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一样的处境

    更新时间:2018-06-09 21:46:24本章字数:3410字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王可馨突然凑过来的脖子,我下意识的咽了一下口水,我竟然想去亲一口她这完美无瑕的脖颈,然后我又想拍打自己的大脑来打消这个邪恶的念头,谁知我刚举起右手王可馨又一下子转过身来,然后一惊一乍的对我说道:“好啊,吕乐希,你还真想灭我的口。”

    现在的我已经不能用一脸懵逼去形容了,这丫头真的太神通广大了,她出现的这短短几分钟里确确实实的驱散了我刚才所有的烦恼,于是我似乎又想明白了王可馨刚刚为什么会那么生气,也许她并没有生气,她这么做只是为了让我分心。我对着还在十分谨慎地注视着我的王可馨说道:“什么灭你的口,我只是想动手打消掉自己心中那邪恶的念头,你不知道,就在刚刚我差点就往你送过来的脖颈给亲上去了,我想如果我刚刚真的亲了过去,死在菜刀下的是我才对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在王可馨听到我说的话后,脸颊上竟然泛红了起来,不过又很快散去,然后又看到她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说道:“你知道就好,还好你没有亲下去,不然你会死得比这台手机更惨。”

    说着王可馨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把我的那被我遗弃在外面的手机掏了出来,我看着她面前这惨不忍睹的手机,可以说是整个手机已经没有一块没有破损的地方,可见我看看是有多么的愤怒才会把手机给摔成这样。

    我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又很嫌弃的把它放到桌面上,说道:“这手机都破成了这样你还捡回来做什么,你可不会是想把它给修好吧,我劝你最好打消掉这个念头,即便是乔老大在世也未必能把这手机给修好。”

    王可馨先是摇了摇头,然后拿起手机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到了大厅里的玻璃柜上,最后才又走到我身边来对我说道:“当然不是,我又不傻,别说乔老大在世了,就算是华佗在世也救不回你这可怜的手机,可是你就这么把它扔掉你不觉得可惜吗?那还不如直接把它安放在你自己设计的“回忆”里,说不定你几年后你看到它的时候你会后悔呢。”

    我笑道:“不用等几年后了,我现在就后悔了,这手机我他妈才用了两个月不到,它可是我给自己买的最贵的一件物品了。”

    “我指的后悔不是你的手机,而是你和你父母相处的方式。”

    我沉默,王可馨又想开口说些什么,我便打断道:“你什么都不用说,我知道你会像我那众多的朋友一样说我不懂得尊重父母,说不不应该这么跟他们对话,然后说我不成熟之类的,对此我已经不想再过多解释,因为每个人的处境都不一样,你们无法去体会我是什么样的感受,正如我也无法去体会那些孤儿的感受一样,所以我未必就是不成熟,你可以说我此时此刻没去尊重他们,但是也无法否定我一直都没有去尊重他们,但是他们却从头到尾都没有站在我这个角度去想,在他们口口声声说我不考虑他们感受的同时他们也没有去考虑过我的感受,这可不是父母该有的样子。而我也并非硬要跟他们作对,我目前所做的所说的正正是他们一直以来对我所做的,我只是把他们给我灌输的思想又完整的交还给他们而已,他们现在心里有多难受,就代表着我这27年来有多难受。”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跟一个丫头解释得这么清楚,我跟我朋友聊天的时候我都没有去跟他们解释这么多,我只会跟他们说你们不懂我的感受。而王可馨也没有立马回应我的话,只见她拿起扫把把那只同样惨不忍睹的蟑螂给清理了,然后突然抱住了我,哽咽地说道:“我不但不会像你朋友那样这么说你,我还很能理解你现在的感受,因为我跟你一样,你父母对你做的一切正是我父母对我所做的,我和你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人,他们只看到了孤儿没有父母的可怜,却没有看到我们被父母控制得像个傀儡一般的可怜,你不知道就在前段时间他们还因为不喜欢我的微信头像然后强迫我把它给换掉。”

    我没有想到王可馨的处境竟然和我的处境会那么的相似,我又下意识的把她抱紧了一点,然后回道:“卧槽,简直跟我的处境一模一样,前段时间他们也有这么跟我说过,说我的那个头像看起来太悲伤,他们看着不舒服,我真的觉得可笑,我的头像又不是只给他们看的,他们看着不舒服完全可以不用看啊,而且那个头像当时很符合我的心情,我自己很喜欢,还有你还记得我们前段时间救的那只猫吗?我把那小孩怎么虐猫,他母亲怎么维护她给发到朋友圈上去了,我记得你也有点赞吧,我在那里说过他们这种行为简直是亮瞎了我的狗眼,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这句话,而我妈却是因为这句话然后私聊跟我说我怎么能把自己的眼睛说成狗眼呢。我他妈是真的服了,她管得还真宽,我他喵连吐槽一下的资本都要被他们剥削掉了。对了,你最后有没有换掉微信头像?”

