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更新时间:2018-06-17 13:09:05本章字数:4051字

    用梅梅的话说,秦锴与小小情好日密,因为秦锴不仅跟小小买了回去的车票跟梅梅也买了,那天秦锴送两人上了车就走了

    梅梅说:阿姐,我睡你家好了,家里天天有人打牌,吵死了,都不能睡到自然醒

    小小说:吵不好啊

    梅梅把头靠过来献媚:吵也蛮好啊,来的人多,打麻将的人多,赚的钱越多,但是经常打到1-2点,睡在三楼二楼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我担心自己会失眠变丑

    小小只用手背轻轻拍了下梅梅脸庞,笑道:晓得你回去打算亮瞎别人的眼睛,别人倒没瞎,只不过显得你二罢了

    梅梅靠在小小肩上愤怒地撇嘴:说了多少次了,手很脏不能碰脸,也就是你,要是别个本小姐早发脾气了,算了,算了懒得理你。一边靠的更紧,迷糊睡去

    到家时已是4点,妈已经侯在街边不知道多久,小小看见还有梅梅的妈妈。小小下车,挽着妈妈的手,笑容可掬却只平平常常喊一声爸。爸眼睛里放着光彩,却很平常的说一句:回来了。就拿起小小所有的行李上楼

    妈妈说:你们一家子在我们家吃吧

    梅梅妈说:我家也正炖着鸡,巴不得要喊小小和你们去吃饭呢

    妈妈:她幺妈,你家今天还有生意就算了,明天咱们再开始吃团圆饭

    小小挽着妈妈上二楼,因看着一楼门面进了许多的水果和七七八八,因问生意好不好

    妈妈说:过年期间,生意还不错,现在的人都有钱舍得吃,中午那会可忙着呢,一边喊邻居开餐厅的婶婶帮忙看着,上楼吃饭

    邻居婶婶说:哟,小小回家了,连生意也不看着了,大姐上楼去吧,有我呢

    一家人上楼,熟悉的氛围,桌上早摆了一桌菜,大多都是小小爱吃的,蒸菜、茄子之类

    一家人吃过饭,小小把给爸爸买的普洱茶给他,并用茶刀切了一点又放了一点瓜片,亲自给爸爸泡了一杯茶,爸爸用盖子盖着,认真的看着茶叶沉浮,闷着慢慢喝。又把给爸妈买的保暖内衣给他们,妈妈一一收好,随便吃了点,下楼去看生意,剩下父子俩。爸爸因问工作怎么样,同事相处怎么样?小小专注剥着一颗瓜子,淡紫色的指甲在瓜子皮上刮擦。不以为然的回到:少说话多做事,玩得来的就多相处,玩不来的,不过表面上过得去。公司里人际关系复杂,好多关系户,留神别得罪别人罢了。爸爸在一边听着,沉思一会,只说:你和我们所处的时代也不一样了,你们的事情我也不了解,但是凡事讲究分寸确实不能轻易得罪人,小小叹气。一时瓜子壳落在地上,小小要起身拿扫帚来扫,爸爸说:去歇着,你这指甲这么长才染的颜色别断了

    小小推开自己的房间,一切都是旧时景物,梳妆台上放着6个月前自己使用的乳液,霜之类,屉子里放着小镜子,化妆棉。书柜里的书整整齐齐,并自己日常使用的毛笔之类,只床上换了新的床罩被套,连被芯也是新的晒过,小小揭开被子,床头放着几个月前自己临睡看的宋词鉴赏。妆台洁净,尚染指痕纤纤;扉页半卷,尚留主人雅迹;室内纤尘未染,只待故人归来。

    小小走到窗前,推窗,窗外雪花扬扬,都洒进河里了,这一带房子临水而建,河对面是一望无际的秧田。窗前柳树已褪尽青黄,只剩枝干,待春回大地,柳芽偎窗青眼窥人时,只剩一室空寂。小小沉思凝想,于是坐在窗前古筝旁的椅子上,去掉檀色古筝套子,又拿了以前弹过的曲谱,带了弹片,轻拢慢捻、拖抹勾撮从容弹一曲在水中央,曲尾犹觉不尽兴,又承着妆台秋思缓缓弹下去,小小弹筝快音必做慢音,慢音必做拖腔,在水中央、妆台秋思这种慢节拍的曲子弹来便觉空灵冷清、余音缭绕,绵绵不绝,等弹完时、天已黑了下来,小小看见爸爸早端着茶杯,戴着眼镜拿着一本武侠小说,凝神望着小小这边

    爸爸清了清嗓子,理了下腹稿说道:好像手生了不少,学的东西都别丢了,无聊的时候拿来娱乐是好的,不要学那些女孩子酒吧歌厅到处跑着玩

    小小摸着指甲上的弹片,随便拨了几下琴弦,笑道:您闺女可能会是那种疯癫不着边际的人吗?

