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更新时间:2018-06-19 20:42:46本章字数:4030字

    初五吃过早饭妈妈打点行李送小小上车回武汉,一想到大节下还要上班,元宵也要上班中度过,小小一时麻烦妈妈把平时用的东西都帮忙收起来

    妈妈说:那还用你交待?早收得好好的

    小小说:妈,把红豆糕拿些出来太多了吃不完,都多大了还一出门就带零食?她在想带那么多零食秦锴肯定要笑他,想着脸就红了

    妈妈笑着:那不是怕你路上饿吗?这不是你小时候最爱吃的?

    小小无话可说,心情忐忑离家

    到武汉出了车站,正要打车,电话响了,是秦锴的

    秦锴:在哪里

    小小:刚出车站

    秦锴:在车站外哪里

    小小:商务大酒店下面,干嘛

    小小还在诧异,秦锴已从黑色奥迪中出来了风流倜傥潇洒从容,一手帮小小拿着行李,一手牵着小小冰凉的手上车,小小任他牵着上车

    回到家,已是6点多,小小满脸倦容烧水洗脸洗澡,从浴室出来已是焕然一新,秦锴已买了饭,坐在房里看书

    小小端来一盘红豆糕,先夹起一块,凑过去喂到秦锴嘴里

    秦锴随意咬一口含住却握住她后颈喂她一半,小小用口接着,四眼相望着,嘴对着嘴呼吸相闻,她脸色绯红,朱唇鲜嫩欲滴许是红豆糕有点黏,她觉得口干舌燥。

    秦锴也正觉得红豆糕粘顺手端来一杯红酒小小俯在他怀里喝了一口,他也喝了一口。秦锴吻着她听到她的心跳声,把手伸进去,滑溜柔软,温暖如玉,正如一块上好的红罗,他手经过的地方她身子一寸一寸变软。他热气喷在她耳边:回家这几天都没你音信不想我吗?

    小小像被抽了骨头软在他怀里仰头抛了他一个迷离的媚眼,轻声到:也没见你发短信,可不知你想我不想?

    他说:你可知你不在我睡梦里都是你

    一连几天,梅梅没回武汉的日子,白天两人各自上着班,晚上秦锴抱着娇软佳人,肌肤相亲、恣意行乐,寒冷的夜里,小小窝在秦锴怀里,欢喜梅梅马上要回来了

    秦锴搂着怀里的女子,低头吻她的秀发:你没那个机会了

    小小:什么意思

    秦锴:这两天收拾好东西搬到我那里去

    小小:为什么

    秦锴:明天分公司的调令下来,你们还留在营业厅的女员工从明日起全部回归客户经理职务

    小小叹一口气:终于要走了

    秦锴诧异她叹气的频率之高,高兴不高兴她都要叹气,她说这一句也没听出半分高兴,因此刻意要打乱她的胡思乱想:怎么感谢我

    小小笑道:讨厌,凭什么感谢你,你不说明天我自己看公文也看到了。一边蜿蜒而上吻他,秦锴接住她的唇。

    一大早,小小匆匆来到营业厅,换好工服直接进休息室开电脑看公文,8点多公文更新之后果然有调令下来,小小直接打印了出来只等朱经理来厅里给他。

    10点多朱经理来了,得空时朱经理说:小小,这几个月多谢你帮着厅里做了许多事,你当客户经理了走访的范围也是这一片公司在这里做的工作都没有白费,上午你把自己工作上的事情交接下,下午可以回家好好休息,明天去分公司报道吧

    小小:谢谢朱经理,我总是营业厅一员,以后有什么事只管叫我。

    朱经理:会的,以后事情还很多,大家还要一起合作呢

    中饭时分,因为休息时间少,小小点了一家餐馆的外卖,送了10几个菜过来请大家一起吃饭

    阿姨说小小破费了,不该花这么多钱,朱经理提议大家平摊,吴巧也说:摊

    小小笑道:我的一点心意,你们还要平摊,敢情是我出去了就不要我回来了,现在要把帐算的一清二楚

    温雅芳:摊什么摊,小小请客,咱们只管吃,人家也没想着心疼这两个钱,倒是你们

    吴巧:行,咱们不说了,只管吃,恭喜你哈,你走了,店里人又少了,张华胜曾彤也走了,还有点不习惯了

    朱经理:没事,过几天要来好几个,你又有徒弟管了

    吴巧:管个鬼,小小管到没?没管到,你还笑

    小小笑着:姐,要不我不去分公司了,申请留下来让你管几天?