    王可馨又抱了好一会后才结束我们的怀抱,她抹了抹眼睛说道:“我当然改了,我不能像你一样什么事都顾着自己感受去做,我没多长时间陪在他们身边了,所以我只能忍着自己的痛苦去成全他们……”

    “卧槽,你都完全不顾他们感受自驾来到拉萨了,这也能叫做成全他们?”我又一次很没礼貌的打断了王可馨。

    她并没有责怪我的意思,只是小声的说道:“我只是想给自己争取多一点快乐的时光而已。”

    我不知道她是说给我听还是说给她自己听的,她说得很小声,但是我还是听到了。就在我在纠结她是不是有什么事在瞒着我的时候她又开口说道:“对了,本来来找你是想告诉你一个喜讯的,我们旅舍已经成功接到一单生意啦,不过他明天才到,我觉得作为我们旅舍的第一位客人,你作为舍长应该亲自去接一趟,不过距离明天时间还多着呢,你刚刚不是说你后悔摔手机了吗?走,姐带你去买一部耐摔的,保证你能满意,就算你去打架还能拿它来当武器呢,就是不知道还有没有卖的。”

    我一听已经接到第一单生意刚才的不愉快都转散到云霄去了,我没想到,仅仅一个小时就接到了一单,这样我对我们的旅舍更加的有信心了,我当即就同意亲自去接他过来,不过又听到王可馨要带我去买手机,而且还能当作武器的手机,我是一时间想不起什么手机能如此牛逼,难道现在的国产手机已经牛逼到可以当防狼电棒用了?

    “什么手机这么牛逼啊?”

    “诺基亚!”

    说完王可馨就拉着我往外走,我没想到出生在这个时代的她竟然还知道诺基亚这种手机,不过诺基亚确实耐摔,但是拿来当武器不能吧,就算把它当作砖头也显得太小啊。

    ……

    终于跑了好几个手机店后,在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店子里找到了所谓的小诺基亚,我不知道是什么型号,我让老板给我拿出来看了看,手机很小,而且没有摄像头,不过还好是彩色的,那竟然它耐摔,就先用着吧,最近父母肯定还会打电话过来的,我可不想再摔坏几部苹果手机。

    “就它了,老板多少钱啊?”我拿着小基基对老板说道。

    “300,你要去拿去吧,这手机已经没人会要的了,我都想把它拿来当镇店之宝了,竟然你跟它有缘,就便宜卖你了,不过我可先说好了,没有保质期,坏了我也不会修,手机坏了以后你可别找我。”

    我点了点头,然后又带着王可馨去附近的沟通一百补办了一张原号码的电话卡,至于为什么要补办是因为我苹果手机插得是小卡,这小基基却机小胃口大要插大卡,当我装上卡后立马给王可馨打了个电话。

    一旁的王可馨看着我的呼叫一脸懵逼地看着我,看到我点头示意她接听后,她才点了接听键对我说道:“你个煞笔,我就在你身边你给我打电话干什么,你嫌电话费多了是不?”

    我摇了摇头,回道:“你傻啊,你买手机不用试试能不能用的吗?我这是在测试,万一连电话都打不了,那就真的是一块砖头了,你听听,能听清楚我说话不?”

    王可馨这才点了点头,然后很激动地说道:“清楚,清楚,没问题,挂了。”

    挂了以后又连忙从我手上抢过手机在摆弄着,我无奈地笑了笑,然后冲着她说道:“你小心点,别又摔坏。”

    王可馨回到憋了我一眼,道:“怕什么,这个耐摔。”

    “我是说别摔坏了地板,我可赔不起这地板。”

    说完我就连忙往后跑,因为我已经隐约地感觉到王可馨正拿着手机做着要扔我得姿势。

    眼看就要到中午了,我又和王可馨来到附近的一家面馆,各自点了一碗牛肉面吃着,我又突然发现这面里竟然夹带一个通粉,我拿汤勺把它勺出来看着它发着呆。王可馨下一刻就注意到了我的怪状,她先是往我汤勺里看了看,然后大声呼道:“哇,吕乐希你好厉害啊,你竟然吃面吃到了通粉耶。”

    我不知道她这是赞美还是讽刺,便回道:“这有什么厉害的,你想吃通粉就叫一份好了,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么。”

    王可馨却摇了摇头,然后夹起通粉摇了一口后再放回我的汤勺,才对我说道:“不不不,只有你没叫通粉的时候,再吃到通粉那才叫幸运,这才惊喜,当你叫了一份通粉,然后等来的还是一份通粉,那就完全没有惊喜了,所以这一刻你是幸运的,而我也吃了你的通粉一口,所以我们都是幸运的,你赶紧把它吃了吧,这样说不定我们两个处境都那么可怜的人会在今后幸运起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