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话 我叫少满儿

    更新时间:2018-05-23 08:00:00本章字数:3114字

    从与少依凡相处的时光中,发现了那些,无数岁月里自己都不曾拥有过,听不着说不出摸不到,但却可以让自己空灵和畅快的东西。

    而这一刻,在面对周围这些自以为很强很了不起的肉体凡胎时,摒弃束缚自己枷锁的满儿,能为少依凡做的,就是让这方养育了少依凡的天地,少受些折磨。

    满儿下方那些围绕着客栈不断回旋的黑色锁链,此刻也已经被密密麻麻的符文覆盖。

    就连锁链之间原本还可以看见客栈的缝隙,这时也已经完全消失殆尽。

    不断出现的各势力高手,或凭空立在空中,或驾驭法宝在离满儿还有很远距离的地方绕着圈子。

    甚至还有遁地而出的只是站在远处的树梢和屋顶上。但无一例外的,都只是暗自提起十二分戒备,凝视着满儿,而没有立马出手。

    任谁心里都清楚,眼前这各来路不明的妮子所展示出来的功法,他们闻所未闻。

    何况,之前所能感知到的那件能够“掌控”时间的重宝,此刻竟然无法察觉。

    另外,就算自己最先出手得到宝物,也难免会被其他势力的人围杀,得不偿失。

    。。。。。。

    “奢比尸国大国师、比丘王朝锦亲王、东盛王朝司空老儿、西藩一干人等,今夜这里好不热闹啊!

    岐山和西华山实在没什么派的出山门的人物;南诏已亡,沙陀战乱,想必离这里不远的纪国,也只是伺机而动吧!”

    说话的是一个一身白袍的老者,站在一柄悬空的剑上,金色花纹游龙戏凤,左手揪捋着八字胡,右手随意的背在身后,花白的头发束起,头顶发簪穿过头冠,头冠上的八卦图案,间接的表明了此人乃蜀山之人。

    他身后,还站着同样身穿白袍的三人,不过年纪要轻一些。

    “徐师兄几句话畅谈天下局势,透彻,透彻啊!蜀山既与我青城山同为后道四山,以师弟之见,今夜联手夺宝,日后共同参悟,才是稳妥之策!”

    一身蓝色道袍的牛鼻子道士,看上去中年模样,单脚点着,竖立飘在空中的拂尘之上。

    眼里闪过一抹阴狠,扫视四周之后缓缓开口。

    然后向身后二人悄悄意念传音,示意随时准备动手。

    “臭道士,当真以为我东盛无人?”

    “青城山辱我奢比尸,是打算交恶么?”

    “就是,我西藩何曾把你们放在眼里!”

    “我西藩。。。。。。啊,呸”

    “。。。。。。”

    一时间周遭其他势力之人,你一言我一语,各自嘴上谴责蜀山和青城上目中无人,实则心里在盘算,一旦发生混战,要如何先下手,怎样才能在留有退路的情况下,博得那抢到宝物的一线机会。

    而就在此时,之前只是注视着周围的满儿,周身符文黑芒大盛,不断有靡靡之音自满儿向周围扩散开来,沿着之前周身放出的气息,快速将定州城淹没。

    “看来宝物就在你身上,交出来保你不。。。。。。”

    青城山老道话未说完,就被他口子的蜀山徐师兄打断。

    “不好,暂退!”

    可是,任他们自认为实力高强,能够在这人间随意进退。

    却因为心中惦记的时间宝物,而忽略了眼前这个,只是类似于走火入魔而气息惊人的小丫头。

    可是,真的能轻易走得掉吗?

    最先感觉不妙的蜀山老者,在急速后退的剑上,只感觉到脚下的御剑有些晃动,如飘在水面上的船,被左右晃动一般,前行的速度迅速变慢,甚至伴随着御剑的嗡鸣警告声,渐渐出现了停滞。

    至于其他人,实力并未达到老者的“养神境”,都是“入神”后期,施展各自的法宝或手段逃遁,现在已经开始向着身后的满儿逐渐倒退,犹如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吸扯。

    蜀山老者修行数十载,如今养神境界的他,放眼天下哪里不能去得,想着如今因为大意而要落荒而逃,他的道心,断然不允。

    “先放弃对这种莫名力量的抵御,任由它将我们吸扯到这小妮子近前,然后你等各自凭借领悟的时间之力化解,迅速祭出法宝攻其不备,现在也不是讲什么道义之时。留她半条命,不怕我蜀山拿不到宝物。”

    蜀山老者意念传音给身后三人的同时,心里还在暗自盘算:定是那小妮子动用了高深的时间之力。

    而之前向四周逃遁的那些高手,都几乎同时认定:蜀山老道故意借题发挥,造成一种危机来临的错觉,好让他们觉得抵御不了这股无形的力量,而全力逃离。。。。。。这样便能轻松拿下这小妮子,夺得时间重宝。

