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话 又见傲叔叔

    更新时间:2018-05-31 08:00:00本章字数:3342字

    拓跋良陆轻轻摇头,显然是认为,即便少依凡算的上奇人异士,这说话的方式也显得太过托大。

    怕是密报里的消息多有夸张,不可听信太多。

    满儿并不在意,显然看出了拓跋良陆的心思。

    “走你!”放出神识的少依凡,发现了林子深处,距离此处二里路程的一块空地。

    甚至还发现了,空地周围,围绕着空地的数个暗哨。

    话起,话落。

    少依凡便带着满儿、拓跋良陆出现在了那块十丈大小的石头附近。

    拓跋良陆揉了揉眼睛,显然有些难以置信。要知道,即便主人手下有其他会缩地成寸的能人,也断不可能悄无声息地,说两个字的功夫就到这里。

    “什么人?竟敢善闯此地?”

    传出的声音里,虽有着面对这种突然出现的身影的顾虑,却有着面临大敌不会退却的坚定。

    “是我,拓跋良陆。不知主人是否已经休息,我已带少公子前来。”

    “是队长!”

    “真的是队长!”

    一时间周围传出了激动的声音。可是却在一声口哨响后,又变得鸦雀无声。

    这时,从林子中走出来一个和拓跋良陆有几分相像的青年。

    没有戎装,没有坐骑,身后也没有随从,却显得威风凛凛。

    “爹,您这比预计的早到了很多啊!我们还以为是比丘王朝的那些鹰犬。

    只是这会儿主人已经歇息,怕是要等到明早才能见客了。”

    “那我们先进寨子里歇息,这里就交给你了!”

    “是,爹!”

    少依凡并没有理会眼前的拓跋良陆的儿子。

    而是仔细审视着这块十丈大小的巨石。

    “阵法?而且是传送阵!看来你家主人招募的能人异士里,也还是有些能入眼的!”

    “少公子好眼力。这边请!”

    拓跋良陆说着,右手按在石头上。

    只见石头上出现了一座宽一丈,高两丈的透明水幕。

    其中有淡淡白光闪动。

    拓跋良陆前面带路,少依凡拉着满儿随后迈入其中。

    水幕消失,石头恢复原状。

    “傲叔叔,真的会是你吗?”

    传送阵光芒闪现过后,少依凡三人出现在了一处相对隐蔽的寨子外。

    由两颗树的树枝交叉,树干作为门柱的“寨门”,略显寒酸地挡在三人面前。

    寨子没有门,同样没有守卫。

    少依凡并没有放出神识,也许是不想惊动所谓的能人异士,也许是害怕,神识覆盖整个山寨后,寻不见纳兰傲的身影。

    并没有过多的交流,拓跋良陆,安排少依凡和满儿,在距离寨门不远的一处完全由树枝搭建而成的棚子里略作休息。

    少依凡可以看到一里地外的山坡上,有火把,有石屋,还有穿着朴素的数个身影。

    这一夜,少依凡和满儿,各自躺在干草铺成的席子上。

    少依凡知道,满儿是不需要睡觉的,可此时也有模有样的说着呓语,不时的嚼动着嘴巴。

    透过棚子顶上宽大的缝隙,少依凡双手垫在头底下。

    “父亲,母亲,你们在哪?小九,又在哪?

    就要见到傲叔叔了,我相信一定会找到你们!

    可也许我会无数次跌倒在路上,却也会为你们在风雨里逞强,我愿意交出毕生的信仰,让你们成为指引我前行的光芒......”

    这一夜,少依凡像个孩子一样睡的很踏实,时而嘴角带笑,时而眼角带泪。

    任由夜晚解放着内心的孤独和幼稚,放纵着十几年来积压到浓稠的思念和孩子气。

    可他心里是明白的,今夜过后,再无年少。

    满儿侧着身,眨巴着大眼睛,看着第一次哭地像个孩子一样的少依凡,心里也萌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无尽的岁月里,都只有自己,那种可以让少依凡哭着笑,笑着哭的感情,自己却从来不曾感受过。

    但因为与少依凡的生命联系,这种看不到,摸不着的东西,却在满儿“心”中,打上了重重的烙印。

    ......

    少依凡睁开眼时,已经过了卯时。

    看了看身侧的草席,满儿并不在棚子里。

    少依凡起身走出棚子。却看到拓跋良陆就等候在不远处。

    时而留意少依凡有没有起身,时而看着走在树杈上,摇摇晃晃的满儿,一脸担心。

    “满儿,别给拓跋添麻烦。快下来!”

    “凡哥哥睡地那么死,没人陪我说话陪我玩!”

    满儿一边噘着嘴,一边缓缓自树上飘下。

    拓跋良陆一时间有些错愕。密报里并没有关于满儿的信息。

    从他见到满儿起,打心底里认为,满儿只是一个跟随在少依凡身边的普通小女孩儿,甚至是,少依凡的侍从。可如今看来,自己有些冒失了。

    “原来满儿姑娘也身怀绝技,拓跋眼拙,还一直怕姑娘从树上跌落。”

    拓跋良陆略作停顿,转身向着少依凡做了个请的手势。

    “少公子,我家主人已等候多时!请随我来。”

    少依凡自觉有愧,尴尬一笑。

    “啊,抱歉抱歉,连日赶路,就算我这身板也确实有些疲乏,睡地太沉,睡地太沉。呵呵~”

    满儿却在一旁小声嘀咕:你那哪里是睡地太沉,分明是不愿意醒好吗?

