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更新时间:2018-05-17 21:54:55本章字数:4473字

    第一章

    S城移动分公司中国建设银行4楼,人力资源培训部

    人力资源经理:今天是培训的最后一节课,希望大家认真听,关系到大家在哪个分公司工作的问题,看了大家的申请要求,我知道大家都希望到一个业绩量最强的、最好的分公司工作,今天我想说,我们中国移动作为全球500强排名77的大型企业,无论大家在这个城市的那个分公司,大家都是一家人,将来分公司之间的轮换、职位的轮换比较频繁,无论在那个分公司,只要大家的业务做得好,一样会被总部表彰,从这个层面上说,进较差一点的分公司出头的机会更多。人力资源部的新员工分配是根据你们的家庭住址就近安排,是绝对公平公正的,总之希望大家不要有任何偏见,正式上岗以后,好好工作,努力奉献社会。

    秦锴听得心不在焉,好不容易培训结束后,刚要走,任重打来电话约着一起吃晚饭。两人到了某餐厅,秦锴问n分公司的客户经理分配的是那几位,任重说了,又说其中还有一个拿了新员工优秀培训奖的客户经理洛小薇,据说她纤细秀丽,优雅婉约,绝世独立,天生一股从容、冷清气质。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这么美?据说这一届培训的男人们十个有九个对她有意思,只是她待人虽然温和,却比较客气矜持,难得追到手。听她的行为,我倒觉得她有点小聪明、言行举止嚣张,像完全不懂人情世故。你以后千万别和她一组,像她那样的去应酬能气死别个别个公司老总

    秦锴:不认识这个人

    任重:也不知道她的精彩事迹吧?

    秦锴:哦?可能那天我没去

    任重:据说那次人力资源部领导去旁听课程,培训老师正培训营业厅业务,还举办了一个物品整理比赛,看谁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桌上的物品整理的井井有条、美观大方,那个女培训老师就是个中好手,曾因为善于整理物品获得分公司几次公开表扬和奖励。当时你们分成了几个小组,那个洛小薇因为在那个组里全是大妈,只得做参赛选手之一。别个小组也都选的是女生,比赛开始无一不是匆匆上台、争分夺秒快速整理物品,唯独轮到洛小薇时,她慢条斯理生怕5分钟的时间太长,好不容易到了台上,什么也不整理,抓起桌上的东西一股脑儿全塞桌下的抽屉里去了,只留一张宣传单摆在客户席上。还公然解释:桌上再怎么摆是不是都不如一无所有干净呢?与其花心思整理物品不如一无所有。客户并不想看见桌上的订书机、订书针、纸呀,笔呀业务单之类,可能他所需要的就是早上端着早餐进来时,坐席前的那张宣传单,可以边吃早餐边当闲书看。她说完,施施然下台,坐到自己位置好像5分钟还没到。一众人都惊呆了,那个人力资源部领导大加赞赏,那个以整理物品出名的培训老师面红耳赤,后面的几个小组还没比赛的已经比不下去了,那个人力部领导直接宣布结束比赛,说相信再没有人能有如此创意。洛小薇平时默默无闻,倒因为这个捞了一个新员工优秀奖。

    秦锴:哦,推翻自己的直接上司讨好间接上司嘛,不错

    任重:她想必不知道各个分公司的老总都对客户经理非常看重,因为这件事,她原本该分到m分公司的,那个分公司老总不要她。还有几个分公司老总也不要,万一她来了分公司不知好歹当着市公司领导的面摆分公司领导一道呢?

    秦锴:那怎么到的我们分公司?

    任重:老总们挑选客户经理时,冯总听说她的事情,亲自打电话给人力资源部点名要的。冯总是个文韬武略,胸怀大度的人,想必洛小薇这点子小心机完全没落在冯总眼里,相反冯总还蛮欣赏她,说她和别的许多人都不一样

    秦锴:哦,照你这么说,是一进分公司就要当客户经理被冯总重点栽培

    任重:不,她不仅要下营业厅实习,而且实习的时间会比别人都长

    秦锴:想必是要杀杀她的傲气,她这种确实惹人厌

    任重:她不改改这种小聪明,就永远上不得大台面。那些单身客户经理原本看她五官长得好,想要认识下的,现在都不动那个心思了

    秦锴:有那么点意思。光说他干什么,聊点你的事情---

    第一天上班,秦锴和任重开车到分公司4楼综合部时,时间刚好指到8:30会议室的圆形长桌旁,坐了10多个人,几个女的大都是浓妆淡抹,丝袜短裙、高跟红唇。那些女生叽叽喳喳,突然有人尖叫:谢总来了。秦锴只觉得无比的吵闹厌烦,不就是综合部谢总吗?谢总进会议室,后面跟着姚丽丽

