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更新时间:2018-05-17 21:58:23本章字数:6127字

    早上7点,空气清新,阳光并不烈,小小坐着空荡荡的公交,早早到了营业厅,只有扫地的阿姨和保安叔叔在,干干净净,一切摆的整整齐齐,小小换工服,接了一杯白开水喝了。随后其它几个人也到了,朱经理的标配是炸糯米团子和白米粥,张华盛的豆浆和三鲜豆皮,其他不过是小片面包或者是咖啡之类的,各自在吃,就小小和秦锴两个新人站在一边。一时朱经理问小小,你和秦凯吃过早餐没?

    小小因早上吃过6颗枣回答,吃过了,秦锴也说吃过了。

    因是8月份,移动公司的重点在高校迎新,营业厅的工作重点在学校的活动现场,营业厅只留孙玉洁和和曾彤,

    因接送的车尚未到,大家尚在吃早餐嬉笑,嫌弃去高校搞活动的服装实在太丑了,不想穿。曾雅芳说我要把这件t恤腰间系一下,长这么大没穿过这么丑的衣服,真是扎心

    张华胜:你不是已经化妆了吗?不影响的。衣服你怎么扎?难道露肚脐,信邪,我们是去办业务不是去卖肉

    曾雅芳:当然要化妆,办不办到业务是小事,漂不漂亮是大事。哼,卖肉?到高校卖肉,这些地方这么少工资老娘还不屑卖。

    吴巧吃着面,嘴巴上还有油一边嚼一边接到:信邪,这种玩笑也开。朱经理:一群年轻人在一起乱说

    小小在休息室门边想笑突然觉得不合时意,忙侧过头,侧眼看过去,秦锴倚在角落柜子上喝粥,不知道在想什么根本没朝这边看

    温雅芳长着细长的单眼皮,瘦瘦的身板纸片一样像未发育,化妆后变成了狭长的狐狸眼,胸部也丰满起来,穿上高跟鞋扭动腰肢扁平窄小的屁股便也跟着左右摇晃,吴巧很是羡慕这种女人味,脸上擦了粉还比小小暗几个色调整体看来依稀可想见风韵,近看来没有一个地方突出,仔细看来每一个部分都不好看,她倚在桌边一点一点吃着面包,还时刻注意有没有把面包屑弄到嘴上,大家都知道她家里有钱,准老公也有钱,准老公一个月给2万随便花,因此对她的话不回应。

    朱经理对曾彤说:管家,我们要的东西都清点好入账没有?

    曾彤在库房,孙玉洁不停的往外搬东西,还在清单上记录着。须臾曾彤在一大堆物品中闲庭信步似的钻空子,移动着脚步轻轻盈盈跨了出来,浅跟高跟鞋由于脚细窄,鞋子掉了,滑出去很远,露出一只白生生的脚,上面青筋隐约可见。她扶着库房门:东西准备好了,小玉洁,帮我踢一下鞋子

    张华胜:信邪,每次出库房只要堆东西跨过来都要搞这一出,不能买小一码吗?

    曾彤扶着门:哼,再小了挤脚

    孙玉洁帮她把鞋子用手捡过来摆好:曾彤姐你的鞋子

    曾彤穿好鞋子款款走出来,腰间由于臀部轻微摇动每走一步都好像要折断,她重挽头发:头花都乱了,头发缠在发卡上,好痛

    小小正在门边,看的清楚,说道:我来帮你,于是把手伸到她头发上去,轻轻绕开缠着的发丝,曾彤尚未感觉到头皮轻微拉扯就已经把发卡摘下来了。

    曾彤说:小小,你的手很轻。

    曾彤重新梳头,说道:你们打算什么时候把我派出去?你们都出去热闹,单留我在营业厅闷着,无聊死了

    张华胜:那是因为谁都可以走,但是彤彤你走不得,你走了账务谁算?业务谁办?投诉谁处理?

