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话 算计

    更新时间:2018-05-29 08:00:00本章字数:3157字

    而最后剩下的这一道,却由灰、黑、紫三色光芒交替。

    在空中翻涌着,奔腾着,看上去要明显比之前的光团大上很多。

    可速度却丝毫不逊色,只是有意无意地,和之前的妖异女子,光头和尚,保持着一定距离。

    见状,东华真君眉头一簇。

    可是却并没有注意,此时仍然低头跪在下方的少依凡,嘴角邪笑,一副得逞的样子。

    东华修行数万载,毕竟是久经战阵之辈。

    “无业寺空禅大师,久违了!还有你,心如水,想不到妖界也对这‘时源碑’有意,竟会让你亲自前来。

    你不在的时候,怕是心如冰忍受不了那特殊的姐妹思念吧!”

    言罢,看了看在后方那灰黑紫三色雾团,然后以十分厌烦的口吻说道:“来都来了,还遮遮掩掩做什么?不要既能当婊子,又想立牌坊。不就是为了我这手中之物么?如此想要,那就来动手拿去。”

    灰黑紫三色气团只是略微蠕动,并没有声音传出,也没有任何鬼怪现身。

    东华真君再次将仙力注入时源碑,顿时最外围淡蓝色的时间薄膜再次出现,一瞬间将大半个夏国,小半的挤过都囊括在内。这也正好将先天化妖心如水、无业寺空禅大师、灰黑紫三色气团笼罩在其中。

    东华没有利用时源碑攻击的意思,一是为了让心如水看一看,也是为了激发出在场几位的欲望。

    不管是谁想拿到此等宝物,都要先亮出獠牙。

    果然,原本还在浓郁的黄色妖气中的心如水,此刻在感受到这股时间之力后,更加迫切地想为妖王拿到。

    先伸出了白皙的左腿,然后微微弯曲上提,随后跨出了右腿,敏感部位至胸部,只有宽松的黄色纱衣遮掩,甚至丰腴的身姿,随着行走而扭动的臀部,若隐若现。

    在完全显现在妖气外时,左手叉腰,右手中指上的巨大指环,犹如半截匕首露在手掌外,与拥有者绝美脸庞的心如水格格不入。

    少依凡渐渐抬头,从下方仰视着这番景象,脸上流露出了“死也值得”的表情,随后直接坠落在客栈门前的空地上。

    满儿和露凝霜也借机落下,查探着少依凡的情况。

    少依凡仰面朝天,双目紧闭,右侧鼻孔流出鲜红的血液,在露凝霜和满儿看来,这完全是受不了自身浴火的灼烧,而导致的“旺火”之症。

    “一切尽在掌握!这也是本少爷计划的一部分。”

    少依凡没法和露凝霜如同与满儿那样依靠生命联系心神交流。

    只能在不被空中仙魔妖佛发现的情况下,用纳音法将这句话送入了满儿和露凝霜的耳中。

    微一愣神,露凝霜索性右手在少依凡脸上不断拍打,甚至越来越用力,以试图唤醒少依凡。

    而就在此时,天空中灰黑紫三色气团传出巨大声响,好像骨骼碎裂,又像血肉摩擦,之后猛然伸出两只巨大的,干瘪的,灰色手掌,由中间向两侧,猛然撕开了气团。

    同样灰色身躯,数十丈大小。四肢粗壮,犹如农夫。

    直接短平,却呈现紫。背后巨大的骨翼收拢在背后,冒出阵阵黑气。

    已经有些严重变形的头部,只有一只灰黑的眼珠,上嘴春已被獠牙掀起。

    没有太多言语,就像智力低下的儿童看见糖果一般,直奔东华手中的时源碑。

    甚至嘴脚还不时留下芝麻糊一样的粘稠液体,在低落到地面建筑时,顷刻间将砖瓦融化。

    东华见状,收起时源碑。仙鹤一声尖叫,就要展翅飞往更高处。

    “原本我以为只是来了几位,却没想到这夺宝之心,比之本主也犹有过之啊。

    竟然牺牲自己献祭给‘第七使徒’。你们以为这样就吃定了本主么?”

    “哟,想不到堂堂六绝真仙,三十三天主之一的东华如此小气,奴家还没看上两眼,你这就将宝贝收了去!是怕奴家抢啊,还是怕了这‘第七使徒’。”一阵柔中带魅的声音,从心如水处传出,但却犹在在场几位耳中,都有一滴水落在水中那般“咚”的一声。

    “阿弥陀佛~心如水,老衲并未有争夺之意,你切勿自误,波及下界众生。”空禅一声佛号,化解了心如水的魅术。

    正欲离开的东华和身后青年,也催动眉心剑形印记,金光几个闪烁后,才渐渐隐没。

    而被称为“第七使徒”的巨尸,骨翼猛然展开,紫光闪动,黑气缭绕,向前环抱遮蔽自己后又再次回到背后。

    仰天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声。扑打着骨翼,猛然冲向东华。

    东华也不敢托大恋战,毕竟对手不是一个。

    仙鹤展翅,金光暴涨,嗖的一下消失在了天空尽头。

    而第七使徒不甘落后,也带着骨骼咔咔作响的声音,直接飞跃,消失不见。

    心如水迈出了一步正要追上,却又骤然止步,随即向着相反的方向离开。

    离开很远后,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少依凡,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空禅却在片刻后,在定州城的上空来回漫步,不时摇头,不时念咒,传达着普度众生的信念。

    而只有少依凡和满儿心里清楚,刚才有一个声音回响在心如水和空禅识念中:“诚邀各位一个月后蜀山封道大典观礼,还望,尽量克制才是!”

