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我要爸爸

    更新时间:2018-06-06 20:03:57本章字数:3426字

    和王可馨回到门外后,大家都很配合的不再提刚才发生的事情,而都纷纷开始讨论起来我们旅舍以后的日常运作,于是我们这个下午还是十分愉快地渡过了。愉快的时光总是那么的短暂,很快我们所有的时候都被吃的一干二净,而且大家都还没有尽兴,王可馨更是吵着要去许茜的酒吧喝个尽兴,想来也好,明天就开始正式开业了,今晚就好好的让他们再疯狂一晚吧,毕竟要让王可馨和达摩这类人静下来做一件事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因为我们五个人都喝了不少酒,并打算继续喝下去,所以我们没有选择开郭可芯的Mini而是选择步行过去,反正也没多远。一路上,我,白瑾还有郭可芯走在前面一边走一边讨论着我们的计划,王可馨和达摩则在后面不知道在聊些什么,又或者什么都没聊。

    二十分钟的路程,我们终于来到了许茜的“牢”吧,她看到我们以后很意外的看着我们,当王可馨很好心的告诉她我们旅舍明天开业今天过来这里庆祝一下后她才摆出一副庞然大悟的样子。酒吧这种地方,有人欢快有人忧,无疑今天晚上白瑾是属于忧的这一类人。

    许茜回到吧台和张强说了点什么,只见张强笑了笑然后很粗暴的搂住许茜的头吻了一下,同时手还不忘在许茜的臀部抓了一把,而这一幕恰好被白瑾完完整整的看在眼里。等到许茜把酒端上来后,白瑾二话不说,直接就仰头吹了一瓶,而白瑾这本来是忧伤的一个举动却被大家误认为白瑾是因为旅舍即将开业所带来的兴奋,还说他够爽快,我理解白瑾的心情,但我也不好当着大家的面跟他说些什么,特别是许茜和张强都在这里,我只好拍了拍他的肩膀告诉他别喝太急,他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还是在一瓶一瓶的吹。

    我不想让大家发现白瑾的不妥,于是我开口对大家说道:“我相信我们这次创业会取得很好的成绩的,毕竟我们有郭总和许茜的大腿,白瑾的冷静,达摩的干劲,王可馨的人缘,还有我这个准清华大学生的最强大脑,我们肯定能把旅舍做得风生水起,来我们提前为我们将来的成功走一个。”

    “准清华大学生?”郭可芯向我抛出了一个疑问的眼神。

    王可馨却不屑地看了我一眼,道“他?最多就是清华大学隔壁的青山大学。”

    “不不不,我当年真的差那么一点就考上了清华,这可是实话。”

    “那这一点是差多少啊,我们的吕乐希高材生?”王可馨并没有打算放过我。

    我原本只是想让大家一起喝一个来分散大家的注意力,却不曾想到王可馨竟然如此的配合,竟然王可馨这么配合,我不能不领情,我从烟盒里抽出一根香烟点上,继续说道:“还真的就差一点,我记得当年清华的录取分数是695,而我就考到了69.5……”

    “噗!”

    我他妈还没说完,就直接被王可馨喷了一脸,而且她还没放过我,最后还补了一刀说我还真的就差一点,小数点的点,然后大家都笑了起来,我憋了白瑾一眼,遗憾的是他并没有因为这个小调侃而改变,他还是面无表情地吹着他的酒。

    “小白不错啊,认识你这么久都没见你这么拼过,也是,明天就是我们十分重要的日子了,酒就该这么喝,来,哥陪你。”达摩看到白瑾这么个喝法自己也来劲了,也跟着白瑾吹了起来。

    至于郭可芯却被王可馨给缠着玩大话骰,不过似乎郭可芯更占上风,她的酒几乎没怎么动过,而主动挑战的王可馨却快喝得不行了。

    “喂,你别喝了,你们两个的技术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再这么玩下去你会倒得比那两个还快。”说着,我还指向了还在吹酒的那两位疯子,不,准确来说白瑾不是疯子,他只是受了伤,需要酒精来麻醉自己,而达摩纯属就是一个疯子,白痴的疯子。

    “你给我闭嘴,我这叫隐藏实力,你懂个屁,女人的切磋,男人一边凉快去。”王可馨完全不领情,嘴里还继续对着郭可芯叫着“来,继续,三个五斋。”

    看着这几个疯子,我没好再说什么,我心里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祈求一会还有个滴滴司机会来这里接我们,然后我再帮他们扛上车就完事了。

    ……

    很快,他们都为他们的疯狂付出了代价,四个人除了郭可芯,其他都已经倒下了,白瑾可以理解,因为忧伤,达摩也勉强可以理解,恐怕今晚唯一做到尽兴的也就只有他了,而王可馨我却无法理解,明明实力不在一个档次还一直求虐,直到现在倒下了嘴里还喊着“三个五斋”。

    王可馨的倒下也让郭可芯得到一丝喘气的机会,即便王可馨再怎么菜也不会一把也没有赢过郭可芯,玩了这么久,郭可芯也已经喝了不少了,她跟我打了个招呼,就往洗手间走去。

    终于在这个时候,许茜递给我一根烟开口向我问道:“这里面就属你最清醒了,怎么样,明天就开业了,紧张吗?”