    吴巧:赶紧走,我哪敢管你

    小小吃了午饭收拾东西回去。第二天小小早早的起床收拾自己,束腰的呢子大衣配上高跟鞋,一边又细细的抹妆前乳、粉底,涂口红描眉画眼,把自己收拾的桃脸绽粉、远山含翠,一时秦锴起床,刷牙洗脸洗头擦乳液,弄完时小小还在扫眉粉,拿着镜子细看,哪里污妆了。

    秦锴带小小去分公司,分公司老总冯总亲自来客户经理办公室跟几个客户经理开会,姚丽丽做记录。先请副总来ppt讲了客户经理的所有职责和具体工作开展方式,以及周汇报制度和月考核制度。讲完,大家现场讨论有什么不懂得的、需要获取什么资料的问副总和姚丽丽。冯总在一边点燃一根烟,慢悠悠的吞云吐雾,在烟雾中扫过每个人,除了任重秦锴,每个人都凑在副总和姚丽丽身边问这问那,一时两个人手忙脚乱。只有一个人端坐在哪里,仰着头伸着脖子在哪里仔细听他们每一个人说的话,一边拿笔写什么,跟刚才培训的姿势没变过一分,而其它人早都前俯后仰打哈哈了。洛小小脊背笔直像是随时有人拿木板吊着背、笑容柔和、不带一点讨好意味和功利气息,在那里静静听着,偶尔还露出疑惑表情。等这一切差不多了,冯总摁掉烟头,轻咳一声,所有人都掉过头看他,他说:大家也都问的差不多了,工作怎么开展有着非常强烈的个人特点,不管你怎么开展只要能扩展客户、维系客户就是好员工。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不管黑猫白猫,能抓住老鼠的就是好猫。客户经理的工作是我直管的,你们有什么事情为难处和我说说,咱们一起聊聊,说不定问题就轻松解决了。当然了也不要什么事都问我,我要是什么事都替你们解决了还要你们做什么?再说了,我一张老脸,很多时候说话也没你们这些光鲜亮丽的年轻人尤其是美女们管用。众人笑了。

    最后分配任务,根据他们实习地点和时间长短各有不同,王雨芬、苏悦负责元宝山片区,姜小玲、李洋负责凤凰山片区,楚小杏、谢凡负责稍大的片区雨花湖,秦锴、小小负责洪山片区。另外秦锴协助任重负责政府部门业务。冯总走后,姚丽丽早拿来各个片区公司的资料及相关老总联系方式,大家各自打招呼

    任重搭着秦锴的肩对众人笑道:我要申请换协助人员。那位美女和我一起跑政府?业务量咱们平分。两男的业务扩展不开,去了政府部门别人臭不理

    众人都笑着不作声,任重无奈拍着秦锴的肩:没办法,还是咱两兄弟档一起去忽悠政府里那一群大佬,早上去不去?顺便中午再一起吃饭

    秦锴:今天上午得帮几个公司客户查点资料,你先出去,要查什么我这边还能帮你查

    任重摊着手:看吧,你,以前洛小薇没来时你还不是跟我跑的屁颠屁颠的,现在就找借口推脱了,名义上是坐守后方,等会十个电话打过来也没人接,哥们心里门清,等会我保证一个电话不打

    一席话说的众人又笑起来,任重是个老油条,其他人都是新人自然没他能说,但是马上李洋接着话头:任哥,你打电话给我嘛,小弟十分乐意给你跑腿。谢凡直接把任重肩一搭:去哪里?小弟送你

