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更新时间:2018-06-09 22:17:20本章字数:4668字

    第二天清晨睁开眼,小小揉着头皮觉得头痛欲裂,摸出手机开机看了看,习惯性刷微信,赫然看见梅梅给秦锴发的微信和视频,她点开视频看了看自己蜷缩在沙发上的猥琐样真是不忍直视,老脸臊的通红,却看见秦锴在下面回复:她好点没,让她早点睡

    梅梅:很不好,明天你哄哄她

    秦锴回复:好,等我有时间

    小小心头大怒、起床直接冲进梅梅的房间,拿脚轻轻踢了踢包裹严实尚在梦中的梅梅:万梅梅,赶紧起来

    踢了踢没踢动,直接掀起被子就是一拉,被子被拉掉一块,梅梅翻了个身,迷糊到:大早上的干嘛呀,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

    小小:你再装,我就把被子全拉掉了

    梅梅睁开眼夺被子:怎么啦?大清早的

    小小:看看你昨天做的好事

    梅梅坐起来睡眼惺忪瞟一眼,耸耸肩:怎么啦?挺好的呀,没说什么呀,本人想说就说,哪像你那么怂,发现你有时候真的很猥琐,不是有时候,大多时候都是,有什么事情总爱闷在心里只会欺负我,你看秦锴不是回复消息啦,说今天和你联系?你还得感谢我,说吧,今晚请我去哪里吃饭

    小小坐床上边听边笑了起来,推她:自己不对还倒打一耙,这像是刚睡醒犯迷糊?犯迷糊还能说上一大篇?

    梅梅噘着嘴眼睛朝天花板看了看忍住没笑一本正经:说你怂吧,你不是来找我吵架理论的吗?吵架还架势不足,被别人一说还笑,真是丢人现眼,出去吧,本小姐现在要争分夺秒继续睡

    她躺下,小小帮她掖被角,无奈:睡吧,下次不经我允许可不能这样了

    梅梅不吭声,在被子里偷笑

    快下班时,小小给梅梅发短信,和曾彤一起去大学城的一家“猫咪咖啡”喝咖啡吃披萨,梅梅回复的很快:好呀好呀,爱你么么哒

    小小和曾彤一起出门,曾彤说我们去买点酒,小小说:好,去买红酒

    曾彤瞥她一眼:不,老娘要喝啤酒

    小小关切:----你今天怎么了,去值班室了一趟出来就不开心

    曾彤边走边说:不想干了,可能我要走了

    小小很是惊讶:为什么?不是做的好好的?

    曾彤:张华胜很快要调走去做宣传部长,昨天冯总请的那餐饭是专门为他请的,让咱们沾了光白吃白喝。冯总要让我做秘书,今天早上发了一个公文来让我写一份报告,我没写,他要是再逼我,我就走

    小小迷茫:走了去干嘛呢?现在工作也不好找

    曾彤失落:到这里也一辈子是合同工没法转正

    小小:跟了冯总你就有希望了

    曾彤迷茫:跟了他,就没有业务量,没有业务量更别想转正了,这个工作没什么前途

    小小懊恼:听你这么说,我也想走了

    曾彤:你才来没几个月,还要当客户经理呢,至少工作两三年再走,一个公司呆上两三年,你才能判断它是不是符合你的内心需求

    小小:冯总专门为了张华胜请我们吃饭?

    曾彤:是的,他的女朋友的爹是电信武汉总公司的老总

    小小:-----既然喝酒,那咱们不如先吃饭,再去唱歌,买很多酒去边唱边喝,这些事以后再想

    曾彤打量她:你看着平日里很斯文,这会不会为了我喝这么多吧

    小小笑着横她一眼:就许你像女汉子一样大吃大喝,别人就不能了

    曾彤抛一个嘚瑟的眼风:大喝了没有大吃,本小姐一向吃饭少,斯文的很

    小小笑着打量:吃得少也没见你瘦

    曾彤瞥她一眼:你还不是吃得少,你说你瘦了几两?

    小小哼一声:我又不需要瘦,再瘦就不美了

    曾彤:---老娘再瘦也不美

    小小笑着推她:小小年纪就自称老娘,这么泼辣,小心以后嫁不出去

    曾彤抛一个媚眼,身子斜斜一扭,露出翘臀:那会嫁不出去了,老娘蛇蝎美人,毒死多少男人都会有人前赴后继

    小小没好气拿手中小手包朝她刻意突出来的翘臀拍过去:好一个蛇蝎美人,看我不让你现原形

    曾彤一躲,包包只不痛不痒在曾彤屁股上碰了一下,坠落在地。笑道:要打就打,可别挠痒

    小小蹲地去捡:打你,还脏了我的包

    曾彤笑:你捡个包还这么优雅,真是温文尔雅、柔若无骨,不知道那个男人有福气得到你,喂,谈恋爱没有?

