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更新时间:2018-07-18 23:58:08本章字数:2571字

    却说秦锴陪任重走访政府,两人对政府部门很多人都是熟识的,温书记和他们谈了很多宋书记的事情,下午任重开车带秦锴去走访公司,任重说:今天咱们小时候玩的好的兄弟聚一聚,特意叫你去

    秦锴:那我把小小叫上

    任重:小子,演戏也有个度吧,谈恋爱气死你爹的行为什么时候结束啊?小小那女孩子温柔雅致里透着一股子清高气,自不会少人追,她和你交往想来也是对你有情,要是知道你玩她还不定怎么样呢?再说你明知道宋云今天肯定在,你把小小带去是几个意思?你这不是伤害宋云吗?人家为了你才远离父母来武汉工作,你不能那么直接吧?

    秦锴:你为什么总觉得我在玩她?我再想气死我爹也不想喜欢一个不爱的人

    任重:宋云明显更适合你,对你帮助更大,小小能帮到你什么?今后她留在移动就是你的拖油瓶。你谈归谈,能不能多给自己留一条道路?万一将来你此路不通还有个备选项。要是宋云喜欢我,我早追她了,还用得着跟你那么多废话

    秦锴笑着:宋云上次吃饭就明白了。小小需要帮我什么?她不帮我什么我倒心甘情愿想去帮她,莫非你爱上一个女人首要想的就是她能帮你什么?

    任重:你今天带小小过去,你爸马上就会明白你是和小小同居了你想下后果吧。你真的要想和小小在一起,也得从长计议,你爸可不一定接受她

    秦锴:嗯,确实

    任重:就是这样,我真想不通你,宋云和你门当户对,也是研究生,比小小家世好、高挑迷人、又随和不娇气,人缘又好,小小除了五官长得好,那一点都比不上她,穿了高跟鞋只怕还比她矮一点,你真是脑子被烧了兄弟

    秦锴:你居然拿小小和宋云比?她们根本不在同一个境界

    任重:她洛小薇是什么境界了?清高出尘?成了仙了?咱们都一把年纪了,为人处世要务实,洛小薇那种是只能当花儿被供在瓶里赏玩、一辈子殷勤呵护的,她不懂生活,工作上不能和你共担风险,不是你坚强的后盾。兄弟啊,门当户对不是一句玩笑,是几千年前辈们总结的至理名言

    秦锴:我要找的也正是一个实力相当的人

    任重:日子长了你看吧,宋云才适合做老婆

    晚上某餐厅,大家嘻嘻哈哈,宋云喜形于色,夹了一块白切鸡给秦锴

    宋云:秦锴哥,几个月不见,不知你可好,记得小时候我们一起玩你最爱吃白切鸡

    秦锴:还好,不过现在不吃白切鸡了

    宋云并不特意计较:只说东西吃的时间长了,口味有变化也是正常的

    任重和其他几个都夸宋云1-2年没见,更漂亮了

    秦锴:宋云你是越来越漂亮了,找男朋友没有,也带来我们见见

    宋云:你就这么关心我找男朋友的事情?

