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你知道的太多了

    更新时间:2018-06-08 17:24:57本章字数:3814字

    正因为这次我还真是没有在工作,所以我选择再次沉默,而且我也没有什么可以说的。

    “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挺能说的吗?你不说没关系,我来跟你说,你根本就没有在工作,一个月前你就辞职了,没想到我们会知道吧,我们已经联系过乔东了,我还把他给臭骂了一顿,你辞职这么大的事情他竟然不通知我们。”我妈见我不说话然后自己又在电话那头数落了起来。

    我没想到他们这次没有选择找小陈而是找了乔东,也许我是错的,也许是他们在小陈那里得不到什么答案才找的乔东,我更没想到的是她竟然还把乔东给骂了,我甚至不敢想象乔东当时的心理面积,我对乔东是有愧疚的,在公司里面他算是一个不错的老总,对我更是照顾有加,却没想到我的离职会给他带来了不便,当然谁都没有想到我会有这种父母,就连我自己都没想到他们会如此的过分,出来社会不同上学,逃课什么的老师都会通知家长,现在他妈的是在工作,你离不离职公司都不会主动去通知家人,说句难听的,公司多你一个不多,缺你一个不少,谁他妈会因为你离职而去联系你的家人。

    我强忍住心里的对怒,对着电话说道:“你竟然都知道了,还问来做什么?这不是多此一举吗?还是你想在我身上寻找什么优越感来证明你是对的,这次你的怀疑没有错?还有你是以为工作是上学还是怎么着,人家乔总凭什么要告知你我离职的事情,你又凭什么去骂人家?你们做人难道一点底线都没有了吗?”

    电话的那头几乎想都没有想,又脱口而出道:“我们做人没有底线还是你自己做人没有底线,你离职这么大的事情也不懂得跟家里人说一下吗……”

    我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直接打断道:“说说说,说什么?这不是什么国大企业,我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公司里的一个小员工而已,我离职有多大点事?我已经27岁了,和我同龄的不少人都开始当爹当妈了,凭什么我还要像个小孩一样被你们监视着?是不是我就算去上个厕所都给你们汇报,然后告诉你们我去了哪个厕所甚至哪个坑?”

    “爸妈都是为了你好,不管怎么样当爸当妈的都不会去害自己孩子的,等到你当爸爸的时候你就会明白爸妈的良苦用心了。算了,今天给你打电话不是要跟你去争论些什么,你现在在哪里,和夏岚过得还好吗,你们都一起这么多年了,还没有结婚的打算?”

    我最怕的就是这种所谓的为你好而不顾你的感受去要求你这样那样的,我相信有很多的人都体会过这一种感受,有很多父母或者另一半都用他们自以为是的为你好去要求你去做你不想做的事情,他们总以为自己的要求是理所应当的,是对的,完全不会去考虑对方有没有这个需求。而此刻我的父母正正是以他们所为的为你好整整控制了我27年。

    而这一次我并没有因为这个事情给于他们太多的回应,而是对他们说道:“我想我和夏岚最近过得怎么样,作为父母的你们应该比我们当事人都还要清楚吧。”

    我这么说是因为我知道我的父母肯定又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已经得知我和夏岚已经分手了的事实,不过我知道一定不会从苏晓晓得知,我相信当所有人都在出卖我的时候,晓晓肯定会站在我这一边。

    果不其然,我父母已经得知我和夏岚分手的事情,然后还要求我立刻回家给我安排相亲,我觉得对我是极大的侮辱,我直接拒绝了他们的好意,然后告诉他们我不在广州,我已经去了拉萨,而且我并不是去游玩,已经在那边开始了创业,我以为我这么说会让他们知难而退,却没想到他们已经把过分发挥得淋漓尽致。

    我妈问我:“你哪来的钱?”

    “我自己的。”我不想和她说实话,因为她知道了肯定又会去骚扰晓晓。

    “你自己的?你有多少钱我还不知道吗?”

    “是,你什么都知道,你当然知道,从小到大,我不管去哪里买什么花了多少钱都要一一跟你说清楚,所以我有多少钱你怎么会不知道呢?我还知道你是想说我去借高利贷了是吧?我跟你说你想得没错,我就是去借高利贷了,而且钱已经交出去了,要不回来,所以你最好打消让我要回钱来的这个念头。”

    “竟然要不回来你就去找跟你合作的人要。”

    我实在受不了了,便加大了声调对她说道:“妈,你还有没有点人性?我记得我刚刚是有跟你说过我朋友的奶奶重病住院了,需要一笔钱去周转吧,你现在竟然还让我开口去问他要钱?”

    这时又听见我爸说道:“乐希啊,你也不能全怪你妈不近人情,毕竟这个世界坏人太多,你那朋友也许只是为了骗你们的钱才编这么个故事,还有你租的那个房子,为什么会这么便宜转租给你,肯定是和你那朋友串通好的,你以为别人真的出国了吗?人家只是没在你面前露面而已,你啊,被别人出卖了都不知道,还傻乎乎的在帮别人数着钱。”

    我觉得很搞笑,我的计划在我没公布之前我完全没有跟任何人说起,他们是从何得知别人在耍我,就凭我几句的片面之词就这么污蔑我的朋友?

