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更新时间:2018-07-14 15:42:45本章字数:3195字

    当了客户经理比在营业厅自由太多,除了每个星期的例会上报下业务量,汇报工作进展,工作难度,平日开展工作冯总并不怎么插手,因是才开年,公司政府业务都没具体开展开,倒是应酬不少。小小她们提了东西去公司拜年,一般由公司助理或者财务接待,一些重要的部门比如政府部门和其他国有企事业单位比如学校冯总会带着负责的客户经理去应酬,因为工作性质任重和秦锴经常被冯总带过去。这些女客户经理由于分管民营企业老总很少会带她们出去,经常带的是姜晓玲,她分管的片区没什么大型公司,学校倒有几所,应酬的时候多,冯总也乐意带她出去。因此姜晓玲成了冯总的爱将,据说她很会喝酒又很会逗领导开心,能上能下,装的了淑女讲的了笑话,楚小杏很倾慕姜晓玲的才干有事没事就凑过去称姐道妹和她打的火热,三月初的星期一冯总开完会,楚小杏又凑过去和姜晓玲勾肩搭背开玩笑,王雨芬和苏悦也凑了过去,一群女人在客户经理会议室哈哈大笑,楚小杏在喊:薇薇姐,别记录了,过来听笑话

    洛小薇也正记录完,过去靠在楚小杏背上,笑道:你们说什么这么好笑?

    楚小杏说:咱们正在说秦锴很能喝,很会冷幽默

    小小脸略红了一红,苏悦她们却一脸好奇:他会什么冷幽默?感觉平时挺少讲话的啊

    姜晓玲笑道:那你们可就小看他了,上次我们一起喝酒,主宾两方每人讲一个笑话助兴,老总领头,不会讲的就罚酒,他讲了一个被老总们评价色香味俱全,大家还一起碰了一个杯,对方老总还和秦锴单独喝了一杯

    大家都张大了口,即使是那些新来的平时不怎么陪酒的客户经理因为这两个月工作经历和工作需要或许也曾和小小一样恶补陪酒知识,此时都一脸疑惑:什么叫色香味俱全?

    小小知道开席或结席一般会碰杯,但是中途碰杯的实属少见,秦锴说了什么笑话引得两方领导提议碰杯?她记起上个月冯总请所有客户经理一起吃过饭,秦锴说了几句听不出谄媚味道的奉承话表现也还中规中矩的,他和姜晓玲、任重那天去陪酒到底说的是什么?那天夜里回来,秦锴也是一身清爽,隐约的酒味并不浓。小小看着姜晓玲认真听下去,楚小杏在中间插科打诨:薇薇姐,你听的太认真了都不换姿势我肩膀都麻了。小小脸又红了一红:哎哟,来来来给我们小杏姐按一按、捶一捶,说完却并不去按,而是伸她胳肢窝冰凉的手指乱挠,楚小杏笑的缩了身子弯腰

    众人嫌弃她们:别打岔,听玲姐继续说

    姜晓玲却自顾自喝杯子里的水:你们想听啊?把自己的酒量训练够了,说不定哪一天冯总就拉你和秦锴一起去陪酒了,那时候你们不就知道了吗?她却又顿了一顿,笑道不过你们不想那么麻烦还可以问别人,兴许她会告诉你

    众人掉过头看小小

    小小发现大家看着她,露了一个无辜的明显是拒绝的眼神:看我什么,我和他不熟

    众人笑笑散了

    深夜,路灯照耀着窗外的湖水滟滟,风隔着玻璃呼啸而过,三月的天气乍暖还寒,夜间依然冰冷,门开了锁孔转了一下瞬间又关上,小小抬头望了一望虚空的房门,依旧看书,又过了一会秦锴推门进来他穿着棉睡衣,带着清新的茉莉花味道,小小说:过来,他坐在床沿去搂她,笑道:今天怎么还不睡?在等我?

    小小不回,却兀自拿手摸着他的头发,说道:拿吹风机过来,我给你吹吹,湿气粘头发上容易着凉。秦锴端正坐在床沿安安静静的任她吹。吹完,秦锴问她今天去哪个公司拜访了,喝酒没?说完凑过来闻。小小张开嘴,轻舒了一口气,然后推开他:闻闻有没有酒味?

    秦锴笑道:酒味没有,倒是一口仙气小小听罢哼一声,自顾自绞着一缕长发哂笑道:秦总可真会哄人,难怪都说秦总会说话,说的笑话色香味俱全

    秦锴把脸一沉:哪里?什么时候?

    小小:我哪知道什么时候,在哪里?

    秦锴松开揽着小小的手,两人都不说话,室外寒风呼啸,室内静悄悄的,空气冷到极点

    良久,秦锴说:你相信我吗?