    秦锴:咱们从小玩到大,关心是应该的

    宋云:你该知道我肯定没有,有,你也肯定知道

    任重说大家好不容易聚一起该多喝几杯,光顾着讲话做什么,来来来大家喝酒,其他几个人也凑热闹,起哄说宋云这么漂亮还没找男朋友,要不考虑一下我们

    秦锴笑着说:你们慢慢吃,她还在等我回家

    说完就走了,宋云早慎在哪里,任重不知道说什么只吆喝喝酒,宋云也不言语,只拿起一瓶红酒咕噜咕噜地往肚里灌,那眼泪却止不住地往下掉

    秦锴开车回家,看了一下时间尚早,上楼开门。自他们同居后,他这几个月几乎都是差不多凌晨才回家小小都已经睡了,他们能分享的只有早上的时间,有时他早起她还在酣睡,他才发现自己从不知道小小业余时间在做什么,不用猜,那个女子肯定左手肘放在桌上以手支颐,右手拿了一本书,安静闲逸的看书就像画图中的仕女那样风流隽永,有好多次他都发现床前桌上书书旁放着杯子,残余着喝剩的红枣灵芝茶,当她沉静时她有一种骨子里散发的静逸,那静逸里面你却不能琢磨那是什么。秦锴想着进门,灯光自书房传来,茶香袅袅,小小正坐在电脑前不知道干什么,秦锴走过去俯下身她都没有察觉还在和人聊天,秦锴看到好几个催稿通知,看见小小回复:稿件已写完,正在核对,明天可交又或者回复:知道,亲爱的,这段时间太忙了,以后一定按时交稿;他还看见曾彤发过来消息:亲爱的,上次让你写的软文,怎么样了?小小:已经好了,核对下等会发给你----

    她最后打开的是支付宝页面:本月收入3万,她叹了一声:好穷啊。然后就开始核对稿件,秦锴不欲打扰她轻手轻脚出房去,他在房里看财经、股票、证券各色杂志却没看进去,当任重丝缕分析时,他对她产生了一丝疑惑,她也告诉他自己不适合这份工作,做的很没意思。那她适合做什么?他看她就像一块需要好好打磨的璞玉,他很好奇她能做什么?他看她总是一幅气定神闲,什么都很淡定从容的样子,却原来早已翱翔九天之上、光彩四射,哪怕现在还不够远,然而那有什么关系?总有一天要睥睨万物。她从不是被供在花瓶里养着的毫无生气的折枝花,她像极自己笔下的文字带着一股不屈服于人的傲气。她对任何人都是不卑不亢的从容眼光,不讨好不刻意疏远,活得自成一格若是像她这样职场上还有什么理由不从容淡定?她有什么必要非要做秦锴的贤内助?尽管今晚秦锴只看了一眼就知道她能帮他做什么,而且一定会做的很好。秦锴看着杂志直到12点,才听见脚步声。他出去,小小笑道:你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秦锴笑着:回来很久了,见你忙,不忍打扰你。你每天都忙到这么晚?

    小小捏着后腰:差不多,你等着

    秦锴见她去了厨房,俄而端出来一盏燕窝:今天买的新炖,你尝尝

    秦锴用勺子喝一口:味道不错,怎么,你经常炖?

    小小:失眠的时候就去买点来炖

    秦锴:你每天劳心劳力睡眠怎么会好?早点睡不是比喝燕窝更好?

    小小笑着:我去洗澡

    小小洗完秦锴也刚洗完了坐在床上,她趴在他怀里喊腰痛,他帮她揉着:你为什么每天把自己弄得这么辛苦?像别人一样每天上上班,吃喝玩乐不好吗?

    小小笑着:没有钱人生有什么享受?换份工作都不敢!

    秦锴倒是笑了:有这么严重?

    小小:有,不然送你一件礼物都送不起

    秦锴搬着她的脸:想送我什么礼物?

    小小:我看你柜子里一柜子黑色、灰色、浅灰色、蓝色西装,我想送你一套白色

    秦锴抚着她的脸:白色太明媚了,职场是不能这么明媚的小小笑着:那你怎么做我的白马王子?

    秦锴笑着:你是要我穿着白色西装,开着白色轿车去你家门口接你吗?你愿不愿意做我的灰姑娘呢?

    小小仰起头看他那么遥远的事,谁会知道?她于是嗔怪:人家不过是满足少女心,谁要你去家门口接?家门口多着呢

    秦锴笑着:只要是你送的怎么都好

    他问她:今天都忙了些什么工作?

    小小把楚小杏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秦锴:那她必须和你平分业务量

    小小:全部平分是不可能的,若是要求平分这一次的彩铃业务或许还有商谈的余地

    秦锴:你打算平分她彩铃的业务量?这也太便宜她了

    小小:总要有人吃亏,不然什么事情都别想办成

    秦锴吻她:傻瓜啊傻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