    小小懊恼:谈了又不算谈,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曾彤笑道:难怪要喝那么多酒

    猫咪咖啡本来不远,两个人一路说说笑笑,到了。哪知梅梅早在店里等她们,见她们进来,忙挥舞手中的咖啡

    小小进去一脸嫌弃:也不怕咖啡洒了

    梅梅一脸嘚瑟:洒了正好再换一个味道。马上又换了一个大笑脸:你就是曾彤吧?老听阿姐提到你

    曾彤笑道:你叫我彤彤就好了。

    梅梅捧着脸喝着咖啡:我姐自己是美人,交的朋友也是大美人

    曾彤和小小低头忙着点东西,听了这话仍不忘抬头回一句:你也很美,脸上白的发光

    两人点完

    梅梅嘴角上扬:我知道啊

    曾彤:用的什么化妆品?

    梅梅:用的我公司的,倩丽,你听说过没有?

    曾彤:知道啊,我身边有很多人在用就是不知道我的皮肤适不适合?

    梅梅:要不我们互加微信,你把肤质告诉我,我选一套小样给你试用,用了你觉得好再买

    曾彤:好,要是用着好就不用老换护肤品了

    小小:我们吃完去唱歌

    梅梅笑:今天什么日子呀,请吃饭请唱歌,早知如此我该多发两条微信

    小小瞪她一眼

    三人点了不一样的披萨,相互换着吃,取笑打闹了一会,吃完打车去ktv

    霓虹闪烁,流光飞舞,灯光交织编织的光影下年轻的男女举杯畅饮、谈笑无度,看似分外亲热,极度的热闹下却藏着自己寂寞的心思,这种寂寞无人知的心思只有温柔解语的佳人能够理解抚慰,秦锴心不在焉的把玩着手中的酒杯,宋云唱着歌用眼睛的余光瞟秦锴,又扫过其他人,任重他们觥筹交错,有的低头弯腰交头接耳哈哈大笑,有的翘着二郎腿一副得意洋洋欠扁的模样,还有的在大厅中央扭着自编自导的舞姿自嗨---每一个人都很开心、陶醉、投入、放松、都丑态百出。只有秦锴如鹤立鸡群,再轻松放浪的场面都不能见他失态、不见他放浪形骸,都只见他正襟危坐,如同青松绿柏,郎姿独艳。任重曾经问她:明明秦锴这种不苟言笑、放不开、总是装腔作势摆架子的习惯很臭,她为什么独独觉得好了?她不能回答,或许她作为一个外向活泼、百无禁忌、随和放任的姑娘,心里独独向往的就是十年如一日的严谨自律,十年如一日都有端正的坐姿和挺立的站姿的男人会有青春不老的容颜,这样的男人在她心中简直如同神祗、遥不可及,从小到大,她一直遥望着他、倾慕着他,这种心情随着岁月的流逝而越发迫切,毕竟一个女人一生当中只有一个十年,在这个十年里笑颜如花、眉眼倾城,属于她的十年已经过了一半,已经献给了学业,仅剩的一半她要用来结一人心。她一边想心思一边把一首欢快的歌唱的拖腔慢调,最后干脆停了,自舞自嗨的男子还在那里兀自跳个不停,她端了一杯酒走到秦锴身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坐下,举起酒杯,秦锴会意,客气礼貌的干杯,两人喝完酒。她借着酒晕,娇媚万状的凑过去问秦锴:一别多年,今天第一次相聚,你有什么心思不开心?秦锴哥哥,你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

    秦锴略避了一避,温和道:并没有什么事,你别喝太多

    宋云脸上飞起红云,娇羞到:好

    秦锴:你坐下,我先出去下

    秦锴拉开门,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来,他看见梅梅、曾彤挽着手有说有笑的过来,小小落在后面尚笑着回头吩咐服务员:麻烦您先把酒送过来,她转折着脖颈,修长

    而莹白的肌肤上没有半分折痕,也不见青筋暴露,她转折着身子,侧颜如遗世而独立,孤寂而幽独和她的话语不带半分联系,她转眸看见梅梅和曾彤都停下了,看见秦锴正在看着她,惊诧、喜怒瞬间闪过,她款款而来,终于在秦锴身边停下,看他一眼,秦锴知道她并没有看他,而是目光透过了他的脖颈看见了宋云,他有一瞬间的尴尬闪过随即淡定,她朝他投以了然的一笑,然后转身而去。秦锴喊住她:小小

    小小站住,并不回头:有事吗?

    秦锴:你误会了

    小小回头,挑眉看他一眼,目光在他和他后面的包房来回逡巡:误会什么了,我为什么要误会你?我们什么关系?

