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更新时间:2018-05-29 10:49:07本章字数:4072字

    第五章

    小小趴在床上,看着那支花,想着今天的一切,还没反应过来,问梅梅:这是真的吗?明天他会不会来接我上班?他该不会和上次一样,又人间蒸发若无其事?我上班那么早他肯定不会来接,那他会不会来约我吃晚饭,会不会给我发短信?

    梅梅戳她的额头:手机拿过来

    小小:干嘛?

    梅梅:我帮你发短信问问你们明天怎么安排?

    小小忙握紧放在一边的手机:不用

    梅梅:所以,你也不会问他。顶讨厌你们这种人,总是藏着掖着,太不干脆了

    小小若有所思:可能是我觉得我们虽然彼此喜欢,但并不深入了解,并不太熟,又比较在乎,生怕发短信打电话会唐突

    梅梅:别人谈恋爱都是这样啊,发短信打电话,天天腻歪在一起,不发短信打电话才是不正常的。

    小小:----

    第二天小小在忐忑期待心情中上完班,果然一切好像从未发生,他们谁也没互相联系,好像一切遥远而又陌生。然而,以小小的性格,她又绝不肯发个短信过去问问为什么,于是往后几天茶余饭间多了多少忧愁甜蜜、闲愁余恨。她一会笑容灿烂、一会愁眉紧缩、一会发呆、一会又在厅里徘徊,在她沉思时瞳孔放大了又缩小,缩小了又放大,嘴角上扬了又落下,经常忘了客户说的话又礼貌的要求客户重复,她去打印时,曾彤对她抛了一个疑问的眼神:你在干嘛?她笑了一笑,瞬间明了,然而下一次业务时又还是这样。于是曾彤悄悄走过去推了推饶有兴致看着小小的阿姨:“她到底怎么啦?”阿姨呵呵:你没看见她经常站在门边往外看?去门口的时候很高兴,回来很失落,她的表情一会一个变,我猜她该不是喜欢谁吧?你记得提醒她别办错什么业务?

    于是吃饭的时候,曾彤端着水杯用手肘推了推吃完饭正洗手的小小:妞,你怎么啦?这几天办业务办的漫不经心,好几次同一个客户的几张业务单你没订一起,老娘做完账眼尖看见还得给你订,可怜我的手,这要是让他们看见了,看说不说你

    小小听说,忙笑道:姐姐饶我,下次再不敢了。一边去熊抱曾彤,头靠她肩上撒娇。曾彤嫌弃:哎呀,我的水都快泼了,手上还是湿的呢,没擦干净

    小小抛一个无赖的眼神:那借你衣服我擦擦好了

    小小真拿手去曾彤身上到处摸,虽然只是轻轻挠了几下,曾彤触痒不禁,先身子缩在一起笑软了,水泼在小小手背上,滑落在地,泼在衣服上一时间小小袖口,胸间也湿了,曾彤把剩的半杯放桌上。两人打闹着,外面张华胜很无语:阿姨,你进去看看她们在闹些什么。阿姨推门进来,缓缓帮小小整整凌乱的头发,你们在说什么这么高兴?能不能让阿姨知道啊?

    小小开口想问什么,先红了脸没问,眼神略带了幽怨之意,阿姨笑笑:打打闹闹好,大家聚在这里是缘分,不容易,这会厅里也没人

    小小说:谢谢阿姨,还是阿姨好。小小去卫生间拿拖把来拖地。阿姨说:你别拖,我来

    小小:是我弄脏的,您让我拖,不然过意不去

    阿姨:那你先把上衣换了,有备用的工服在这里吗?

    小小:有的

    阿姨:你看,彤彤身上也一点没湿

    小小回头撇曾彤一眼,转身去卫生间换衣服,曾彤得意笑着:什么叫技术,这就是

    小小换完衣服,出来发现阿姨已经拖完地,曾彤把桌上洒落的水滴也擦干了,无比感激,三人若无其事出去。

    那天,快下班,吴巧曾彤她们都已经脱了工服,换上常服。小小准备关闭账号却,接到舅妈的电话,是给国外旅游的妹妹交一个话费,刚交完准备回电话舅妈电话又打过来,“刚才号码报错了,现在重新发过来”,号码报错了!她以手支额,整个人低着头心情紧张、无比沮丧埋在手搭成的帐篷里,吴巧曾告诉她,外地缴费不能退费,否则会系统紊乱,账务错误。她抬起头看看吴巧,吴巧正好梳头发喊她快点,她又把眼睛挪过去看曾彤,曾彤两只春笋一样的手指捏着一颗蜜饯正在口里一边说:就等你了。这两个人要是现在喊她们,她们肯定要跳起来。张华胜打完电话从值班室出来,你们先别走啊,还有事,冯总等会要过来

    吴巧:啊?什么?冯总要过来?