    索性,这些实力均在入神境的各路“大神”,都自作聪明的进行着伪装。

    有的好像块要逃出去时,又被拉扯回来,有的后退一段,又停下一段。

    整个定州城上空,就好像开始了一场滑稽的角力,不断有人远离立在中心的满儿,又不断沿着原来的路线后退。

    其实,殊不知,人老成精的他们各有打算,但现在的满儿仅仅是为了压制失去生命精华而导致的原质转变,根本还未曾对任何人出手。

    舞台还没搭好,演员们已经开始了各自的表演。

    现实,就是这么露骨。

    几息之后,众人好像都看出了彼此的路数,都嘴角带笑地相互张望。

    而这时,蜀山“养神境”老者和身后三人,已经开始大汗淋漓,大有支撑不住的意思,御剑开始不断向着满儿后退。

    一百丈。

    九十丈。

    七十丈。

    四十丈。

    十丈。。。。。。

    “啧啧啧~徐师兄啊徐师兄,奥斯卡欠你个小金人儿啊。演技爆表也不用这么卖力吧!,哎,我去!我可没你那么好的耐心。。。。。。”

    说时迟,那时快,距离满儿四十丈距离的青城山老道,同他身后的两个道士,齐齐收回拂尘,挎在上屈的左臂间,左手食指中指并剑向天,其余指头向下弯曲,口中开始振振有词。

    众人见势,都由群演变主演,各自施展手段,亮出宝物,齐齐向满儿攻来。

    而此刻距离满儿只有一丈距离的蜀山四人,猛然转身,在骤然停止的剑上,同时念出四个字:“时不我待!”

    四字出,四人周身迅速笼罩在紧贴着身体的淡蓝色时间薄膜内,而蜀山“养神境”老者的时间薄膜,明显比其他三人要厚上一些,光芒也亮上些许。

    “剑神,酒!”

    “剑神,痴!”

    “剑神,情!”

    “剑神,癫!”

    四人身后各自出现一个由纯白色光芒交织成的虚幻身体,按照各自念出的法诀,身后的虚神,或如酒鬼,或发呆,或癫狂,或妩媚。但却同时双眼爆射出两道蓝光,奔向各自手中的蓝色巨剑之上。

    四柄蓝色巨剑再次光芒暴涨,电光游走,齐齐劈向满儿。

    而此刻攻向满儿的,又岂止这四把剑。

    头顶乌云密布,自上空不远处的一个葫芦中,不断喷出厚重的云层,云层向定州外急速扩张。

    肉眼可见,夏国和纪国,眨眼间都在阴云下。

    云层中九条雷龙齐齐张口大口,丈许粗的紫色闪电向满儿的方向,扭曲而来。

    满儿下方是被“虚能流转”与周围隔开的客栈。

    而此时正下方不远处,一个金色的巨大八卦,正随着阴阳鱼眼的不断转动,八位上涌出大量的金色咒符,如触须一般向满儿伸来,大有撕天之势。

    空中数件法宝,各显其能。

    狂风大作,地面晃动屋顶瓦片不断向天空翻飞,树木连根拔起,甚至远处的半个山头,也被挪移而来,向着满儿的方向砸去。

    定州城内牛羊鸡犬,七窍流血躺在地上,数十万定州百姓大部分昏死,剩下的跪在地上,不断叩首再叩首,祈求上苍保佑。。。。。。

    一直立在满空中,沉寂的满儿。猛然间像失控一般,双手抓扯着头发,仰天一声大吼。

    “啊。。。。。。不,我叫,我叫‘少满儿’!”

    这一刻时间没有静止,空间没有停滞,随着满儿突如其来狂暴。

    定州城上方与“虚能流转”所隔绝的客栈之间,凭空出现了一块比定州城还大的圆形“黑镜”。

    奇怪的是,头顶阴云密布,众人借着雷光、法宝或其他手段的光亮。

    在这黑镜中,看到的却只有自己燃着生命之火的神魂,其余,空无一物。

    众人那看向黑镜的心有余悸,转瞬间就被莫名的自信取代:自己,就已经是这人间实力接近顶尖的存在了,何惧之有!

    可惜,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对手,究竟是谁!

    是那个刚刚疯魔一般,仰天咆哮,自称“少满儿”的小妮子吗?

    众人尽出全力,皆欲取满儿小命而后快。

    但随着满儿仰天大吼声音的传开,众人的攻击手段,反倒明显快了一些,先后带着磅礴的力量,倾泻在满儿这个看上去单薄的小身板上。

    最先劈在满儿身上的,是蜀山“养神境”老者的酒剑神的一剑,紧接着是其余三人各自剑神的三剑。

    四道蓝色剑痕所过之处的残影还停留在空中,但下一刻,让蜀山四人,乃至其余人等,惊掉下巴。

    似乎,疯魔一般的满儿又陷入了沉寂,没有躲,没有闪,任由所有的手段蹂躏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