    曾彤:帐我算,其它的可不是我的分内事

    张华胜:那没办法啊,谁叫你什么都会呢?这样吧,我和老朱商量等外面闲了,再让你出去体验体验

    曾彤:那还差不多,现在天气热又没人来办业务,进来的都是吹空调,无聊死了,最近我在研究丝巾怎么挽出新花样

    张华胜:彤彤聪明伶俐

    曾彤撅着嘴不耐烦的摆弄着颈边的丝巾:还是去网上好好搜下丝巾打法

    吴巧:我搜了很多,但是还是不会系

    曾彤一声叹息,把手肘衬在小小肩上,另一只手环着她的腰对着众人:哎,受伤了。当曾彤衬肩环腰时,小小只觉身体略微一抖,这两个部位无端紧张了一下又放松下来。

    曾彤笑着说小小:小妞,你昨天进厅来丝裙腰间的一朵粉红嵌绿的花倒是好看,你自己系的?

    小小笑着:你要觉得好看,我试着给你的丝巾也挽一个

    曾彤惊喜:好呀,忙对着她端正站好了身子

    小小七绕八绕,把丝巾挽出一朵玫瑰花的形状,落在颈边,解释道:因花在侧颈,所以花型不能太大,要像玫瑰一样紧凑。若在腰间,就应略大,以显得腰细

    曾彤惊喜说道:哎呀,果然是心灵手巧,在外面忙完了空下来记得教我

    小小:好,又一笑:当初我也学了很久

    接他们的车来了,大家都搬了手机和手机卡,礼品之类上车到指定的三本学校、高职高专现场做活动,大家到主干道两边搭帐篷,摆桌子又把礼品之类的摆出来。移动的代理商也在主干道搭着帐篷,搭成长长的两条。放眼望去联通和电信只在主干道的尽头占据小小的点,移动占尽风光。小小和秦锴负责拿了传单到主要的人行道去发传单

    先是吴巧扯开嗓子吆喝,各位同学快来看看啊,移动做活动啊,迎新优惠,买一送一,喊着喊着自己都喊笑了,张华胜竖拇指:不错,好样的。随后给小小和秦锴一人拿一叠传单,让他们去远处发,把学生招过来

    小小看着吴巧的架势,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大声吆喝的,自己想了下,就拿了一叠传单走了,秦锴跟着也走了

    小小随便问一个学生看了下新生入学流程,该校学生一律用一卡通,就是说生活用品和吃的全要统一用一卡通,全校有固定的两个办卡厅,居说那里还有空调,小小找过去,进了大厅,果然好多人,厅里每个站点排了两长条,一直排到门外,头挨头也不好打伞。小小看着排外面的同学,跟其中一个男孩说:

    同学,天这么热,给你张传单遮下太阳

    那个男孩子看着小小善意的笑着,也笑着接过去

    小小说:你们要等到什么时候?

    那个男孩子抱怨:不知道啊?不办卡,什么都买不了,渴得要死

    小小:移动有免费的饮料供应点,你可以先去喝几瓶,校园卡也便宜,顺便你们再把手机卡办了

    男生:很便宜吗?

    小小:你看看,说着给排着队看过来的学生每人发过去,顺便给他们介绍当下主推的上网版和畅聊版资费

    他们叽叽喳喳议论了下,说道:好不容易排这么久,不能过去

    小小说:没关系啊,不用过去,我让工作人员搬些饮料,并拿手机卡过来,你们一边排队,一边就在这里选号,我这边登记,等号码办好了,就排到了

    那些学生起哄:那我们等着啊

    刚要走,后面传来一个声音:洛小薇,这边还有传单没发完

    小小还奇怪声音从哪里传来的,厅里走出来一个人,是秦锴,手里也没拿传单

    小小看着这个清清爽爽、高挑的男人,经常一本正经,笑起来也有几分的风姿绰约,这样的男人要他吆喝发传单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小小肯定他一张也没发

    小小:你的传单没发吧?

