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话 回苍生一句蹉跎

    更新时间:2018-05-30 08:00:00本章字数:3309字

    “公子若不嫌弃,凝霜愿意随公子一道,再尽绵薄之力!”

    “我食味天也愿一同前往。虽没有什么打斗的本事,但这一身厨艺也能为公子省去些许麻烦。”

    却见少依凡轻轻摇头。

    “据我所知,封道大典的规则,每一次都不相同。

    虽然不知道这一次封道大典的详细安排,但之前我跟满儿都曾听到过一个声音。

    这一次不光是后道四山以及这人间散修会参加,就连仙,魔,妖,佛等界,也都被邀请观礼。

    因此这一届的封道大典势必会与以往大不相同。

    所以,我希望这一次,秋前辈,凝霜,食味天,椿丫头你们四人先行前往蜀山。

    提前到蜀山,了解一些封道大典相关消息的同时,也好早做准备。而我此次前往比丘王朝,可能会耽搁些时日。。。。。。

    若当真不能及时参加封道大典,那我也只能预祝你们,一切顺利了。

    所以,今日。我们可能要暂且分道扬镳了。

    哦,对了。食味天,封道大典你也去试试。

    封道大典也不全是拼些打打杀杀,要知道以‘味’入道,也是道。

    若我们真有缘,封道大典后,就只好让你当我的私人厨子了!”

    说完,少依凡停下了转动的杯子。

    不多时,一行人离开了客栈,向南城门出发。

    而就在他们走了不久后,客栈内的店小二,掀开了后厨的帘子,放出了一只腿上绑有纸条的信鸽。

    。。。。。。

    定州城,南城门外。

    少依凡面向城门而立。满儿站着身侧。

    对面秋藏冬一行人,显然是来送行的。

    毕竟他们按照少依凡的意思,要先行去蜀山,走西门更为节省时间。

    “前辈保重!霜儿姑娘保重!食味天,别让椿丫头饿着肚子。

    少依凡在此别过,咱们蜀山再会!”

    说完,少依凡微微抱拳躬身。

    这一拜,即是作为送行的回礼,也是与自逆次元到现在的经历阔别。

    这一拜,表面上是对着秋藏冬几人,而少依凡心里何尝不知,这是与这些年没能守在父母身边敬孝的自己,没能陪在小九身边兑现心中承诺的自己,那个碌碌无为的自己,的了断。

    从此,他少依凡是少依凡,也不是少依凡。

    起身后,少依凡望向城东校场位置,再次一拜。

    而尚在讲经说法中的无业寺大师空禅,停下了诵经,在看了南城门方向一眼后,留下一声叹息。

    “阿弥陀佛!问世间多少因果,许许多多;回苍生一句蹉跎,坎坎坷坷。本就一团业火生,所行之处皆业火。”

    空禅的话,校场内信徒无一人理解。而空禅看向少依凡,又岂能不知。

    这场对于定州城来说的灾难,对于自身就是业火和因果交织的少依凡来说,却再正常不过了。

    少依凡所到之处,必然会有着,比定州城,越来越可怕的后果。

    即便这不是少依凡本意,可这就是因果。

    一场由少依凡充当火种,燃起燎源之火的因果。

    空禅看似悟了,却也不明白:为何世间,要诞生这样一位年轻人。

    。。。。。。

    秋藏冬一行,目送少依凡和满儿的身影,消失在没入山谷的路口。

    看着生疏地骑在马背上的少依凡,笑着摇头。

    之后,离开了定州城,往蜀山而去。

    “凡哥哥,满儿这还是第一次骑马!驾。”

    光着脚的满儿,脚丫子并没有够到马镫,就这么任由马鞍下的枣红马,甩着头小跑着。

    “少爷我也没骑过几次啊!总算是清净咯~”

    少依凡说着,俯下身,抱着鬃毛光滑的马脖子。

    。。。。。。那是几岁,自己第一次骑马,被父亲抱上马背,吓得自己紧紧抱着马脖子,却因为手臂太短,怎么也抱不住。

    熟练之后,却又是小九坐在前面抱着马脖子,而自己抓着缰绳,生怕小九跟自己一起掉下去。。。。。。

    浓浓的思念,让紧绷的神经,有了片刻的放松。少依凡没有放出神识,就这么任凭思绪摆布,闭着眼,感受着马儿前行时,一阵一阵的颠簸。

    “前方,可是少公子?我家主人有请,还劳烦请您走一趟!”

    一个饱经沧桑的声音,带着浓重的南诏口音,传入少依凡耳朵。

    少依凡先是放出了神识,覆盖方圆百里,然后起身,脸上带着一丝不悦。

    “小青,我打个盹儿而已,不管是敌是友,有人出现,你怎么也得提醒一下吧!”

    少依凡的不满都甩给了影子里的青色神魂。

    “凡哥哥,我不也发现了没提醒你么?你们这么跟自己计较真是好玩!”