    姚丽丽是分公司老总的秘书,一般老总的秘书总是美人居多,她的办公室常年鲜花不断,都是众多的追求者们送的,此刻她端着一杯菊花茶,菊花在玻璃杯里绽放,沉浮,衬着这个女子的高挑身材,玲珑有致,脸型尖中带圆,两道眉毛粗粗,妩媚又有英气的样子。这个女子娉娉婷婷的端着菊花茶进来,一众的人都看呆了,秦锴倒也着意看了几眼。

    会议室马上安静下来,谢总很会搞气氛,帅哥们,美女们欢迎你们加入n分公司,你们的到来为我们增加了新鲜的花花草草啊。而且你们和营业厅员工不同,大多是客户经理,财务会计,你们的起点比一般的营业员要高

    谢总很会夸美女,大家觉得心里无不舒畅

    在移动一定要做一个综合型的人才,要什么部门都呆过,什么职位都做过,这样才能十八般武艺样样俱全。根据总部历年安排,不管大家应聘的是什么职位,首先都应该去分公司下面所属的营业厅实习1-6个月不等,要从最基本的事情做起,了解整个分公司的运营过程。如果大家实习的好,很快会被调入分公司,当然如果这期间犯了大错误,可能就永远留在营业厅了

    冯总对你们寄予了很大的期望,因为不久后你们将代表公司对企业展开业务营销,你们面对的也将是一群老总们,所以男孩女孩们,要注意大家的形象,美女们要每天都漂漂亮亮的,要贯彻我们的微笑服务。

    我们分公司直管了4个营业厅,谢总看了下名单

    洛小薇,小小应到谢总,一边站了起来,谢总打手势示意坐下,你和秦锴去洪山营业厅实习。秦锴看着那这女子,眼角升起一股难以捉摸的笑意。任重待看到小小时也惊住了。2个月前的一个清早下着细雨,他和秦锴开车经过华中农业大学那一段,南湖极尽烟波浩渺之致,岸边多种柳,风景秀美,这一段僻静宽阔,公交和出租车都少来,却有一个女子撑着伞站在细雨之中,独带一股忧郁之气,大有幽兰浥露,弱柳从风之姿。她身量纤细、穿着淡绿绣花的修身纱质长裙,纤腰一束,长发被拢起,因下雨飘了一缕卷发在风中,从她的眼角伸开去,掠过鼻尖、唇边肆意飘拂,饶是任重从来对诗词不感兴趣,看见她却也想起曾经某一时刻看古装剧时有一句诗词:鬓云欲度香腮雪,娉娉婷婷,极尽婉约柔美之态,一张脸似白的没有血色,略微擦了一点腮红,朱唇一抹,像纯白的素绢上绽放的桃花,她站在那里收尽一春的烟雨春光。她又似焦急又似烦恼,秦锴把车开过去想载她一程,却在那时,一辆出租车开过来,停在她身边,车里有个女子叫她还伸出手招手,她终于一笑,笑的艳若桃李,收着伞,提起裙角上车了,任重看着她说道,这个女子很是美丽。等回过神来,却发现走的路线不对,他提醒秦锴走错路线了。秦锴不听他的,只顾开。任重很郁闷,说哥们你要干嘛呀?却发现秦锴一直跟在那个出租车后,不快不慢,到雄楚大道时,堵车了,那个女子和她的同伴下车,盈盈笑语,结伴而去。秦锴下车,被他一把拉住

    你去哪里?

    秦锴拿起伞:车你开回去

    任重火了:我没带驾照,这是无照驾驶

    秦锴头也没回走了

    任重看着他走远,打着方向盘想骂爹。

    任重回过神,听谢总继续念王雨芬,苏悦,你们两个去元宝山营业厅;姜小玲、李洋、张媛媛你们三个人去凤凰山营业厅实习,楚小杏,谢凡,刘会金你们三个去雨花湖营业厅,这四个营业厅相隔也不大远,你们可以彼此间多交流