    秦锴:偌,在旁边的展栏架上挂着,学生拿的差不多了,还有些你帮我发吧,我帮你搬饮料,办手机卡

    秦锴这边大厅边上有展栏,走过去看了下里面大多放着一卡通激活办法、充值办法及用途的传单,其中有十多张没发完的移动传单

    小小拿起来,望了下周围,见几个排队的女生正望着这边,就走过去莞尔一笑:同学,我旁边那位帅哥想给你们介绍下移动的业务

    那几个女生望着秦锴,秦锴刚还在想,还有女人发传单都发的这么婉约、优雅,她说话不快不慢、吐字清晰、声调婉转,耐心,似乎再急的事在她那里也不过是闲庭看花、信步而来,听见小小的话,瞬间额头黑线,洛小薇听不懂人话吗?分明是让她发,让她介绍。他心里愤愤不平走过去,脸上却半点表情也没露,非常认真的给那几个女生分析了一遍各种资费。小小在旁边听,发现秦锴比自己的业务还熟

    介绍完毕,两人一起出门,小小笑着:我本来是想帮你的,但是那几些女生都看着你,我去了多讨嫌

    说完,惊觉自己热辣辣的,故作镇定用剩下的传单遮太阳,遮住了大半边脸。幸好旁边秦锴没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两人一路无语走回去,跟张华胜他们说了情况。张华胜让温雅芳守着,让吴巧和小小收拾相关资料去那边办业务,又和秦锴去搬饮料。

    吴巧他们一上午办了几十张卡,十几台手机,现货不够,朱经理已经去营业厅拿货了,小厅好几年没这么好的成绩,吴巧心花怒放,因为这么多业务算在她一人工号上,温雅芳根本不介意也没那份热情,她家有的是钱。张华胜眉飞色舞,因为今年迎新,小厅要得第一名了。

    张华胜和秦锴去买饭来,朱经理已经回来了。小小他们坐着拿移动的礼品扇扇风,一边流汗一边喝水,一时饭买过来了,大家吃饭,小小已经很饿,只想狼吞虎咽,只听吴巧说今天早上吃的太饱,这饭也太不好吃了

    张华胜说:多吃点,今天上午成绩不错,下午继续

    吴巧说:诶,洛小薇,秦锴,没想到两羞羞涩涩的样子,还喊了这么多业务,还不错!洛小薇,我还以为你传单都发不出去呢!还有秦锴你,也羞涩得像个女人

    小小想着秦锴肯定气疯了,嘴角不经意一扬

    朱经理说道:他们第一次做这种活动啊,已经不错了,活动都介绍的清楚就行了

    秦锴看见那个女子笑了,自己也恼怒的笑了下,大家都像没说过这话似的吃饭,秦锴看那个女子无精打采的吃饭,明明坐在她身边,听见她肚子的咕咕叫,一双筷子却在饭盒里挑三拣四,最后干脆丢掉。

    吃过饭,下午两点多,烈日当空,似乎每个人都被晒殃了,都懒懒的,好不容易混到3点多,吴巧去买饮料,要请大家喝饮料,除了小小和秦锴说随便,其他人都报了自己要喝的

    吴巧买回来,递给小小一瓶,小小看着吴巧不像发生过什么事的样子,接过饮料也就一笑了之。

    一连几天都是做活动,一个星期没有休息,小小也特别注意在同事面前的表现,可以在领导和吴巧他们旁边介绍活动时把音量提高了2个分贝,人再热情一点,秦锴根本就不介绍活动,但是他每次回来都发完了。

    10多天没有休息,都忙着中暑感冒,疲惫交加,神魂颠倒,抱怨不休息。最后朱总发话了,尽量挪两天出来,大家分两班休息

    终于休息了,却是早早就醒了,收衣服洗衣服,又榨好果汁,喝完牛奶,懒得动,窝在沙发上看书听音乐。9点多梅梅才醒,还嫌没睡好,梅梅到客厅,看见小小说的第一句话是

    亲姐,你到底是去中国学校还是非洲的学校了?怎么才一个星期就那么黑?

