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话 拱手相送

    更新时间:2018-05-28 08:00:00本章字数:3188字

    “想不到堂堂真仙,也会躲在老人家背后狐假虎威?有本事你就下来打一架,别畏首畏尾的当个老鼠!”

    少依凡阴阳怪气,双目斜视,刻意挑衅着这个看上去城府不深,极易让自己情绪失控的青年。

    青年双拳紧握,背后背着的仙剑发出嗡嗡之声,似乎是感受到主人的情绪,只要主人心念一动,就会立马出鞘向下方飞来。

    但却由于之前两次被东华真君喝止,此时不仅没有说话,也没有立刻发作,而是怒目而视的盯着少依凡,似乎少依凡的一个微笑,都会藏满针对自己的刀剑。

    东华毕竟修为不俗,且人老成精,他自己清楚,作为真仙在人间冒然动手,势必会落得口实,引得青月宫和其他觊觎宝物的老怪物们极度不满。何况,是要对付下面这几个在他眼中,还都是娃娃的小辈儿,着实连动怒的必要也都省了。

    “小小年纪,伶牙俐齿!我这弟子,一心领悟剑道无上真谛,自然是心智尚未成熟。

    即便如此,他也是仙门之后,我东华的弟子,岂容你们随意羞辱!所谓不知者不怪,念你们年纪尚轻,修为不易。

    只要这女娃儿交出那件‘时间重宝’,以及你这小子的舌头。

    本主今日便放尔等安然离开,也省得有心人说我以大欺小,以强凌弱。”

    东华摸着并没有胡子的下巴,心中盘算着如何在不闹出太大动静的情况下,将时间法宝拿到手。

    说罢,看了看此刻下方有些诧异地看着自己的满儿。

    又盯着一脸邪笑的少依凡,一时间心中又想不出哪里不对。

    东华身后的青年洋洋得意,微微抬头,有些斜视下方。

    趾高气扬的样子,分明是因为师尊这番话开始了无限意淫。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

    少依凡猛然抽了自己三个嘴巴,随即匍匐在地,顺手放出“时源碑”,将巴掌大小的碑双手捧过头顶,一脸谄媚奉承之意。

    不明所以的露凝霜,在看向匍匐在地的少依凡时,恍然间有一种错觉:莫非,我看错人了不成?

    可却在满儿淡定自若的眼神中,看出了一抹玩味,一份笃定。

    事出反常必有妖,显然少依凡这么做深得满儿信任。即便如今的少依凡行事与之前大相径庭,但只要渡过危机,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上仙所言极是,之前是我等无心冒犯。

    而且,可能上仙在这‘时源碑’一事上,似乎对我和满儿还有所误解。

    现在小子我就将这块碑双手奉上,而且我本人任凭上仙处置,绝无半点怨言。”

    少依凡说罢,一脸决绝,又向着满儿和露凝霜示意,让他二人也好歹跪下装装样子。

    露凝霜勉勉强强地跪下,但心中始终不是滋味。

    自出生起,跪天地,跪父母,跪师尊,再无人让其下跪,哪怕死也不可能。

    如今却为了少依凡,不明不白的跪着,着实说不出什么感觉。

    而满儿倒也干脆,跪在地上还装做楚楚可怜,唯唯诺诺,眼泪都快出来了。

    “影后,绝对的影后。”

    少依凡心中的赞赏之意,一时间又被满儿敏锐的捕捉到,低下的头,微微朝少依凡轻吐舌头。

    而这时,东华及其身后的青年,早已经双眼盯着“时源碑”放光了,哪还管得着其他人做什么看不见的小动作,即便真看到了,恐怕也会因为时源碑所散发出的阵阵时间波动,而置若罔闻。

    之所以东华没有立即动手,主要是碍于仙家颜面,其次是对于下面那自己看不透的黑镜有所提防。

    “哦?这物件叫‘时源碑’?果真称的上奇物,怕是比之鸿蒙级别的仙器不遑多让。若你真愿意献出此碑,之前的无礼本主可以不再深究!只不过,我尚有一事不明?”

    东华看了一眼黑镜,又盯着少依凡道款款说道。

    “还请上仙明示!”

    少依凡一点也没有做作,微微抬起头,一脸真诚。

    “如今人间不再崇尚得道成仙,多为凡人。

    但尔等用这遮蔽一城的黑镜之术欲盖弥彰,不知所图。

    且看此等规模不像法宝,更像术法。

    若真是尔等利用此术肆意屠杀凡人,即便如今不再享受凡间香火的仙家,也断然不能置之不理!”

