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话 我还欠你的

    更新时间:2018-05-22 06:00:00本章字数:3143字

    人间,时间静止了半息。这世间的一切,在失去时间的时候,都定格了。

    不论是马嘶牛鸣,深巷犬吠,还是花鸟鱼虫,山涧流水,就算是生活在各地的很多普通百姓,也在这一刻如同蜡像一般。

    在这人间,也就只有后道四山,以及诸国内一些实力高深者,有过刹那愣神,之后更是眼中精光爆射,眼露贪婪。

    客栈外,满儿依然望向少依凡的方向,微微动了动嘴唇。

    客栈内其他人,包括露凝霜在内,全都在这一刻静止,只有秋藏冬、椿丫头、露凝霜各自眉心的灵族烙印,闪烁着护主光晕。

    “停!”

    不知道是满儿对少依凡说了什么,还是少依凡一息后自已意识到不妙,立刻使得时源碑将时间影响范围,缩小到自己房间大小。

    这才使得除自己房间以外的人间、阴阳域的几颗星辰时间,不再受到时源碑推动。

    露凝霜恢复知觉,但却并未觉得发生了什么,只是再次朝少依凡房间看了看,继续当着门卫。

    时间静止的房间里,少依凡正尝试着使得房间里已经静止的自身时间,向前一个时辰一个时辰的加速。

    由于时源碑将房间内外的时间完全隔开,少依凡无法感知房间外的一切,自然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理会。

    因此他并不知道,放出时源碑,打破这世间的某种时间平衡,也即将打破阴阳域的某种平和。

    就在少依凡自己房间内时间向前加速了一小时,而房间外只过了两息功夫时,客栈外的满儿,像四周远眺了几次,又抬头,向星空中几处很远的地方凝视了数次。

    嘴角邪魅地一笑,眼中血光一闪既逝。

    人间,后道四山只有西华山、岐山没有动静。

    蜀山、青城、以及诸多势力均派出了长老级的人物,循着少依凡所在客栈的方向,或御风,或驾雾,或神行,或遁地而来。。。。。。

    地辰星外。

    “阿弥陀佛~时间乱,浩劫起。

    师弟替住持师兄走这人间一遭,愿我佛慈悲,普渡有缘人。”

    “人间,啧啧啧,若真有这等时间重宝,定要为妖王陛下取来!”

    “哼,又是人间!不管是法宝,还是妖孽,乱我仙界时间法则,当诛。

    列位仙友,我东华,就亲自会上他一会!徒儿,你随为师一起。。。。。。”

    “又被东华抢先,看来此等重宝着实烫手哦~”

    而木辰星上绿光阵阵,之后又归于宁静,既没有身影飞出,也没有话语相授。

    天辰星、海辰星、冥辰星显得同气连枝,死气、尸气、魔气翻滚后,各自飞出一波黑袍照脸,看不清身形的东西,向地辰星飞去。

    而土辰星上,血流成河,兽骨遍野,自然也无问津之意。

    离地辰星最近的青月宫内,天机老人缓缓起身,对着少司月道:“撤掉护界大阵!让这群贪婪的家伙过去。你亲自筹备封道大典,广发邀请,届时让各界前去观礼。”

    “是!”

    。。。。。。

    客栈,地字乙等一号房内。

    少依凡逐渐御使时源碑,加快房间内的时间。

    时间刚刚刚比房外快十个时辰,少依凡猛然喷出一口黑血,还夹带着三颗自然脱落的门牙。

    咳血声夹杂着牙齿掉落在地上的声音,使得门外不远处的露凝霜感觉,此刻少依凡必然经历着身心双重煎熬,不由得起身,望着少依凡房间祈祷,不要有什么意外。

    房外一刻钟,房内时间比外界快一日。。。。。。

    少依凡双手更加干瘪,指甲变长,头发只剩屈指可数的几根还扎在两鬓,双眼光芒开始暗淡。

    房外两刻钟,房内时间比外界快两日。。。。。。

    少依凡咳出两口黑血,甚至夹杂着部分内脏。

    指甲已有一尺多长,甚至变成黑色,有黄色妖气缭绕。

    房外三刻钟,房内时间比外界快三日。。。。。。

    少依凡已没有咳血的力气,嘴角留着刚才自然流下,已经显得有些干涸的黑色血迹。

    手上、脸上的皮肤呈现黄褐色,一块块的皲裂,浅处黄色液体流出,深处清晰见骨。

    房外一个时辰,房内时间已经到了第四日。

    与此前不同的是,第四日伊始,原本被少依凡喷在地上已经干掉的黑血,化成一撮撮粉末,闪烁着黄光,在与盘坐的少依凡胸口平行的位置,逐渐凝实成一颗拳头大小,黄红色光芒不断交替的球体。