    曾彤:好端端的过来干嘛,耽误老娘的事情

    张华胜:信了你的邪了,小小搞完没,赶紧换衣服

    就在这时冯总带着另一个分管业务的领导进来,张华胜早在门口恭候,他第一个满脸堆笑说冯总好、季总好。吴巧、朱经理曾彤温雅芳她们也都先后问好,冯总笑了笑,满室内逡巡一遍,正看着小小,小小抬头朝他一笑,他往值班室走。

    张华胜拿眼剜了剜小小,忙陪进去

    小小坐在电脑前,看着面前的电脑脑子陷入一片虚空:退还是不退?不退我自己掏钱补进去相当于多交了一次费,固然也没有什么。而且领导来了,必须速战速决。退费,账务混乱!为什么混乱?她慌忙去找关于国外交费退费的知识,凑过去一个字一个字看,发现没提过不能退也没提过账务混乱。于是小小决定先按系统提示退,等混乱了再说

    退费重新缴费不过是一分钟的事,重刷系统清点账务,赫然发现账务并没有混乱,原来所谓国外缴费退费账务混乱是骗人的!小小看了吴巧一眼,吴巧已经不在原地:她平时本来有点大大咧咧,有点糊,可笑我怎么会把她的话听得这么死?她估计连国外退费页面都不知道在那。她一边自嘲一边关好电脑,发现曾彤在值班室门口,她的斜对面用手指她,示意她赶紧换搞完换衣服。

    小小走进值班室,发现他们围在冯总旁边谈笑风生,小小的衣柜在一边,她从人后悄无声息绕过去,拿了衣服曾彤开了库房的门,换好了衣服,把工服叠装好出来复绕过去抬起手放柜子里。却听背后冯总说到:洛小薇,换好衣服可以走了吧

    小小在背后听见,回过头一笑:领导好,已经换好可以出发了。冯总站起来,他身高1.8米,生的不胖不瘦、略有肚子,露出十六颗牙齿笑着,可见是个直爽豪放的人。冯总看看小小又转过眼神看看曾彤,曾彤站在值班室门口,站在人群外围低头看着手机,刚才他进来值班室袅袅走出去的那个女孩子就是她,别人都过来围着她,她却走出去了,后来又有个身影进来,看背影他以为是曾彤却是小小。洛小薇回头回他话,她脊背笔直而显出整个人凹凸有致,一只手环在腰间,指间像兰花一样毫无知觉的自然下垂着、莹白而柔软,别人挺直脊背都是很精神的状态,她却是放松柔和的状态,声音平常的听不出半丝激动,不卑不亢,声音不高不低,柔和平易,回了一句然后出去站在了曾彤旁边看曾彤玩手机。于是张华胜朱经理陪冯总他们出发,其它人跟在头面。

    到了酒店的大包间,赫然发现里面套间已经有一桌,全部是客户经理,原来冯总叫了客户经理作陪,里面独独空了四个位置,是他们四个的位置,小小他们在外间坐一桌,小小一眼扫过去,分明看见秦锴坐在那一桌,她随着曾彤坐在旁边。没过几分钟,冯总过来给他们这桌敬酒了,冯总笑说:她们辛苦了,我干了你们随意,然后执着手中白酒一干而尽。别人都忙附和说谢谢冯总,唯有曾彤并不搭话,端起酒,一干而尽,小小款款端起酒也是一干而尽,众人也都一干而尽,冯总看她们一眼,回去了。然后季总也端着白酒来敬酒,众人也起身敬了一杯,第二杯过来曾彤低身对小小说:咱们可别喝多了,他们会一个一个来敬酒,小小答应着喝了一口茶,果然那些客户经理轮番来敬酒,先是任重过来,说:美女们好久不见,怪想你们的