    说罢,东华强装震怒,衣袖一甩,放出一股看似惊人,却徒有其表的威压。

    少依凡故意装作在此等威压下身体微微颤抖,满儿和露凝霜则有模有样的学着。

    “上仙有所不知!小子才疏学浅,实力不济,但却侥幸得到了那位高人临终之间遗留的这块‘时源碑’,只是任凭小子如何催动,这碑也只是偶尔能发出阵阵波动,再无其他用途。

    而就在一个时辰之前,突然有数十个来历不明,且实力高强的修道之人,欲杀我等,夺得此宝。不仅如此,那些人利用法宝在这定州城上空,大肆动用力量,使得城内百姓与那些牲畜般无二,死的死,惨叫的惨叫。

    我与‘贱内’,还有小妹,护住所居客栈同时,并无余力兼顾这定州城众多百姓。

    这才使得小妹再情急之下,使出了那位高人传授与小妹的护体之法。

    这黑镜虽然看似巨大,但却并无主动攻击之力,只能在保护百姓的同时,惊退那数十个来历不明的高手。

    此前小妹尚未熟练运用此术,还没来得及收回,已发现上仙驾临。

    这才引得上仙心存误会。

    而如今这‘时源碑’在小子手里也无法发挥它的作用,甚至引得灾祸接踵而至,差点丢了小命不说,上仙还要小子舌头。

    小子只好斗胆,借花献仙,求上仙饶恕我三人不敬之罪,留我舌头食得五谷之味!”

    少依凡一番感人肺腑的慷慨陈词之后,一只手托着时源碑,一只手用衣袖擦了擦眼泪,还一边在东华眼皮子底下,用心神向满儿说了一句话:“把无相镜收起来,隐藏自身气息,尽量看上去感觉生疏些!”

    还没等东华反应过来,少依凡那一番话已经说完。

    就看到满儿,右手食指中指并剑向天,左手抓这右手手腕,神情紧张而着急的喊着:“收!收!收啊~”

    然后遮蔽整个定州城的无相镜,开始一圈圈缩小,还时不时地随着满儿的声音,间歇性的停顿。待到和黑色锁链完全消失,客栈也缓缓落在了地面原来的位置。满儿,少依凡,露凝霜,皆显得在半空中有些根基不稳,摇摇欲坠。

    “感谢上苍派大仙使出遮天蔽日的手段,让我等贱民免受天灾人祸......”

    “感谢上苍,感谢大仙。”

    ......

    一声声真诚的感谢自下方城内传来。再看那折断的树木,死去的牲畜,大部分倒地昏迷的百姓,跪伏在断壁残垣之间,一边道谢一边膜拜。

    即便救了他们的不是东华和其弟子,此刻的东华也难免有些飘飘然。

    而身后的青年更是,目空一切,自觉不管做没做过这些,受凡人朝拜都是理所应当。

    有过些许愣神的东华,轻轻抬手,一股绵柔之力带着金光,将少依凡、满儿、露凝霜微微托举,使其看上去不会坠落,而在下面那些凡人面前,损了颜面。

    “也罢,既然误会已除,你又真心将宝物交于本主,其他的就不再追究了。”

    东华已经基本打消了疑虑,看向时源碑的眼光更加热切。

    大袖一甩,一股蓬勃的仙力覆盖定州城,顿时原本受伤的百姓顷刻间恢复,但却在惊喜之余,慢慢睡去。

    想来东华不愿意让这些凡人看到,是自己拿走时源碑。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上仙,请您笑纳!”

    少依凡话落,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直接将时源碑摄入其中,渐渐飘向东华的手心。

    东华盯着托在手心的时源碑,左右打量片刻,才放出仙识,循序渐进地感知这时源碑上时间之力的玄妙。

    “上仙,只要意念驱使即可使用。这‘时源碑’并非有主之物,若上仙能得其认主,自然驾轻就熟,可一窥其中大道!”

    少依凡越发变本加厉地谄媚,真诚的态度,连一旁的满儿和露凝霜差点都信了。

    东华意念一动,仙力流经手臂,没入时源碑中。

    方才阵阵时间波动消失,转而被犹如实质时间之力取代。

    只见时源碑外白色的时间薄膜再次出现,将东华前方,笼罩着时源碑一尺左右空间的淡蓝色时间薄膜渐渐推开。

    东华嘴角带笑。

    “好!很好!哈哈哈~”

    随后自眉心剑形印记,逼出一滴金色血液,瞬间打入时源碑内,时源碑发出一阵颤抖,好似正在逐渐承受金色血液中所蕴含的磅礴仙力。随后渐渐陷入安静,而东华此刻也能更清晰的感知到,时源碑上传至心神的时间之道。

    还未等东华收起时源碑,周围的天空,同时有三道颜色不一的光芒逼近。

    “东华真君好快的速度呢,宝物这么快就落入你手。可否也让小妹长一长眼?”

    黄色光团明显比其他光团快上不少,里面传出一个女子妩媚的声音。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敢问东华天主,这城内百姓是否因你手中之物而尽皆昏睡?”

    一个头上六道戒疤,络腮黑胡,手持禅杖的和尚,在空中缓慢的迈着步子走来。

    但看似缓慢的步伐,却拥有着丝毫不弱于前面那妖异女子的速度。

    橙色僧袍,镶金袈裟,留在身后的则是一道橙色残影。远远望去,正如一道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