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楔子;讲故事的人

    更新时间:2018-05-16 14:47:37本章字数:3418字

    我是一个用酒换故事然后再把故事讲给别人换酒喝的说书人,这个故事得来的有些意外,让我更意外的是给给我讲这个故事的人的身份。

    楚兴(年号)12年,乱世已过,江山一统,经过乱世,再度太平让挣扎过来的人们仿佛有了重生的感觉。像我这种用酒换故事再用故事换酒喝的说书闲忽然就冒出了一帮。

    那日我正在路上走着,忽然对面走来一位男子拿着一副画问我是否见过画中的女子。我看着画微微皱了皱眉,因为这幅人物画只有半面,这样的画真的很奇怪。

    我看向男子,男子长相平平无奇,青灰色长袍虽旧却很干净,一头未经打理的头发却并不显得凌乱,脚下一副草鞋底的厚度从5履磨至3履看的出来他走了很长的路。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位寻找梦中女神的落魄书生。但他的眼睛却很特别,他的眼睛黑多白少,眼神中透着一种睥睨天下,傲视群雄的霸气。但除了这些仿佛又有种说不出的无奈和追寻着什么却求而不得的无奈。

    我又看向了男子手中的画,虽然只有半幅,但可以看出画中女子模样应是极美的,哪种美不是美到惊艳冠绝天下,却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第一无二的气质。

    这样一位男子和这样一幅画,当然不会是我感觉的那么简单。但画中的女子,呵。我向男子轻轻的摇了摇头表示没见过。

    男子转身要离开,我喊住了男子,可以给我讲讲她的故事吗?我指了指画。又感觉不妥我又看向男子,或者是你和他的故事?

    男子怔了一怔疑惑的问我:“你是说书闲人?”

    “算是吧”我随意的答复

    “那你有酒吗?”他目光灼灼的看着我问道

    “故事未完酒不断!”

    “可是这个故事太大,我怕你的酒不够!”

    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知道这事算是成了,或许他真的想把这个故事讲出来,也或许是看出来了一些什么,不过无所谓了。就算那位知道了应该也不会怎么样,整不好我这还算是做了件好事!想到这我不怀好意的笑了。

    但是对话还是要继续,这是我们这类人的规矩。

    “故事有多大?”

    “天下”这两个字说出来本应是霸气的,但是我从他的语气中却听出了无奈。哎…。。

    “故事未完酒不断,不管你说的是天下还是其他”说完这话他笑了我也笑了。

    我笑是因为我知道这是一个好故事或许还有后续,虽然这不符合规矩。他笑是因为什么直到若干年后我才清楚。

    我和他并肩走在路上,但仔细看就会发现他始终先我半步。

    “我该如何称呼阁下?”不问名是我们这行的规矩,但总也要有个称呼。

    “我姓赵行一”

    “我称阁下赵公子可好?”

    “可以,不过你这是要带我去哪?”

    “提酒”说完提酒两字后我们便没有更多的对话,只是彼此沉默的走着。

    乡村小巷,路深且长,路上车马不断。怪的是整条巷子都是酒肆,平街陋店、富丽高楼清一色都挂着酒肆的牌子。我带他走入巷子最大的一家酒肆“通源酒肆”。

    他看着面前以洪城木为主体,金漆琉璃配融纯银刻图,屋顶南北角各立一只纯金璃吻的三层阁楼不解的问道:“这种铺面应称为酒楼为何也称为酒肆?”

    我笑了笑答他:“你不懂,酒肆巷除了酒肆不能有别的这是规矩。”

    我和他进入酒肆,点小二看到我熟络的上前“无量先生你可是好久没来了”

    “没有故事来了何用那?”我很自然的回应小二的话,其实这里的小二都是了解我们说书闲人的。

    “无故不提酒。有事自然来”这是我们行内人独有的风格。

    “那您今天寻到故事了?”小二礼貌性的询问

    “自然寻到了,而且是一个好故事!”因为心情不错,我也和小二多应付了两句

    “提多少酒?”小二继续询问

    “告诉掌柜的,28家酒肆窖藏'红云全提'!"

    "看来这是一个了不得的故事是“小二略有深意的说完后转身向三楼走路 

    没一会从三楼下来一位女子,这女子皮肤胜雪,脸上的红晕像落在牛奶中玫瑰花瓣,身穿大红色的上衣下是一条红色的裙子。

    这幅穿着放在寻常女子身上一定是俗透了,但穿在此女身上却别有一番味道。

    “听说无量先生要把28家酒肆的窖藏'红云‘全提了?”女子有些质疑的发问

    “正是”

    “那小女子要恭喜先生再寻佳品了”

    “沐老板客气了”

    没错从楼上下来的女子正是“通源酒肆”老板娘沐红。本来对话到此就结束了,剩下的只需提酒就可,但沐红了解我的为人,值这这么大手笔的故事她实在是太好奇。

    沐红又随口问了一句:“不知是什么样的故事让先生如此大手笔?”

    “只是一个有趣的故事罢了”

    “有趣的故事很多,但先生这么大手笔不知你身边的这位要讲的故事是什么?”