    满儿勒住了缰绳,有些调侃地冲着少依凡说道。

    这时,从一边的山石上,跳出来一人,落在路边,并没有挡住少依凡的去路,以显示出,自己并没有敌意。

    少依凡侧目,看着眼前精壮的汉子,神识扫过,知道对方并不是修道之人,只是一个普通的武者,或者说,是一个久经沙场的将士。

    汉子虽然身上穿着农夫的朴素衣着,但结实的肌肉,长满老茧的双手,充满沧桑和看淡生死的双眼,这一切足以被少依凡轻易洞悉。

    “你是军人?纪国的?少爷我可不记得跟军人有什么瓜葛。即便有,那也是很多年前了。”

    少依凡并不在乎壮汉口中的主人是谁。他没兴趣知道,更不想跟军队扯上关系。

    在他心目中,真正配的上“将军”二字的,只有自己的父亲。

    “实不相瞒,在下的确曾经是军人。只不过,如今国破家亡,誓死追随我主,只愿有朝一日再回南诏大地。

    此前少公子在定州城客栈的大部分举动,眼线都已传回密报。而我主正是用人之际,广招天下能人异士。故而在下等候在此,希望少公子能见上一见我家主人。”

    壮汉言辞激烈,不似谎话。充斥着昔日的自豪和荣耀,也流露着思念与不甘。

    壮汉的一切都被少依凡看在眼里,听在耳中。

    尤其是那句“再回南诏大地”,使得少依凡猛然攥紧了拳头,捏出咔咔的响声。

    “你家主人叫什么?”少依凡郑重地问道。

    “这。。。。。。”壮汉似乎还是有些犹豫。

    “怎么?有什么不敢说的?有少爷我在此,放一百个心在肚子里!”

    “我家主人乃前南诏国主,我作为亲卫队长,直呼主人姓名,乃是大不敬,当诛九族。”

    少依凡闻言,之前压抑的心情反倒轻松了些许。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而是哈哈的笑出了声。

    “好!你且带路吧,我就随你,去见你家主人。哈哈哈~”

    满儿有些错愕地望着少依凡。

    “凡哥哥,什么事如此开心?说出来也让我乐一乐,不然这路上太无聊!”

    “满儿小姐姐,别逗行吗?你会无聊?我就先卖个关子,等见了自然会告诉你。”

    说罢,壮汉也不拖沓。自顾自的拿出一个犹如轿子一般的东西,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然后口中念了几句,轿子便骤然变大,比之一般的马车还要打上不少。

    少依凡诧异,一个并不是修道之人的亲卫队长,居然拿出了一件法宝。

    看他如此谨慎爱惜,想必也是有人借于他的。尽管这件法宝在少依凡眼里很一般,但在亲卫队长眼中,那绝对是比自己性命贵重太多的东西。

    “少公子,请!有了这流星轿,原本要三个月才能抵达的路程,如今只需要三日。我已让人传递讯息给主人,三日后会在指定地点派人迎接我们。”

    “少爷我这两匹马能不能带上,栓在轿子后面就好!”

    “这。。。好吧。在下并不能完全驾驭这轿子,带上两匹马在轿子后,估计会很吃力,要慢上不少。”

    “无妨,必要时,我自会助你!”

    “是!”

    。。。。。。

    天郁山,南北绵延数千里。崇山峻岭,绝壁深涧。

    北部深入纪国,而东西将原本是南诏和比丘的两个国家隔开。现如今,天郁山的两侧,都属于同一个王朝--比丘。

    这一日,距离少依凡离开定州已经快两天两夜,已经是傍晚时分的阳光,透过密林,星星点点的散落在地。山间溪水潺潺,林中鸟兽齐鸣。

    一顶并不出奇的轿子,飞行在紧靠树林的小溪上方。

    但是轿子后面,却栓着两只眼睛被蒙住的骏马。

    两日时间,轿子每个几个时辰就要停下歇一歇。而此时轿中的三人,只有壮汉显得疲惫不堪。

    “我说拓跋,你看你都累成这样了,直接告诉我们汇合地点在哪,少爷我直接带你飞过去不久完了?何苦折腾的这么辛苦。”

    壮汉名叫拓跋良陆,一路上一边吃力地驾驭流星轿,一边和少依凡有过短暂的交流。但是每当少依凡询问起关于南诏,关于他主人的一些事情时,总是闭口不言。

    少依凡并未生气,反倒这样一路调侃。他知道像拓跋这样的人,都是死忠。不该说的绝对不会说,不该问的也绝对不会问。军队有严明的纪律,而作为亲卫队长,稍有不慎,就可能导致主人性命受到威胁。何况自己是不是真心要帮助他家主人,尚未可知。

    嘴上在问汇合地点,其实心里并不是真地想知道。而是分散拓跋良陆的注意力同时,暗自发力,减轻了其驾驭轿子的负担,并加快了速度。

    他心里,迫不及待地,想见上一见,这个前南诏国主,自己的傲叔叔,小九的父亲。

    。。。。。。

    深夜,轿子缓缓停下。待少依凡和满儿走出轿子后,拓跋又将轿子变小,收回衣服里。

    “穿过这片林子,有一片空地,中间有块十丈大小的石头,就是汇合点了。只是少公子,你这两匹马,要穿过这片林子,怕是有太多不便,依我看还是就栓在这里,我让人精心照料便可。”

    “不就是片林子么,怎么难得住少爷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