    “人性并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险恶,我不知道你们在没生我之前到底经历了些什么,让你们把这个世界想的那么邪恶,但是,从我懂事到现在,目前来说我身边还真没有哪怕一个朋友对我有过坏心思的,所以,在这里我很明确的告诉你们我不会回去,更不会去答应你们那荒唐的相亲,如果你们没有什么事我就挂了。”

    我本打算如果他们三秒内不接电话我就直接挂掉,因为我意识到我自己马上要忍不住我这暴脾气了,却没想到一秒还没过去我妈又对着电话说道:“乐希啊,你是不是因为和夏岚分手伤心过度才跑来拉萨的,儿子啊,你不要那么伤心,这样妈妈很心痛的,你就当夏岚这个人死掉好了……”

    我再也忍受不了,直接对着电话吼了一句你他妈才死掉了,然后直接就把手机大力地往地上一摔,随后便听到手机碰撞地面制造出来的声音。我马上又后悔了,这他妈是我离职后才花钱买的苹果手机啊,这他妈才用了两个月不到就被我摔了个粉碎。

    我又不忍心地看了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地向另一边暂时没人住的房子走去,我没有去捡回那个破碎的手机,因为我知道它已经救不回来了,而且没了手机就说明了再也没有人能通过见面之外的方式联系到我,这样挺好,至少能给到我清静,让我有一种可以与世外隔绝的感觉,其实对我来说只要和父母隔绝了,就已经是世外桃源的感觉了。

    我来到厨房直接从冰箱拿出一瓶啤酒自己喝着,然后我又留意到了地上的一只蟑螂,看到它我便来了劲,直接找来一只透明杯子把它给盖住了。然后我又坐到了它的旁边,也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对着它说道:“蟑螂啊蟑螂,我现在还真羡慕你,可以无忧无虑没有约束的活着,你有父母吗?你也许也忘了自己的父母是谁了吧,真好,你知不知道就在刚才我的母亲竟然去咒我的前女友死了,我知道她是想安慰我,但是有这么安慰人的吗?在她们眼里只有自己才是最好的,别人做的再怎么好也是有目的性的,我真的不知道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妈,我真的怕她会拿把菜刀然后直接把夏岚给砍死,她的嘴真的太毒了,你知道吗?我曾经有很多次都想用毒来毒哑她们,但是又想着她们终究是我的父母,她们对我也并没恶心,所以我才选择逃避,离开了这个家。你知道我这27年来都是怎么过的吗?我觉得我过得像条狗,甚至狗都不如,不管我去哪里在哪里都会被他们监视着,只要我到点没回家他们就拼命似的给你打电话,小的时候还可以理解为担心,我以为长大后就不会了,结果没想到直到现在都是这样,我在朋友面前已经完全没有颜面了,也有不少朋友因为这样而不愿意和我出去玩,毕竟在外面玩得开心却突然被夺命催回家,换作谁都不好受,他们却并没有因为这个事情而作出任何反省,他们反而认为夜晚出去的都不是好人,都是混混,都会吸毒,我觉得我的家并不是一个家而是一个监狱,我就像一个犯人一样被他们监视着,然后去哪里去干什么都要被他们审问一番,而且我出去和朋友玩他们还不相信,还非要我那个朋友听电话他们才放心,有时候我甚至觉得我不是他们的儿子,我只是她们的一个傀儡,任由他们摆布的一个傀儡,只要我有一点逆着他们的意思他们就觉得我不懂事,在和她们作对,在气他们,然后他们自己又在心痛说一些很心凉的话来刺激我,然而达成他们的目的,他们为达目的完全可以说是不择手段,完全不管我的感受,不管我开不开心,只要达到他们的要求他们就开心,完全的把自己的开心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我真的宁愿自己是一个孤儿,做什么都没人管,也许你会觉得我不懂事,不懂得尊重父母,说我不知道父母的用心良苦,但是我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溺爱,我已经不是一个孩子了,我不需要他们过分的保护和控制。”

    我就这么一口气对着蟑螂说了这么多,说出来以后我竟然觉得无比得轻松,我也不是没有去跟我的父母沟通过,只是我每一次的沟通,他们都会以我还没长大,等我长大以后就懂了之类的打发我走,我说我现在27岁了,还没长大吗?然后他们又会说我有了孩子就明白了。他们还怪我27岁了还不成熟,什么都依赖他们,我真的不明白他们怎么不去想想是谁导致的,如果不是他们过分的保护和控制,我怎么会成这个样子?而且也不见得我有多依赖他们,自从大学以后我都处处躲着他们,然后他们又开始说我不懂事,什么都不跟他们说让他们担心,总而言之,不管我做什么在他们眼里都是错的。

    ……

    我最后又贪婪的看了蟑螂一眼,然后拿开盖着它的杯子,没给它任何跑动的机会直接就把它给踩死掉了。

    “吕乐希,你怎么这么残忍。”

    王可馨这突然而来的声音把我吓了一跳,以至于我愣了两秒才说出一句我怎么就残忍了的话。

    “人家听了你那么久的废话,你最后却把人家给杀了,这难道不算残忍吗?”

    “你都听到了?”我对着慢慢向我走过来的王可馨说道。

    王可馨点了点头,然后我又对着她说道:“没办法,它知道的太多了。”

    却不料她直接来到我身边,然后把头贴到我脸上故意露出个脖子来对我说道:“那我也都听到了,你是不是要连我也杀了?你右手边就有一把菜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