    “说不紧张是假的,这也算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创业,我们也并没有过多的准备,其实我心里挺没底,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会为这样的回忆买单。”

    说完,我感到了一丝异样,抬头望去才发现张强正向我们走来,眼里还充满敌意的望着我,当发现我注意到他的时候他还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这个人重新接近许茜并不是什么好事。他来到我们面前也没多少什么,只是告诉许茜他先回去在家里等她,然后又抓了一把许茜的大腿才离去,整个过程都无视了我的存在。

    我很不认同他的这个龌龊的行为,即便是情侣关系,也不能在公共场合对自己女友做这样的事情,而且还是在她朋友的面前,难道他真的不会去在意别人的感受吗?

    此时的许茜显得十分尴尬,我知道她的脸红不是因为喝酒,还好这个时候郭可芯也从洗手间走了出来,她看了看时间,示意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我们又在酒吧里等待了十分钟,依然没有滴滴司机愿意来接我们,许茜跟我说在这里做滴滴的很少,一般都是自己开小摩托车的,何况现在还这么晚了肯定叫不到车了。

    还好白瑾和达摩在这个时候还能醒过来,他们都示意自己能走回去,可王可馨却怎么都叫不醒,醉得跟个猪似得,我向她抱怨了一句“不能喝就别喝那么多”后,才把她背了起来,在回去的路上异常的安静,谁都没有说话,白瑾和达摩互相扶持在歪歪扭扭地走着,郭可芯则跟在他们的后面一直按着头部,估计是喝多了产生了头疼,而王可馨就在我耳背支支吾吾地说着些什么,我一点都没有听清。

    回到旅舍后,我先把王可馨放倒在她自己的床上并帮她拖了鞋袜,在我帮她盖被子的时候她却又突然搂住我的脖子,嘴里还不断喊着“你不要跟她在一起,我不许你跟她在一起。”

    我又安抚了她好一会,然后再重新帮她盖好被子后才离去,或许她逃离到这个地方也是因为失恋吧,今晚的求虐应该也是这个原因吧,我回到自己的房间,郭可芯不在房间里,应该在洗澡,我又重大厅了找到了蜂蜜,我给王可馨和郭可芯都泡了一杯放到他们床边上,白瑾和达摩都是习惯了这样的姿态所以我没有给他们准备,男人解酒的方法最好就是睡一大觉,早上起来喝点水就没啥事了。

    我洗漱好回到房间,我以为郭可芯已经睡了,却不料她还在玩弄自己的手机,似乎在刷自己的朋友圈。

    “怎么还不睡?”我向她问道。

    “有点头疼,就刷一刷朋友圈,一会就睡了。”

    “没想到你还挺能喝的啊,你今天也喝了不少吧。我给你泡了一杯蜂蜜水在你床边,你喝了吧,能醒酒的。”

    后来我们又断断续续地聊了一会拉萨的事迹,我们的声音也随着时间的流逝都越来越小,最后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先睡着。

    ……

    “爸爸不要走,不要丢下可芯一个人。”

    睡梦中我突然被几声“爸爸”给惊醒,我以为我是在梦中听到的声音,便转过身子继续睡。

    “爸爸,我好难受,我头疼,我好像发烧了。”

    我怎么还没睡着又听到了这个声音,又一声“爸爸”的传来,我才想起现在房间里不止我一个人了,我意识到郭可芯可能有什么身体不适,便起来打开台灯,我看到了郭可芯正在床上翻来覆去,嘴里还不断喊着“爸爸。”

    我走过去摸了摸她额头,很热,果然是发烧了,没想到她才来第一天就水土不服啊,我正想转身去给她敷条毛巾却被她突然地用力一拉,毫无防备的我直接就被她拉倒在她床上,此时此刻我正压在她身上,我怕她突然惊醒看到我们这个姿势会误认为我对她做了什么,便用力挣开她的双手转到床边,刚挣开她又立马抱了过来,嘴里还在喊着“爸爸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我心想什么情况?难道我都老成这样,能让她误认为是她爸爸了?不至于吧。我又挣脱了几下,但都是无功而返,于是我干脆放弃了抵抗,任由她抱着幻想我是他爸爸,就算她突然醒来发现我睡在了她床上也不能怪我,因为由始至终我都是被动的那一个。

    我希望第二天是我先于她醒来,然后偷偷摸摸地回到自己床上,至于为什么这么做,我是不想在这种时候造出什么误会,干脆就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貌似也根本没有发生过什么,也就是我莫名其妙睡在了她的身边而已。如果是她先醒来,那就先让她把我踢下床,然后我从头到尾给她解释清楚就好了,也许她也不会粗暴地把我踢下床来,毕竟她是郭可芯,而不是王可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