自己而中断噬术;阴阳眼?

    可在修妖出现之前,我要如何对自己使用?天机谱尽管我不知道具体还有哪些用处,但以目前的形式和自身状况,怕是排不上用场了.......”

    少依凡心里暗自盘算着,其实他说给露凝霜的那一成,也不过是因为用天命阴阳术给自己算了一卦之后,看到的是“逢凶化吉”。

    车到山前必有路,还是开始吧。

    少依凡没有在房间周围不下任何禁制或者类似结界的东西,不仅仅是因为他没修行过相应的功法,施展不出,也是因为,一旦放出“时源碑”,可能周围的时间改变,会使得禁制消失或损坏。

    与其如此,只能安心的将外面交给露凝霜和满儿了。

    “时源碑,出!”少依凡两手掌心相对,左手掐诀向天,右手掐诀对地。

    手背上五花其中一片花瓣亮起,灼热的刺痛感,撕扯着少依凡如今皮包骨的手背。

    不经让少依凡感觉,以现在的身体,放出时源碑都是如此,强行改变自身时间引发噬术,自己又如何承受?

    黑色的时源碑,像从少依凡手背挤破一般逐渐漂浮到不远处的上方,随后在少依凡的催动下,逐渐变大再变大,直至有三尺大小时,才停在上方。

    此刻,不论是房门外,还是客栈外,都没有丝毫波动。

    只是满儿盯着二楼的方向,注视着少依凡房间里的一切。

    少依凡吃力地深吸一口气。

    “时源碑!拨动时间!”

    话落。就像一块黑色石头的时源碑上,三道痕迹瞬间绿光大盛。

    时源碑一次“嗡”的振动之后,表面上泛起一层淡淡的白色雾气,随着雾气自碑上流下,黑色石碑上犹如一层壳状的透明薄膜,不断向外扩张。

    透明的壳状薄膜,推动着周围原本属于这个房间的时间不断碎裂。

    渐渐的在时源碑周围,形成了一个内部透明壳构成的圆球,紧挨着圆球的是闪着淡蓝色亮光的圆球。

    就仿佛代表时源碑自身的时间,硬生生的推着周围的时间向外扩散,只是这个速度,并不是很快。

    少依凡再次发力。

    猛然间,外部淡蓝色的球体好像无法维持这种缓慢的平衡,“嘭”的炸裂。时源碑自身的时间刹那间向客栈外冲去。

    一层透明光膜,半息不到功夫席卷定州城,之后是诸国,整个地辰星,并先后打破了金辰星外的淡金色时间膜、水辰星外淡黄色时间膜、火辰星外淡橙色时间膜,之后的木、土、天、海、冥辰星外的时间薄膜,也瞬间被击碎,消失殆尽。

    这一瞬间,阴阳域除了阳辰星外,其他几颗星辰的时间,都和地辰星,也就是人间的时间,一起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这半息的时间静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