    爸爸咳了一声:我不过白提醒你一句,你工作了就回来的少了,还能相处一次就说一次,你以后有困难就想起我的话

    小小听了心中一酸:爸,你说吧,随便说,我都听着,没有回音。

    妈妈上楼来,爸爸开电视,一家人嗑着瓜子围炉夜话,

    小小和妈妈正讨论电视,爸喝着茶突然插一句:你年龄也大了,平常除了工作,有合意的也该谈着了

    小小和妈妈互望一眼,妈妈说:如果谈了呢?

    爸爸转过头,带着惊异:是谁?人品怎么样?家人都怎么样?他越说越慢:这些都要好好考察,深思熟虑。谈朋友不要轻易谈,像那些不自重的女孩样一年换几个,谈了要认真对待千万别花别人的钱

    小小和妈妈对望一眼:爸,还没谈,谈了肯定告诉您

    小小去睡时,妈妈过来了,小小翻开相册,她上次吃饺子时要求秦锴与她合照,秦锴于是正襟危坐,小小凑过去两人照了一张,妈妈说:哎哟,这孩子仪表堂堂,好个相貌儿,比你大姨她们给你相的都好,这孩子一看就是个沉稳有礼貌的孩子。小小以手托腮,满不在意的得意洋洋:还将就吧,看的顺眼就行了

    母子两讨论一会,各自睡下。

    小小发了一张睡床上的图片给秦锴

    秦锴回:不早了,睡吧

    小小:你怎么也没睡?不知在忙什么、想谁呢,也没见你发个信息?

    秦锴发来一张图片,是小小在西餐厅,穿着粉色雪纺白色短裤,秀发缭绕,伸过头闻花香的情景,画面里的女子有着凹凸有致的侧面和梦一样沉醉的表情

    小小笑道:惯会忽悠人,谁知道你忙什么想什么,不过多问一句罢了

    秦锴:乖,好好睡觉,别玩手机,手露在外面着了凉

    小小关了手机,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梅梅爸妈和梅梅过来,两家人收拾了东西回老家和二叔一家、奶奶吃团圆饭。下午2点多吃团圆饭,饭后家里的男士子女一大家族人祭祖上灯,郊野祭祖路上三人走在后面小小和梅梅竭力取笑二叔儿子宇飞,梅梅:你看你,一头焦黄色毛发,搞得这非主流,人家正经姑娘谁跟你?

    夕阳晚照,平野草枯,有微风拂面,小小迎脸相迎,惬意的笑道:讲真,我一回家,见你挠着头喊我们,还以为孙悟空下凡咱们家了

    宇飞随手扯着路边野草笑的脸红耳赤:梅梅这么说就算了,姐,你也这么说,人家染得的黄色小背头叫帅气,怎么到了我就丑了呢。我怎么就摊上你们这一对活宝。对了,梅梅你别说,老妈子给你物色了一个对象,也是黄色卷发,有本事你相亲那天也这么说

    小小和梅梅对望一眼,小小说:先看看照片,咱们来把关一下

    梅梅:对,先看看照片,你手机呢?说着就要去夺

    宇飞在前面轻快的小跑,回头笑道:想看?谁让你们水人

    小小:你过来,我们家宇飞可真是帅的天上地下独一无二,你过来我们两先看看

    宇飞过来,躲躲藏藏躲过梅梅的手翻开一张照片给小小看:姐,怎么样?这哥们还不错吧?

    梅梅从后面看了惊到:二妈什么眼光?就这种龅牙尖嘴,歪瓜裂枣的货也来和我相亲?心里的老血都呕出来了

    小小:这小伙真是有点拙荆见肘,大约河里的鱼见了都要翻眼,路边的狗见了都得躲着,二妈是眼睛近视了吗?

