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更新时间:2018-06-16 16:47:35本章字数:2892字

    第八章

    背后传来一丝几乎没有的声音:你傻了吧

    小小迅速整好衣服,并不看梅梅:若是没吃饭就一起吃饭

    梅梅:我吃过了,你们不用管我,我去自己房里

    梅梅去了自己房里,秦锴进了小小房里。小小在外面略收拾一会,端了一杯茶进去,笑道:大雪封路,不如今晚就在这里歇息,我去和梅梅睡

    秦锴本就一头乌云,听了这话道:你敢

    第二天,小小刚进营业厅,吴巧她们就围上来打趣

    吴巧揽着小小的肩,摸着她的脖子:小小,昨天是那个男的来拉着你的手回去了啊?你们两有一腿,秦锴经常来营业厅老娘居然没看出来,什么时候的事啊,多久了?

    小小触痒笑道:没多久,这不你们就知道了

    温雅芳拿镜子,正睁大眼仔细按紧松了的假睫毛:你们两郎才女貌还挺配的

    张华胜:小小,以后跟着秦锴混前途无量。

    小小正笑着,眉略一皱

    朱经理:小小,秦锴是武大研究生,才华学历都不错的,和你很般配,你们两旗鼓相当,谈得来就要好好相处

    小小也笑了笑

    孙玉洁站在曾彤后面和她做了一个恭喜的手势,曾彤却拿钥匙开库房门,一声不吭。吴巧:彤彤,彤彤,她喊着笑道,往常你没少八卦,怎么今天不听见你发言了,怪不习惯的

    曾彤哼一声:有什么好八卦的,难道就许你和你老公晚上做功课,不许别人谈恋爱

    吴巧听了,丢下小小挽起袖子三步两步走过去,曾彤早知道要找她麻烦,进去顺手就把库房门关了,吴巧在外面叉着手:好,你别出来了哈,一上午别出来,就呆里面。曾彤在里面笑的不得了

    张华胜说:还有没有规矩了,别闹了,彤彤赶紧拿卡出来

    春节前后活动多,如此累了一天,晚上小小回家,直接瘫倒在沙发上,背过手捞了个沙发垫盖着。梅梅早回来了,坐沙发上抱着垫子好整以暇玩手机,见小小躺下,顺势就躺小小身上

    小小:哎呀,赶紧起来,坐了一天腰都快断了,你再一压都快骨折了

    梅梅起身,继续玩手机。

    小小问:吃饭没有

    梅梅:没有

    小小:我也是

    梅梅:冰箱里有很多你们昨天的剩菜,我们热来吃了

    小小:正是,有好几个菜根本没吃,你去看看

    梅梅开冰箱端菜,说道秦锴怎么点了那么多荤菜?

    小小想了想,心虚到:他大略是故意的

    梅梅:他今天过来吗?昨天我不是故意的

    小小:他今天不过来,昨天你不是不回来吗

    梅梅:本来打算不过来,约着几个人去一个同事家吃个火锅打回麻将,就在她家睡觉,不想她临时有事,我就只好回来了。我妈都打电话来问我们什么时候回家了,大妈有没有打电话问你?

    小小说:怎么不打,一打电话就要提相亲的事

    最近妈妈也天天打电话来问小小:什么时候回家,你三叔送了野鸽子肉来,没舍得吃,晒好了等你们回来煲汤喝,你的房间换了一张新床,梅梅要过来睡就不挤了

    彼时小小说趴床上拿笔在本子上划着:还是我娘好,可能过年只能放几天吧,估计是从29到初5

    妈妈说:就这么几天啊,想来应该让你多过几天了再去上班

    小小说:武汉不是离家里很近吗,回家很方便的呢,你要是想我就来看我啊,给我和梅梅做饭

    妈妈说:你快点回来吧,有几家相亲的托你姨妈或外婆说合呢,25岁不大不小,你看中的再交往1-2年也就该结婚了

    小小听了小声说,妈,爸在不在旁边?

    电话那头说:不在

    小小:妈,我谈男朋友了,你千万千万不要给爸说,免得他盘问这盘问那

    电话那头惊喜到:哦,我们家小小有男朋友啦,这就好,这就好,你们慢慢谈,我不说,长的什么样儿?你得拍几张照片回来看看

    小小答应好。谈完这妈妈又说道你外婆给你晒了很多红豆,等你回家煮红豆沙吃,小小想起外婆种的大白菜,夏天的甘蔗、西红柿、香瓜,想起外婆一双小脚天天给妈妈和舅妈送菜来,80岁的外婆有几个园子,种的菜吃也吃不完,想起外公院里的两张桌子,和小小的小卖铺天天和一群老头子打桥牌,输赢几元,偶尔老爷爷们饿了就在小卖铺买东西吃,想着这些觉得无比温馨,无比想家

    小年夜的时候,秦锴带小小去吃饺子,一路并肩走回家,因问道小小什么时候放假,小小告诉秦锴自己的放假时间,只有五天就回家,秦锴想了下说才7点多,不如去一趟超市给叔叔买点东西

    小小抬起头:啊?