    小小看着秦锴认真的眼光,一脸无辜:不知道啊,原以为你只会哄我,现在才知道还会哄很多人,尤其是女人

    秦锴面若寒霜,吐出几个字:哄那个女人了?没人回应,空气凝结成冰。小小知道他生气了,她不该不相信他搞得气氛这么僵,这还是秦锴第一次私底下对他板脸,自己也觉得很没意思。良久,小小拉了拉他的衣袖,委屈着说道:难道我不是女人,你不该哄我吗?

    秦锴听完笑了,笑的室内温暖如春,搂着她要去戳她额头,临了却换成轻抚:就你瞎编,原来是吃醋了,吃醋了也不能乱说。酒桌上虽然都是应酬,但是你要相信我绝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你心眼怎么那么小居然会吃醋?

    小小推开却推不开:谁知道你是真是假?上次ktv那个女人怎么回事?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你们很暧昧

    秦锴刚舒展眉头,听了这话又蓦然缩紧了,坐直身子道:谁?那个女人?

    小小没好气:你问我我问谁?她又没和我走得近,她那么在乎你那么多只眼睛都看见了,你倒是问我。我哪知道啊,依我说倒是你的青梅竹马

    秦锴:你怎么知道?

    小小:你不是说那次和几个发小一起玩吗?

    秦锴被说的哑口无言,火彻底被浇灭了,他现在很无奈,真不知道小小在哪里听了什么话回来给他下连环套,终究他吻着她:别人说的话不要听不要信,看见什么也不要轻易定论但看我的心、我的行动。

    小小原本没打算说这些话,不知道怎么就提起来,气的秦锴一再发火,现在乐得找台阶下,笑道:随便说说,你还当真了,你在外面说什么关我什么事,睡吧

    秦锴:从明天起,你的汇报工作进度,若是太闲了分配点工作给你,省的你一天瞎想

    前两个月,小小办了几笔宽带业务,十几台固话,十几张卡,几十笔活动,她和其它客户经理不一样,别个一心联系老总的助理,每个客户经理都做梦能一去公司都想拜访到老总拿下大单,她一心联系公司财务,每天除了拜访就是早早回家整理资料做分门别类做表格,客户分类、客户爱好、现办活动、资费情况、可能的消费倾向,平常联系客户说了那些话性格?诸如此类,做完了再无事献殷勤,发短信打电话随叫随到随时陪说话,这样做下来业务量居然还不错,秦锴无事拿她的手机翻:全是和公司财务的聊天总算舒了一口气。然而,公司其它人却风言风语、窃窃私语,才过了两个月,小小业务量虽然不错但也不是最好,但是她送的礼品居然是最多的,除开春节送礼,其它的算下来居然有3千多。一天客户经理开完会,冯总点名让小小去他办公室。其它客户经理表情复杂的看着她,羡慕的、幸灾乐祸的、看笑话的、嫉妒的--各种眼神,小小很纳闷平时那些客户经理尤其女的经常没事就要跑冯总办公室汇报,她很少去,只是把业务量交和完成进度、工作难度做成文档交姚丽丽统计,现在她去一次居然就引来这么多目光---

    她敲了敲门,里面清咳了一声,进来。她进去,办公室窗户开着,然而烟味依然浓厚,冯总叠着腿斜坐在烟雾缭绕中看不真切,她也没想看真切,自己挺直身子安安静静坐在沙发上。冯总抽着烟,用审视的眼光注视她。小小安静看着手中的本子呛得咳了两声,过了几分钟,还是没人说话,她抬头,看见冯总已经掐灭了烟头,坐正了身子问道:这两个月你送了3千多的礼?其中固话业务就送了2千多?

    小小原以为冯总找她什么事,原来是这点破事。小小回到:老总,是这样的,办固话业务的是一个台湾公司,因为新来这边办健身房,因此先办宽带和固话业务,他们财务还告诉我下一步公司的老总们还要给员工办一批卡和办理短号业务,潜力很大,因此我就多送了

    冯总喝了一口茶:因此你就超出这么多

    小小:您不知道,这公司财务各种小气计较,这些业务都是刚需不得不办,我暗自猜测她肯定是货比三家觉得我送的礼比较多因此办移动业务

    冯总:别人公司财务都晓得往家里搬东西,就你记着往外面送,还送出第一名。

    小小心里窝火,也就竖起柳眉、圆睁了双眼笑道:不给与那会得到了,做什么事不要付出代价?综合权衡,还是我们赚的多吧?

    她在心里说:送点礼也值得叽叽歪歪,专门找人谈话,亏你还是个老总,真是错看人了。又想到自己刚才可能语气有点放肆,打算说句无关紧要的话赔礼,却见冯总漾起了笑意:以后随你想怎么送,但是记住你自己说的话,收益要大于支出,性价比要高,他挥了挥手你去吧

    小小原以为冯总会叱责她,没想到还笑着默许,因此满心感谢刚走到门口,冯总又问了一句:你酒量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