    吴巧:也不说去看看我们

    任重:这不是手头上没你们片区的业务不好见你们麻,但是你们每个美女我还是记得的,来,干一杯

    接下来几个客户经理两个两个过来,有的是吴巧的私交,喝完了和她说悄悄话,也有和曾彤、温雅芳好的,也在私聊,不过是说用的什么护肤品,让发链接过去,再就是哪家的东西改天约着一起吃,小小看着她们那些女人,一个个浓妆艳抹、已是深秋季节,却依然薄薄黑丝,超短裙,踩着高跟鞋妖艳动人,各不相同的指甲颜色在白色玻璃杯上泛着光,这架势是要惑乱多少男人,说客户经理是分公司最耀眼最美丽的一群女人并不为过,她们打扮的时髦美丽每天和一些公司老总谈笑风生,然后利用女人特有的魅力和公司老总签订业务往来合同,让营业厅那些业务员好生羡慕,都只恨爹妈不给脸蛋和身材,吃不上这口饭,这里面唯一不羡慕的恐怕是温雅芳,因为她水晶粉的指甲也耀着别人的眼,虽然营业厅不允许涂指甲,然而这并不妨碍她涂这种淡色的指甲,在灯光下灼灼生辉。

    最后秦锴过来敬酒,持着酒杯笑着说道:好久不见

    吴巧:秦锴,你越来越帅了

    温雅芳:秦锴,你蛮有男人味

    曾彤:秦锴,你怎么最后才来

    秦锴笑道:那我自罚一杯,你们自便,喝完一杯果然拿起桌上酒瓶自斟一杯,又一口干完。众人喝了,唯独小小也不看他也没有喝,别人也不注意各自吃菜,秦锴转身走了,她却拿起杯子自己筛了一杯一饮而尽。接下来,她们两两成群去敬冯总,小小端着酒杯和曾彤一起去,弯腰说道:冯总,我们敬您一杯,冯总笑呵呵起身:来,敬你们一杯,小小和曾彤杯端比冯总低,三人碰杯,小小和曾彤一干而尽,曾彤喝的干净利落唇边不沾一点酒渍、脸也不曾变色,小小却以指间拭了唇间余露略带驼红,纤弱不胜,想是素日喝酒喝的少。冯总笑道:曾彤很豪爽,我平素就喜欢豪爽的女孩子。曾彤略扬了一个笑意,倒是小小看着曾彤笑了,小小就站在秦锴旁边,两人也没什么眼神交流,敬完酒就回桌了,回桌后曾彤向小小,咱们两倒是该找个地方单独喝喝酒。小小:正是,要不等会散了去

    曾彤:今天去什么?都那么晚了,明天

    小小:好

    晚上回去,小小一声酒气,梅梅闻见:在哪喝酒啦?你酒量那么浅,居然没醉

    小小去壁橱拿了那瓶上次没喝完的红酒,回头朝她嫣然一笑,复走去门口:领导请客,大家互相敬酒,两腮微红话语间已带了醉意

    梅梅:这不是上次你和秦锴喝的吗?拿出去干嘛

    小小:打算扔掉

    梅梅:搞事吧你,扔家里不好偏要扔出去,垃圾桶在小区的绿植旁还远的很,别又要我陪你

    小小听说也并不答话,只停下来看了看瓶子,抽开瓶塞一股脑全部往口里倒

    梅梅过去夺瓶子:这么灌非醉不可,不是说扔掉吗?怎么又喝?她夺下剩的一半就近扔进垃圾桶,小小伏在她身上喃喃哽咽: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感觉像做了一场梦,醒来什么也没有发生,她抬头珠泪盈瞳,闪闪发亮。梅梅扶她到沙发上靠着:真不晓得你们搞些么鬼,谈恋爱也不好好谈,小小蜷缩在沙发上,头埋向沙发里,肩膀轻微耸动着

    梅梅直接拿起小小手机发微信过去:秦锴,你把我老姐怎么了?她伤心的很,你是男人不该哄着她吗?听说你们很少联系,哪有你这么谈恋爱的?

    梅梅很恼火,她看了看小小干脆发了一个视频,然后又发了一条微信:自己解决,不然你看着办

    放下手机,她去扶小小:去睡去睡,睡醒什么都好了,明天陪你逛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