    女人们叽叽嚓嚓讨论,姚丽丽随意记录了几下,淡定喝茶

    谢总又发话了,要是没什么事大家等下就去营业厅报到吧,实习期间一切听从营业厅经理安排,散会

    一阵推桌子拉板凳的声音,会议室瞬间空了,任重想走过去,拉着秦锴,调侃下兄弟上次跟的怎么样?秦锴却没理他,跟着洛小小后面走了。

    秦锴看那个女孩百度查公交线路,在公司大门前的站牌下面等526,也过去等公交

    洛小薇

    她侧过来看见秦锴,并没喊他只是对他一笑

    秦锴看着面前的女子,五官精致如刻如画,眉若远黛,不描而黑,双眼皮、眼眸如潭水幽深有神,眉目之间隐隐一股忧郁之气,若有所思。秦锴以为像关之琳一样有着惊心动魄的美貌的女子也会有矫揉造作之气,她却是清雅秀丽的气质压住了美貌,使得那种深刻淡了几分,穿上那一身衣裙,简直绰约如仙子。她一笑,仿若世界也跟着她一起笑,是那样的明媚,如若大地回春。

    秦锴也笑了笑的温柔深邃,小小觉得很讶异,她好像在那里见过他

    两个人都无话,526过来了车上人虽多倒也不拥挤,秦锴看着已经烦了,只要扭头去开车,侧过身子一看那个女子也没上车,她正低着头玩手机

    秦锴想她肯定嫌车上人多,于是邀请:咱们同属一个营业厅,要不坐我的车?

    小小笑道:我正打算打车,那就十分荣幸了

    这是自己家乡最大的城市,地处一望无际的江汉平原,长江水日日大气磅礴的拍打着这一方沃土,九省通衢,华中重镇,大气开阔。车窗外是车水马龙,8月的上午时分,骄阳似火,滚烫的江城街道上熙熙攘攘,聚满了从各地来的人们,大多还是周边的县市过来工作的,偌大的城市高楼林立,闹市繁华。然而江城之大在于繁华有之,清幽有之,可以听闹市之繁华也可以独处烟波之清幽,江城的浩渺湖光倒是极熨帖人心,而这就是大城市的气魄,气象万千,吞吐山河,而自己有幸成为人群里的一份子,小小想着笑了。指尖划过玻璃窗传来丝丝清凉,她是如此贪看车窗外的景色,却又如此享受车窗内的怡人冷香,不知何时车内响起了音乐,蔡琴用那沙哑磁性的声音一遍又一遍的唱着:像一阵细雨洒落我心底,那感觉如此神秘,我不仅抬起头看着你,而你并不露痕迹----,她低回婉转的唱着,似乎包含了很多故事又或者勾起很多故事,这种熟悉的感觉让小小很奇怪。

    音乐带着她的思绪绕来绕去陷入了一片迷蒙之中,大白天她闻着冷香掉在了自己清冷的梦里,在梦里有一个男子离她不近不远对着她笑的温暖如阳光,梅梅说她思春了,那是在南湖的烟雨之后她等车等了很久无意中看见一个很挺拔很俊朗的男子做了这样一个梦,她竭力回忆着他又陌生又熟悉带着天然的亲近感,她在想她一定是在那里见过他,她侧过头仔细看他他也正侧过头看她,他精致而优雅,倜傥而英俊,全身散发着一股强大而诱人气息,深邃的眸子淡定而温柔的看着她,她不知道那是什么表情却在他的气息笼罩下薄脸微微红了,然而她马上

    笑着惊讶:原来是你

    秦锴笑着:是的,是我

    车停下了,外面车堵的厉害,两个人相望着,蔡琴还在用低沉而沙哑的歌声唱着:虽然不言不语,叫人难忘记,那是你的眼神,美丽又神秘--她人生第一次觉得对一个男人有奇异感觉,她看见他带着探究和欣赏的眼光看她,一笑低了头。不用寒暄不用自我介绍,也不用说什么日后互相照顾的话,一切都不需要言语。

    已经到了,两人去营业厅报到。朱经理介绍了一下营业厅同事,营业厅连小小他们一起8个人,分别是朱经理、投诉顾问张华胜,财务曾彤,孙玉洁,业务员吴巧,温雅芳。各自要了电话,又给他们一人一套工服,吩咐从明天开始上班,今天余下的时间休息,明天好好过来上班。

    任重打着秦锴电话,电话接通了,那边却没有声音,任重说:兄弟,想什么呢?晚上一起聚聚

    秦锴:聚什么?

    任重:额---说说你的女神

    秦锴:什么女神?

    任重恼火:你小子跟我打哑谜啊

    秦锴笑着:你懂什么,别乱说

    任重:我哪里不懂了,一到关键时刻就打哑谜---

    然后任重听见电话挂断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