    望着现在神志不清,有些花痴一样,还留着口水盯着自己的露凝霜,少依凡却只觉刚才声音似乎在哪里听过。

    “凝霜,你不是吧?魅术而已,你不至于这样吧!”

    思忖间,赶紧睁开眼,握住了露凝霜正在解开裙带的手。。。。。。

    黎明第一道曙光,洒落在定州城。

    清醒的百姓并没有各自回屋,而是围坐在城东废弃的校场上,一心听禅。

    人就是如此,灾难过后,喜寻找慰藉。既然仙人已驾鹤西去,这眼前“普渡”了众生的空禅大师,自然是心灵最好的归宿。

    。。。。。。

    定州城中,唯一与这断壁残垣一副破败景象格格不入的,便是这座被从头到尾“保护”起来的客栈了。

    门头的灯笼已经熄灭,门窗自然而安逸地开着。不时从客栈内,飘出阵阵饭菜的香味。

    “这么说,昨晚发生了这么多事?哎,老啦老啦,我秋藏冬,居然跟椿丫头一般,昨晚睡地死沉。

    不仅仅是这客栈外的响动没听到,就连少公子房里的动静,也未曾听闻啊~”

    “师尊就没发现,昨晚你们的客房的桌子上有只香炉?”

    被露凝霜这么一说,秋藏冬神色古怪,转而看着椿丫头说出了三个字:“木灵香!”

    “嘿嘿,恭喜爷爷,您老猜对了哦!这木灵香乃是由十八位木属灵族,采自身冠枝而制作。

    平时最大的功效,是辅助我们岐山弟子心神入定,与通过唤灵池订立契约的灵族深入交流,从而提升修行速度的灵香。但若夜间休息时使用,则会让自身神魂与肉身深度契合,一同沉睡。”

    椿丫头有些兴奋地说着,眼神还像是在向秋藏冬讨要奖赏一般,双手捂着肚子:“爷爷,小椿饿了!”

    秋藏冬捋着胡须。自己不用深思也猜得出,定然是露凝霜为了避免客栈内的人打扰少依凡,才让椿丫头用上了这等保险手段。

    “有你这丫头在,我岐山,怕只会越来越穷咯~”

    谈吐间,秋藏冬看到少依凡和满儿,自二楼台阶缓缓走了下来。

    “少公子化险为夷,恢复青春,可喜可贺啊!”

    秋藏冬并没有起身,而是示意椿丫头坐到对面去,将靠近少依凡的长凳让出来。

    坐在秋藏冬对面的露凝霜,起身转向少依凡,微微一拜。

    “多谢公子出手相救,之前因为中那妖女魅术,行事不当之处,公子,莫要见怪。”

    说着,脸色微红,一抹羞容。她自己清醒过来时,也从满儿的口中,得知了被添油加醋的经过。

    “为什么要怪?少爷我得了便宜,难道还要卖乖不成?好啦好啦,赶紧坐吧。折腾了一宿,还别说这肚子的确饿了!”

    露凝霜并没有因为少依凡这番话生气,反倒是不似平常,渐渐地如大家闺秀一般在意起了自己的德行。

    让出自己的长凳后,跟椿丫头同坐。

    也正巧是面对着少依凡,不知露凝霜有意为之,还是将长凳留给了端着菜从后厨出来的食味天。

    “菜来咯!清炒时蔬,青椒肉丝,爽口嫩笋!稀饭和馒头这就好。”

    。。。。。。

    饭后。六人围在一桌。

    少依凡喝着杯子中的茶水,似乎在思虑着什么。

    “少公子,如今作何打算?

    离蜀山封道大典尚不足一月,若只是公子只身前往,相信用不了个把时辰。

    但我等如今伤的伤,小的小,实力参差不齐,断然拖了公子后腿。

    一同前往,至少也需十日时间才能赶到,恐耽误公子修养。”

    秋藏冬的话,不卑不亢,但却有几分敬意在其中。

    不说自己受伤尚未痊愈,即便现在能够召唤花灵,估计也看不透少依凡深浅。

    何况在救过自己的少依凡面前,妄自尊大,也不是他秋藏冬的性格。

    少依凡将喝完茶水的杯子,放在桌子上把玩起来。

    “我想,绕道比丘王朝,处理些私事。再去蜀山参加封道大典。”

    少依凡并没有嘻嘻哈哈,而是一本正经。

    “比丘王朝。”

    秋藏冬小声念了一遍,略有所思。

    没等秋藏冬说出心中所想,露凝霜抢先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