    宇飞实在被羞辱的无奈,手一摊:这,说你们眼光不行吧,人家怎么了?不就是一颗小龅牙吗?男子汉长小龅牙可爱,人家怎么了?年纪轻轻开着跑车,事业有成,为人又讲义气,配梅梅绰绰有余。你们这么挑剔,还这么牙尖嘴利,小心以后没婆家

    小小一想:有道理,梅梅你要不去试试,免得咱两以后没婆家

    梅梅:要去你去

    宇飞:哼,你们等着吧。

    祭祖回来,一大家子人嗑瓜子杀柚子看春晚,毫无意外妈妈们就开始提相亲的事,二妈每说一个,三妈都要梅梅去对对眼,梅梅哭笑不得死活不去,最后谈条件,选了其中几个让小小陪着去。二妈、三妈还说给小小也物色了两个,其中有一个有点远,在另外一个镇,一定要去看下,小小笑着说:打算谈本单位的。她们觉得移动的都还不错,比她们介绍的不会差于是作罢。刚过12点就开始放鞭,一直放到第二天早上7点,小小这一夜本来2点多才睡觉,还被梅梅拉着讲话,醒了又醒,第二天9点多起床,无精打采,幸喜天气甚好,太阳也大,穿着粉色呢子,坐在二妈家院子嗑瓜子、晒太阳。下午和二妈、三妈陪梅梅去相亲,因是节下,店子未开门,因此都直接去男方家。二妈、三妈在门外陪着男方亲戚父母讲话,留下小小梅梅,男方和他姐姐

    梅梅和那男孩子均不讲话,梅梅认真看电视

    男方姐姐忙着筛茶倒水端瓜子,小小礼貌谢过,磕着瓜子笑问男方:方才,我听你姐姐说在公司里当技术工程师,不知一月工资多少,是当技术部总监吗?公司多大?你们技术部几个人

    梅梅他们刚进门时,那个男孩子和他姐姐还觉得眼前一亮,听了小小这话,倒不回应,是他姐姐讪讪笑着,回的七零八落

    初三那天,又是梅梅相亲,男方开着车好不容易在街上找了一家咖啡馆,接他们去咖啡馆里坐,按照梅梅的交待,小小素颜。男方殷勤布置茶水,色色想的周到,还一个劲恭维:两位都是难得一见的美女。还没说完,就接到电话,他笑着咧着龅牙打包票:什么大不了的事,不就是几十万,咱们兄弟谁跟谁?你别担心,回家了咱们好好商量

    小小搅着咖啡,眉头一皱:倒是觉着这咖啡糖少了,我去放点糖

    男方:千万不劳美女姐姐费心,我去放

    男方出去吩咐拿方糖,梅梅说:阿姐,这个简直就是嘴巴上抹了蜜,油腔滑调还装逼

    小小笑道:他怎么装了?

    梅梅:他点的咖啡是最贵的,但是是打折的,估计这会正在前台和服务员谈折扣的事,还电话里头:不就是几十万的事!一看就是个二逼,以为别人不知道。梅梅拿腔拿调学着,小小笑的不行,第二桩相亲就这么黄了。

    初四那天,梅梅死活不去相亲了,于是约定男方开车来二妈家玩,彼时小小和梅梅坐在二妈家院子里晒太阳、嗑瓜子。男方下车进来时,正午的太阳正好,照的他颈脖上粗金链子闪闪发光,宇飞正好在家,一见男方进来,就迎上去,两人互相拍着背握了手:兄弟你来了,幸会幸会,来来,先吸根烟

    男方不让,执意拿了自己的烟让宇飞吸,还给他打火。小小和梅梅在院子里奶奶旁边晒太阳、嗑瓜子,头也不回。奶奶倒是回了头,仰脸,用手搭了个帐篷看男方:哟,小伙子长的金光灿烂的

    小小磕着瓜子,听了这话,差点没被呛到,咳了几声,回屋端茶水

    梅梅回屋端茶水

    宇飞和那男的说了一大篇,梅梅和小小始终没出来。那男的走了,宇飞在院子里喊:两位神仙,别人走了,你们出来吧

    小小在楼上窗子里探出头:你们认识吗?

    宇飞:不认识啊,第一次见

    梅梅也探出头:不认识,你们聊个鬼?一堆子忽悠,我妈二妈不靠谱,你也是个不靠谱的

    宇飞:怎么说呢你?你还得谢我帮你招待了,我留了他电话,你要有意思,我可以把你电话给他

    梅梅:你敢

    宇飞笑抽

    下午时,小小、梅梅回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