    秦锴看着她,握住她的手只是一带,小小被拉入怀中,她始料不及、还愤怒的想反抗,秦锴却用力的把她抱住。他牢牢搂住她的腰,两个人互相望着,恍如隔世,她眼神里充满了疑惑和怀疑、怨怪,而他却温柔坚定,分明是要她放心。

    包房里所有的人都站起来透过门上的玻璃窗看着她们两人

    任重出来笑着打哈哈:小小和彤彤啊,你们三个女孩子开什么包房,我们包房那么大,和我们一起玩开心热闹呢,走吧走吧去我们包房,别浪费钱了,要吃什么喝什么咱们点点点

    曾彤和梅梅相互望一眼,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曾彤笑道:任总好啊,这里都能碰见

    任重无比热情的过来拉曾彤:怎么这里就不能碰见呢,咱们一家人嘛,走哪里不碰见。我说你们两个人别亲热了,多少亲热不能家去啊,在外面明晃晃的亮瞎我们这些单身狗,咱们一起去唱歌喝酒

    小小推开秦锴好整以暇的整整袖口,笑道:任总的邀请怎能不去,我们进去

    三女随着秦锴、任重一起进去,那些男人呆站着看着她们三个,不知是谁吹了一声口哨,打趣道:美女啊,欢迎欢迎。请坐

    她们三个人坐好,马上有人围着曾彤和梅梅,问她们吃什么、喝什么、点什么歌,热情备至。曾彤倒不客气,当下就点了几首劲爆的,梅梅点了许嵩的素颜,没人让小小点,谁都知道小小、秦锴、宋云这三人是定时炸弹不能碰、不能说话因此围着曾彤、梅梅献殷勤。秦锴坐在宋云、小小中间,三个人都不说话,一副很淡定的样子,任重在宋云旁边想找她说话,看她嘴巴抿的紧紧的,知道她心情不好也不搭理。三个人坐在一起,周围的空气都凝结成冰。曾彤唱了几首很劲爆的歌,还一口气把忐忑唱完了,唱下来所有男士鼓着掌、都灰下心来,遇上这么个泼辣还霸气的主,唱忐忑都能面不改色气不喘,还一口气唱完说明其心志之坚定、气场之强大,他们望尘莫及。梅梅唱着素颜,唱着唱着望着小小,想来她们在一起常唱,让人顿生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之感,然而梅梅温柔可爱、矜持少语又礼貌客气实在是最佳女朋友人选,因此围着梅梅问这问那,梅梅都回答的客客气气、中规中矩。

    小小只在进来时礼貌客气的对众人笑了笑,然后就一脸冷漠坐在那里,思绪纷乱,她多么希望秦锴坐的离她近一点、握着她的手、只要他爱她那管旁边的人是谁?相互之间什么关系自然明了,后续没有任何尴尬,然而没有,秦锴总是进一步又退一步,他一点都不干脆,小小叹一口气,你若不爱我便休,自己好好想清楚。

    接下来是一首情歌广岛之恋,曾彤喊小小说:我是给你点的

    众人望着曾彤,马上挪过目光看他们三,又紧张又兴奋,曾彤瞥了一眼秦锴,接着对小小说道:我是给你和我点的,我们两人唱一首,我唱男你唱女

    有人把话筒递给小小,她以笑容谢过,走过去坐在曾彤身边,两人相视一笑,随着音乐唱起来。小小学过声乐,她音色婉转、音质圆润而不带任何杂质,才唱了一句就有人起哄拍手叫好,两个人唱的默契十足、含情脉脉,唱到后来,梅梅凑过去和小小共唱女生,三个人眉来眼去、唱的含情脉脉,另那些男士很是汗颜。唱完,曾彤附耳对小小说着什么,小小会心的笑着,曾彤端起酒递给小小一杯,两人碰杯,小小把手完过去,两人喝了一个交杯,喝完曾彤撇秦锴一眼,笑的意味深长。曾彤对众人说:天晚了,安全起见,我们先走了

    任重:哦,好的,慢走

    秦锴:我送你们,他执起小小的手、半拥着她走出去,后面宋云站了起来。

    秦锴开车送三女回去,车上曾彤和梅梅商量着明天重聚,带好衣服聚完直接睡她们那,小小笑着:明天你们还不闹翻天

    梅梅靠在曾彤身上:明天我两唱情歌

    曾彤笑着:你没男朋友唱什么唱,人家小小是男朋友不和她一起唱,我才唱

    小小转身向后面:谁有男朋友了,明天我们三人一起唱

    秦锴侧过头看了她一眼

    一行人先把曾彤送回家,再送小小和梅梅,到家时梅梅让秦锴进屋坐,秦锴说太晚了下次,梅梅先下车回去。秦锴搂着小小深情长吻,小小推他:自上次后就不见你音信,原来别有新欢

    秦锴把手埋在他的脖颈含糊:没有音信是我错了,我所欢在你

    耳边热气腾腾,小小:可不敢当!我们认识吗?并不认识,

    每天人影都见不到,人声也没有,虚伪!她推开他要走,却被秦锴紧紧抱在怀里笑道:原来是想我了,从明天起每天早晚跟你发短信,有空就一起吃饭

    小小笑道:谁想你,谁让你发短信了,浪费我手机空间

    秦锴哈哈笑道:脸都红了还不承认

    小小直接推开他走人,秦锴把她送到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