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机场谈心

    更新时间:2018-06-13 17:49:32本章字数:3796字

    晚饭后,大家便带着小周前往许茜的酒吧,起初小周是不太愿意去的,他说他不太会喝酒,而且也付不起昂贵的酒费,好在大家告诉他酒吧是可以令他在某个瞬间上忘记一切从而醉生梦死的地方,而我也承诺了不会收取他一分一毫的费用,只需要他上舞台唱上几首歌发挥一下自己的特长便可以了。

    小周也没有说谎,他确实不太会喝酒,就喝了这么一小口许茜亲自为他调制的鸡尾酒他便全身通红,再三确认后,确定他不是过敏才会这样,我才放心下去,过程中我还责怪了许茜一下,怎么说也不能给一个新人调制这么高度数的酒。

    起初许茜还反驳说她只是相对调高了一点,并没有加入伏特加这种高度数的,结果她又自己喝了一口才知道是她自己大意了。在我的认知里,女人经过男人的滋润之后不是应该变得更美丽的吗?而许茜的表现却刚刚相反,她看上去很疲劳的样子,事实上工作的时候也经常失误,在以前她调酒可没有失手过不得不让我怀疑起张强到底对她做了什么,但就我们目前的关系我也不好去问她什么,只好等到她想跟我说的时候自然会去跟我说。

    话又说回来,小周还是挺不错的,他很快就适应了眼前的这个氛围,在小白的带领下他已经可以很自信的在舞台上弹奏着吉他唱着悲伤的音乐,一时间我也想不起来他唱得是哪首歌,从他的歌声里是可以听出来他的内心是很焦灼的。

    我又想起了我们旅舍今天一天都没有接到生意,我意识到自己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在酒吧里喝着酒什么都不管,目前我作为旅舍的最大股东和总策划负责人,必须在这个时候想出解决的办法,不然就这么下去,就算郭总有再大的耐心,也会对我们旅舍失去兴趣的。我又一口气喝完杯子里剩下的酒,便一个人带着工作手机偷偷地离开了酒吧。

    我乘上了去往机场的班车,一路上脑海里想得全都是怎么解决眼前这个问题的方案,无奈我怎么想都想不出加大宣传之外的办法。

    ……

    我看着一架一架的飞机从我头上飞过,不禁又想起了远在广东的妹妹,她是我的亲妹妹,如果她此刻能在我身边说不准以她那古灵精怪的性格能帮我提出什么好的建议也说不定。想来妹妹已经快毕业了,如果她毕业了能来到我这里跟我一起创业那该多好,当然我也只是凭空想了想,我知道我们的父母一定不会同意的。看着远去的飞机,说实话我有点想她(他)了,这里的她(他)不单指一个人,里面包含了妹妹,晓晓,阿城甚至是夏岚,此刻如果他们有其中一个在我的身边,我都不会像现在这般无助。

    我拿起工作手机登上了自己的微信想找谁聊天,却又发现我不知道可以找谁,上面所想的人此刻估计也在忙着自己的事情,未必有时间搭理我,毕竟我们都已经过了那种随心所欲的读书时代,在那个时候不管谁出了问题,只要对方找了我们,不管是多晚我们都会陪伴着对方,现在不一样,我们都长大了,都有了自己的工作自己的生活,再也不能像以前那么随心所欲了,而我现在也深深地体会了一番越长大越孤单的滋味。

    就在我拿着工作手机不知道要找谁聊天的时候,背后有人突然搭上了我的肩膀,随之而来的便是王可馨那悦耳的声音:“嘿,猪头,你在等人吗?”

    “我操你,能不能不要每次出场的时候都要把我吓一跳?”事实上最近王可馨的每一次出现都能把我差点没吓出尿来。

    结果王可馨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地把她那不知道怎么去形容的小胸部挺了一挺,然后一字一顿地对我说道:“我现在就在你的面前,你倒是操啊。”

    “妈的,要不是你爸是乔东的朋友,说不准我这会还真操上了你这么一个娇嫩的小姑娘。”我这么说只是为了缓解一下气氛,就算她爸不是乔东的朋友,我也不会跟她搞上床上那种关系,毕竟她还是一个很纯真的小姑娘,我不想在这个时候侵犯了她,更何况我心里面似乎有了一丝郭可芯的位置。

    “切,没种就是没种,这方面家里的猫都比你强。”

    王可馨这么说真的会让我以为我可以随便占有她,作为一个年轻气壮,各方面还算正常的男子,她对我并不是没有那方面的诱惑,怎么说她也只是胸部小点以外,各方面都很完美的一个女生,所以我都会下意识地和她避免有太多单独相处的机会。毕竟忍那一方面的欲望并不是那么的好受,就比如我现在被她那么一说就已经有点那啥虫上脑的感觉了。

    “你不要告诉我,我们家的猫已经在附近勾搭上某只母猫了?看来我们得找个时间带它去节育了。”好在王可馨在这个时候又提出了猫,这才让我有话题接下去,不用在那个操与不操的字眼纠结太久。

    “快先别管猫节不节育的问题了,你老实说一个人偷偷摸摸地跑到机场来干嘛?”王可馨一脸好奇地看着我说道。

    “你这么一说倒是提醒我了,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跟踪我?”

    王可馨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发丝,然后瞪了我一眼才开口说道:“你难道不知道问别人问题之前先要回答别人的问题吗?”

