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话 凝望

    更新时间:2018-05-24 07:00:00本章字数:3229字

    可当四剑依次命中满儿的同时,并没有看到满儿分崩离析,也没有看到鲜血四溅,更没有看到重伤跌落。

    而是那遍布满儿身上的黑色符文,犹如灵蛇看见猎物一般,疯狂的扑向了蓝色的剑刃,使得剑刃光芒骤减,裂纹逐渐蔓延至整个剑身,依旧没有丝毫停顿,并向持剑虚神传递。

    蜀山四人,大惊之下,就要口吐法诀收回虚神,可尚未见到成效,虚神嘭嘭嘭,接连炸裂。

    四人各自喷出一口蓝中带红的血液,强行稳在御剑之上。

    破碎的虚神,如散落的石像自行从空中坠落,但却在不久之后迅速变成漆黑,又再次分裂一般,化作无数黑色符文,像密密麻麻的黑蝴蝶,成群结队的迎向就要劈在满儿头顶的九道紫电。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快到这些自诩高手的众人,来不及思索。

    九道紫电瞬间爬满了黑色符文,紫光不在,威力不存,现在就犹如九根黑色的爬山虎一般,栓在九条龙的嘴里。

    原本腾飞的九条龙,此刻浑身犹如炭烧,龙鳞犹如撒花一般掉落,身体像被九条黑色的爬山虎牵引,缓缓下降。而放出乌云和雷龙的葫芦,挣扎了几下之后,也黝黑发亮,从空中坠落。

    下方金色的八卦阵所释放出的犹如触手一般的符文,也在此刻,绕过“虚能流转”所隔绝的客栈。

    结结实实的贴满了满儿全身。

    可还没等青城山三个牛鼻子老道高兴,这些贴在满儿身上的金色符文就迅速变黑,纷纷向下方的坠去。

    而那些尚未触及满儿身体的金色符文,依旧像飞蛾扑火一般,视死如归的涌向满儿。

    这样的景象,也只是片刻光景。

    待攻击满儿的其他法宝如数变成黑炭时,这场飞蛾扑火的戏码也就结束了。

    无数本来是金色,却在接触了满儿之后变成黑色下落的符文,远看犹如黑色的雪花一样触目。

    只是当第一片黑雪落在金色八卦上时,定州城上方的天地内,从乌云到黑镜之间,已经看不到了任何光亮。

    而此时,满儿好像没有了刚才大吼时抓狂的模样,双手自然垂落,散乱的头发遮挡住了脸。

    “夯~嗝~蕤~”

    满儿的嘴并没有动,也没有任何声音传出。

    但这三个晦涩难懂的字,却仿佛由满儿身体振动生成一般,种种轰击在受伤的众人神魂上,使得众人皆无法在凭借法宝或身法滞留空中,一阵恍惚,纷纷向着黑镜中自己神魂倒影的位置坠去。

    而这方天地内的无数黑色符文,不论是附着在法宝上,亦或者攀附在紫电上的,此刻听闻这三个字,如众生朝拜一般起起伏伏,也如翩翩起舞一般欢呼雀跃。

    紧接着,不论是漆黑的法宝,亦或是已经完全变黑的八卦,又或者凝固一般的雷电,缓缓下落的雷龙,都在刹那,

    随着无数符文,化作了黑色晶莹的粉末,形成一个巨大的旋涡。

    而满儿,就处在这个旋涡的中央位置。任由这些黑色晶莹的粉末,没入身体不见。

    满儿抬脚,直接出现在了黑镜中央,只有脚链上三个铃铛的声音,还在刚才所矗立的空中回荡。

    满儿抬起带着脚链的脚丫子,脚趾在黑镜上轻轻点了三下。

    黑镜的镜面却犹如水面一样,泛起了三圈涟漪。

    一圈。

    两圈。

    三圈。

    三圈涟漪触及到黑镜边缘,也只是刹那。

    待到第三圈涟漪触及到黑镜边缘,这一方天地的力量开始扭曲,空气开始粘稠,由物质和能量所诞生的生命,所产生的规则,开始前所未有的收缩。

    本还在下坠,早已有些神志不清的各路高手,在第一圈涟漪触及黑镜边缘时,瞬间修为全失;在第二圈涟漪触及黑镜边缘时,周身衣物以及血肉,被声声抽离,消散殆尽,只剩下森森白骨,撑着淡蓝色的人形神魂。