    身体上的疼痛,早已麻木。或者说,这种肉体上的疼痛已经无法通过重伤的经脉,传递给少依凡的神魂。

    而意识已经退守魂海的少依凡,也只能勉强维持身体不会分崩离析。

    房外一个半时辰,房内时间到了第五日。

    少依凡的身上,除了穿在外面的淡紫色长袍还算完整,露在外面的头和手,已经看不到有丝毫生机。

    手若干尸,脸像骷髅,只是还有几块的薄弱蝉翼的深褐色的皮,勉强盖在基本是骨骼的脸上。

    已经找不到眼睑,深陷的眼球看不到眼白,到处布满黄色纹路,甚至瞳孔,也在由黑转黄。

    纵观全身,散发出阵阵腐臭的同时,黄色的妖气从七窍不断冒出,被牵引向身前的黄色球体。

    而黄色球体好像逐渐有了生命一样,随着吸收妖气越多,黄色光泽越明亮,甚至产生了“砰砰砰”的心跳。

    而少依凡那微弱的心跳,几乎,停止了。

    魂海内的少依凡,几乎已经感受不到了自己的身体,也无法再让四肢,哪怕是眼睛有丝毫活动。

    但他却依然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时源碑,仍然在被自己调用魂海内力量催动着。

    尽管剩下的这两日,对自身来讲越来越难,但少依凡发现时源碑不是靠肉身力量来使用,继续赌下去就还有希望。

    房内时间到了第六日,房外,已经整整过了两个多时辰。

    少依凡肉体上的生机基本消散了,若说还有,那么不到五年的寿元,如今剩下不到一天。

    魂海内少依凡的神魂,端坐在魂海上方,已经出现了大幅度的衰老,不再如昨日那般即便肉体衰老,神魂依旧年轻。

    客栈外的满儿,已经背过身不再看向二楼的少依凡。

    几乎要风化的尸骨,不符合满儿对生命的审美。

    可是少依凡的神魂呢,如今也要油尽灯枯,那在风中摇摆的仅剩不到一天的生机,断断续续。

    都快使得满儿有些感受不到,这脆弱生命的美好之处了。

    房外已是午夜,还有半个时辰丑时。

    只有神魂还有意识的少依凡,全力调用力量,终于在丑时一刻,房内时间到了第七日。

    少依凡那严格意义上已经不能算身体的身体,骷髅脑袋耷拉着,只剩眼珠完全成了闪着黄光的发光体,其中一只,还直勾勾的盯着前方,比拳头小了一圈的黄色肉球。

    魂海内少依凡的神魂,也基本上成了肉体第五日的样子,只不过神魂虚虚实实,还能看到淡淡的红光流转,显得并没有那么狰狞。

    就在此刻,那黄色肉球再度缩小一圈,光泽更胜之前,少依凡那具“尸骸”上的妖气前所未有的浓郁,犹如实质一样奔腾着涌向肉球。

    肉球上逐渐出现裂缝,漏出的繁盛的黄光洒向地面,竟然形成了一个有一张桌子大小,布满繁杂咒文的圆形法阵。

    紧接着,肉球上裂缝继续变大,圆形阵法光芒充斥这个房间,使得客栈为之一振。

    露凝霜紧张的手心捏出了汗,向前迈了两步,随后又退了回去。

    与此同时,客栈外的满儿,已经无法从少依凡那里再分享哪怕一丁点生机。

    原本白皙的肌肤之下,墨色的漆黑逐渐取代粉嫩,光着的脚丫子所踏过的地方,都会空出一块形似脚丫的坑。

    而这,已经是满儿再无法从少依凡那里获得生机后,尽力控制自己,所能做到的极限。

    “少依凡!你必须活着,我还欠你的~”一边嘴上轻轻说着,娇小的身子一边原地腾空,缓慢升起。

    扎起的两个马尾,自然而然解开,红色头绳慢慢掉落在地上。

    黑色的长发无风自舞,脚链上的铃铛越响越快,声音越来越大,直至满儿立于客栈上空时,铃铛声戛然而止。

    “虚能流转,绝!”

    整座客栈四周,不管是地下,还是空中,骤然伸出数十条碗口粗细,墨黑色的锁链,不断围绕着客栈徘徊、盘旋,呈现虚空球体形状。紧接着,客栈尽然被从地面垂直拔起,不断随着满儿升空。升高的过程中,锁链回旋的速度不断加快,其上不断涌出墨黑的符文,一股不属于这个天地的气息骤然铺开。

    而满儿环视四周一圈,盯着已经在数息间从人间各处赶来的高手,眼眸变成墨黑。

    同样晦涩生僻的字符,从眼中像泪水一样流出,逐渐爬满全身。。。。。。

    满儿,再也不似那个看上去水灵的丫头,更与少依凡初次见到时有着诸多不同。

    自停止从少依凡那里分享生命开始,本身就不属于任何一种生命的满儿,就已经在心底里,彻底抛开了那些刻意的伪装。

    装作有“七情六欲”,有“做人原则”,有“行事底线”,有“道德良知”,甚至有疼有痒。

    之前那些刻意效仿的,都只不过是因为,她从少依凡的三滴血中得到了“善良”“温柔”和“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