    楚小杏上前一步笑道:任哥,我跟你跑,只要你分我点业务量

    任重笑的直往后缩:你们这一个个鬼精,跟着我肯定得被你们生吞活剥

    小小笑道:任经理,我不要业务量,只要跟着你学点经验,你多教导

    她的声音好像一串终结符号,刚才大家还在溜须拍马一顿乱侃的氛围中,硬被她经理两字弄的大家都正经了。

    她虽然喊经理但叫的很亲切又殊无套近乎的谄媚意味,语声如珠玉落盘,轻柔婉转,圆润而空灵,以至于他能迅速把这种声音和其它声音区分开来

    他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声音温和:你跟着秦锴可以学很多的,当然如果你需要我帮助,我非常乐意

    秦锴笑着看她,她略转头一笑。

    秦锴又过去冯总办公室说了会话,小小专心看着洪山片区公司集团客户和重要vip的相关资料,一时秦锴回来两人一起开车回去。

    小小:他们两个人一组的都各自划分了自己的范围,我们要不要划分?小小看他沉思笑道:要不我们不划分清楚,我们片区的相关政府部门你负责,其它的你能和我一起则一起,有业务量咱们平分,我知道你还要和任重跑其它片区政府部门,也忙得很

    秦锴握紧她的手:不用平分,你多跑点业务量对自己有好处,我和任重分,等我有空自然和你一起去跑

    小小笑:你看你,任重和你平分你就愿意,我和你平分你就不愿意,可知你心里跟他亲

    秦锴:谁让你是个小合同工呢?要靠业务量转正,还不知多久才能转正

    小小笑着凑过去,头靠他肩上看着他:你介意啦,跟我在一起会拖你后腿,一边拿手去摸他的脸,指甲在他脸上细细的划着让人生痒,秦锴专注开车

    她弄着自己的指甲轻叹一口气:我还不愿意呢,工作这半年多,所见所闻,才发现自己这份工作选的确实轻率,也不知道会在这里工作多久?

    秦锴:这里肯定有你适合做的事情只不过时机未到。现在你先好好工作,入了编再调岗

    小小笑着:你知道我适合做什么?还有,我想调就调,公司是我家开的?还是谈点实际的,回去把所有客户资料都到系统上查询一下,整理一遍,努力工作认真赚钱

    秦锴:下午你还是先把你那些七七八八的东西都收拾好,我叫车搬过去

    小小笑着:确定要过去?我们房租平分

    秦锴:分你个头啊

    两人回家收拾东西,直弄到晚上,将走时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又想起梅梅叹一口气,因说梅梅一个人住这里,一个人付房租终究是要搬出去的,秦锴好言安慰。叫搬家公司的人过来搬了行李往秦锴那儿去,秦锴住分公司附近的小区,也是个两室一厅,欧式风格精装修,一室的嫩黄色,东面宽敞的客厅里尽头设着落地窗,小小拉开窗帘,窗外,即是南湖的烟波浩渺,三三两两的小区居民在南湖旁的水榭长廊散步,秦锴把小小放衣服的箱子搬进主卧,主卧内置了玻璃浴室,檀色木桶特别显眼,长长一排白色衣柜,窗户正临水,躺着床上似乎能听见水声,飘窗上安放着一张小几,几上放着鲜花,比小小那里漂亮太多,客卧即是书房,书陈满柜又兼文房四宝,临窗的桌上放着黑白围棋,墙壁柜里又有珍宝古玩。

    小小看完:秦锴,这里环境太好了,像入了仙境,这样的房子房租得有多贵啊

    秦锴:小小,来收拾你这些化妆品,小小的东西不多,只是杂而已,把护肤品放进梳妆台,又把宋词鉴赏、唐诗全集等只放在飘窗上茶几上,又整理其它,最后打开柜子放衣服,看见秦锴许多西装、衬衣熨的一尘不染放在衣柜,小小想了一下,把秦锴的衣服疏疏落落分到几间衣柜里去,再把自己的衣服杂进去,又把自己那些薰衣草、迭迭香的小香袋之类的一个个系在衣杆上丝毫不乱。回头看秦锴,秦锴躺床头玩味的看她,小小不理枕头底下也放一个。秦锴抱着小小:人小也兴这些小玩意儿,倒像收集这些东西的小老鼠

    小小:老鼠只会偷吃的,哪里会偷这些?

    秦锴:老鼠还会偷男人

    一边抱着小小啃,小小无语再高雅不搭边的话到秦锴嘴里总会变调、总会变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