    秦锴一头黑线:我说给叔叔买点东西

    小小在心里不知他父亲会如何反应,但是她知道如果父亲知道她在谈恋爱肯定会盘根问底,继之以一大堆思想教育,让她好好不要把恋爱当儿戏。现在才刚开始谈,谁也不知道以后怎么样。根本没打算告诉她父亲,也不好反驳秦锴,说道:好啊,反正秦锴买了小小不说,爸爸也不知道

    两个人去超市买了一堆东西,给爸爸买了陈年普洱、六安瓜片,梅梅打电话过来让小小带饭,小小因说道:买了水果,你等会榨杯果汁温热了喝,再煮点面条之类的就好了,梅梅赞同。两人走到小区里面,寒风凛冽,刮着大株常青树的树叶莎莎作响

    想起曾彤要走没个说话的人,营业厅每天又人来人往吵吵嚷嚷,待下去实在毫无意思,不由叹了一口气

    秦锴问道:刚才吃粥还高兴的,现在怎么了

    小小:想起曾彤要走了,一个人待营业厅毫无意思

    秦锴笑着:那你是想当客户经理天天和我黏在一起?

    小小半是娇嗔半是恼怒:谁愿意天天和你黏在一起?我本来就是来当客户经理的,被下放了这半年,现在彤彤也要走了我不想待了,忒烦人了。说完又叹了一口气

    秦锴揽住她:彤彤走了,你还有我呢,我保证会把你的每天填的满满的,放心

    小小仰起头:谁相信你?你惯会一过几个月不理人

    秦锴搂着她腰,一手抬起她下巴:你若和我同吃同住,我们不就天天在一起了

    小小以肘衬他肩托腮笑道:我和梅梅住的好好的,为什么要跟你住,我又不是你老婆

    秦锴:你要是不去,那我就把东西搬过来

    小小笑着戳他额头:真是不羞人,你低下头来

    秦锴宠溺:小妖精,一边低下头

    小小略踮起高跟鞋,认认真真、端端正正、扎扎实实的吻了一下秦锴的额头。刚要忍住笑走开,却被秦锴捧住脸,更加认真地啃小小的唇,他的舌搅着小小的舌,越吸越深,小小觉得全身发软、站立不稳,靠在秦锴身上。

    良久秦锴搂住小小进电梯,回家。梅梅开门看见秦锴的额头上印着清晰端正的大红唇印,瞪大了眼睛,随即哈哈大笑,小小匆匆换了鞋子只说进门换件衣服,随手就把房门关上反锁了,靠着房门笑弯了腰,想必秦锴还不知道

    秦锴说:小小开门

    只隔着一层门板,似乎连秦锴的呼吸声都能听见

    小小本能反应:不开,我累了,你回去吧

    秦锴说:好

    良久,小小想秦锴应该走了,开了一条门缝,看见客厅里没人,随即又开了大半扇,打算出来,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秦锴一闪身进了门,随手关住房门,更猛烈的吻铺天盖地覆上小小的唇,小小知道在劫难逃。

    张华胜走后,农历27那一天,终于发了年终奖,曾彤也提交了辞职书。当天晚上合厅吃饭为张华胜、曾彤送行兼着年终,朱经理让把秦锴也邀请上了。席间每个人敬了曾彤酒,曾彤又敬每个人,又给小小递了一个眼色,小小领会,一会都喝得开了,开始斗拳猜令罚酒,闹了一会回家。秦锴送小小、曾彤回家。

    回到家,梅梅拿了一套化妆品给曾彤,曾彤要给钱,梅梅说是小小让我用会员卡买的,并不贵,里面那些各色小样和妆前乳是我送的,我们都用这皮肤还不错,不用给钱,就当我们为你饯行了。

    小小在卧室喊她们,曾彤和梅梅走进去,见床上两套衣服,小小还在柜子里翻

    小小:床上两套是新的,我并没有穿过,我手上这套上次穿过去你觉得好,就再没穿,你不嫌弃,一并都送给你。喏,妆台上,我戴的玉色水滴形耳环也是你要的,已经装好了一并给你

    曾彤:不谢了哈

    小小:要你谢什么

    夜里三人又躺着讲了许多体己话,方才睡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