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正当防卫

    更新时间:2018-05-27 23:41:23本章字数:1924字

    或许是因为我真的累了,夏岚的离开,陌生的城市,旅舍的发展,一连串的折磨让我倍受压力,以致于我竟然在警车上坐着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警察叫醒了,还粗暴地强行把我扯下车。下车以后,我才发现跟着我来的可馨,用力地看了她一眼,示意她不要怕,我一会就出来了。

    “看什么看?走!”警察见我不走,又回来拉我向派出所门口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我抬头看着蓝色门墙上写着公安的门口,无奈地叹息道:“呵呵,真是讽刺啊!像我这样的良民第一次进派出所,竟然还是被冤枉的啊!无奈啊,无奈!”

    这年轻的警察看起来还挺斯文的样子,结果听了我的话后突然愤怒地说道:“放屁!哪个来派出所的人不是说自己是良民,是被冤枉的?”

    我刚想说什么,扯着我的看起来比较凶的老年警察却开口说道:“有话留到审问在说,你现在说什么也没用。还有你,小李别做什么都那么冲,你先进去把小茹喊过来审问他。”

    听到老年警察的话后,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幻觉了?潜意识把这两位警察的身份调换了?怎么他们的行动和语言都不在一个频道上的?如果换作平时,我一定会先想到竟然由女警官审问我,还不赖,有个安慰奖,可是现在的我,已经没有了这个心情。

    终于我坐在了一间充满沉重气息的房间里,四面纯白的墙壁包围着这空空如也的房间,真让人感到发毛,甚至让我暂时性忘记了那些令人烦恼的事。

    终于我看到了只能在电视上看到的情景,坐上了犯人该坐的地方,一屁股下去,立即感受到从椅子传上来的凉意,是那么的刺骨。本来已经暂时放下的烦恼,又突然约好似得同时拥挤我的脑袋。

    我瘫痪地靠在椅子上,等待着警察的审问。等待往往是最痛苦的一件事,我本来就最讨厌等人,再加上现在脑子一闲下来就想到那些繁琐的事情。好在没过多久,走进了一个女警察,看来就是来审问我的,长相也还说得过去,看起来应该是温柔型的。

    终于她坐到了属于她的位置开口向我问道:“姓名!”

    “吕乐希!”

    “年龄?”

    “二十七;性别,男;爱好,女。”我如实回答。

    “没问你爱好,给我老实点,不该说的给我闭嘴!”美女警察冷冷地说道,说完她似乎低着头在想什么,大概两,三秒的样子,才又抬起头怒瞪着我说道:“老娘也没有问你性别!!!”此时的她哪有什么温柔善良可言,简直就是现代版母夜叉-孙二娘。

    后来这女警官又陆续问了家庭住址,单位地址,职业什么的。这一系繁琐的问题让我很不爽,让我觉得我自己好像在相亲或者见父母什么的。我现在只想快点答完她的问题,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说吧,犯了什么事?”终于入正题了。

    “打。。。不是,我是正当防卫。。。。。。”妈的差点被这婆娘套进去了,吓死劳资了,还好劳资机智,后来我大概的概括了一下今晚发生的事情。

    “胡说!”女警官听完我的话后突然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吼道。

    妈的!吓死劳资了。要不是劳资心脏完好,估计这回都躺在病房了。还没开口说什么,又听见她说道:“哪有正当防卫的人什么事都没有,犯人反而躺在病床上接受治疗。”

    “为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中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我不满的说道。

    “他对你朋友做了什么人身的不法侵害了请问?”

    “心是不是身体上的?他辱骂我的朋友,还向我朋友吐口水,严重伤害了我朋友那脆弱的心,这算不算身体上受到了伤害?”

    “那你就这么去跟法官说吧,看法官会怎么判。”

    我沉默了,因为我知道如果真的搞上法庭对我是很不利的,无论如何都是我先动的手。

    见我不说话,一边的女警又开口说道:“你现在只有三条路可走,一是上诉打官司;二是认罪,拘留;三是找朋友去找受害者求情,说不定别人能撤掉对你的控诉。我看你也不会认罪的,打架斗殴这屁大点事我们也不希望搞上法庭,所以你还是找朋友给你去求情吧。”

    说完她就把我手机扔在我面前,我拿起手机问道:“有WIFI吗?”

    女警没有理会我,只是用力地瞪了我一眼,看着满满的通讯录,我竟然不知道找谁,我在拉萨这里也没几个朋友,达摩和白瑾肯定是不能找的,免得他们再去把那丫的再打一顿,我第一个想到的是许茜,但是许茜最近也不知怎么的整天心不在焉的,似乎有什么心事。

    正当我准备放弃的时候,我又突然想起口袋里郭可芯的名片,我又重新拿起手机拨通了号码。

    “喂?”电话的那头传来了郭可芯那温柔的声音。

    “郭总吗?我是吕乐希,我这边出了点问题,你能不能过来警察局一下?”

    ……

    “我这边实在找不到什么朋友可以帮上我了,你能帮我去尝试一下吗?”我把事情的经过大概的给她概述了一遍。

    “这对我来说不是什么难事,竟然我们即将成为合作伙伴了,那么我没理由去不帮你,你放心吧,这件事交给我。”郭可芯很自信的说道。

    她到底是什么来头?这种事情竟然能说得那么轻松?她不会是隐藏在租车公司里的大姐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