    嗯,小小回应

    不是让你把防晒霜里三层外三层的抹吗,看来是我监督功夫不到位呀,你早出晚归的那管的到你

    你哪知道外面多热呀,不管你涂的是什么,一出去就化掉了,黏黏的全是汗,根本不能涂。

    梅梅一边及着拖鞋找面膜敷面膜,敷好坐沙发旁边说:太阳越大,越要要涂防晒,要涂粉底,要化妆,在工作再忙也得保养,你倒好这样下去会老的很快

    小小端起果汁塞到梅梅嘴边,把脸凑过去:别光顾着自己敷也给我敷一张。小小凑过去,就着她手中的镜子自言自语:哎,都晒黑了,怎么好像还是比你白?

    梅梅:再多嘴,把面膜扔出去喂狗也不给你敷

    小小快笑喷,忙又忍住:敷吧敷吧

    梅梅帮她敷好了,她却走到阳台边低着头往下面看。梅梅问她在找什么东西

    她回过头,拉了两边的玻璃门,尚剩一条缝隙时说道:并没有找什么,看有没有小狗,有小狗倒是抱一只来你拿面膜敷它,可惜小狗没看见,却看见屋子里有人敷面膜敷的像小狗样

    梅梅跳起来冲过来:你说谁像小狗?

    阳台的落地窗早被小小合上,一边笑弯了腰:诺,不是你敷的小狗图形面膜?我可是普通的面膜

    梅梅打着玻璃门:洛小小,你最好别进来,进来看我怎么整治你

    小小一个人在窗外笑的弯腰发软

    梅梅恨铁不成钢:笑点这么低,真是没出息,下午一起去买衣服吧

    小小笑道:上午现在的事都没完,考虑什么下午,再说我现在和你一样也穿工服啊,买了衣服能穿吗,休息时间也少

    当然能,休息就可以嘛,下班了晚上出门也可以啊

    好吧,你们公司妆前乳有什么新品啊

    就是玛丽黛佳的,除了两款新品,紫色正对你这种肤质,要不,明天给你带回来

    小小说:好啊

    两个人嬉闹一会,又一起做家务,磨磨蹭蹭下午3点才出门,逛商场买衣服。小小买了一件黑色蕾丝半裙,又买了一件白色收腰雪纺和中腰九分微喇牛仔裤,裤脚尽是流苏。梅梅也很喜欢九分牛仔裤,小小就建议穿姐妹装,梅梅兴致勃勃的拿到试衣间去试了一下,穿着也很好就是胯部有点紧,腰却松松的,小小极力怂恿买姐妹装,梅梅看了很久还是犹豫不下

    小小:别买啦,

    梅梅:为什么

    小小:明摆着我腿比你细,穿着可能会比你好看

    梅梅:哼,也不知道刚才是谁把那件宽松的裙子穿成了孕妇装,有图有真相,那天我不开心就把你这张图片发你同事圈

    小小吩咐服务员重新拿新的,然后干脆穿一套,回去正好洗。梅梅也换上新裙子,两人又买了平底白色单鞋,穿着出门极是清爽。

    小小说:我们再去洗个头吧,就更凉快了。两人洗完头发,打算去一家饭店吃饭,经过一条衣服街,梅梅又开始逛,看见什么都要买,小小提了梅梅好多东西,逛到8点还没逛完,岂有此理

    小小气愤道:小姐,你是收垃圾吗

    梅梅一本正经:有这么漂亮这么贵的垃圾吗?有的话我愿意天天收

    小小无奈:我也是醉了

    手机响了,小小拿出手机,看见是秦锴的号码,有点诧异,接到

    喂,秦锴

    秦锴到:在做什么

    在外面陪室友逛街呢,脚都要磨破了

    吃饭没?