    第三圈涟漪触及黑镜边缘时,白骨散尽,只剩下蓝色的神魂轻轻的落在黑镜上,直至慢慢跪伏,都没有带起丁点波动。

    。。。。。。

    天上的乌云,没有散。定州上空的这块黑镜,没有消失。

    只是刚才各路高手拿出法宝时的光景,早已经不再了。

    巨大的黑镜里,跪伏在其上的各路高手的蓝色神魂,此时已没有了倒影。

    满儿也没有倒影。只有“虚能流转”所隔绝的客栈,在黑镜中,就如水面的倒影。

    客栈还是那客栈,门头的灯火还是那灯火。

    现在的满儿恢复了清醒,不再如方才那般,既要忍受压制本能所带来的折磨。

    还要让自己,不会因为失去与少依凡的生命联系而无法理智行事。

    所以,无奈的满儿,只能以现在所恢复的实力,强行开了“十原”的第一原。

    相当于她自身的天赋,也可以认为是神通。

    “夯~嗝~蕤~”三个字的含义,就好像是饥饿的人看见美食,肚子所发出的咕咕声。

    而满儿的身体,自然是把这个物质世界里,那些由物质炼化而成的法宝、虚神、以及施展出的功法什么的,都当成了食物。

    整个过程,就如同在黑镜之上的烹饪。

    以云为盖,以镜为锅。最后只剩下众人跪伏的神魂,在并不好吃的粘稠空气中,等候着满儿的发落。

    不知何时,红色的头绳,又出现在满儿手里,重新将头发从中间分开,有模有样的自己扎了两根马尾。

    待全身黑色符文褪去,白色的肌肤下,仍旧透着深邃的黑。

    全身上下没有丁点生气,可这种诡异的美丽,却依旧让人侧目。

    满儿抬起头,凝望着,客栈二楼的,地字乙等一号房。

    。。。。。。

    对于房内的少依凡而言,外界其实也只过去了片刻功夫。

    而盘坐在魂海上方的少依凡 ,这里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

    少依凡尸骸外的那颗黄色肉球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颗比鹌鹑蛋还小一圈的深褐色凝丹,其上六道黄色光晕萦绕,还有一道即将形成。而一旦这剩下的最后一道形成,也就意味着,少依凡的寿元消失,生命终结,成为永远的孤魂。

    此时,深褐色凝丹另一边,桌子大小的阵法上,同样盘坐着一个“人”。

    准确的说,是一具身材健壮,赤裸着蜡黄的上身,肌肉发达,线条清晰,满脸络腮胡的,短发男尸。

    男尸双眼紧闭,或者说根本没有睁开的能力。

    但却有着一个怎么看,怎么都鲜活如眼的伤口。

    胸口位置,一个触目惊心,活生生掏出心脏而留下的窟窿,此刻周围的碎肉正蠕动着,相互靠近,大有连接在一起重新将伤口愈合之意。

    男子身影下方,他的影子,时而从阵法上微微凸起,时而沿着阵法边缘徘徊,就好像有什么看不见的屏障,还再阻拦着他,拿到那颗已经快要完成七道光晕的凝丹。

    自始至终,他也没有发现时源碑的存在,也没有发现,这房间内时间的微妙变化。

    “快了,快了,快两百年,终于让大爷我等到了。七阴妖凝丹!服下之后,自此我便不再是修妖,而是真正的‘影妖’。哈哈哈~”

    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自少依凡的尸骸上传出。

    “你,是不是高兴的太早了!”

    体内,魂海上方。

    少依凡淡蓝色的神魂,犹如风中烛火,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

    可却在听到对面那男尸膝下黑影得意的笑声时,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使得魂海激荡的冷嘲。

    就在影子被这声嘲讽吸引,望向少依凡体内那微弱神魂的时候,异变突起。

    少依凡的淡蓝色神魂双掌合十,再两掌向不同方向旋转直至一上一下平方在丹田位置,然后缓缓分开,成诀印状,放在双膝之上。

    “天命阴阳术,人格,开!”

    “阴阳眼,现!”

    “道月,出!”

    原本魂海平静的表面,就像被强风吹皱。

    少依凡淡蓝色神魂身后,两轮道月分别出现在头顶上空十丈位置。

    淡蓝色神魂猛然睁开眼,一黑一白的眸子形成鲜明对比,但却感受不到丝毫实质的威压。

    紧接着双眼中各自出现一个血红色的“灭”字,隐隐的红光,透露出邪魅。

    在阴阳眼中“灭”字出现的同时,魂海顷刻间化作了血海,浓重的血腥味扑面,但却仿若充满了无限生机,冲着少依凡跃跃欲试。

    淡蓝色的神魂嘴角,突然露出了一抹诡笑。

    原本成诀印放在双膝上的手,猛然成爪,对着自己神魂模糊的眼眶,分别将阴眼和阳眼一把扣下,向着上方用力一抛。

    没有疼痛,没有鲜血,有的只是决然,是以命搏命。

    血海的鲜血似饥饿的猛兽闻到血腥,抑制不住地分成两股血柱,分别奔向阴眼和阳眼。

    但却在即将触碰到时,又微妙的被拉开了些许距离,如此几个循环之后,魂海亦或者说血海内的血,形成了两条血龙,在上方追逐着阴眼和阳眼。

    此时魂海的下方,空无一物,下方有如深邃的夜空,偶尔有细微的星点闪烁。

    阴眼和阳眼初始是无规律的闪躲,却在血海内的鲜血全部化成血龙开始追逐之后,在少依凡神魂正前方的上空,不断相互靠近。

    在相距十丈距离的时候,阴眼和阳眼围绕它们之间那条直线上的中点,画出了一个黑白虚影构成的圆。

    紧紧追在阴眼和阳眼的后的两条巨大血龙,沿着阴阳眼的轨迹划出了两个血色的弧度。

    却在阴阳眼相对旋转越来越快的时候,再也无法寸进,任由阴阳眼摆布,形成了一个以阴阳眼为“鱼眼”的血色八卦阵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