    “反正不是为了过来让你吓到。”我没好气地说道,说完我又感觉到王可馨那蠢蠢欲动地爪子正往我腰间伸来,我又用力地回想了一下王可馨刚刚向我提出的问题,然后推开了她正要伸过来的爪子才对她说道:“你先收回你那犀利的爪子,我跟你说就是了,别像只猫一样一言不合就挥动爪子,首先我并没有偷偷摸摸地,我过来就是为了看看飞机,仅此而已。”

    “你一声不响地来到这里不是偷偷摸摸那是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来偷情呢。”说完,她又意识到不对劲,然后又一巴掌招呼过来,她这手速之快让我猝不及防,听到我苦叫之后她才满意地说道:“你把谁比喻着猫呢?”

    看她那得瑟的样子,我就像猛得亲过去,然后用吻来征服她,我他妈一不留神又上脑了,看来回去得好好地降降火。我先是点了一根烟,吸了两口然后才看着她说道:“你一个姑娘家家的别老是动手动脚,淑女点行不行,我他妈没把你比喻成狗子就不错了,还嫌弃猫,猫还能有9条命呢,你有吗?”

    我本以为王可馨听到我的话后,又会跟我胡闹一番,却不想她此时此刻竟然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看着飞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片刻之后,她在飞机飞过我们头上时才对我说道:“吕乐希,你说人死后会不会也像飞机那样飞上天空?”

    由于飞机的噪声太多,我根本就没有听清楚王可馨说得什么,隐约地听到什么飞上天空的。等到飞机离我们越来越远,完全没有噪声的时候,我才回过头对她说道:“你刚刚说得啥?刚才太吵我一个字都没有听清。”

    不料王可馨只是摇了摇头,道:“没什么,你为什么会突然想到来看飞机啊?”

    “刚刚不知道是谁说得问别人问题之前先要回答别人问题的呢?”这会轮到我得瑟地看着王可馨。

    “哼哼,也就只有你这个傻不拉几的蠢货才不知道我一直跟着你上了公交车。”

    “什么傻不拉几的,我那叫思考问题,思考问题,懂吗?”我很有底气的说完上面半句话,然后又很没底气地继续说道:“快两天过去了,我们旅舍还是只接到小周这么一个顾客,这对我们来说都是很致命的,所以我才会选择出来透透气,看能不能想出些什么来。”

    “那你现在有头绪了么?”王可馨很反客为主地把我快吸完的烟给抽出来熄灭,随后扔进了垃圾桶。

    王可馨这个行为让我想起了和夏岚一起的日子,她就经常这样做。我看着王可馨扔完烟头往回走,然后冲着她摇了摇头:“还没有,以前小的时候,妹妹只要一不开心她就会叫我带她来到附近的机场看飞机。那时候机场还没有搬离,我就经常带她来看飞机,后来机场搬去了很远的地方,我便再也没有跟她来看过飞机了,我以为这次我自己来到这里会想出什么头绪来,没想到还是什么都没能想到,哎!”

    “吕乐希,你快收回你这低沉的情绪,别把它传染了给我,你可不是这么一个没有自信的人,我相信你的,其实我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说完王可馨又看向了我。

    一听到她有办法我就来劲,毕竟她跟我妹妹一样都是那么的古灵精怪,说不准她也能想出个什么办法来解决掉这个危机,然后我又很自然地从裤袋里掏出烟盒,准备再点上一支烟然后听听王可馨所谓的不爽办法的办法,却不想王可馨更自然地抢过我的烟盒然后放到她自己的背包里,然后皱着眉头对我说道:“你快别再抽了,我来这里你都抽了三根,不对,是四根了,我的天啊,你是想死了吧,竟然还想抽,这烟我没收了。你今天晚上要是敢再抽我就……”

    说着王可馨就又掏出一支香烟然后很残暴地把烟给弄残,我有点心疼那一支香烟,他喵的,这支烟来到这世上还没贡献过什么就被这丫头给剥削掉了贡献的权利。小片刻后,王可馨才重新对我说道:“我想到的是明天不是小周在这里的最后一天吗?他也是我们旅舍的第一个顾客,我们可以在明天给他搞个欢送party,弄一个自助宴会什么的,然后请一些附近的老板来参与,让他们知道有这么一个有情怀的旅舍,这样也能加大我们的宣传不是?而且这点对于常在商战的许茜和郭可芯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的。虽然花费或许会大了一点,但是树大招风就是这么一个道理……也不对,树大招风是个贬义词,我的意思是说有付出才会有收获,投入越多收获才会越大,这个道理我相信你比我懂。”

    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搞这么一个宴会不仅能感动顾客从而得到好评,还能让周边的老板都知道我们旅舍的存在,说不定还能牵起以后合作机会的连线。今天晚上我不得不给王可馨一个赞,她真是帮我解决了一个大问题。

    “首先我对的你提议很是赞同,真的非常的好,不过也要让你清楚是我的旅舍,没有们,你只是一个前台的服务员,哈哈哈,对了,还有你不要总是有意无意地昂起自己的小胸部,不管你怎么昂怎么挺都改变不了你胸小的事实,哈哈哈哈,走咯,回家去咯。”说完,我也不等王可馨的反应,头也不回地往公交车站跑,天知道被她抓到后我会被她虐成什么鸟样,不过我知道她并不会因为我开她这样的玩笑而生气,因为我们之前已经很开放的讨论过这个问题,她现在小并不代表以后都会这么小。