    没有,午饭也没吃

    要不一起吃饭去,我来找你们

    好啊,小小开心到

    梅梅:你的同事?

    小小:嗯,一起调到营业厅的客户经理

    现在秦锴来了,小小万分感激,再不来小小就要决定是不是把梅梅的衣服全扔垃圾堆了,一个人打车回家

    梅梅到;男的吧,不然嘴那么甜,缘分不浅嘛,他又主动打电话给你诶

    小小:别八卦,是同一批又在同一个营业厅有同样的处境就应该互相帮助,本来应该比其它同事要好些。

    梅梅:反正今天晚上的饭是有着落了

    小小:你不是减肥吗

    梅梅:有人请,又不用我花钱,为什么不吃呢?这餐吃了储存能量,明天饿着也好啊

    小小无语

    秦锴来了,接过小小手里的所有东西,三人决定去商场负一楼的各色餐厅去吃东西。小小和梅梅坐一边凑在一起看菜单,秦锴单独坐一边正拿着笔在单子上列出梅梅要吃的东西,梅梅点了好几样,小小问:秦锴,你吃什么?

    秦锴:你自己先点

    小小:梅梅帮我点了

    秦锴报完自己的,三人又商量点果汁,梅梅要冰镇杨梅,秦锴要冰镇柠檬不放糖,小小一看全都是冰镇系列,要了不冰的水。一下剁椒鱼端过来,梅梅吃了一点,问道:秦锴,你是本地人吗?家住在哪里啊,离这远吗?

    秦锴:是的,你尝尝这个鱼好不好吃,这个鱼主要在它的酱,是新鲜的剁辣椒做的,似乎还有辣椒的鲜味在里面

    梅梅:还行吧,反正鱼我吃得多了,剁辣椒吃得更多

    秦锴:这是荆州一带的做法,你们家乡是哪里的?

    梅梅:是啊,我们就住荆州一带,长江边上,剁辣椒不要说吃就是自己剁也亲自剁过,小小每次记得戴手套,我却总忘记,剁后又去揉眼睛,辣的直哭

    秦锴:你们是一起长大的?

    梅梅喝着饮料:可不是,我们家隔得近,我们又是一族的堂兄妹,我们同一个学校,虽然不是同一个班,但几乎天天在一起

    他们聊的热闹时,小小在一边低头认真的吃饭,坐相笔直,左手掠着散落的一缕发丝,须臾吃完拿湿纸巾擦了擦,又给他们递纸巾,又低声说梅梅:好好吃饭,不要讲啊讲,不要看手机,让别人等你一两个小时

    梅梅低声嘟咕:吃快了长胖

    秦锴笑道:你是堂姐?

    小小笑道:我比她大1年3个月

    秦锴:做妹妹好,什么事都有姐姐照应

    梅梅听了,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含糊不清:大多时候是我照应她

    小小不满瞟梅梅一眼。小小去付账,说是一个是同事,一个是妹妹,理当自己付。走在路上吹着夜风,似乎车流的声音都在风中淡去了,小小惆怅好不容易休息一天,就那样没了,秦锴说这几个月好好做,不要出大错误,就安心等着回归客户经理职位,然后秦锴打的送两人回家,想到客户经理,小小总算有点安慰。

    回到家,梅梅还在玩手机,小小累的去洗澡,让梅梅递一条干净的浴巾过去

    梅梅玩着手机:活受你得罪啊,怎么那么烦人,还让不让人歇歇

    小小:赶紧啊,买衣服吃饭你怎么不嫌累

    梅梅去阳台上收起一条干净的递过去,把门打开一条缝:咦,我们吃饭时,秦锴说他是哪里人,住哪里

    小小:他根本没说,倒是你,把自己三姑六婆,远十里八乡的亲戚都说了。

    梅梅摸着头:原来这样啊

    小小:好啦,关门出去吧,这还是熟人,以后跟别人吃饭长点脑子

    梅梅:跟别人吃饭我从不会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