    少依凡跟在拓跋良陆之后,扫视着碎石小道两旁的石屋。

    简陋地做饭工具、不规则的石凳石桌,偶尔还能看见破旧的南诏国兵器或铠甲。

    小道尽头是几处山洞,有大有小。小的可容纳十数人,大的可容纳上百人。

    少依凡不由暗自叹息。当年叱咤疆场的南诏国军队,在父亲的带领下所向披靡。

    如今却只有数百人,躲在这天郁山的山林深处,过着紧衣缩食的生活。

    即便个个视死如归,可与当年盛世的南诏相比,依旧如同残兵败将,势单力薄。

    思忖间,几道神识扫过少依凡所在位置,显然是那些已经被招揽的能人异士,想试试少依凡虚实。

    少依凡没有在意,收敛气息,屏气凝神。也没有刻意地放出神识对抗。

    “哈哈哈,你就是探子密报所说的少公子?”

    声音还在山洞里回荡,便有一人率先走出,身后跟着十来个装束各异,年龄不同的男女。

    为首这人,颇具领袖风范,行走间昂首阔步,似乎已是多年习惯。

    身穿黑色锦袍,腰系玉带,原本英姿飒爽的脸上,一道从耳垂直至颧骨的伤疤,显然是被利剑留下的。

    也正是这一剑,使得原本能看出岁月痕迹的脸,透露着时隐时现的忧郁和哀伤。

    可在少依凡眼中,即使岁月变迁,依然有七分,眼前之人,都是那个自己的傲叔叔,小九的父亲,自己一直以来的--岳父。

    “少爷我的确姓少,而且本领高强。原本以为是哪国达官贵人请我当门客!却不曾想,在这深山睡草席。实在委屈,委屈的很啊~”

    少依凡认出了眼前之人就是曾经的南诏国主--纳兰傲。

    但纳兰傲既然十几年没见过少依凡,自然不可能认得出眼前的少公子,就是他“好兄弟”少应天唯一的儿子,他的女婿少依凡。

    所以,以少依凡现在的心智,自然不可能立即道出自己名字相认。

    他,有自己的谋划。

    “放肆!就你这黄口小儿,能有什么真本事,也要当着主人面,在我们面前班门弄斧。”

    纳兰傲身后一中年男子有些愤然,眼前这小子有些太不知天高地厚。

    另一老者看着少依凡,附和着开口:“太年轻,太年轻啊~不但于主人大计不利,恐怕还会坏我等好事。”

    纳兰傲没有开口,他心中虽有些不满眼前小子的狂妄,却也不能立即发作。任由身后几人,替自己开口。

    少依凡嘴角扬起一抹邪笑,左手抬起,装模做样地掐着花诀,几个瞬间后,好像得出了什么结论。

    “纳兰傲!南诏国主,与瑾妃育有一女,称‘九公主’。

    自幼与南诏国应天王之子,结为娃娃亲。这些可对?”

    纳兰傲依旧没有做声,眉目流转,显然是被勾起了伤心的往事。

    但理智却告诉他,时间知道此事之人,并不多,却也不少。

    就算以前南诏旧部,也大多知道此事,所以眼前的这个少公子搜集到这些信息并不是什么难事。

    “你到底是何人?以为装腔作势说出这番自认为是秘密的事情,就可以从我纳兰傲这里得到什么,那就大错特错了!”

    纳兰傲毕竟人老成精,此刻装作动怒。

    身后十数人,有几人走出,挡在纳兰傲与少依凡之间,虽然手里并没有什么兵器和法宝,却显然是剑拔弩张,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将少依凡当做比丘王朝的鹰犬处置。

    “哎~你们一个个都一大把年纪,还没少爷我城府深。

    不跟你们玩啦,不跟你们玩啦!

    我并没有恶意!此次只是前来谋求合作。

    纳兰国主的目的显而易见,就是要让南诏复国。

    而我的目的也很简单,事成之后,我只需要所有的情报机构为我找几个人即可!”

    纳兰傲有过片刻的心动,但之后又微微摇头,觉得眼前青年,只是在痴人说梦,谋求自身利益。

    而挡在纳兰傲前面的几人,却已经亮出了各自的法宝。

    “小子,你这条件可是一本万利啊。

    先不说复国没那么容易,就算想要合作,你也得拿出你应有的诚意和实力再说。不然你真当我们修行傻了不成?”

    “就是,你若想只凭一张嘴就使南诏复国,我跪下来叫你三声大爷。”

    少依凡还没说话,满儿有些不耐烦了。

    “凡哥哥,何必跟这群鼠目寸光之人废话。浪费了时间不说,满儿肚子有些饿了!”

    少依凡笑意更浓,似有深意地看了纳兰傲一眼,瞬间像打开全身枷锁一般,任由气势不断攀升。

    无月境。

    新月境。

    ......

    气势达到灵月境时,已经使得在场众人傻眼,甚至明显感觉到了压迫。

    在场最强的老者,也不过相当于镜月境,此时勉强抵挡少依凡的威压,逐渐表现的有些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