    没等我说话,赵公子却回到:“天下,和一副画。”

    赵公子刚说完只见沐红眉毛紧皱直接开口:“无量这种不和规矩的你想过后果吗?”

    “无关紧要的或许我这是在做好事”我无所谓的笑笑

    “希望你不会后悔,我现在就去给你提酒”沐红的语气显得有些无奈。

    “通知28家酒肆所有窖藏“红云”全给无量先生提了”沐红虽然无奈但还是吩咐底下的小二去提酒

    “以后可能还会再提别的”我特意提醒了一句

    “看样子你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沐老板略有深意的发问

    略微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我自然的回应道:“我只是想要个好故事罢了”

    “好你要提随时来即可”沐红仿佛下了很大决心才说出这句话

    “多谢”

    “客气,你想的事我又何尝不想?只不过没你那胆子罢了”说完这句话后沐红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然后转手上楼,不再理我我。

    “通源酒肆”外挺着几辆马车,马车拖着常常木板,各家酒肆把酒一缸缸的送上马车。

    “无量先生,28家酒肆窖藏“红云”已经全提了就这些”马车贩子把酒全部装上车后对着我喊。

    “走吧”酒以提完,再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我淡淡的说完这两个字就上了马车,在离开时我像酒肆楼上看了一样,沐红隔着酒肆的护帘对我轻轻的比了一个手势,那手势是什么意思只有我们这圈人才清楚!我也微笑着对她点了点头,表示懂得!

    在路上赵公子忽然发问:““为什么提的是'红云'"

    “什么故事配什么酒,你的故事开始配红云是最合适的了”

    “你怎么知道酒是否适合?”

    “等你讲了,就知道了”一路无语 

    走过大路,穿过溪流,一片竹海映入眼前,两旁高大的竹林仿佛把天都遮住了,竹子像屏风一般把整片竹海挡住完全看不到可入竹林的路。我转头看向赵公子心想他应该有什么话要问我,但他只是沉思了一些然后看向我什么都没发问。

    而那些车夫看到竹林后有些不解。“先生,没路了这怎么走啊?”

    “西走百步找到有紫褐色斑的竹子,直接过去就好”我清轻车熟路的给车夫指路

    找到紫褐色斑的竹子穿过竹屏,眼前是一条蜿蜒小路,怪的是这条小路旁另有一条可通马车的石路。看着两条截然不同的路赵公子笑道:“有意思,有意思”我却笑而不语。

    沿路而行,竹林深处一间竹屋“把车停在这里就可以了”

    遣散车夫后我把赵公子让到了屋内,屋内的布置十分简单,几把竹椅,一把弓箭,几张动物毛皮铺成的可休息之处。

    “两条不一样的路通向的却是同一个地方,有何意义?”赵公子不解的问道。

    “一条路是何规矩网络各种故事,另一条路是不合规矩的只收一个故事。”

    “那我这就是那不合规矩的故事咯?”

    “不一定啊,或许不合规矩外又很合规矩。”说完这话我们看着彼此不明所以的笑了。

    “那这是何地?”赵公子又发问了。

    “我家”我有些自豪的回答

    “我听说,说书闲人都是没有家的”

    “曾经都有后来没有,再以后有没有家就要看你的故事是真的不合规矩,还是别有洞天了。”

    我们就像打哑谜一般的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但我能感觉到,我云里雾里说的这些话他是了解的。同样也知道他一定会给我个好故事的,但现在除了这个故事的本身我更关注的是这个故事是否能引出另外一个故事,如果可以那也不枉我破了规矩,如果不行那我可就惨咯。

    “那我现在是否可以讲了?”赵公子打断了我是深思。

    “不急,虽然是不合规矩的故事,但是也不能完全不讲规矩啊,咱们先聊酒再讲故事”

    听了我的提议赵公子重重的回了一个好字。

    从车上取下两坛“红云”我看向赵公子“赵公子不介意整谭来吧?

    “还真的好久没这样喝了”赵公子接过酒坛把酒开封。

    赵公子看到酒坛中的酒有些疑惑,“咦?这酒为何红似鲜血?”

    “所以名为“红云”整坛喝也符合你故事的开篇不是吗?”

    “看样子我没找错人,你是真的知道我要讲什么。”说这话时我能感觉到赵公子的心中仿佛松了一口气,哪种感觉好像是终于能确定某种东西一样。

    “找错没找错,故事完了才能知道不是吗?”我反问赵公子

    赵公子表情微微一愣,然后便释然的笑道:“也对”

    说完赵公子捧起酒坛猛喝一口“像真像,这酒坛颜色灰暗质地粗糙,酒的颜色鲜红似血,味道细腻醇厚入喉却浓烈刺嗓。像真像啊,就像那年的天!”

    听到这我知道他的故事要开始了,于是我拿起角落一只竹杯,为自己倒了一杯酒,准备开始记录他要讲的故事。其实竹杯和“红云”并不配,“红云”只适合青灰色瓦坛整坛喝,或许还有适合“红云”的杯子,但无奈至少我这暂时是没有的。而为了记录故事我也只能将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